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三十章 神奇的鱼饵料

第一百三十章 神奇的鱼饵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三十章神奇的鱼饵料

    “赌就赌,谁不赌的谁是孙子。不但请客,在加上十万现金敢不敢?”齐满江索性开口说道,把气势压回去。

    耿尚楼听到齐满江的话不由的哈哈笑了起来,额头的皱纹都像舒展开来一样,看着齐满江说道“赌,怎么会不赌呢,哈哈,齐总你送我钱我怎么也要接着啊,不过这十万块会不会有些少了,要不然干脆在加二十万好了,怎么样啊?”

    赵羽晨和一边的小刀低声说着,小刀对于他们两人的事情很了解,笑着解释给了赵羽晨听,才刚说完不久,就听着那边十万二十万的大赌局开始了。

    如果自己去比试那不是钱稳拿了,赵羽晨想起上次在用空间里面的黑泥钓鱼的事情后心里想到,不过眼下两人的事情却不会莫名的去插手,这些有钱人更重面子,他们不叫帮忙,别人跑去说不定就要热脸贴冷屁股了。

    “三十万就三十万,我就不信你能飞上天了。不过先前钓的要全部倒掉,不然我怎么能知道你是不是现在钓的”齐满江应道,可能两人的声音比较响亮吧,边上不远处正钓着鱼的众人听到这边时常发生的赌局又开始后,一个个比当事人还要兴奋的跑了过来。

    “哦,对了,忘了介绍,这位是市钓鱼协会的会长周长水,呵呵,反正咱们各尽手段,看谁钓上来的多吧,三十万啊,够好吃好几顿饭了,哈哈,小齐谢谢你了啊”耿尚楼转身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又停住了脚步,对着齐满江介绍着一旁的中年人。

    被耿尚楼称为周长水的人摇着头笑了笑,却没有多说什么。

    “你坑我?”齐满江听到了耿尚楼的话后,不由怒火涌上来,输了没事,但是被这么光明正大的坑了可就不行了,他们这些喜欢钓鱼的人谁不知道周长水能调的一手好饵料,几个县市的人根本无人能钓鱼钓的过他,据说还参加过国外哪里的钓鱼比赛,赢了头奖回来呢。

    “我有坑你吗,又没逼你一定要赌,刚才不是看到你,心情激动忘了介绍了吗。呵呵,反正你不赌也没事”耿尚楼看着齐满江笑呵呵的说道,看你是面子重要还是钱重要。

    他**的你是看到我,知道肥羊上门了吧,早知道今天不来好了,明知道是必输的赌局,但为了面子,齐满江还是应承了下来。

    边上那些看热闹的人看了看两人的钓鱼点,又听到耿尚楼的话后不由的都摇了摇头,纷纷走到了耿尚楼的那边,这边根本就没啥花头了。

    “哦,对了,小齐啊,你那边的饵料也随便你弄呵呵,我今天尝试一下看周师傅的饵料呵呵”耿尚楼一边往回走,一边嘴里说道,声音随着山风吹到了齐满江的耳里。

    回到了钓鱼点之后,耿尚楼并没有把桶里的鱼全部给倒进河里,那样做是极不明智的。

    众人看着耿尚楼把原先将近半桶的鲫鱼交给了边上的另外一个人,那人一路小跑着跑回了屋子里,过了两分钟之后。又拎着一个空的桶跑了过来。

    “他**的,小齐小齐,知道自己赢定了,就威风起来了,老子诅咒你钓鱼掉到河里去”齐满江看着那边围着的人群低估了两句,回过头来看着赵羽晨和小刀苦笑了两声,这局面明摆着的事情,也懒得去弄鱼竿了。

    “老齐,刚才他是不是说随便你弄鱼饵”赵羽晨看到齐满江泄气的神色后,嘴里不动声色的说道,通过一段时间的交往,他发现齐满江的脾气挺和自己的,甚至能因为爱犬而不惜重金求教,所有准备这次也帮帮他。

