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百样心思

第一百一十九章 百样心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一十九章百样心思

    至始至终,杜海涛也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只是聊着家常小事,或者各地的趣闻,聊的倒也是很融洽,不会有什么冷场的可能。

    正谈的正浓的时候,包厢的门被推开,一个人走进来大大咧咧的说着:“这么小瞧我,咱们在来大干三场”边说边跌跌撞撞的往里走。

    “先生,你走错房间了”站在包厢小间专门伺候着里面客人的一个服务员赶紧走了过去,拦下了误闯进来的客人,如果不拦住,到时候出了事情,可是她们倒霉了。

    “咦,什么时候叫的妞啊?不是让你们都出去的吗,怎么又进来了,出去,快点滚出去”进来的男子醉眼朦胧的打量了一眼站在前面的服务员,摆摆手,让她赶快些出去。

    “来来来,今天把我灌倒了,你说的事情,我就帮你。不然可不要说我没有情面啊”训斥完服务员,把服务员的身子拨到了一边去之后,走到了酒桌边上,拉开椅子坐了下去,一边坐一边说道“咦,我酒杯呢,哈哈,喝不过藏我的家伙了啊”

    罗晓和杜海涛对视了一眼,有点哭笑不得,感情碰上醉酒走错房间的了,如果不是看他喝醉了,罗晓怕是拎着他就扔出包厢大门去,但是现在别人喝醉看,自己在这样做,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最主要的是罗晓仔细的看过进来坐在酒桌上不停四处找杯子的醉男后,发现,这人他还有些面熟,像是也是一个系统内的,只是具体的叫什么不太记得清了,想来也不是自己一个派系的吧。

    皱了皱眉头,把正站在边上的服务员叫了过来,让她赶紧到外面附近去问一下,是哪个包厢的,让他们把人给领回去。

    如果是自己的人还好说一些,但是不是那就对不起了,咱哥们还没海涵到那个地步,没直接动手已经是够好的了。

    赵羽晨是第二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了。上次是和小刀他们在最豪华的水榭坊包厢里吃的正开心的时候,被调戏陪酒员的胖子给撞了进来,这一次又是如此。

    酒后无德,做的事情都是不可理喻,这句话还真没有说错,看来自己以后要小心了,不然哪天也出了这样的糗事就不太好了。

    有罗晓在,自己倒是也不用说什么,罗晓就会把事情处理好了,毕竟人家头上可是有着正儿八经的官职呢,而且还不低,不过要是知道边上一直叫着杜哥杜哥的是市局的头的话,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了,怕是喝酒都会不顺畅了吧。

    两分钟后,包厢的门在度被打开,走进来的除了服务员外,后面还有两个男子,赵羽晨一看差点愣住,进来的两人一人他不认识,另一人则是他小时候的好友,不过现在因为种种原因走的渐行渐远。原本就随着时间流逝变得有些陌生,几次事情过后关系更是变得淡漠了许多,真的差不多到了像金茂说的那样,已经到了碰到点点头的地步了。

    这个世界还真的是小的可怜啊,上次是肖振邦出来圆场,这次也是,赵羽晨不由的感叹摇摇头,当官了就是不一样,到处都要管了。

    很显然肖振邦也认识罗晓,看到罗晓坐在桌上陪着赵羽晨和另外一个中年男子喝着酒的时候,眼珠子缩了缩,脸上露出笑脸“哈,罗局,你也在这啊,你和羽晨是?”

    不是他想多问,只是这实在是太有些不可思议了,回家来种田的赵羽晨竟然会和一个公安局的副局长在一起吃饭,他可是知道的,赵羽晨没有什么亲戚在县里政府部门的,所以才会突兀的问道。

    “是你啊,赶紧把人给带走,不要影响我们吃饭,今天我可是陪贵客呢”罗晓把几人的表情一一扫入眼里,看到赵羽晨和肖振邦不是很好的关系后,也不多言语。

    贵客,肖振邦看了看桌上的两人,赵羽晨首先就被排出去了,那么唯一的一位就是坐在右手边的中年男子了,看了几眼。好像见过,却没有印象,也不再多言语,和边上的一人扶起了坐在桌子上的醉汉“那罗局,羽晨,你们继续,等下我在过来赔罪”

    “羽晨,你和他认识啊?”等人都走掉后,罗晓亲热的问道,经过了一段时间在酒桌上的比拼,现在罗晓可是叫的很自然,很顺畅了,而且不会给别人那种僵硬的感觉,反倒是旁人听来,嗯,这两人关系很近很熟悉这种感觉出来了。

