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二十章 如此好友

第一百二十章 如此好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二十章如此好友

    回到家里后,满嘴酒气的赵羽晨被母亲好一顿数落。特别是知道他自己开着车子回来,就差没拎着耳朵训他了,嘴里一在的唠叨着。

    “哈,妈,我以后注意了还不行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我自己心里有数的,真不能开我肯定不会开的”赵羽晨低头求饶道,远远的退开了几步,避免被愤怒的母亲来个体罚。

    “不是注意不注意的问题,你又不是不知道,村子里好几个人,喝过酒骑车回来的时候出事情了,真等到那个时候在去后悔,你叫我们怎么办,让爷爷奶奶他们为你担心,为你牵挂吗?”宋晓娣一边数落着儿子,一边打了盆热水,把毛巾放到水里洗了一下后,递给了赵羽晨,让他洗把脸。

    “妈。我知道了,下次在喝多了,就让别人送我回来”赵羽晨接过毛巾擦完脸后说道。

    今天确实喝的是有点多了,往日里,在家里最多也不过喝个一瓶啤酒,或者半碗米酒的,酒气不会冲天,所以母亲也没说什么。

    “好了好了,好像多委屈一样,赶紧休息去吧,就怕今天说了明天又忘了”宋晓娣好气的从赵羽晨手里拿过毛巾,说道。

    “嘿,妈,爸,那我先去屋子里休息去了”赵羽晨讪讪的笑了两下,对着坐在客厅里的父亲和正在洗毛巾的母亲说道。

    “这孩子,要给他找个媳妇好好管着他了,省的你还天天操心”正推开自己房间门的赵羽晨听到后面父亲说的话差点摔倒在地上,回过头不满的看了看父亲,有你这么落井下石的吗,亏我平日里还帮着你说说话呢。

    “咳咳”赵卫国看到儿子的眼神当做没看见,咳嗽两声后,对着妻子说了声“我去村里一趟”

    “这么晚了还去做什么啊,有事情明天在去不行啊”宋晓娣听到赵卫国的话后问道。

    “没事,很快就回来了”赵卫国说完就走了出去,沿着黑灯瞎火的村道朝村子方向走了过去。

    赵羽晨回到房间里后,关上门。躺在床上却是睡不着,别人喝醉了酒可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着,他喝多了酒却是不行,脑子清醒的很,想睡都睡不着。

    躺在床上来回折腾了十多分钟后,赵羽晨索性爬起床,进了空间。

    如今的空间里面,可真的称的上是鸟语花香了,里面有赵羽晨特意从县城里买的上百只的各种本来要被当成下酒菜的小鸟,还有长着白绒绒毛的白兔,十多只山羊,进了空间后,不会在像以前那般沉寂,而是不时能听到鸟叫声和山羊发出叫声。

    第一批种下去的果树,现在普遍已经都有四米多的高度了,枝条繁茂,上面挂满了些小果,有的还开着红色的小花,而那些晚一点种下去的则还没有那个高度,不过也有快将近两米五六了,和那些挂满小果的果树一样。或多或少的也长了些果子。

    站在空间里待了一会后,觉得有些困顿,赵羽晨走了几步路,到了水潭边上,用一直都是温润的潭水洗了洗脸,顿时整个人觉得精神了许多。

    抬头看了看原本水潭中间的那块小岩石,好像很久没有上去看过了,也不知道那个本来就长在岩石正中心的奇怪枝条现在怎么样了。

    中间的那块岩石,随着空间的扩大,水潭的扩大,也相应的跟着扩大了好多倍,现在上面可以绕着场子满地跑了,只是赵羽晨一直没有上去看过。

    四处看了看后,赵羽晨看到了买来的小皮筏,解开了绳子之后,坐了上去,拿起皮筏里面的两只划桨朝着湖中心的位置划了过去。

    都说酒状人胆,这句话果真不错,如果是赵羽晨清醒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在这个季节去划水的,因为这个时候他身上可是还穿着好几件衣服,一旦落水弄湿了,还不冻个半死,不过现在就没有考虑那么多了,而是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了。

    水潭已经变得有些大,再加上遍布在水里的黑荷,所以划的有些慢,足足划了五六分钟的时间才划到中间的位置。

    找了块凸出的岩石绑住绳子后,赵羽晨爬到了大岩石上面。

    大岩石大概有五米x五米的大小。刚好可以绕着跑。

    以前那株长在大岩石中心位置的细小枝条,好像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那些开着的花已经不见,出现在那个原本开着花朵位置的是几个淡青色的小小的不凑近根本看不出来的小青果,也不知道是什么果子。

    看了一会后,赵羽晨就坐了下去,仰躺在平坦的大岩石上面,仰望着天空。

    天依旧是那么的蓝,不见一片云彩,看着看着赵羽晨就慢慢的睡了过去,发出了轻轻的打鼾声。

    也不知道他睡了几个小时的时候,从水潭的对面突然间爬出了一条长着金黄色鳞甲,长着细眼,大嘴,两只耳朵高高竖起的奇怪动物,来回爬了一下后,一下子蹿进了水里,朝着岩石的方向游了过去。

