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邀斗

第一百二十九章 邀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二十九章邀斗

    等一圈逛下来之后。货物也差不多卸完了,赵羽晨接过王明从财务处拿来的二十万现金之后,就开车出了厂子,刚从厂门口拐过开出不到二十米,车子就被一人给拦了下来,他倒是不想停,但是那人站在车前由不得他不停下来。

    拦着车子的正是那个门卫,看到赵羽晨下来的时候,手指了指他说道“兄弟,我知道你和王总他们熟悉,但是你记住千万不要惹恼我们,惹恼我们大不了我们不在厂子里待了,但是你也绝对不会好受,以后想到市里,在进厂里面去也要看有没命进去”

    赵羽晨奇了怪了,这家伙口气也太牛了吧,而且和刚才站在门卫室外面的表情相比,现在倒像是只高傲的好斗的公鸡一样了。

    “我说你脑子没进水吧,呵呵,赶紧让一下,我要离开了”赵羽晨哈哈着说道。就这么个把人,他也不想说什么。

    “我希望你记住我的话,不是开玩笑的”拦在车前的门卫又说了一声之后才让到了一边,看着货车开走才转身回到了门卫室。

    “得子,那家伙答应了没啊”另一个门卫看到他进来后,问道。

    “不知道啊,也不知道青哥说的有没用呢,不过我刚才看到他脸色好像变了变,应该有些害怕了,呵呵,还是青哥厉害啊,想出这样的法子”叫得子的门卫笑着说道。

    “不是废话,青哥可是在道上走的呢,在这厂里只是为了避风头才进来的,你又不是没看到,平日里他们看到老板他们都不叼他们的呢,有青哥帮我们说话,我想老板也敢开了我们的”

    “呵呵也是,青哥那么牛的人就算是王总也要给他面子不可,哎,啥时候我有那么大的面子就好了”一门卫感叹着说道。

    开着东风货车径直朝着王铮亮岳父母居住的社区行去,到了那里也不过才花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这还主要是市里面主要道路不允许大货车的通行,他绕了一大圈才赶到,不然怕是半个小时就能到了。

    到地头的时候,王铮亮的岳父母正准备着午餐,王铮亮推着妻子的轮椅坐在阳光底下。晒着太阳,享受着极为难得的平静时光,以前自己开公司的时候都没有好好陪着家人一家散散步,晒晒太阳,现在倒好,三天两头有时间了,只是这个代价实在是过于沉重了些。

    看到赵羽晨走过来后,王铮亮紧了紧帮着妻子身子的绑带,才迎着赵羽晨走了过去。

    “羽晨,过来了啊,快到屋里坐”对赵羽晨,王铮亮的心里充满着感激,在人生最为黑暗,最为无奈的时候,都是赵羽晨帮了他,现在的他最少已经没有了高利贷的压力了,可以不用在去面对穷凶极恶的贾正龙龙哥他们了。

    “没事,我就在外面坐着好了,王哥你继续忙你的吧‘走过来的时候,赵羽晨看到了,王铮亮正帮着他妻子揉捏着肩膀。场面极其温馨,原本都想先躲在一旁的,没想到却让王铮亮看到了迎了上来。

    “嫂子,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吧,贝贝呢,怎么没在家里”走到坐在轮椅上的吴晓雯身边,赵羽晨问道。

    “好狠多了,贝贝被他爸送到学校里上学去了”吴晓雯笑着点点头。

    看到赵羽晨坚持,王铮亮也不多说什么,赶忙一路小跑着跑回了屋里,搬出了张椅子,随后又跑回去端了一杯茶出来。

    来回跑了两趟,虽然不是很长的距离,但王铮亮的额头生还是渗出了细细的汗珠,擦了下额头,王铮亮开口说道“在过上几分钟就能吃饭了,羽晨要稍稍等一下了啊”

