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昂贵出场费

第一百二十二章 昂贵出场费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二十二章昂贵出场费

    “羽晨,快点,过来这个拿一下”塔山上。人来人往,赵卫国抬着木床对儿子说道。

    经过了将近二十来天的建造,这边的木屋子总算全部都弄好了,今天正是乔迁的大好日子,所以早早的赵羽晨就从县里拉回了两张崭新的老人睡的木床,不是没想过把家里的拉来,但是考虑过后,还是觉得在去买两张的好,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家里的两张备着也没关系。

    “小叔,我来帮你,要拿什么啊”小丫头一身光鲜的一蹦三跳的到了赵卫国的边上,娇声问道。

    今天是星期天,所以小丫头不用上学,听到这边要搬房子后,也一起赶了过来。

    赵卫国看到侄女后,忙叫她走边上去,开玩笑,这个要拿的可是有好几十斤的重量呢,小丫头可拿不动,就算拿动也不让她拿。

    听到小叔不用自己帮忙啊。小丫头眼珠子一转跑到了奶奶和外婆的身边,陪着她们看着大家搬东西去了“反正你们一个个都不让我搬,哼”

    赵卫国手上正抬着木床呢,忽然感觉到手一轻,抬头一看木床已经被彪子背出了好几步开外了,不由呵呵一笑,这个彪子还真是干活的好手。

    初八的时候,赵羽晨准备了些祭奠物品,叫彪子领着一起去了彪子爷爷的坟上祭奠了一下,看到彪子爷爷那简陋的有些像是小土堆一般的坟堆后,拿了五千块钱让彪子村里的人重新帮着弄了一下,刚刚前几天的时候,接到了那个人的电话,带着彪子一起赶过去看了一回。

    那天,一向没看到彪子流泪的赵羽晨看到了坐在他爷爷坟碑前痛哭流涕着,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只不过从那之后回来,赵羽晨发现彪子和以前相比变了许多,以前看他们的目光只是很平常的,现在则是经常透漏着亲情一般的感觉,对,是亲情,赵羽晨肯定。

    半天的忙活下来之后,一些新置办的家具全部都搬回到了木屋子里,木屋子的大门上,贴上了两幅崭新的红联,撑出的竹竿上挂着两顶红灯笼。洋溢着喜庆的气息。

    “羽晨,你看那边,呵呵,你们在这一造屋子,怕是过不了多久这里有很多人都会造了”王金水从木梯上下来后指着不远处的山脚说道。

    那座山属于白水村,和这里相隔仅仅百十来米地,山的后面也同样有一座小型水库。如今山脚下也有好几栋木屋子在同时建造着,据王金水了解到的信息是白水村的村支书带头造的。

    山清水秀之地,永远是讨人欢喜的,以前是无人敢去造这个县里明令禁止木屋,但是既然有人带头了,后面的人也就不怕了,跟风者往往盛行。

    赵羽晨笑了笑,别人要造他又拦不住的,有什么办法,不过这样一来,怕是到时候城管会过来到这边查看了,弄的不好说不定还要强制性拆掉了。

    “晨哥,怎么搬东西也不打我电话的啊,还好今天我跑家里去才知道”正和王金水聊着,身后传来了声音笑着说道。

    赵羽晨回过头一看。是小刀,不由呵呵笑了两声说道:“我也想找你来着,不过上次听罗晓说你在绍兴,就没打你电话了,怎么舍得回来了啊?”

