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惊人提议

第一百二十五章 惊人提议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二十五章惊人提议

    “羽晨来,过来坐这里”看到赵羽晨从屋子里出来后。老村长反客为主的说着,把赵羽晨叫道了两人的中间,和赵仁贵一起用着那殷切的目光看着他。

    看到两人的表情,赵羽晨吓一大跳,那些闺房怨妇看到自己家的男人回来也不过就是这种眼神吧,但是两个男人,其中一个还是老的不能在老的老男人也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就让他有些害怕了,赶忙开口说道:“仁贵叔,赵爷爷,你们找我什么事情赶快说吧,别这样看着我了,我都快昏过去了”

    呵呵,呵呵

    赵仁贵和老村长没有说话,看了看赵羽晨后两人对视了一眼,笑了起来,笑的有些莫名其妙,有些让赵羽晨摸不着头脑。

    “羽晨,你也知道在有个把月就是全村选举的时候了吧”还好,就在赵羽晨受不了的时候,赵仁贵开口说道。

    前任的前任。他也是当过村支书的,只是很遗憾,后来在两拨人的共同搞鬼下,没能续任,最后气的连原本有个委员的头衔都给扔那里,当起了平民百姓来了,这次,听他的语气,看来很有卷土重来的可能啊。

    “嗯,我知道啊,怎么了”赵羽晨说道,看着两人。

    难道这两人也还想在上去?赵仁贵还有些可能,老村长是不太可能的,这么大的年纪了,他不可能还有什么精力操劳。

    听着赵仁贵的询问,赵羽晨暗暗的想着,打量了两人一番。

    “臭小子,这么看我干什么”老村长看到赵羽晨扫来的目光不由笑着骂了一声,这家伙。

    晚上他和赵仁贵来这里前,已经在白天的时候和赵卫国他们商议了一番,因为赵卫国不好说话,最后决定由他们来说,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出,而且为了避开赵德胜还有另外两拨现在在村里活跃的很的家伙,他们还特意晚了些时间才过来。

    “羽晨,我记得你还是大一的时候就已经入党了吧”赵仁贵开口说道,当时好像还是自己开介绍信的。借着便利,倒也没什么人反对。

    “嗯,是大一第二个学期回来的时候入的党,还是赵叔你帮我填那些入党申请书什么的呢”赵羽晨点头说道,朝中有人好办事,村里也是一样,不然哪有那么容易就能入党。

    听到确切的信息后,赵仁贵和老村长共同嘘出一口长气,像是解决了一个难题一般。

    原来赵仁贵自己都不太清楚赵羽晨有没入党了,当年他帮着的有好几个人,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情,所以没怎么去记,以至于现在要用到这个身份的时候,都不太记得清了。

    看着说话有一截没一截的赵仁贵和一直笑呵呵的老村长,赵羽晨奇怪万分,这到底是要说什么事情啊,刚才还在提个把月之后的选举,一下子又提到了自己的有没入党,转换的也太快了吧。

    “是这样的,羽晨,现在不是马上要选举了吗。你是大学生,又是党员,在村子里,有很多人都知道你,在加上我们到时候的支持,我和老村长还有另外的几个人想了想,觉得你不去争取村支书太可惜了,所以今天过来问问你的意思”赵仁贵总算把来的目的给说了出来。

    让我参加村支书的选举,有没搞错,赵羽晨听到了赵仁贵的话后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我像当村支书的人吗?吃饱撑的没事干啊,又没什么大好处。

    如果是一些靠近县城的村子,赵羽晨还能考虑考虑,但是向阳村摇了摇头,还是免了吧,不提向阳村的人际关系实在是复杂,最主要的是整个村子里穷的很,虽说也有几家很富裕了,但是穷的更多,原本赵德胜答应着大家的条件也有很多都没办成,如果现在谁当选的话,肯定是要解决那些问题的,那还不得头都胀死啊。