    “嗯,他是这么说的,但是有什么用呢,没人能调饵调的过周长水啊,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得意了,他祖母的,什么时候这老头子认识了周长水的”齐满江点点头,没错耿尚楼是这样说了,但是也只是说说而已,自己去哪找什么饵料啊,在找还不是没法子比,根本一个天一个地的事情吗。

    这边说着话,那边耿尚楼已经钓上了一条斤把来重的鲫鱼,引来了围观的赞呼声,让齐满江的心里是更加的不舒服。

    “老齐,把车钥匙给我。等我十分钟”赵羽晨是坐着齐满江的车子来的,所以没有车子,眼下既然要去弄饵料,那么就不能在这里弄,说不得只好开着车子往市里走,找处没人的地方钻到空间里面弄些黑泥出来。

    齐满江听到赵羽晨的话不由的楞了楞,难道他有办法,想想他养的几只听话的狗,不由的有了几分信心,立马掏出了车钥匙递给了赵羽晨,嘴里说道“兄弟,哥哥这次就全靠你了,真要赢了,耿老不死的三十万我不要了,全部给你,别拒绝啊,先让我赢了再说,输了就啥都没了”

    赵羽晨接过车钥匙,和两人说了声之后,就走到了齐满江的车子边上,打开了车子,朝着市区方向驶去。

    进了市区后,先找了一家卖油米面的店面。买了零散的半斤面粉,拎着袋子回到车上。

    可能为了在车里有更好的安全性吧,雷克萨斯的窗玻璃上都贴着黑色的车膜,从里面往外面看是看的到的,但是从外面往里看是一点也看不出来的,赵羽晨特意绕着车子也观察了一遍,随后把车子开到了一处无人的地方,拉开车门,坐到了后座上之后,两手小心翼翼的不碰到车子的任何部件,进入了空间里面。

    一进入空间。马上拿着以前放在这里的一个小桶把面粉倒了进去,随后走到了地里,抓了几把黑泥,为了效用性还特意多走了几步路,加了些水潭的水用手搅拌了起来。

    不错,不会太干,也不会太湿,赵羽晨看着小桶里的拌成一团分不出黑泥面粉的泥团自言自语的说了声,把手放到水潭了洗了洗后,拎着小桶出了空间,回到了雷克萨斯的后车座上,他这里刚一出空间,那边空间水潭里洗手处马上聚集了大量的鱼群,直到那些洗下的粉粒在也不见之后才慢慢的散去。

    自从赵羽晨开着车子离去之后,齐满江就不时的焦急扭转脑袋看着路上,希望能早些看到赵羽晨的身影,倒是小刀不在乎的拿着鱼竿,把蚯蚓放到鱼钩上甩下水里玩着。

    “小齐,还不开始钓鱼啊,等下别一条鱼都钓不上来啊,咱们可说好了最晚钓到四点半啊”耿尚楼那边带着嘲笑语气的话又说了起来,能剃齐满江一个光头可真的是太高兴的事情了。

    “急什么,现在才…半呢”齐满江吼了一声堵了回去。

    时间刚刚到十分钟的时候,齐满江望穿伊水的两眼总算看到了自己车子的影子朝着这边开了过来,马上迎了上去。

    “羽晨,怎么样了,弄好饵料了吗?”没等赵羽晨拉开车门走下来,急匆匆的齐满江就自己先拉开车门问着赵羽晨。

    “嗯,弄到了,老齐你先拿去试试看,效果我也不知道”赵羽晨点点头,把放在一旁的小桶递给了齐满江,自己也走下车来,顺手关上了齐满江因为急着回去钓鱼打开而没有关上的门,按了下锁后才晃晃悠悠的走了过去。

    “小齐,不用跑那么快的,时间还多着呢。才…半而已”那边耿尚楼看到齐满江跑着的身影,不由的又大声的说道,真的是不抓住机会说两声都不行。

    齐满江没有理会耿尚楼的话语,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后,把小桶放到了椅子上,伸手抓起鱼竿,找到了钩子后,从桶里拿起一团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泥团把钩子包住,然后急匆匆的站了起来,用力的把鱼钩甩了出去,尽量的避开了中间的漩涡处。