    这就是他的本事了,如果是一些闲杂人等,说着说着,都能把之间的关系给撇远咯,但是想要拉近的人,嗯,三言二语就能慢慢的扯近。

    这种本事不是与生俱来的,但是捧着公饭碗一段时间之后。或多或少的就会学到一点点,只不过有的人明显些,有点人不会让你太明显的感觉到。

    “嗯,以前一起长大的”赵羽晨点点头。

    啧啧,罗晓张嘴发出了两声声音,举起桌上的酒杯喝了两口。

    看情形,肖振邦还不知道赵羽晨的一些关系,才当了小小的招商办主任就这么眼高于顶了,却没想到最大的一颗大树就在身边吧,肖振邦啊肖振邦,你还真是有些瞎了眼了。

    不过这个赵羽晨的隐瞒功夫也实在是太好了吧。比起我这个背过保密条例的人还要能保密,如果不是几次的事情让他触摸到一些隐藏的人物,怕是自己也不知道面前的这个青年了。

    是的,有个当军分区参谋长的舅舅倒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总军区的,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上面的大佬有人对赵羽晨比较赏识啊,如果不是他不再系统内,怕是现在平步青云直上了吧,这种事情甚至不用上门开口,下面的人就会都安排妥当了。

    “对了,羽晨,上次在县医院里面的那个老人你还记得吧?”突然,罗晓问道。

    “你说的是宋长虹爷爷吧,知道啊,我小时候就认识他了,以前还一直以为他是孤寡老人,没想到竟然是儿孙满堂,还好,现在总算和他们相聚享福了”赵羽晨点头说道,怎么会不知道,小时候还经常和山村里的几个小孩傻兮兮的蹲在他边上,听他说那些解放前的一些事情呢。

    “是啊,总算相聚了,老人也该享享福了”杜海涛说道,随后心里说道难怪,难怪。

    赵羽晨这么一说,很多事情就能理的通顺了,不会在有乱麻一团的感觉。

    原本还以为是老人在这边的儿孙,现在看来误会了,只是一些左邻右舍的孩子而已,难怪上面崔厅说大佬说话的时候,有些不能揣摩的清什么意思,现在想来明白了,人家的意思只是在能帮助的情况下,帮助一下,没想着帮他带上职场。想想也是,不可能和老人认识的人,就都把他往上面带吧,在这个圈子里也有这个圈子里的规矩。

    如果是地方上还好说些,手握实权,别人有意见,往往也是睁只眼闭只眼,不会太多的干涉,但是上次来的那些是什么人啊,可都是在政治中心混的,怎么可能犯这种错误。

    不过虽然知道了赵羽晨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是杜海涛还是和刚见面一样,保持着刚刚那份热情,是啊,人家是不可能有很好的关系,但是能上达天听啊,到时候在老人跟前随便说两句,说不定就会出些事情了。

    “那他走了之后,不是现在很难和你们联系了?”罗晓听到赵羽晨说的话后装作不懂般问道。

    “呵呵,不会啊,大年三十的晚上还打电话给我们家,聊了半个多小时呢,现在好像和我爷爷他们也是隔三差五的通过电话联系呢”赵羽晨笑笑说道,除了大年三十外,爷爷他们好象也有说过,宋长虹老人打了好几次电话来,还邀请他们去北京玩。

    “哦,呵呵,那你爷爷他们的关系还真是挺好的”罗晓笑笑。

    以后一定要和他们保持良好的关系,罗晓心里决定着,对于赵羽晨的话他没有什么怀疑的,毕竟当天晚上的时候他是知道的,也看到过的。

    机会往往就在一瞬间,抓住了你就能成功,抓不住,对不起,以后在慢慢的等机会吧,说不定等到老都没等到,他可不想一辈子窝在这个小县城呢,原本以为靠着老同学的关系能够在上一番。

    但是和他聊过后,才知道,老同学能帮自己的也帮的差不多了,在往上,他也无能为力了,毕竟老同学在上面也没什么关系,而是靠着他自己二三十年的苦熬熬出来,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

    这也是他在上次小刀找他的时候避开的主要原因,因为人家在市里有关系,而他现在还想着往上进一步,就必须不能为了一个小人物去得罪市里的头头们,只是事情没有按照他所设想的那样发展下去,最后,不光一个部队的参谋长出面,连市委书记林栋也为了那个自己舍弃的小人物而出面,让他是跌破了眼镜。

    其后的事情更是让他瞠目结舌,通天的人物会来到这个小县城,自己却因为突然的事情而出差在外,等回来得到下面人的汇报赶过去时,已经晚了几分钟,失去了一次良好的机会。

    酒喝的差不多之后,几人就没有在动筷子,而是坐在哪里聊起天来。

    罗晓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两包软壳中华烟,给赵羽晨和杜海涛一人一包,自己也拆开了一包。

    赵羽晨看了看烟壳上面的图标,发现是黄色的,知道这是上次小刀和他说过的那种两百块钱一包的香烟,看了下后放到了袋子里。

    杜海涛看到赵羽晨的举动不由的一愣,刚想拆开烟盒的举动停了下来,把香烟递给了赵羽晨说道:“羽晨,这包也给你吧,我这还有”

    赵羽晨听到杜海涛的话不由一愣,我像是那么贪得无厌的人吗,嘴里笑着说道:“别,杜哥,那包拿起来就行了,只是这段时间抽自己的烟抽习惯了,所以别的烟都没怎么抽”

    赵羽晨说完后,从羽绒服里拿了两包香烟出来,给罗晓和杜海涛一人分了一包,心里直在滴血啊,这可是拿一包少一包的香烟啊。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人家公安局副局无故请自己吃饭,自己总要有所表示吧,不然人家还以为你是怎么的了。