    爬上了岸后,才看清楚,这条怪物长大概有三四十厘米,粗也有婴儿的手臂粗细,金黄色的鳞甲一片一片分明。闪着淡淡的黄色光芒,就像是黄金一样。

    “怎么下雨了”正在睡眠中的赵羽晨忽然感觉到脸上像是有水滴落下来一样,一下子醒了过来。

    “这是哪里?”赵羽晨抬头看了看,发现不是自己的屋子,摇晃了下脑袋后,才明白过来,这里是在自己的空间里面。

    咦,这是什么,这个时候赵羽晨看到了就趴在他腿上的小怪物,轻轻的抽出脚,想躲开小怪物的身子。

    只是让他无奈的是。尽管他抽脚,但是趴在腿上的那个小怪物像是缠住了他一般,并没有随着他脚位置的变换而掉落原地,而是依旧牢牢的抓住他的脚,尾巴不停的摇晃着,从它身上滑下去的水珠在溜到尾巴的位置的时候,一下子被甩了起来四溅,刚才赵羽晨脸上的水珠应该就是这样来的。

    可能是感觉到了赵羽晨的动作吧,那个闭着小眼的小怪物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还是小的可怜,如同一条缝一样,看到了坐起来的赵羽晨后,松开了紧紧抱着赵羽晨脚的四肢,快速的爬到了赵羽晨的面前,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舔赵羽晨的脸,没有一般动物嘴里那种腥臭的味道,动作快的赵羽晨都反映不过来就结束了。

    这是小怪?感觉到面前这个奇怪动物的动作后,赵羽晨不由的傻眼了,年前还是细的筷子一样,现在怎么有这么大了。

    因为来回带着不方便,而且冬天衣服多为紧身,小怪没有缠在赵羽晨的手上,而是一直待在木屋的小碗里呼呼大睡着,后来因为不再山上住,赵羽晨就把它放进了自己的空间里面,也没有去过多的注意他,等后来想起来的时候,想去找,却只看到一个空空的小碗,没有看到小怪物的身影了。

    伸手抓起了小怪的身子,仔细的关看了一番,发现和它那枉死的不知道是爹还是娘的老怪还是很像的,同样的都是遍布身子的鳞甲,就是不知道现在这个鳞甲和老怪的相比谁的硬些。

    小怪现在好像是人类中的三岁小孩子一样,在赵羽晨的手里扭来扭去的,不住动弹,等赵羽晨松开手后。就在他的身上来回的爬动着,不时张开小嘴咬住赵羽晨的衣服来回撕扯,好像很好玩一样。

    “好了,你就待在这,我要先出去了”赵羽晨把小怪拿起来放到一旁的岩石上,对着小怪吩咐道,现在可不能在带出去了,这么大的身上带着都重的很。

    小怪在岩石上看了眼赵羽晨后,转身快速的朝着水潭爬了过去,快到边上的时候,猛的一跃,跳下了水潭,溅起老大的水花,然后露出小脑袋在水里看着赵羽晨。

    赵羽晨看了笑笑,没有过多的逗留,从空间里出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在房间里的时候还在想着,这小怪怎么长了这么大了,和以前相比根本是变了个大样一般了,如果不是在空间里碰到,而且用处了小怪以前的老动作的话,怕是在外面爬到自己身边都有些不太相信吧,难道说憨憨它们长这么大也是因为空间里面的缘故吗?想了想,想不出所以然后,赵羽晨索性就不再去想它。

    拿起放在床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刚刚过了凌晨…,外面都还是黑漆漆的,就脱掉了衣服,躺到了床上继续睡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赵羽晨给以前玩的较好的老朋友赵峰打了一个电话,和他约好了时间,让他中午过来看一下商量着造仓库的事情,原本赵羽晨是想叫王金水弄的,但是王金水听说赵羽晨是要造好几个大厂房之后,就让他还是找那些大型的建筑集团为好,因为这些都是要规划过才行的,不像造小木屋,可以依照自己的经验看着造。

    赵峰是开着一辆破桑塔纳来的,开到苗圃的时候,车子的声音响的老远就能听的见。

    “赵峰,怎么开这么破的车子啊”赵羽晨走出门口,看到走下车来的赵羽晨和另外一个人后,奇怪的问道,年前在县里碰面的时候,说的好像混的挺不错的吧,怎么也不会穷酸到开这种破车的地步。

    “嗨,别提了,好多单位的钱都没拿到,一直欠着,哪还开得起好车啊,有辆破桑塔纳开开就不错了”赵锋整了整领带说道“这位是我那个小公司的总管钟志勇,很多事情都是他来处理的”

    赵羽晨听了赵峰的话后笑笑,和钟志勇打了个招呼后带着两人走进了苗圃里。

    “哇,羽晨这三条狗养的不错啊,能不能割爱送我一条啊”一进苗圃,赵峰看到了三只守着院子的狗后马上朝着赵羽晨说道,一直以来自己的叔叔可就想养大狗了,自己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找到合适的送过去,没想到赵羽晨这竟然有三条。