    “哦,是这样啊,刚昨晚到的家,有什么舍得不舍的的,咱的家可是在这边,我说晨哥,建这么多间屋子,有没我一间住住的啊,在一起也热闹不是”小刀呵呵说道,对于在绍兴的事情没有过多的提及,话锋一转说道。

    “你想住啊,没问题啊,随便挑一间好了,不过我可没多大时间陪你,对了,等下不要急着走,我有事情要和你说”赵羽晨听到小刀说要在这边住下,不由的一笑,凑热闹,自己可没那个心情啊,忙的要死呢。

    小刀听到赵羽晨说等下要找自己有事情后,点了点头,和王金水打了声招呼后,撇下两人跑到了老人堆里面聊天去了。

    “羽晨,他就是那个刀哥?”王金水看着小刀走去的身影。目光一直跟随者,半饷后回过神来看着赵羽晨问道,他是第一次见到小刀,不过听到的可就不止是一次了,只是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阳光的一个人。

    “什么刀哥,不过就是叫小刀而已,王叔,你别理他,呵呵,对了这个是你昨天给我爸的单子,你点点看,数目对不对”赵羽晨笑笑说道,随后从羽绒服里拿出一个袋子,递给了王金水。

    别人造好房子都是要拖欠几个月的款子,但是赵羽晨没那个习惯,房子没造好前就对父亲说过了,让他叫王金水把款子理一下,要多少钱给他结清了。

    “做了这么多年的木工了,碰到的有钱的主也不是一个两个。呵呵,羽晨,你是我第一个碰到的如此爽快的一个人,让我这个被你称叔的人都要汗颜啊”王金水接过了赵羽晨递来的袋子后感叹着说道。

    像他们这一行的人,有的时候。那些房款拖欠个几年都是有的,但是像如今赵羽晨这样,还没造好房子,就提前让着自己结好账目的人,还真的是世所罕见,绝无仅有的一个人了。

    当着赵羽晨的面,王金水把袋子打开,拿出里面的钱点了一遍后点点头,里面的钱不但没有少,相反,原本那个结好总的账目后原本被划去的多出的零头也被赵羽晨补了进来。

    “哪里。主要是我还有点钱,没钱的话,呵呵王叔,我说不定也要欠上个一年半载的了”赵羽晨笑笑说道,这些钱,他是不会去欠的,当然没钱是另外一回事情,而且据赵羽晨自己了解到的信息,王金水算他们这的账目的时候,已经是比别人便宜了许多,如果这样还有钱欠着的话,自己也说不过去了。

    “哥哥,我妈妈说吃饭了”小丫头跑过来叫道。

    “好吃饭去,王叔”赵羽晨把赵玉华抱了起来,回过头对王金水说道。

    两人往山上走的时候,看到了宋铁柱和彪子还在那里挖着树坑,赵羽晨走过去一人身上碰了下说道:“吃饭了,下午在弄”

    “吃饭了,哦,刚好肚子也饿了”一听吃饭了,宋铁柱把锄头一放说道,看的走在后头的王金水连连摇头,这辈子这徒弟怕是别想和赵羽晨比了。

    宋铁柱的挖的树坑是准备种树苗的,沿着木屋子靠田边的一侧种下去,等以后树木大起来之后,刚好可以当成天然屏障。”彪子去洗手吃饭了“赵羽晨对着浑身汗水浇湿的彪子说道,不和他说,怕是就会在一旁傻傻的看着自己几人说话了。

    吃过饭之后,王金水在坐了半个小时后,就带着徒弟以及帮工们走了,因为他们还要赶回去种树,赵羽晨不但把工资给结清了,还一人赠送了他们二三十株的树苗,王金水最多,有五十多株。

    这也算是他的一片小小心意吧,毕竟他们从正月初八就过来开始帮忙着来的,虽说初八那天包过一个红包了。

    但是正所谓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不是,该抠的赵羽晨绝对会抠,但是该大方的时候赵羽晨也绝对不会小气,更何况那个树苗在苗圃里还一大堆没处理呢,都还种在另外两块地里。

    下午和奶奶他们一起坐了一会后,看着没什么事情好做了,赵羽晨就叫小刀一起准备赶往苗圃,走到山下的路上的时候才看到小刀一直开着的奔驰车换成了一辆现代,不由大感奇怪。

    可能是看出了赵羽晨的疑惑吧,小刀笑着说道:“那车还人家了,还是自己的车子开的自在”

