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深夜来客

第一百二十四章 深夜来客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二十四章深夜来客

    等吃好晚饭,小刀把赵羽晨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钟了,这还是赵羽晨拒绝了齐满江继续去哪里过夜生活的提议,现在这些夜生活可是不属于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家来的好。

    站在院子里,看着在三只狗的包围下,显得有些颓废的两只藏獒,赵羽晨发出一声轻笑,自己养的这三只狗还真是怪胎,除了小黑是以前村长说的纯种狼之外,其他的两只憨憨和豆豆不过就是两只家狗,但偏偏长的和别人的不一样,大的有些吓人。

    更为离谱的是,现在竟然能让两只狗中王者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不敢有什么丝毫反抗,难道狗也有王霸之气不成?

    没等赵羽晨发出声音,早已经快饿坏了的憨憨它们就围到了赵羽晨的身边,亲热的在他身边摇头晃尾的,显得无比亲近。

    这一次赵羽晨走进两只藏獒身边,拿起铁链的时候,两只藏獒没有什么不满的动作了,看向赵羽晨的眼神彷佛倒是有些感激的成分。

    看到不会在有什么动作后。赵羽晨把小刀车上拿下来的几份狗食给拿了出来,原本打算藏獒如果还对自己凶巴巴的话,是不给它们吃的,不过眼下就算了。

    走到屋子里,把一大包从酒店打包回来的饭菜倒进了狗盆里,如果有人走过来,怕是要咋呼起来,因为倒在狗盆里的不但有鸡肉,鸭肉,就连牛肉什么的也有不少,这是齐满江听到赵羽晨说打包回去给几只狗当伙食的时候,特意叫酒店经理去弄的,他是那里的常客,消费每个月都好几万,有时候甚至上十万,经理听到齐满江的吩咐后,马上自己亲自吩咐下去了。

    刚倒好狗食,憨憨豆豆它们就挤着脑袋伸到了狗盆里面,还好狗盆够大,不然的话,三只庞大的脑袋在一起怕是要碰撞了。

    赵羽晨发现憨憨豆豆它们的团结还真是没话说,因为狗一般是独食着,自己吃着的时候,不会允许边上有其他的狗和它争抢的,但是它们三只倒好,争抢起来,吃的是津津有味。还不会闹什么矛盾,发生打斗的场面。

