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绝牌

第一百三十八章 绝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三十八章绝牌

    大概找出了原因之后。几人在山上都待不住了,急匆匆的吃完午饭之后,把东西一收拾就赶回市里面去了,临去的时候,赵羽晨备在山洞里面的那百十来株果苗没有被陆涛给忘掉,被小心翼翼的拿出来后,几人瓜分而净,就连顾立明教授和严凯教授都不例外,用了权威,一人抢去二十来株已经有一米五六,结出小果的果苗。

    等到人都走完之后,赵羽晨回了趟苗圃,又拉着半车子小苗木,放到了山洞里面,堆在了那里,覆盖上空间里的黑泥,用空间水依依浇灌了过去之后,才出来,这批苗子还是种子的时候,就已经被他放在空间里面了,刚好放了二十多天。长到了五六十公分的高度。

    山洞里黑漆漆的,如果不是放了两盏一百瓦的灯泡从外面牵线过来都不能看的清楚,放好了苗子之后,赵羽晨又从空间里面拿出了十几株已经长的比以前大多的药果灌木苗整株移了出来,加上原本在山洞里面灌木苗子,看上去好看了许多。

    一切搞定之后,拍了拍手,关掉了电灯,走到外面水潭洗了洗手之后,才走出了山洞。

    和老人唠嗑,看看自家种的果苗,平静的过了几天,赵羽晨和金茂正在金茂家的地里,看着那些苗子呢,齐满江的电话打了过来,和赵羽晨说了斗狗的地点。

    “金茂,王慧休闲山庄知不知道在哪?”赵羽晨问站在一旁的金茂,刚才齐满江就是在电话里这么说的。

    “王慧休闲山庄,我知道啊,在周口村还要上去呢,怎么了”金茂想了想后回答道。

    “带你去看戏,走,咱们现在就过去”赵羽晨笑着说道,两人一起走上了车子,朝着目的地开车过去。

    王慧休闲山庄占地三十三亩,是县里少有的一家大型休闲山庄,集垂钓。旅游,农家乐为一体,背靠小县城有名的望夫山,东面是青山湖,地理位置可以说是极好,冬暖夏凉,是个休闲度假的好地方。

    赵羽晨两人赶到休闲山庄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钟了,小刀在他们半途通了一通电话之后,刚好掐着点走到了门口等着他们,如果没有熟人带路,在这里面走错路都不知道。

    休闲山庄的大门有些仿古,要上十多级台阶之后才能到,大门的上方,竖着八个红色大字,极为醒目。

    “这个山庄的名字怎么取的这么好啊?”赵羽晨笑着问小刀,想来他也应该知道。

    按照别人的地方上的取名,最少是要响亮,有名气的,很少有人用这种极为普通的名字来命名,按照赵羽晨来想,怎么也得取个青龙山庄。白马山庄的名字的。

    “呵呵,没办法啊,谁叫做老公的争不过强势的妻子,只能取个普通的名字了”小刀笑着说道。

    进了山庄后,往里走了大约有两百米,出现了数栋三层半的楼房,楼房周围不但种满了青竹,还种上了芭蕉树,铁树等植物,把整个楼房隐隐怀抱着一般。

    沿着特意规划过的小径,三人走进了一栋外面贴着红色墙砖的房子。

    “就在这边”一刀一边带头走着,一边说道,原本齐满江要一起过去的,只是和别人又在桌子上掐着了,想走也走不掉。

    赵羽晨和金茂两人在小刀带领下进入房间之后,围着桌子的众人转过头看了一眼之后,就又回过了头,没有继续在看着他们,因为他们两个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有钱人了。

    齐满江抬起头朝赵羽晨点了点头,和赵羽晨说了两声,让赵羽晨和金茂几人走到他的身边去。

    这个时候,边上一些围观着的人,对于他们两人心里有些猜疑了,不过也只是心里猜疑而已,没有过多的说什么,在场的都是一些小有资产的人,不用特意的谁去巴结谁,就算你和齐满江他们的关系好,也无什么大不了。