    当天在那里小刀真的是感觉到无法忍下去了,从头至尾,好像都在俯视别人一般,刚开始董家几个老人的话就让他心生怒火了,虽然后来几个老人知道他们自己理解错误后,说话倒是很客气,但也只不过是客气而已。

    董望山最后的那句话,更是让他不想在多待下去,径直走出了大门,虽然后来董雪珍追过来,但是他还是婉拒了她的好意,就这样吧,本来就是没有交集的两条平行线,一条高高在上,一条低低在下,又何苦要有什么交集呢,去当人家的什么弟弟,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怎么会被猪油蒙了心的。

    因为小刀的现代车停在最外面,所以赵羽晨也没有坐皮卡车,而是坐着他的现代车一起赶往了自己的苗圃,在去的路上,赵羽晨把事情给说了一下。

    小刀听过后笑笑,对着赵羽晨说道:“晨哥,放心吧,那个二建集团的老总和我的关系好着,等下我到地方我就打电话给他,小菜一碟”

    在县城里的人际关系,小刀比赵羽晨是要熟悉的多,更何况开着那家会所,来来往往的,或多或少的都会和一些人产生交集,虽说有很多关系不是很好,说话还是能说得上几句的,当然也有些人经过一两次的交往之后,关系会好的不得了。

    等到苗圃,小刀就立刻打电话,然后才下车和赵羽晨一起走进了苗圃里等着,二建集团的车子到的时候,已经是四十分钟之后了,看来小刀的面子不是一般的足,要知道这里离县城可是有半个来小时的路。

    二建集团的老总齐满江是个身高不到一米六的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藏青色的西服,脑袋长的有些尖,脸蛋却是圆滚滚,远远看去,发着光泽一般,一看就知道是油水吃多的主。

    从车上下来的人有三个,除了齐满江齐总外,还有他的司机,一个中年人以及一个穿着套裙的漂亮女秘书,拎着一个公文包走进了院子里。

    刚进院落,三只正趴在院落里的大狗立马站了起来,跑到了门口,停了下来,走在齐满江右边的拎着公文包的漂亮女秘书一下子把身子靠到了齐满江的身上,指着虎视眈眈的看着三人的大犬颤抖着说道:“齐总,那那”

    齐满江的身材是矮小,但是手臂可是足够的长,抱住了女秘书的苗条的腰还能摸到她前面的高耸,安慰了几声,正想表现出大男子气概喝斥着三只狗的时候,听到了叫声的小刀和赵羽晨走了出来。

    “哈哈,小刀,快点出来,把那三只家伙拉走吧,蜜蜜都快吓得要瘫倒了”齐满江看到小刀马上笑着说道,其实他心里也很怕,但是当了老总就要有老总的气概,不然还当个屁。

    赵羽晨呵呵一笑,对着三只狗指了指屋子,马上憨憨豆豆它们摇了摇尾巴,乖乖的进了屋子,看的齐满江以及趴在他身上的女秘书那个司机看的两眼都发直了,这也太牛了吧,手一指就成了。

    “兄弟,兄弟,这招你一定要教我,他**的学会这招,我养只狗不的和耿老头狠狠的斗一番啊”齐满江看到三只狗进了屋子后,马上松开了女秘书,走到赵羽晨身边堆着笑容说道。

    这绝对是个高手啊,还从没听到有谁有这么牛的,只要是高手,就值得他尊重,值得他看重,值得他交往。

    “晨哥,这位就是二建集团的老总齐满江,呵呵,叫他老齐就行,这家伙性子耿直,不会藏着掖着的”小刀在一旁笑着介绍说道,他和齐满江也是因为一次矛盾而结识的,只是没想到两人的脾气一个天一个地,倒是关系慢慢的加深了起来,不然一般的人想一个电话,就让齐满江急急的赶过来,下辈子吧,老齐的脾气县里又不是没人不知道。

