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老人的盼想

第一百二十六章 老人的盼想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二十六章老人的盼想

    带着队伍走到已经空置出来的地里。赵羽晨和赵一键商讨着大致的位置,地很宽,建造两间仓库绰绰有余,要注意的只是仓库的坐落问题,以及位置。

    齐满江看了看两只藏獒之后也跟着走到了两人的身边,脸上堆着笑容,笑嘻嘻的走到赵羽晨的身边,从袋子里掏出一包小熊猫递给了赵羽晨”羽晨,你这是怎么养的阿,才过一夜呢,怎么就弄在好像和你很熟了一般?“

    并不是他好奇心十分强,而是这确实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如果是普通的家狗什么的还说的过去,但是那是藏獒阿,最不会和陌生人亲近的狗阿!

    赵羽晨笑笑,没有说出来,不是不说,而是根本就没法子说,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呢,而空间在秘密则太过惊骇,到现在为止。知道的也不过就是父母两人,在无其他。

    齐满江拍拍额头,笑着说道“瞧我,咳咳,我明白,这是你看家本领,怎么能说出来”

    如果没点本事,怎么能养的出那样聪明的三只狗,肯定是有压箱底的本领,是压箱底在本事则怎么可能随便透露出来给别人知道,就算自己也不可能吧,更何况今天也才不过第二次见面而已。

    这次算了,等以后熟了一定要弄明白。

    仓库长十五米,宽三米,并排两个,这样在仓库已经是很大了,不过对于赵羽晨来说是刚刚好,为了以后的发展,现在都还有些小了呢,只是在农村,这样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反正和齐满江也熟,实在不行,等以后在造两个吧。

    确定好了仓库位置之后,施工队就进入地方准备开始开工了,调来了挖掘机什么的开始挖掘松动的泥土,到时候直接覆盖上水泥地。这些都是专业性的活,赵羽晨也插不上手,和邵一键说了几下后,就开车赶往了塔山,至于齐满江早一个小时前就已经离去了。

    到了塔山后,赵羽晨才发现不但父母大伯他们聚在刚住人的木屋外边,昨晚去过家里把自己霸王硬上弓般扯上的赵仁贵仁贵大叔以及老村长也在,而且赵成功也在那里,几个人正齐聚一堂,围着桌子不知道在探讨着什么。

    小丫头赵玉华第一个看到赵羽晨从下面走了上来,马上挣脱了父亲的怀抱,跳了下去,往赵羽晨的方向跑了过去,张开双手,说不出在腻人。

    “哥哥,你怎么才来阿,我都在这边待半天了”被赵羽晨抱在怀里在小丫头两手搂着赵羽晨在脖子,嘴上娇声说道。

    “呵呵,哥哥还有事情要忙的阿,哪里像你这么舒服,不上学了就可以没事情做了”赵羽晨边往聚堆的人群走过去。边对着没多少重量的小丫头说道。

    赵玉华今年刚满十三岁,穿着件红色及膝羽绒服,脚上穿双白色球鞋,扎着马尾辫,显得活泼无比,整个人长的亭亭玉立,现在就已经能看的出来是个小美人胚了。

    “谁说的阿,我昨晚做作业做到十一点钟呢,不过我不是懒虫,所以今天早上老早就起床了”小丫头不服气的说道,把脑袋往后仰,看着赵羽晨,一副你是大懒虫的味道。

    赵羽晨看到小丫头怀疑自己在眼光不由得有些赫然,这丫头,竟然敢怀疑自己刚刚起床。

    “羽晨来了阿?刚好,我们正打算打你电话叫你过来的呢”赵仁贵看到赵羽晨抱着小丫头走过来后说道。

    坐下来后,赵羽晨才知道他们在讨论的就是四月份选举的事情。

    已知的现在在队伍有五只,不包括他们这一只。

    今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突然有这么多只竞选队伍冒出来。

    除了赵得胜一支队伍,前任村支书赵长明一支队伍,柴川赵翠莲他们半支队伍外,已经在县城安家在宝来宝路队伍外,还有一支队伍异军突起,据说是现民兵队长赵大军带头在,只是令人奇怪的是赵大军和赵得胜他们在关系不要太好,怎么会突然拆伙呢?实在是有些另赵仁贵他们不解。