    赵羽晨走到桌子边上后。才看到齐满江的老对头耿尚楼站在他的对面,边上上次见到过的那个据说是钓鱼高手的周长水也站在他的边上,桌子上放着一些钱和一些发好的牌,粗略的估计了下,大约有十几万把。

    “羽晨,来,玩几把,大家一起凑个乐趣,等下在看好看的”齐满江从身边拿起一叠钱,大概有七八万放到了赵羽晨和金茂的面前,小刀早已走到了他自己的老位置,看他面前放着的一叠钱,怕是也玩了有一会了,而且像是小有收获。

    “玩什么东西啊,老齐‘赵羽晨看了看他们玩的有些不了解,不像是自己以前玩过的金花,一人发了五张牌,也不知道玩的是什么,看来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连玩法都能独出心裁。

    赵羽晨不知道的是,他们现在在玩的是牛哄哄,也有人叫斗牛,是近几年极为流行的玩法。不但简单,而且参与的人数也多,从三到十个不等,在多,就要加扑克了。

    “你没玩过?”齐满江看着赵羽晨问道,这年头,没有玩过斗牛的都没有了吧,就连四五岁的小孩也在玩呢,这家伙,还真是有些搞不懂。

    “晨哥,这很简单的。一人五张牌,三张加起来凑成十点,二十点,三十点就是牛了,其他的两张相加是多少,就是牛几,如果这两张在一加是十点二十点的话,就是牛哄哄了,有四倍,如果是**点就是三倍,七点两倍,谁哄了谁坐庄,等下我帮你看着就成了”小刀听到赵羽晨的问话后答道。

    接着金茂又把大致规则告诉了赵羽晨,他也是常玩的主,只是看桌面,没有像他们这样玩这么大,平时就是五块十块玩玩。

    赵羽晨一开始还听的有些懵,不过好在脑子够用,连着听了两人的话后,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原来这么简单,就和以前十点半没什么区别,点了点头。

    “小伙子,行不行啊,这桌上最低押注一百,上不封顶啊”耿尚楼看到后笑着取笑道,都不会玩的也跑这来,看了看这穿着,这矮骡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叫些对自己没有多大帮助的朋友,看这穿着不会是他以前村子里的哪个亲戚的孩子吧。

    上次赵羽晨和耿尚楼曾经有过一次会面,不过,耿尚楼并没有过多的注意赵羽晨,所以对赵羽晨也没有多大的印象,倒是周长水看到赵羽晨后,脑子里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不过看了看两人穿的衣服。又有些怀疑。

    来的时候,因为在地里松土,除草,两人的身上或多或少有些脏了,也没有回去换,在他们这些平时注重穿着的人眼里,就是个土包子一样了。

    原本有七个人在下注,加上赵羽晨和金茂后变成了几个人,牌刚刚够,就不用加牌了,这把坐庄的是一个赵羽晨不认识的三十来岁的男子,脖子上挂着根粗大的金项链,面前堆着的钱却是没有多少了,大概还有三四万左右,发着牌的时候,脸色有些白,嘴里说道“我就不信了,今天这么霉,当这个庄后就没赚到一分钱过,大家快点下注”

    齐满江耿尚楼周长水小刀还有另外两人一人丢了十来张老人头出去,赵羽晨因为还是不甚了解,看了看手上的钱,丢了两百,倒是金茂以前都是玩的那么小,突然之间玩了这么大,只丢了一百块钱。

    一边嘴里说着,一边手上的动作迅速,看了看刚来的赵羽晨之后,算好了位置,从齐满江开始发起,把赵羽晨的牌套到了自己的身上,想看看不会玩的人运气怎么样。

    发完牌后,手上已经没有几张牌了,把手上的牌一丢,拿起了桌面上属于自己的牌看了起来。

    一边慢慢的翻着牌,一边嘴里小声的嘀咕着,慢慢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周涛脸上露出了笑容,没有亮自己的牌,而是把牌压到了桌面上,看着大家翻牌。