    这片水域可能是因为交汇处,有旋涡的原因,到处都是白花花的水沫,有些看不清水面。

    一秒,两秒十秒后,时间让人等的有些心急,那边一些围着耿尚楼钓鱼的人看到齐满江这边急匆匆的动作后,早已有些在那边待着无趣的人走到这边来了。

    突然,浮漂猛的动了下。

    齐满江的两手都是汗,紧紧的握着鱼竿,刚才肯定是鱼在触碰,没错,是在触碰,在接下来就是咬钩了,一定要看紧了。

    手猛的一紧,浮在水面的五个浮漂突然窜到了水里,齐满江赶忙拉动鱼竿。

    一条大约两斤来重的鲫鱼死死的咬住了鱼钩不肯松口,被齐满江带出了水面,落到了岸边的地上。

    “厉害啊,一钓就是两斤多重的鲫鱼,这边可是很少有人能钓到这么大的鱼的啊,要钓好像也最多是几两重的小鲫鱼而已”一个常在这条河里钓鱼的老钓友佩服的说道。

    “是啊,是啊,这才几秒钟啊,看来有热闹瞧了”另一人也说道。

    “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这边耿尚楼听到那边的欢呼声后,嘴里说道,嘴上是这么说着,脑袋却不由的转了转,望了望那边。

    但是随后的场面就让他有些闭不上自己的眼睛了,死死的看着齐满江的那边,不单他如此,就是一边原本坐着悠闲的看着耿尚楼钓鱼的周长水也张大了嘴巴,嘴里小声的说着,如果有人能凑到身边,听清楚的话,就能听见他说的是不可能,不可能三个字。

    是啊,怎么可能,几乎是鱼竿放下去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就又要提杆了,齐满江满脸的兴奋,这羽晨还真是行啊,也不知道从哪弄的饵料,看这次过后耿老不死的还敢不敢再自己的面前提钓鱼的事情。

    原先他还是带着一丝怀疑,一丝已经对结局失望的心情的,但现在局面形势急转,耿尚楼那边原先围观的人早已全都围到了他的边上,一个个机械式的看着他落杆,收杆,上饵,落杆的动作,表情早已麻木了,哪有这样钓鱼的啊,比在别人养鱼场里,用手在密密麻麻的网里抓还要猛啊,照这种钓法,说不定一个星期半个月后,这段河流里的鱼就要被钓光了,也不知道这些鱼怎么会全部聚集在这里来了。

    “晨哥,你弄了什么啊,这下子耿老精要坐不住咯”小刀放下鱼竿走到了一旁抱着手看热闹的赵羽晨身边,低声说道。

    “呵呵,也没弄什么啊,你也知道我那边山上的那个山洞吧,这些饵料里面的最主要的就是那里拿出来的,刚好我昨天包了袋放在衣服里,准备今天去市里的时候钓钓鱼的,结果没有时间又拿回来了,呵呵,刚才只不过去弄了些面粉而已,别说出去啊,说出去我那山洞要保不住了”赵羽晨笑着说道,看了看小刀“你那家保安公司怎么样了?我今天在市里帮你拉到一笔生意,有时间的话,明后天去谈一下,都差点忘了”

    “这么神”小刀听着赵羽晨的话不由的笑笑,他看到过山洞里的那些动揶一米多长的大鱼,现在想来也是因为那里有鱼极度喜欢的东西才能长这么大吧,正等着赵羽晨继续说的,没想到他却话锋一转,一下子说道了自己有些头疼的事情上面了。

    “晨哥,晨老大,哈哈,真佩服你了,行,明天咱们就去市里谈生意去,我以前怎么就这么傻呢,没想着往隔壁县市发展”小刀听到赵羽晨说的好消息之后差点就跳了起来,那家保安公司自从开起来后,好像都没赚过钱,一直亏本状态,现在好了,因为晨哥的话突然有了新的思路,是啊,小县城里没有,大城市还会不需要吗,咱又不是去闹事的,想来应该生意不错的吧。