    不过不解归不解,咱们自己还是要上不是,现在赵仁贵磨合的这一支队伍也可谓是实力极为强盛。

    老村长一人在村子里的老人中就有很强的人脉了,而赵仁贵虽说是隔了两任的支书。但他当选的那一年好歹通过努力,让县市公路从村口过了不是,也算是办了件实事,所有在村子里也还是有一定的号召力的。

    赵卫国为了让儿子当选村支书,自己决定不参加这次选举的任何一个职位,省的遭人闲话。

    他和大哥赵卫军经过将近二十来年的磨合在村子里,现在也是有着极好的人脉,几乎没有和村民们闹过红脸,如果这段时间一起随着大家去跑的话,相信也是能拉到一些票票的。

    “成功,怎么你也会跑到这来的?”赵羽晨抱着小丫头坐下来后,问着坐一边的赵成功,也不知道这家伙大病一场后,为什么现在都胖不起来了。

    “呵呵,我打算跟着仁贵叔的方向走,指哪打哪,到时候还要你这个支书多帮衬啊!”赵成功笑着说道,他和在场的人关系也还说的过去。

    “都还是水中月镜中花,没影的事情呢,哎,对了,赵德胜他们没找你吗?昨天可是好多人开始跑关系了”赵羽晨问道,按说应该不可能吧。现在这家伙怎么也是个村办事员啊。

    “没啊,谁会找我这个小人物啊,也只有你们看的起我”赵成功有些黯然的说道,自己原本就是村委会的边缘人物,不过是父亲花钱才进的村委会,这次的选举更是被赵德胜他们给排斥在外面,哪还不抓住机会啊,特别是听赵仁贵说赵羽晨也要和他们一起参加选举后,二话不说,放下手中的活就跟着跑来了。

    现在更是信心十足了,这么强的队伍。自己到时候也能跟着水涨风高不是,谁愿意天天顶着办事员的职位东奔西跑的,谁不想往上挪挪,如果赵德胜他们拉着他的话,他也不会急巴巴的跑来了,不过现在看来,还真要感谢赵德胜他们没拉着自己,不然岂不是玩完。

    “得了,你也别怨妇一样了,等下回去多跑跑,到时候说不定就能呵呵枝头上站站了,哦,对了,先别把赵羽晨的事情说出去,眼下就我们这几个人就行了”赵仁贵笑着对赵成功说道,同时嘱咐着,赵羽晨的事情是到时候作为杀手锏使出来的,这是一种策略。

    “羽晨,以后,我们可就要全靠你了,到时候好好的为乡亲们办些实事,大家都会感激你的,千万不要学习赵德胜啊”老村长语重心长的说道。

    怎么大家看起来都是一个结果的呢,难道村支书的职位这么好当的上的吗?赵羽晨有些奇怪,往年可是从电话里听着母亲絮絮叨叨的说着选举的事情的呢,像上次的选举,在原小学的地方还发生了大面积的肢体冲突呢。

    不过仔细一想也就明白了,这次的选举别的不说,最少到时候没有几个人敢动手动脚的找事的,上次在村口的事情大家可都是耳熟的紧的,而其他的则就靠人脉了。

    大家商议了一上午,吃过午饭后,就纷纷散去了,赵羽晨没有事情做,继续留在这边,陪着爷爷奶奶他们聊着天。

    “外公,这边住的还好吧”赵羽晨坐在几个老人的边上。小丫头赵玉华腻人的又趴到了他的怀里,没有和父亲一起回去。

    “不错,没有那边吵闹,而且空气也好,早上还能爬爬山”宋汪庭点点头说道,看着英气飞扬的外孙,脑子里却是思绪万千。

    赵羽晨的太公是当年青阳县有名的大地主,家里田地千倾,俚户无数,在县城里可以说是跺跺脚县城都要抖上三抖的人物,虽说也支援过**,但是在年近花甲的时候还是遭到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整风运动中,无数曾经帮过的乡亲反倒是带头的人,让其愤怒的喷血三口,最后毅然舍弃家财,带着妻儿隐居到了百岭山的深处。