    想来想去,赵羽晨索性决定拿两包香烟过去算了,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他们能不能认出来。

    杜海涛一听赵羽晨的话不由一笑,抽惯自己的烟,哈,不会抽的是几块钱一包的红梅还是白沙烟吧,看到这种中华舍不得抽,要拿回去放起来了。

    不过他也不说什么,不去拆穿赵羽晨的话,但是没想到随后赵羽晨竟然给自己和罗晓一人扔了包香烟出来,大感奇怪。

    扔出来的也是中华,只是好像和自己手上这包有些不一样,杜海涛拿起了罗晓拿来的香烟仔细的比对了起来。

    看了会后,杜海涛有些愣住了,因为这个烟和自己以前跟着头头去京城拜访自己市里面出身的赋闲在家的部长的时候见到过,当时部长分给他们的就是这样的香烟,只是出了门后,还没抽到就让别人给抢去了,直到后来才知道那是特供香烟,不在市面上流通的。

    但是怎么可能,杜海涛不相信赵羽晨随手拿出来的香烟是特供香烟,心里想着别不是中华烟厂新出的牌子吧,等下回去问问看。

    “羽晨,这是什么烟啊,怎么包装上和我的不太一样”罗晓拿起香烟问道,难道自己那个两百块一包的还比不上他扔出来的香烟。

    “这个是宋爷爷的家人送我们的,呵呵,不是很多,我特意拿了两包过来”赵羽晨笑笑说道。

    “哦,那应该是好烟了,先放着,嘿,以后在抽”罗晓听到赵羽晨的话后说道,那些人拿出手的肯定不会是什么低档货,不过这小伙子还不错,也舍得拿出来。

    杜海涛听到赵羽晨说的话却是马上明白过来了,自己所猜想的不会错了,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特供香烟了,没想到今天还能在这边得到一包,抽是当然舍不得抽了,一打开就放不久了,等以后重要的场合在拿出来,嘿,那不是倍有面子。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后,赵羽晨几人起身离开了包厢,原本赵羽晨想去付账的,但是罗晓不让了,这不是打他的脸吗,说好是他请客的,让别人付账。

    拗不过罗晓,赵羽晨只能笑笑,也懒得在去掏钱,这世界真是变了,原本都是平民百姓想尽办法请这些手握实权的人吃饭,到他这里倒好了,人家硬要请他吃饭了。

    好像自己也没有赚到多少,赵羽晨心里想到,那两包烟拿到市面上,千块一包没有,八百一包还是能卖出去的吧,两包烟要一千六了,亏大发了,哎,自己为什么要拿这烟出来摆谱呢。

    “怎么样,去唱唱歌?”结完帐后,罗晓走过来问道,现在才七点多点,夜生活才刚刚拉开帷幕呢。

    “羽晨,小罗,我就不去了,要赶回去,来的时候和婆娘说好了的,要早些回去”杜海涛摆摆手说道,原本还想自己开车回去,不过摇了摇脑袋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让罗晓叫个人送他回去。

    夜生活离赵羽晨早已远去,更何况赵羽晨也明白自己和罗晓的圈子终究是一个天一个地,也拒绝着说道:“我也不去了,来的时候和家里说好了,要早些回去,呵呵,罗哥,杜哥,下次我在陪你们好好玩玩”

    “得,竟然这样,那我今天也早些回去算了,省的家里黄脸婆说我每天半夜三更的回去,今天早些回去陪她去”罗晓拍了拍脑袋说道。

    另赵羽晨有些哭笑不得的是,杜海涛在临走的时候,把自己扔给罗晓的那包中华烟也给一起顺走了,看来他是知道这烟来历。

    回头看了眼倒霉的罗晓,摆摆手,走到了停车场开上自己的皮开车慢悠悠的开了出去。

    虽然有些喝多了酒,但是还好,没有喝醉,开着车子倒也不会把车子开到路基下。

    肖振邦好不容易陪着牛刚以及宇总喝完后,等送走了两人,又赶忙回到了三楼找到了168包厢,想进去和罗晓他们说一会,这种私下碰面的机会可是难得的,在加上今天宇总找自己的事情和罗晓也牵的上关系,如果他能开口事情就更好解决了,不会像刚才的牛刚一样,说了半天,最后只是说去试试。

    宇文明是县里一家商场的老总,和他的关系也还可以,这一次他的儿子莫名的被关进了派出所里,竟然想见面都不能见,慌的四处拜佛,最后才明白儿子得罪了人,做了出格的事情,现在有人要狠狠的整他,弄明白了关系后才托肖振邦把牛刚给约出来,希望能帮帮忙。

    牛刚的后台人物肖振邦是知道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要提前先和罗晓这边处好关系,这样才到时候不会出什么岔子,只是没想到的是他推开包厢门的时候,里面静悄悄的,早已空无一人。

    这也太快了吧,哪次这些人吃饭不要两三个小时的啊,这才过去多少时间,肖振邦不由的有些傻眼,还想着和罗局拉拉关系来着的呢。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