    “齐总你好,我姓赵,赵羽晨,你叫我羽晨就行了,让你们跑一趟实在是抱歉”赵羽晨朝着齐满江伸出手热情的说道。

    “什么话,在叫我齐总可不待见了啊,小刀都说了,叫我老齐就行了,还好跑一趟,不然还不知道你有这身本事呢”齐满江听到赵羽晨的话后,眼珠子一瞪,有些不满的说道,随后马上又笑嘻嘻的张开了嘴。

    果然是性子耿直,不会藏着掖着,赵羽晨听到齐满江的话后心里不由想到,也随便了起来“呵呵,老齐既然你这样说我可就这样叫了,到时候可别说我不尊敬你啊”

    “哈哈,屁话,什么尊敬不尊敬的,羽晨,快把那三只狗在叫出来,让我看看,你这家伙是怎么弄的啊,怎么养的这么听话,我家里养着两头藏獒呢,却让我头疼的要命,听都不听话的”齐满江听到赵羽晨的话后露出了笑脸说道,兴奋之极。

    看到齐满江的神色,赵羽晨回头望了望小刀,看到他点了点头后,嘴里一笑,直接吹了口哨子,就听到三只狗从后面跑来的声音,等几只狗跑到赵羽晨的身边停下来之后,赵羽晨朝着地面指了指,憨憨豆豆马上坐了下去,唯有小黑可能还没习惯,慢上几秒才坐下去。

    齐满江看的是喜笑颜开,以前见到的专门训军犬的也没这么神的手段啊,伸出长手,想触摸一下坐的比较靠近他的憨憨,还没摸到,憨憨的脑袋猛的昂起,张口就咬向了他,还好憨憨因为赵羽晨在身边,也只是吓吓而已,要不然这下子,齐满江的手绝对是要被咬住不可。

    饶是如此,齐满江还是被吓了一头冷汗,不过越是如此,齐满江越是高兴,只要有这手段,过半个月和耿老头的比试还怕什么,绝对让他丢了份子,丢了里子。

    “羽晨,这能不能教教我怎么训练的啊”齐满江眼巴巴的回望着赵羽晨,那个表情配合着他的身材说不出的滑稽,边上的女秘书和司机不敢笑,小刀却是哈哈大笑了出来。

    “老齐你也不嫌丢人啊,啧啧,我都佩服你”

    “你懂个屁,这个可关系到我今年的份额呢”齐满江吼了声小刀,又把目光看向了赵羽晨,只是说出的话让赵羽晨和小刀都有些不解,这个赛狗关份额什么事情。

    “呵呵,老齐啊,这我可帮不了了,这几只狗我从小养到大才养成的,短短的时间你说怎么可能呢”赵羽晨听完齐满江的解释后也只能无力的摇摇头,要是时间长还能帮着扔进空间里面试试看,但是这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自己又不是神仙。

    也对,齐满江听到赵羽晨的话后点了点头,别人养狗也是从小训练才有那么的听话,自己买的两只藏獒就是买了个亏啊,别人养了半大不小的才抱来。

    不过这么重要的事情就这么轻易的放弃有些可惜啊,齐满江看了看三只可以和自己家藏獒有的一拼的狗,心头又上一记。

    “要不羽晨,等到时候,你也跟着来吧,用你的狗出场,不论输赢,之后,我都送你一百万,怎么样?”

    虽说这份额很重要,但也没重要到这个地步吧,花一百万请一只狗出场,这出场费还真有些贵,不过赵羽晨又怎么会收呢,和齐满江笑笑说道:“老齐,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你和小刀的关系这么好,就算你不说要我帮忙,我也会帮忙不是,你这么一说倒让我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不过,这忙还真不好帮,齐总我想想看啊”赵羽晨又接着说道,斗狗肯定是很残酷的,无论结果如何,都会受伤,看着三只狗狗看来的眼神,赵羽晨忍不下心来,到时候送它们其中一个上场。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