    在其去世之前,更是留下了一句“凡我宋家子弟,平凡过日子,不得入仕途”的语句,因为官场实在是黑暗无情,他已经亲身经历了整个家族从崛起到变得一无所有的事情,可以说寒心的很,不想在让后代踏入这个大染缸里。

    这也是为什么宋**去当兵,赵羽晨外公他们会不让其回家的原因,不过出来后,看到了现实社会和以前相比确实变化了许多,怨念也就慢慢的消退了,他们也都明白了,那个时候的事情不是针对他们一家人,特别是宋长虹从外地过来,也到百岭山过着隐居般的生活,有时闲了也会说些他们不了解的事情,慢慢的也知道了当年的一些事情,只是可惜的是羽晨太公去世的早。

    但是他们的内心底还是不愿意赵羽晨踏足官场的,因为老爹的话语还在那里,可是却又禁不住别人的劝说,最后索性来了个不摇头也不点头的结果。

    是啊不点头又能怎么样,真让外孙也学他父亲一样,每天早出晚归的在农田里忙活,让人看不起吗?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试试看。

    “羽晨啊,外公先和你说,如果到时候真的当选村支书了,做事情前一定要多看,多想,多问,然后才下决定,不要心急起来就去弄,那样的话,很容易弄巧成拙,好事成坏事的”既然想开了,宋汪庭也稍稍的指点了几句,虽然没当过官,但是道听途说,经验还是有些的。

    “嗯,外公我知道,呵呵,都是些没影子的事情呢,在说了现在的村支书也不是什么大干部,大一点的决定都轮不到做主的,谁知道到时候成什么样啊”赵羽晨笑呵呵的说道。

    如果不是为了到时候空间里的那些,我用得着奔波这条路吗?不过眼下答应别人了却是不能在推辞了,说不得只好干上一届。

    “哥哥,你真的要当官了吗?比中队长还要大吗?”小丫头扬起脑袋看着赵羽晨问道。

    “哈哈,比中队长大多了呢”赵喜才笑呵呵的帮赵羽晨答道。

    小丫头顿时看着赵羽晨,脸上说不出的羡慕,她的同桌是个中队长,成天就有很多人围着她转,如今听到赵羽晨当比中队长还要大的官,心里顿时帮哥哥欢喜的紧。

    这边赵羽晨他们在塔山上闲聊着,那边村子里早已炸开了锅。

    一大清早的,赵德胜他们几波队伍就各自展开攻关手段,家长里短的拉着各自熟悉的不熟悉的聊着,许下种种承诺,为求得几张选票。

    “大通叔,呵呵,我知道这两年没做上啥事,但是这也是条件所致啊,没有资金也不能帮大家干些事情,像答应你们的自来水啦,老年活动中心什么的也一直还没个着落,不过我也不是帮大家争取了老年补贴金吗,呵呵,虽然不多,也是花了一番心血的,只要这次你们在支持我,我有信心在这届内办好这些事情了”赵德胜站在村委会大门口,对着正晒着太阳的老人说道,挨个发发过香烟。