    “去可以,不过去的人,一定要素质好的,不然很难让人产生好映像”赵羽晨提醒着说道,可不要去批比现在保安更嚣张的主。

    “放心吧,进保安公司的都是些不想继续瞎混下去的主,平时他们现在可都是老老实实的,当然真有什么事情也不会含糊”小刀点点头。

    “耿老精,还要不要比啊,我这边的桶里快满了啊,不要急,我先歇息几分钟,等你多钓几条才开始”现在轮到齐满江发言了,几句高亢的话语顿时把耿尚楼气个半死,眼巴巴的望着坐在一旁的周长水

    “老周,你看有没有别的法子啊,这样下去不行啊,我们一两分钟钓一条,他那一两分钟都钓十条了,按照这速度根本没法比了啊,现在他那水桶里可能都和我这边差不多了吧”

    周长水沉吟了半响,看着耿尚楼叹气般说道“老耿,咱们认输吧,看来真的碰到了高手了,以前我也听说过,有人调好的饵都能让水里的鱼闻到自己跳上来,眼下看来,说的是真的了,亏我还以为自己最牛了,不知道那个饵料是从哪弄来的,等下我去讨一点回去研究研究,到时候肯定实力能更上一层楼啊!”

    “说行的也是你,说不行的也是你,什么玩意”耿尚楼听到周长水的话,差点就骂了出来,不过快到嘴的话硬是给收了回去,这周长水可不是普通的钓鱼者,他本身还开着一家公司呢,而且这些年来,认识的能人可也不是一个两个了,难道真的要就这么认输了?耿尚楼看了看那边依旧围着的人群。

    “哈哈,羽晨,真的要好好谢谢你了,你这家伙,真神了,家里养着的几只狗听话的要命,现在拿来的鱼饵也是如此,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江湖奇人了,呵呵”齐满江过来笑着说道,满脸的笑容,说不出的开心啊。

    “什么江湖奇人,不过就是卖把戏的而已,老齐,钓的爽吧”小刀笑着说道,赵羽晨晨哥已经答应他以后有时间去钓鱼的话,到时也帮着他调些饵料出来,让他过过手瘾,眼下那边围着那么多人,小刀是不愿意上去卖弄了,万一人品不爆发,鱼儿不上钩,不是没面子了。

    最后的结局不言而喻,齐满江看到耿尚楼那边认输之后,也不在坚持什么,把小桶里的饵料全都洒进了漩涡处,引得无数鱼儿跃出水面,争相抢着,让无数围观的人一阵惊叹,让走过来的周长水一阵惋惜。

    耿尚楼很痛快的从袋子里拿出支票本填了张支票后,撕下来递给了齐满江,嘴里揶揄着说道“还说我坑你,我现在都怀疑是不是你自己找上门故意当肥羊来坑我了,这次我亏大了去了”

    是啊,这次是真的亏大了去了,县城里有名的也就那么两三个酒店,两人写了五个酒店的名称后,折到一起,混合了几下,从外面看是看不出纸条的异样的。

    耿尚楼自己抽的纸条,只是今天的手气可能真的不太顺,竟然抽到了最为花费大的县城大酒店,这顿晚饭没个十万块是解决不下来的,加上这三十万,都快五十万块钱了。

    结果出来以后,当场钓鱼的人群中就少了十几个人,看样子都是往县城大酒店赶过去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沿途打电话邀请别人了。

    齐满江笑笑说道“我今天真的只是来混时间的,呵呵,谁知道你一定要激将我呢,看来这人啊,还真不能太信心十足啊”

    “得了,得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赶紧把鱼饵从哪弄来的和我说说吧”耿尚楼不满的横了眼齐满江,刚才只看到齐满江让赵羽晨去开车,以为是他吩咐着赵羽晨去哪里拿东西来着,却没有想到真正的答案,不过也无所谓,真正的重头戏还在一个月后呢。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