    等它们吃好后,赵羽晨拎着狗盆走到了外面,把另外的一包狗食给倒了进去,放到了两只藏獒的身边。

    左边那只体型稍稍大些的招财看到有饭吃了,赶紧站了起来,把脑袋凑过来,嗯,还好,是平常自己吃的那些,已经饿了好几个小时的它立马张开了血盆大口吃了起来。

    另一边的进宝看到后,明显的急了,马上冲上几步争抢了起来,在不抢狗盆里的食物眼看着就要没了。

    藏獒斗起来是相当恐怖的,两只狗猛的厮打了起来,连狗盆都给掀翻在地上,食物落了一地。

    “汪,汪汪”憨憨它们一起吼叫了两声。

    很奇怪,随着它们的吼叫声结束之后,两只藏獒竟然也分开了,就如同是被父母训话的孩子一般。听到之后,马上各自老老实实的吃起了已经洒在地上的食物。

    还真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啊,狗也不例外。

    赵羽晨看着面前场景呵呵的笑了出来,伸手摸了摸憨憨和小黑的脑袋。

    等到两只藏獒吃好之后,赵羽晨牵着它们进了空间里,既然它们这么怕憨憨它们,那自己也不用担心什么了。

    和赵羽晨一起进入空间的,除了两只藏獒,还有小黑也跟着进来了。

    如今已是鸟语花香的空间更能让人留恋于此,把两只藏獒绑在刚刚敲下的大钢筋上,赵羽晨领着小黑四处逛了起来。

    原本打算是把两只藏獒给解开,不再绑着的,后来想想还是作罢,毕竟不是自己熟悉的,而且齐满江他们也说了以前一直都是绑着的,只是偶尔会牵着出去遛溜而已。

    待了回后,赵羽晨带着小黑一起回到了外面,和几只狗逗弄了一番之后,就起身离开了苗圃,往家的方向慢慢腾腾的走了回去。

    吃饭的时候,赵羽晨已经接到了父亲的电话,告诉他晚上他们都不回去了,也在山上那边过一夜,让他早点回家,不要在外面玩的太晚了。

    到家还不到半个小时,就有人敲门了,赵羽晨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的是两个人,一个是见过两次面的村会计。还有一个是风韵尚存的中年妇女,看到赵羽晨打开门后,会计问道:“羽晨,你爸呢,在不在家里”

    会计叫什么名字,赵羽晨忘掉了,只记得他好像姓柴,很奇怪的一个姓氏。

    “在山上,晚上不回来了,有什么事情吗?”因为不知道名字,赵羽晨也就随便的答了声。

    柴川听到赵羽晨说赵卫国不在家里后,脸上反倒露出了笑容,看着赵羽晨说道“没事,他不在家里,和你说也一样,嗯让莲姐和你说吧,具体的事情都是她弄的”

    柴川说的莲姐就是边上站着的那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赵翠莲,虽然年纪一大把,脸上的皮肤也不是很光滑细腻了,但是身材还是比一般的人都要赞的多,该凸凸,该凹凹,在农村里面。可算是一个异数了。

    赵翠莲听到柴川说的话后,笑笑,张开了嘴刚准备说话。

    “你们先进来说吧,呵呵,让我爸知道有人上门,没有一杯茶,可是要被他数落了”赵羽晨听到柴川说和自己说也是一样后,说道,都是乡里乡亲的,上门既是客,虽然已经是有些晚了。但是茶水是必须要的,不然别人就会说你怠慢客人什么的。

    柴川和赵翠莲一听也对,站在门口说还不知道要说道什么时候,尤其是隔墙有耳,站在门口说话,谁知道会不会被别人听去,传开来,现在商量的可是关系着村子大事情啊。

    进了屋子后,赵羽晨给两人冲了一杯热茶,还好,早上母亲出门的时候,已经烧开了两壶放在那里,不然的话还要面临没有开水的尴尬。

    “你是叫羽晨吧,呵呵,我叫赵翠莲,也是村里的委员之一,你爸爸知道我的”一坐下来,赵翠莲就自己说道,生怕赵羽晨记不住自己似的。

    “哦,翠莲婶婶,你说吧,什么事情?”该有的礼貌,赵羽晨还是有的,别人对自己客气,自己对别人也客气,他可不能像刚才站在门口的会计一样直接叫莲姐,那样一叫,自己的辈分无故的就要大了一倍,更主要的是,这样一来,父亲的辈分怕是也要比面前的这个女人大一辈份了,在城市里还有什么忘年交什么的,在农村里面,有些辈分可是乱不得的。

    “是这样的,羽晨,村里不是马上快开始新一届的村支书,村主任委员的选举了吗。这个我想你也清楚的吧,所以我和柴川大哥还有另外几个人商量了一下,想请你到时候投几张票”赵翠莲说道。

    这不就是拉票吗,赵羽晨听到赵翠莲的话马上明白过来,前几年的时候,父亲也说过,有的人甚至还没过年就开始天天跑东家奔西家,许下种种承诺,为的就是在那一刻的到来。

    “呵,这些事情往年都是我爸处理的啊,你们应该和我爸说才对,和我说有什么用”赵羽晨奇了怪了。

    “不是那个,我们想和你提前打声招呼,到时候你和你爸说一下,我柴川,加上你爸到时候也去竞选主任书记委员的职务,呵呵,大家一起使劲,到时候应该能成的”赵翠莲笑着说道,她是女的,瞄上的职务只有村妇女主任或是村委员的职务,另外一个村支书和村主任的职务很大方的让给了柴川和赵卫国。