    赵羽晨一听赵峰说的话,心里马上不舒服了起来,不过却没有说出来,而是笑着说道:“这三只狗别人根本带不走的,呵呵,你就算想养都没法子领去”

    “哦,是吗,那我等下要来试试”赵峰不信的说道,心里想当然的认为这是赵羽晨的推脱之词,大不了就是价格的问题了,为了和叔叔那里关系更加拉近一步,多花些钱又怎样。

    赵羽晨也没想着自己的话一落,赵峰就会相信的地步,带着钟志勇和赵峰走到了后面已经没有苗木的地里,指着两三块的田地把自己的打算说了一下。

    “行,等下我回去就叫他们弄一下,到时候给你图纸,以及大概需要的资金”赵峰听完赵羽晨说的话后说道,回过头来看着院子那边的三只狗,“羽晨,我到时候给你最低的价格,你可一定要帮我这个忙啊,有了这只狗到时候我拉起队伍来也快啊”

    赵羽晨脸色变了变,没有理会赵峰说的话,当成没听清一样说道:“行,等到时候你把图纸什么的拿来给我看看,我在考虑下要不要造这个仓库吧,实际上好像也不大用的着的”

    “哦,是吗,呵呵”赵峰笑笑。

    又一个当年的好友变成了这样的人,赵羽晨的心里有些感叹,难怪上次孙武会说如今和他们不是一路人了,原来时间让人的变化真的是很大的。

    不过赵羽晨不觉得可惜,这样的朋友交不交也已经无所谓了,原本还想着老朋友,照顾一下他,结果都没法子说了,一来就先看上了自己的狗,而且还不死心的连提几次。

    谈话中,赵峰接到了一个电话后,和赵羽晨说了两声,就带着那个长的细皮嫩肉的总管上了破桑塔纳赶回了县里。

    看了看憨憨豆豆它们一眼,又这么吸引人吗,自己怎么不觉得,好像很普通一样,吹了口哨子,三只狗立马跑了过来,凑到了他的边上摇着尾巴。

    想了想后,赵羽晨拿起电话找到了孙武的电话打了过去,询问了最近的一段时间后,问起了赵峰的事情。

    孙武听见赵羽晨问赵峰不由的笑笑说道:“他啊,成天就开着那辆凌志县里市里逛呢,骚包的很”

    “哦,是吗,这么有钱,哎,对了武子,我想到时候叫他帮我造两间仓库你看行不行”赵羽晨问道,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别,羽晨,我劝你真要造的话还是找别人吧,他啊,我都不想说他了,我这间临街店面就是叫他弄的,和附近的几间也都差不多大小,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那个价格吗,呵呵都不惜得说了,反正后来我家盖房子是没叫他弄了”孙武听到赵羽晨说要找赵峰后,忙说道,反正和赵峰现在也没什么交集了。

    “不会吧,他应该不是那样的人吧”赵羽晨假装吃惊。

    “呵,有什么不会的,就去年上半年的事情,刚开始来的时候,开着一辆破桑塔纳装成一副落魄的样子,让我都不好意思拖欠他的费用,结果嘛,等造完付好款后我到旁边几家店面问了下,才发现价格足足高出了一截,反正现在我和他也只是看到说两句而已”孙武苦笑着把刚刚去年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这份算计,真的让他有些受不,反正现在是对赵羽晨说,也不怕丢什么面子。

    赵羽晨一听孙武的话后,回想起刚才来的时候赵峰开着响声震天的破桑塔纳摇摇头,得,就到这一步吧。

    “知道了,到时候我在找另外的人看看”对着电话里头,赵羽晨说道。

    “对了,羽晨,如果你真要造什么大仓库的话,叫小刀帮你介绍吧,他认识二建集团的老总,关系好着,肯定不会宰你的,而且有小刀的关系,到时候屋子的质量也不用太担心”孙武提醒赵羽晨说道。

    “嗯,知道了,武子,谢了啊,有时间回来玩玩,别老窝在县城里”赵羽晨说道。

    “好嘞,等我哪天有时间回来找你和金茂,这段时间可是不行,正是忙着的时候”孙武笑笑说道。

    以前也只是听说过,有些人会算计到自己的亲朋好友身上,不过在自己身上好像还没有发生过,没想到现在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赵峰啊赵峰。

    赵羽晨也明白了,现在装穷,到时候讨起债来也显得理直气壮,还不会伤感情,只是他可能没想到自己会去问孙武,而孙文会在造好店面房后问隔壁吧。

    看重钱看重到这一地步还真的是有些少见,连自己这么好的,从小玩到大的朋友都要算计,人还真是猜到其内心,赵羽晨发出了感叹。

    隔了两天后,赵峰又带着钟志勇开着破桑塔纳在一路彪悍的响声中开到了苗圃里,把图纸和大概的估算资金递给了赵羽晨说道:“图纸是这样的,但是这个资金的话可能到时候会有浮动,羽晨你也知道,现在市场都是在不断的变化的,说不定到时候会便宜些,说不定还要贵些”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