    “嗯,明白,明白,得胜啊,你放心吧,到时候我们心里有数的,知道怎么做的”被赵德胜称作大通叔的老人是个秃顶老头,长的瘦瘦的,个子也不高。

    “行,那你们继续坐,我到别处在看看去”赵德胜听到话后笑着踱步离去,往村子中心走了过去。

    一会后,宝来宝路兄弟俩西装革履的从村子里走了出来,和他们走在一起的是一个贵妇人,穿着时尚,带着条金颤颤的项链,如果是在外面碰到的话,没人会认为是个农家妇人的。

    “大通叔啊,在这里晒太阳呢,快尝尝这个是宝来他们兄弟俩整出来的玩意,我吃着挺好吃的,天天吃呢,你们也吃吃看”中年妇人从随身带着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五六袋的食品,一人分发了一袋过去,嘴上说着话。

    她正是当年能骂人骂半天,唾沫满天飞的那个悍妇,但是和以前相比,现在在村子里的人见到都是连称认不出来了,现在一眼看过去就是个有福气的人了,当人这不排除村里有些人看到他们日子过的好说两句奉承话了。

    “大通叔啊,这次我儿子宝路也回来想参加竞选,等到时候选上了,肯定能帮着大家一起致富的,他们兄弟俩现在都有好几百万的资产了,纯粹就是想帮着大家一起赚钱,做些事情来的,到时候你们这些老爷子们可一定要支持他啊”悍妇分完袋装食品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只要帮了,你们到时候也就天天有的吃了,不支持,人家反正这么多钱,还是回到县城里去好了,话已经很明了。

    “嗯,一定,一定,到时候一定会支持的”几个老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如果不是你们看上我们的那几张选票,会这么客气的说话吗,活了这些年数的老人心里的蹭亮蹭亮的,不过这么有钱了还回来做村官说不定是真想办些事情的呢,到时候可以考虑考虑。

    “那就拜托大家了啊,我在带着两小孩到别家去走走”悍妇笑容满面的说道,领着俩大人往新村的方向走了过去,身后不远处停着亮崭新崭新的轿车,在阳光底下发着刺眼的光芒,炫耀着自己。

    一个早上的时间,坐在村子口的赵大通,赵铁石几个老人抽烟都抽的有些头晕,地上到处都是烟头,不是他们不想停下来而是来来往往的,好像都是为了马上快到来的竞选在忙活的,看到几个老人后,马上停下脚步,分上烟说上几句好话,然后才有重新动身。

    “老头,你说今年呵呵谁最有可能啊”赵铁石是个打铁师傅,在几个老人里面,他的身体尤为壮硕,结实,刚刚目送着柴川和赵翠莲走掉后,伸手碰了碰赵大通,笑呵呵的问道。

    “谁知道呢,管他呢,反正这段时间,谁看到咱们这些老不死的都是笑呵呵的,难得啊,要是每年来一次就好了,这些家伙就不会在用到了就和我们套近乎,用不到就甩一边,不想搭理了”赵大通喝了口自带的大玻璃杯茶水,咬了咬进嘴的茶叶梗子一口吐到地上后说道。

    也是,往常可是很少有人对着他们这些拿老年补贴金的家伙这么热情相向的,唯有紧要关头了才会带着笑脸。

    村里的人都已经习惯了,每年的这个时候听着奉承的好话,是的也只是好话而已,大不了在蹭点他们想要当官的好烟,喝两口小酒,蹭点好处,其他的也没什么了。

    以前还有人送上礼物贿选什么的,但是被隔壁村子被狠狠的整治了一番后,大家就都老实了下来,改用别的手段了。

    每一届当选之前,为了拉票都是说的天花乱坠,但是当选之后呵呵,做的事情,已经是让大家都麻木了,现在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就成了,谁攻关的手段强,可能谁就能多拉住一些人吧。

    “哈,他们一大帮子怎么走到一起了,难不成老根子还想在拼一把”吃过中饭后,几个老人闲着无事又聚集到了村委会的大门口,坐在木椅子上唠嗑着,老远就看到老村长赵仁贵他们从皮卡车上下来,车子是赵仁贵开过来的,他那辆摩托车留着让赵羽晨到时候帮他骑回来。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