    看了看大家翻出的牌后,更是高兴了,大声的吼道“牛九,哈哈,这把应该赚了”桌面上翻开的已经有六副牌了,唯有赵羽晨和金茂看着大家还没有翻牌,不过亮开的牌都没有大的,最大的也不过才牛七,自己是赢定了,至于赵羽晨和金茂,早已被无视了,两人一人两百一人一百,在怎么样,拿出一个人的钱就够赔的了,真的是不会玩的人运气好啊,和搓麻将一个道理,心里打定主意,下把还是套他的牌来。

    看到庄家是牛九后,几个动作迅速翻开牌的人掏出了三倍的钱给了他,这把大概一人输了三千来块钱。

    “喂,两位,快点翻牌,赶紧抓紧时间来下一把”一边收着钱,周涛一边说道,只要连着几把,自己不但本钱回来,还能赚些回来了,等下婆娘来了,应该不会说什么了。

    不用他吩咐,赵羽晨和金茂就翻开了自己的牌,金茂的牌怎么加也没妞牛,赔了三百块钱,倒是赵羽晨的牌翻出来,让大家发出叫声,这运气实在是太好,被庄家套了牌了,还能拿到一手好牌。只是可惜压的有些少了啊,大家看了一眼赵羽晨压在桌面上的钱纷纷叹息。

    周涛看了看赵羽晨的牌,又数了数人数,嘴里叫道“我,本来是我的牌啊,好端端的我去套什么牌啊”

    叫归叫,钱还是要出,从自己收回来的钱堆里数了一千块钱和已经理好的扑克牌推到了赵羽晨的面前,没办法,人家拿着的是四张老,一张j,五花,属于绝对的大牌了,只怪自己没有那个命吧。

    不单是他要认命,其他的几人到了最后也不得不服赵羽晨的运气了,这家伙,自从站庄之后,都是吃多陪少,面前堆着的钱是越来越多,刚开始像耿尚楼,周长水,周涛几人还不服气的,砸出一万两万的来压,换来的结果却是赔三倍四倍,五六把这样的结果之后一人就赔出十几万了,在有钱也禁不住这样玩啊,不过才短短三分钟的时间而已,才又慢慢的一千两千的开始压注了。

    赵羽晨那叫赢的一个爽啊,金茂早已不玩,就在边上帮着收钱了,两人面前堆着的钱至少也有五六十万,厚厚的一堆了。

    “算了算了,不玩了,没零钱了”周涛把桌面上的钱输完之后说道,也不怕丢面子了,今天半天已经输出去三十多万了,要是让婆娘知道又要吵一架不可。

    “呵呵,既然周老板说不玩了,那我也不玩了”另一个输钱的人也开口说道,任谁就这么输出去二三十万都会感到心疼的。

    “呵呵,我来最后一把,博一下”耿尚楼笑呵呵的说道,心里却是有着一点点的怀疑,这运气也太好了吧,虽然说就这么点钱,没看在眼里,但是也不能平白无故的送人不是。把桌上放着五六万钱压在了桌子上,看着赵羽晨问道“小伙子敢不敢接啊?”

    周长水看了看自己桌面上的钱,也一起推了出去,看样子也是和耿尚楼一样想博一搏,争口气回来。

    两人的押注加起来差不多十二三万了,如果这把两人都拿大牌的话,赵羽晨手上的钱就要少去最少一半。

    人争一口气,佛挣一炷香,反正都是赢来的钱,怕什么,赵羽晨看着两人说道“接,怎么会不接,大不了这把让你们牛回去,呵呵”

    “羽晨,这把有些大了,还是算了吧”金茂在边上劝说道,想让赵羽晨放弃,本来玩的就够心惊胆颤的了,这一把更是可以称的上超级豪赌了,在一旁的金茂比起赵羽晨来更加担心,两手紧握,手心里满是汗水。

    “好,羽晨,够胆量,够豪气,我顶你”齐满江看着赵羽晨的举动后,猛的拍了下桌子大声的说道,把他面前的十几万全部都推了出去,刚才因为是赵羽晨坐庄,他没有和耿尚楼他们一样,拼命的押注,而是没把一两千意思意思就行了,也是因为这样他的钱比起耿尚楼他们,原本少了多了,现在倒是多了出来。