    “呵呵,王哥你这么一说我都要有些不好意思了,显得我就为蹭顿饭才过来似的,我可是推掉了王明他们的邀请特意赶过来和你商量事情来着的啊”赵羽晨听到王铮亮的话后笑着说道。

    “就是,老王说话也不注意下,我都听不下去了”吴晓雯现在其他的身体状况都比较好,能说能笑的,就是不能起来,有好几节脊柱骨粉碎性骨折,按照医生的说法是这辈子都没法站起来了。

    “得得,我说错了还不行吗,呵呵。羽晨,你在电话里和我急巴巴的说着有事情找我现在可以说了吧”王铮亮两手一摊,张嘴无奈的说道,对妻子说不出的溺爱,或许唯有患难才能见真情吧。

    提到正事,赵羽晨就把自己脑子里所想的大致梳理了一下,随后才开口说了出来,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已经在做的事情全都和王铮亮说了一下。

    王铮亮和吴晓雯听到赵羽晨说的话之后不由办傻的愣在那里,半天回过神来,王铮亮望着赵羽晨说道“你说为了,为了将来的水果储存特意建造两个大仓库根本就没必要的啊,到时候和那些水果经销商联系好了,只要我们这边收上来,那边就能直接拉走了,我可不信这水果放那里能几个月都卖不出去的,当时市里火火的卖了一把我想你也都看见了,这年头只要是稀奇的总归是市场庞大的,前几年你完全可以大赚一把的啊,不过呵呵,你参加村支书竞选倒是不错,大大小小也是个村官了,到时候我们可都要叫你赵支书了”

    仓库不建,怎么可能。不建怎么把空间里的那些给拿出来啊,赵羽晨听到王铮亮谈的话不由嘀咕着,王铮亮说的他也明白,只要找个空地,能堆的下就行了,但是自己可不光是想着那一点了,而是空间里庞大的苗木数量,到时候的水果光摘摘可能都要十天半个月去摘了,以后绝对绝对不再加种了,一想起到时候要忙活的半死,赵羽晨心里打定了主意。

    “还不知道能不能当选成功呢。我现在也就是玩玩,对玩玩”听到王铮亮的调凯,赵羽晨哈哈着说道,都还没影的事情,现在说出来也就是给大家添个乐趣。

    和王铮亮大致的探讨了一下方向之后,王铮亮的岳父就出来叫他们吃饭了,进了屋子,他们很客气的一定坚持着和上次一样,让赵羽晨坐在首席的位置才愿意坐下去,不然都不坐下来。

    吃着普普通通,但是都是老人用心作出来的饭菜,赵羽晨只感到心里头一阵暖乎,大多数人还都是好的,帮了他们之后会想方设法的回报回来,也只有偶尔的几个人会恩将仇报,如同白眼狼一般反咬一口。

    吃过饭之后,坐在阳光底下,赵羽晨和王铮亮又聊了一通后才离去,走的时候,王铮亮推着他妻子,以及他的岳父母都走到了社区的大门口送赵羽晨,直到赵羽晨坐上崭新的东风大货车,车子远离了他们的视线之后,才慢慢的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亮子,放心的去帮他吧,家里面有我和你妈呢,没啥好操心的,真要有什么事情,也是很近的事情,个把小时就能赶回家来的”王铮亮的岳父是个精瘦的老头子,长的没有什么福气相,一辈子没读过什么书,但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还是懂的,特别是这个年轻人在他们最为困难走投无路的时候帮了他们这么大的忙。

    “是啊,老公我的身体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也看出来了。现在羽晨很需要人的帮助,你有些经验刚好可以帮的上他的,多帮帮他,让他少走些弯路”吴晓雯用力的扭着脑袋对着丈夫说道,两人的谈话她都听到了,也能揣摩出一些意思出来。