    “呵呵,赵叔,你没搞错吧,让我当支书,我合适吗,条件都合不上吧,而且我也不想当。不感兴趣”赵羽晨看着赵仁贵说道,当官对于赵羽晨来说没什么意思,现在最主要的是借着空间,等造好仓库之后,到时候水果回收上来,一起拉出去赚大票子才是头等重要事情。

    “什么条件不条件的,羽晨,现在不是都说大学生当村官吗,你看,你现在是大学生吧,虽然毕业了几年,在外面也工作了几年,但那不是更加工作经验丰富吗,二你还是党员,才十**岁就入的党说明你的积极性了,三在村子里,你的威望现在呵呵也算是高的了吧,别的不说,那些买你苗子的百八十个人是绝对支持你的,最主要的是,赵德胜他们还怕你,这才是主要原因呢”赵仁贵哈哈说道,把让赵羽晨当村支书的几个优点说了出来。

    我看你把我加上去当炮灰才是真。赵羽晨听着赵仁贵的满嘴胡言,心里说道。

    “羽晨,仁贵说的没错,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如果你担心没什么经验,没关系,我这把老骨头别的没有,经验还是有些的,到时候我多和你说说就成了,好好的一个村子,让别人弄的乌烟瘴气的我心疼啊。我相信你当上之后不会和他们一样的”老村长也开口说道,高度支持赵仁贵的提议。

    “羽晨,听到了吧,老村长也这样说呢,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而且更主要的是,今天在山那边,你爸爷爷他们也都是这样的一个想法,年轻人,总要闯一番的,总不能和我们一样成天待在田地里吧,这次的机会这么好,不抓住实在是可惜了”赵仁贵继续劝说着。

    我爸爷爷他们也同意?赵羽晨听到赵仁贵的话不由的怀疑着,爷爷外公他们怎么可能同意呢?

    “我爸,爷爷外公他们真的也这么想?”赵羽晨看着赵仁贵问道。

    “我想想看啊”听到赵羽晨的发问,赵仁贵想着下午在山上说的话“你外公和外婆好像没有开口,不过你爷爷他们是确实同意了我的提议的”

    这还差不多,赵羽晨听到了赵仁贵的解释后笑了笑。

    当,还是不当?不当恐怕也是由不得自己了,已经纯粹是赶鸭子上架的地步了。

    赵羽晨陷入了犹豫着。

    也罢,当就当吧,他们都已经商量好了,搏一下看看,当个村支书好像也挺不错的,反正那些水果苗子什么的还有一大堆,到时候让大家都来领些回去种种,大家一起奔上小康生活吧,赵羽晨想起苗圃里的那些苗子后心里决定了下来,当了村支书后,有些事情能够更好的去处理了。

    其实仔细想想,当村支书好像也没什么啊,挺好的吧,在村子里都没人敢说啥么的说风就是风,说雨就是雨。

    “这样吧,羽晨,晚上你好好的想想,我和老村长明天早上在过来听你的意见。一旦你同意之后,咱们可就要好好商议下了”赵仁贵看到赵羽晨半天没说话,以为是他还不同意,开口说道。

    “没事,赵叔,我想好了,竟然你们都这么希望我参选,怎么也不能让大家失望不是,这个村支书选举我参加,希望到时候别跌的太难看了,呵呵”赵羽晨发声说道,声音里透出了一股勇往无前的气势。

    既然决定下来了,其他的事情就都好说了。

    通过和赵仁贵他们的交谈之后,赵羽晨了解到赵仁贵原本打算是自己去参选的,不过想想前面两任留下的一屁股的欠债事情后,决定退而其次,去参选村主任的位置去了,最少压力轻些不是。

    其他的几个副支部书记,副主任什么的人选,他们也早已经都确定好了,就差一个村支书的人选,大家左右选选都没人好选,最后在一帮子人商量的时候,不知道谁提出了赵卫国,说让他当村支书正好。