    也不是她想这么大方,只是光凭她几个人,在加上村里的一些人脉,很难有这种成功的机会,所以才会拉上如今在村里风头正劲的赵羽晨的父亲,想多加些胜算。

    至于柴川,原本就是村会计,但不是有这么句话吗,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同理,谁愿意整天面对着别人的吆喝啊,特别是赵德胜的脾气又不是很好,好的时候一起喝酒,打牌什么的都好说,不好起来,当着众人的面,都能骂你的娘,几次下来,心里就已经满腹怨念了,哪还不抓住这个机会搏一搏。

    对他来说,有个村主任当当就成了,因为村主任在村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了,那个村支书的职务是不会去想的,因为他自己知道没那个本事,不可能获得别人的成功,而且那个职位纯粹就是放在火上烤的,他才不会去惦念。

    正因如此,赵翠莲一句无心之花,会让两人凑合到了一起,商议了几天之后,想出了个成功性更大的办法,今天正是探路来着,只是没想到的是一向晚上在家里的赵卫国竟然会不在,只有他那个儿子赵羽晨在家里,只好先在他耳边吹吹风了。

    呵,听到赵翠莲的话,赵羽晨心里笑了笑,不是他看不起面前两人,而是却是孤陋寡闻,平日里,基本上都没听到有人说他两人的事情,现在加上几个人就这样的人脉可能吗。

    “嗯,翠莲婶婶,到时候我和爸说一下吧,不过多数是不会参加什么劳什子的选举了,呵呵”赵羽晨笑着说道,当上个委员,就平日里经常有事情要去忙活了,两三年下来也没看到落下什么好处,还不时要应付别人的牢骚,因为当年赵德胜为了当选许下的承诺可是极富震撼力的,但是几年下来,好像什么都没弄成,要不然就是刚开始弄了些,最后半途而废了。

    主要的是,赵卫国本身就是喜欢平淡的人,平日里见了谁一般都是笑眯眯的,和谁交情都比较好,村里的势力是三国鼎立,前任村支书一脉,现任的村支书赵德胜一脉,还有一脉就是他十多年前当过支书的赵叔赵仁贵一脉了,三波人平日里相见也最多就是点点脑袋,淡淡的招呼声就了事的,但偏偏赵卫国能和任何一方都交好,所以说别人都可以当村支书这个职位,唯独他不行,因为当了之后,到时候有些事情是不好处理的。

    “那行,不打扰你休息了,我们跑别家走走”赵翠莲听到赵羽晨说会和他父亲说一声后,和柴川点了点头,两人一起站了起来。

    “嗯,那慢走啊,有空过来坐”从说话什么的都是赵翠莲在说话,而且起身也是赵翠莲先起身后,赵羽晨看出来,这个女人比较强势了,最少,是能压得住柴川的人。

    如果不是赵翠莲提起来,他还真忘了会计到底叫什么名字了。

    两人出门不到五分钟的光景,大门又被敲响了,可能是看到屋子里有灯光吧,敲了三下后,就没在接着敲了下去,赵羽晨刚刚想进屋玩电脑,这下子,只能暂时放弃这个想法了,也不知道是谁?

    走到大门边打开了门,借着微弱的灯光,赵羽晨看不清楚站在面前的是谁,伸手按了下旁边的开关,打开了大门的路灯。

    “羽晨,你爸还没睡吧”灯刚打开,站在门口的人就出声了。

    站在门前的是赵德胜以及他儿子赵大勇,两人手上都拎着一个黑袋子,赵德胜手里的那袋看上去只有半袋子了,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东西。

    “我爸不在,赵支书”赵羽晨回道。

    和赵德胜经过几次的冲突之后,赵德胜就没有在赵羽晨面前摆出村党支部书记的官威了,有时候在路上碰到了都会先停下,和赵羽晨说上两句话,唠嗑唠嗑才会走去,没有了刚开始见面时的那种傲慢,自得的神态,当然这里面最主要的还是拳头说话,才会有如此的威力,不然就他儿子那样的货色,平日里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货了,能这么好低声下气的说话。