    王铮亮看了看妻子,又看了看岳父母,用力的点了点头,自己早已在赵羽晨同意把水果给自己卖的时候,就曾一跪以谢大恩,那个时候就曾说过一句等赚够钱还上高利贷之后就过去帮赵羽晨做事情的,只是后面发生的事情有些突然,所以才一拖再拖,不过现在妻子的身体看上去也好了许多,除了不能走动,自己也能放下心去帮赵羽晨打拼,帮他创造出一番事业了。

    赵羽晨开着车子回到苗圃的时候,一辆崭新的东风货车当即引来了正巧来苗圃看狗不看人的齐满江的好奇,走过来问他什么时候买的。

    赵羽晨看了看藏獒身边的两大块新鲜的不知道是牛肉还是猪肉的肉块后,不禁感叹着这人的生活还真是没法比,就算是一些城里人也不会舍得拿这么两块新鲜肉来喂狗吧。

    “齐总,你这么忙,怎么也会跑到这里来的啊”没有回答齐满江的好奇心,赵羽晨反倒故作好奇的问道。

    “呵呵,我来看看工程进度,顺便看看两只藏獒”齐满江笑着说道,看着藏獒正啃着自己扔过去的新鲜猪肉,想把手伸过去摸一下,终究还是不敢,因为两只藏獒在吃东西的时候是极其的不喜欢人过去靠近它们的。

    我看是看狗,顺便喵喵工地的吧,赵羽晨也不去拆穿他,反正对自己又没损失,又不用自己掏钱买肉,倒是憨憨豆豆他们能趁机蹭到些新鲜肉吃吃。

    “羽晨,这边没事情了吧,走和我去市里喝酒去,上次和你一起还没试出你酒量呢,今天咱们在去寻处好地方好好喝喝,我打电话叫上小刀”聊了一会后,齐满江装模做样的和赵羽晨一起巡视了下极为简单的工地,对着赵羽晨说道。

    刚好自己等下也要去找小刀,所有听到齐满江的话也没拒绝,做上了他的雷克萨斯一起赶往县里。

    到县里和在会所的小刀汇合的时候,时间尚早,才不到…钟,这个时间喝酒吃完饭有些太不可思议,齐满江就提议着先去钓下鱼,等下在吃晚饭。

    赵羽晨和小刀相互看了一眼,小刀看到赵羽晨没有反对就点头同意了齐满江的提议了,在村子里以及山里的时候,他和赵羽晨可是经常用着自制的丑陋的鱼竿钓石斑鱼什么的,倒是现在年纪大了,很少在去玩弄那些,赵羽晨也是上次在水库里和宋铁柱他们一起钓了的,此刻反正也是没事情做,当然就不会提出反对了。

    齐满江带他们去的是一个僻静的小村子,离县城没有多少路,刚好在县城西郊的凤山后面,一条弯弯的如同月牙儿般的溪流静静流淌着,刚好从村子前面绕着凤山而过,靠村子的一侧整出了一块平整的地方,搭了几顶大顶的遮阳伞,下面放着张石桌子石椅子,在往外不到五步路就是水潭了。

    在赵羽晨的映像中,这个村子应该叫水家庄,因为有半个村子都靠着水而建。水潭的水是活的,从上面留下来,刚好从村子口绕过,沿着凤山流向浍河,在通过浍河连着市里的那条溪流,随后流向哪里,就众说纷纭了,有的说流向哪条地下河,有的说流向几百里外的海里,更有甚者说出骇人话语,说绕着群山一圈之后,又回到了上游,重新流了下来,当然这种话语是最不能信的,但是却一直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因为在往下这条河流路过的地方到处都是山,很不好追踪,县里有人几次想探寻流向的最终地点,但都无疾而终,他了解的也就这么多了。

    不知道从几何开始,人们开始享受起生活来,周末的时候,成群结队的寻找着消闲的地方,水家庄就是这个时候被挖掘出来的。

    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的原因,还是什么原因,原本有十多米宽的溪流,现在只有五六米的宽度了,不过在这五六米的宽度里,最深的地方足足还有三米多深,岸边醒目的插着一块警示牌。