    正是因为有人提出了赵卫国,赵仁贵和赵卫国他们商量之后,才有了提议赵羽晨的举动。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早就知道这个位置不太好,但是没想到这么复杂,复杂到一大帮子十几个人,没人愿意去参加村支书的位置,让赵羽晨有些心惶惶。

    不过也正因为事情的复杂,才能容易做出成绩不是,赵羽晨是大学生,想来应该比他们多些眼识,能想些好的项目什么的,带着大家一起赚些钱吧,这就是听赵仁贵最后说推举赵羽晨之后,大家的反应。

    却没人想到黄口小儿办事情不一定就稳当,要是到时候没弄出些成绩,大家一起丢脸了怎么办?这个后果没人去想过,谁开始的时候都是信心满满的。

    当天晚上,赵仁贵和老村长一起和赵羽晨说了些当村支书之后要注意的事情,一直交谈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时间到了十点多钟才结束,好像赵羽晨当上村支书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喂,羽晨,你在哪里”第二天早上,赵羽晨走到了公路边上的秃子开的早点店里吃着油条喝着豆浆的时候,袋子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打来电话的是齐满江,不知道这么一大早有什么事情。

    “我在吃早饭呢,老齐什么事啊?”赵羽晨边喝了口豆浆,边对着电话说道。

    虽然上次秃子做了件人神共愤的事情,但是都是一个村子的,在加上后来秃子也上门赔了好几次不是,所以赵羽晨一家子也没和他们多大见识,不过关系肯定是没以前好了的,就像现在吃早饭,也只是偶尔才为之了。

    “我跟你说啊,大概在过十来分钟,我们就到你地里了,你赶紧过来,看一下要怎么弄,哦,对了,我还带来一大袋的肉呢,专门给你喂狗的”齐满江的声音很响,响的从手机里窜出来后,还能传荡开来。

    听到齐满江说狗,赵羽晨忙点头对着电话应了声之后,就把电话给挂断,随后三两口的吃进油条,喝好豆浆,扔了两块钱放到桌子上后,赶忙骑着破摩托车往自己的苗圃里开过去。

    两只藏獒给自己扔到空间里面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听到齐满江说要来之后,赵羽晨就知道这家伙来的主要事情就是看狗,一个小小的建筑工程还没到他要亲身去指挥的地步。

    刚进苗圃,三只在苗圃里待了一夜的憨憨豆豆它们马上围拢了上来,用整个身躯靠在赵羽晨的腿上磨蹭,显示着它们的热情。

    还好它们经常给赵羽晨赶到苗圃里的大水塘洗澡,不然的话赵羽晨可不敢让它们蹭,满身的跳蚤谁能受的了。

    现在不是玩闹的时候,临个敲了下三只狗的脑袋之后,赵羽晨进入了空间。

    两只藏獒很老实,老实的趴在地上动也不动,看到赵羽晨突然出现之后,马上站了起来,另人奇怪的摇着尾巴,吐着舌头迎了上来。

    没有时间多想怎么回事情,赵羽晨解开了链条之后,马上带着它们离开了空间,出现在了苗圃的院子里,把它们拴在了昨天下午敲下去的铁柱子上。

    刚弄好这一切,苗圃外面就想起了喇叭的声音,赵羽晨拉开了苗圃的大门。

    带头的是一辆崭新的雷克萨斯,后面跟着两辆工程运输车,车上坐着差不多几十个工人吧,看到到地头之后,纷纷从车上跳了下来。

    “羽晨,人手我给你拉来了,图纸反正他们也有,该注意的你和小邵交代就行,其他的事情他都会吩咐下去的”齐满江从雷克萨斯里钻出来后看到站在大门前的赵羽晨对着他说道。

    小绍叫绍一键,昨晚赵羽晨吃饭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的名字了,其人不但是齐满江的司机,还同时负责着一些重要的工程监护,属于齐满江的心腹一类的人吧。