    “没事,你爸不在和你说也一样,眼看着就要新一届的选举了,上次你爸是投了我的票的,这次呵呵,我还是来拉关系来着,虽然说我们之间有些小小的矛盾,但不是也都撇清了吗,大家还是和和气气的,这次羽晨我还要靠你爸帮我吆喝几声了啊”赵得胜父子俩随着赵羽晨走到客厅里坐下来后,赵德胜张口说道。

    就你这样的人,我爸会把票投你,做梦去吧,不过赵羽晨没有去拆穿他,打人不打脸,该留的面子还是帮赵德胜留下的,只是以后的事情就不知道了,这里说的在天花乱坠也没用啊。

    “这是几条大红鹰,羽晨你帮你爸收着,到时候他帮我跑的时候也要分发不是,不能亏了他”赵德胜从袋里拿出了五条红色外壳的大红鹰放到了桌上说道。

    财大气粗就是不一样啊,二十一包的大红鹰,一下子就拿出五条来,最主要的是拿出五条之后,袋子里看上去没有多少下降的趋势,看来赵德胜下了血本了啊。

    只是父亲不在,这种大事情,他可不能帮他做主,而且这是光明正大贿赂,虽然说农村里面比较管的没那么严,但是偏偏是农村有些事根本藏不住揶不住,哪天捅出了都不知道,这些年国家可是对这些管的比较严的,没人举报还好,一有人举报保证来查。

    “呵呵,赵志书,这些等我爸回来在说吧,现在他不在家,我收了要被他说的,你也不能害我挨骂不是”赵羽晨指着桌上的几条香烟笑着说道,语气极为诚恳。

    你爸还会骂你,不把你捧到天上去才怪,哪次说起你不是笑眯眯的,赵德胜听到赵羽晨说的话差点吐血,不过却没办法说什么,他明白现在赵羽晨和他笑嘻嘻的说着,真惹恼他,还是自己倒霉,得,还是自己到时候跑一趟,或者碰到赵卫国的时候在说吧,反正时间也还够着。

    “晨哥,上次的事情对不起了,呵呵,你大人大量,不要和我们计较啊”赵大勇在赵德胜的目光示意下,不情愿的说道,在他看来赵羽晨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有个小刀混的好一些吗,真让他把认识的人都叫齐了,不一定会比他人少。

    “早忘掉了”赵羽晨听到赵大勇说的呵呵一笑,真的早忘了,一件小事情而已,只要他们不压在心底就行了。

    不过想来他们现在也不敢有什么暗动作了,就像当初的二狗,大傻他们一样,几次深刻的教训过后,在也兴不起报复之心现在看到反而都是客客气气的,不过人心不可测,谁知道到时候又会做些什么事情呢。

    因为赵卫国不在家,赵德胜和赵羽晨之间存在着代沟,倒是没有多少话题好聊,干坐着坐了十多分钟后,拎着袋子就先告辞离去了。

    总算可以去上上网了,等到赵德胜父子两走掉,赵羽晨心里想着,走回了自己的屋子里,打开了笔记本准备和小玉他们聊聊,看看他们的现状怎么样,也不知道那个范建声有没怎么对他们。

    “砰,砰,砰”电脑打开,都还没打开聊天软件,大门又有人用力的在敲了,随后赵羽晨听到开门的声音,听声音是来人自己走了进来。

    这还让不让人消停了,赵羽晨有些怀疑今天父母是故意在那边山里窝着的,不然的话,这也太巧了吧,平日里没什么人来人往的,今天晚上倒好,都第三波了,还不知道来的是谁呢。

    推开房门,走到了客厅。

    “我就说吗,这家伙准在家里,老村长,我没说错吧”看到赵羽晨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赵仁贵对着老村长赵老根说道。

    站在客厅里的是老村长和赵仁贵两人,两人的脸上都露着笑容,不知道是什么好事,要这么深更半夜的跑来找他。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