    这是一块比较宽广的开阔地,三三两两的人坐在岸边,不时的提着鱼竿甩起来,间或也能见到有人钓上来比较大的露出白花花肚皮的鲫鱼,引来一阵边上的欢呼声。

    齐满江把车子停下来之后,就推开车门,朝着一幢村口的洋房走了过去,不一会之后,拿着三根鱼竿,手上提了一个水桶走了过来。

    在他的边上,跟着一个中年男子,满脸堆笑,帮着拎了三把椅子一起走了过来,走到赵羽晨和小刀的边上后,刚想从袋子里掏出香烟分发出来,齐满江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去,他只好讪讪的笑笑,调转方向,往屋子里走了过去。

    赵羽晨和小刀一人拿了根杆子,朝着岸边走了过去,不过因为来的比较晚了,所有也没有什么好位置,最后三人找了个人少些的位置坐了下去。

    这里刚好是一个拐口,溪水在这里旋绕而过,很少有人在这种地方钓鱼,因为这里钓鱼的难度要增加许多。

    三人来这里主要是为了消磨时间,等着吃晚饭,倒也没有要求太多,拿着凳子就坐了下去,准备穿鱼饵,钓鱼了。

    还没等穿好鱼饵,边上隔着不到十米远的一个极好的钓鱼点上站起了两人,往这边看了看后,突然走了过来。

    “哈哈,齐总,你怎么也跑这钓鱼来了,啧啧,还找了个死点,这里能钓到什么鱼啊,要不要我跟你换换啊,我那边可是好位置啊”走过来的两人中,一个大概五十来岁年龄的人开口说道,一说出的话,差点把齐满江给噎死。

    “不用了,我到这纯粹就是耗时间来了,等会就走了,哪像你耿总啊,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带着小蜜到处潇洒啊”齐满江立马回话过去。

    听到齐满江的话后,赵羽晨朝着两人走来的方向看了看,果然在那边还坐着一个长发披肩,长相喜人的女子,此刻正张着脑袋往这边看过来。

    “呵呵,哪里哪里,彼此彼此吧,怎么样,咱们要不要来比试下,看谁等下钓的鱼多,输的晚上请客”耿尚楼望着齐满江说道,两人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在加上同行是冤家,更是水火不容,每次见面后总要彼此讽刺几句,不然心里都会不痛快。

    请客可不是普通的那种请法,就在场的这几个人一起吃顿饭而已,而是到时候随机选择一间酒店,过去之后要请所有在酒店里正吃着饭的众人,也算是一种有些变态的玩法吧,好在两人都是有钱人,也不在乎这一点,在乎的只是个面子。

    这几年来,两人倒是斗的有输有赢,斗的有些不亦乐乎,因为小城不大,倒让一些知道他们矛盾的人每次看到他们两辆车子开在一起后,就会在后面跟着他们,以前后脚的功夫进入同一家酒店蹭一顿饭吃吃,成为青阳县这个小县城的一大消遣幸事。

    这是这一次,明显吃亏,要丢面子的事情,齐满江可没有傻到那个地步,两人的地方一看就能看出来了,耿尚楼那边的位置极好,是每一个钓鱼老手都极为喜欢的好位置,但自己这边,如果不是实在没地方了,绝对不会有人找这种地方钓鱼的。

    “怎么,怕了,还以为齐总你呵呵”耿尚楼看到齐满江没有应话后,话里藏话的说道,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能让人不上不下犹豫的滋味了,耿尚楼的脸上露着笑容,鄙视的看了看齐满江和赵羽晨小刀他们,却全然没有想到自己占了多大的便宜。

    欺人太甚,齐满江听到了耿尚楼的话不由的脸色变了变,张嘴应承了下来,赌输了都没事,只不过花掉几个小钱而已。但是被传出去不敢应战,面子可就往大了丢了去。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