    原本齐满江昨天只是叫他安排下看看,哪个施工队能腾出时间来,但偏偏就是这么巧,昨天晚上打电话问,就问出了一个施工队刚刚干完手中的活,这不汇报给了齐满江之后,一大早就带着大部队过来了。

    齐满江没在门口多待,而是和赵羽晨说过两句话之后,就拿着绍一键手里提着的袋子走进了院子,袋子有些沉,里面的东西沉坠坠的,看起来颇有份量。

    走进院子还没三步,齐满江就停了下来,不是他想停啊,只是任谁面对着三只庞然大犬怕是都不敢挪动着脚步,继续往里走吧,特别是这三只庞大然犬还不时的露出锋牙来着,看着都吓人,而自己的两只爱犬竟然是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只是用两只大眼看着自己。

    齐满江把手上拎着的袋子放到了地上,解开袋子后,从袋子里拿出了三刀血红的瘦肉,扔到了憨憨豆豆它们的面前,看着它们的反应。

    只是想法很好,借着新鲜牛肉和三只狗套套近乎,但是结果很残忍,三块新鲜牛肉掉在地上后,却没有一只狗过去动动,依旧站在那里看着他。

    这他**的还是狗吗,齐满江心里骂着,自己家的两只藏獒看到这么新鲜的牛肉怕是早已扑上去了吧,这三只看上去不是什么好品种的家伙却是看都不看,也太打击人了吧。

    “羽晨,羽晨”齐满江大声的叫道。

    赵羽晨正在外面和绍一键就图纸上一些问题讨论着呢,图纸就铺在雷克萨斯光滑的前盖上,听到里面老齐的喊叫之后,赵羽晨对绍一键说了声抱歉后走进了院子里。

    “老齐,什么事情啊,叫的这么大声”赵羽晨边走边说道,也不知道齐满江大声咋呼为了什么事情。

    “能不能把这三只狗给叫开啊,站在那里我动都不敢动了,还有我说你这几只狗也太那个了吧,我新鲜的买来的牛肉呢,扔过去竟来连动也不动一下,是不是你平日里没有肉给它们吃,专吃素的啊?”齐满江指着三只狗说道。

    晕死,搞了半天,竟然是因为想去看狗路被拦住了,赵羽晨听到齐满江的话后,无奈摇头,用的着这么怕吗,这狗又不会吃人。

    不过不吃新鲜牛肉,不可能啊,自己上次还扔了一刀子的瘦肉给它们,它们瓜分了呢。

    走了过去,拿起地上的新鲜牛肉,晃了晃之后,小黑帅先跑了过来,一口就叨走了,其后两刀憨憨和豆豆一狗一刀,没有丝毫停顿,叨走后就跑到角落里坐在那里啃食了起来,刚好一夜没吃,有些饿了呢。

    齐满江早已看呆了,张大的嘴巴足以塞下两个鸡蛋,这也太扯了吧,同样的肉啊,只不过不是同一个人经手而已,既然就这么的不客气了,齐满江已经看到第一个跑过来全身黑毛的狗差不多吃下半块肉了。

    赵羽晨伸手在半天不动弹的齐满江面前晃晃,大声的叫道:“老齐,天亮了”

    “羽晨,我都不知道咋说了,你这养的是狗吧?”齐满江怀疑的看着赵羽晨又看看狗,摇摇头,倍受打击的拎着袋子走到了自己放在这里的两只藏獒身边,从袋子里又拿出两块肉。

    很奇怪,两只藏獒竟然没对他摇头晃尾的,只是老老实实的看了眼牛肉后,吃了起来。

    而一旁的赵羽晨走过来之后,原本正吃着两块牛肉的藏獒纷纷放下嘴里的食物靠到了他的身边,伸出前爪一副想要和赵羽晨亲热却又不敢的动作,让齐满江更是遭受打击,自己天天买肉给它们吃,也不过就是摸摸脑袋而已吧,什么时候和它们能玩耍了,这边倒好,待了一夜,都自己跑过去想要和赵羽晨玩耍了,哎,人比人,气死人。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