    站在耿尚楼边上的小刀也是如此举动,把自己面前的七八万全部都推了出去,又不是只有你们敢赌“晨哥,钱我都出来了,这把在威风点,全部收回去”

    另外一个很少说话的中年男子也跟着大家的举动,把自己面前的钱都推了出来,淡淡的说了一声“我也跟了”

    周涛和另外一个开口说退出的人看了看面前的场面后,不由的相视苦笑了一番,不过没办法,没有资金了,也不会在想着去赌,输了就输了,看着大家玩也是好的,也算是休闲山庄赌的最大的一盘了,如果现在有人去公安局报警的话,怕是马上就有警察上门来抓赌了。

    金茂用手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水,看着赵羽晨半天没有言语,心里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惊天赌局啊,真正算起来,只要赵羽晨这把拿到牛九以上赌资就超过百万了。

    “咳咳,我先数数啊,看看够不够赔”赵羽晨咳嗽两声说道,场面太猛了,自己刚才坐庄的时候,也不是一番风顺,好多把也是被人压住的,看了看桌面上的钱之后,又看了看自己这边金茂堆整齐的现金,喘了几口粗气,心情稍稍平稳了些。

    刚要拿起牌,准备发过去,耿尚楼开口说道“慢着,这把赌的这么大,牌怎么也该换副新的吧,而且,这把不能我们在玩的人发,从外面叫个人过来发牌,而且发好几副牌之后,由着大家挑选,怎么样,同不同意?”

    赵羽晨一听就知道是针对自己的,担心自己出老千吧,抬眼看了一眼耿尚楼“我同意,刚好发了一个多小时的牌,手都酸了”

    赵羽晨都同意了,原本不同意的齐满江和小刀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没等着出去叫人,门就被推了开来,门口走进来的是一位三十来岁,穿着一身黑服的**,**的身材极好,凹凸有致,脸上两道浓浓的眉毛像上扬起,倒是没有过多的化妆,不过站在她不远处的赵羽晨却一下子闻出了她身上散发着的淡淡清香,正是王明公司研究出来的香水。

    进来的正是小刀在路上说的有些强势的山庄老板娘王慧,她知道这些人窝在小屋子里玩斗牛的,只是午餐都准备好了,大家却都没下去,所以她自己亲自上来看了。

    “老婆,你来的正好,帮他们发一下牌”周涛看到老婆过来后,忙把事情说了一下,随后对妻子说道。

    “老板娘,麻烦你了”耿尚楼和齐满江几人知道这女人不会玩牌,所以倒也放心,从一旁拿了一幅新扑克递给了王慧。

    王慧看了看桌面,又看了看钱堆的最多的赵羽晨,心里了然于胸,怕是怀疑作弊了,只是大家都是熟人,所有才会有如此玩法,只是这年轻人是谁啊,怎么好像很面生,看他的样子,气质,穿着也不像是什么有钱的人。

    王慧脸上露着笑容,拆开了扑克盒子,从里面拿出了崭新的扑克,因为不太顺手,洗的比较乱,又多洗了几遍,直到耿尚楼叫着好了,才停止洗扑克。

    纤长的手指,在桌面上和手掌上来回的挥舞,一分钟后,六副扑克牌在桌上向着众人,在诱惑着大家,选我啊,选我啊,我是好牌啊。

    “各选各的,但是不要用手去拿,大家没意见吧”耿尚楼看了大家一眼,问道。

    有什么意见,肯定是没意见了,赵羽晨心里嘀咕着,他也知道就算自己在怎么辩解,怕是还是有人不肯相信,索性不吭声,等你们选好了剩下的那副是我的总行了吧“我最后选吧,你们先选好了”

    很快五副扑克牌被大家指定,由王慧分了开来,放到了各人的面前,只剩下一幅五张扑克牌孤零零的还在原位,不用说,肯定是赵羽晨的了。

    大家的牌一一由王慧打开,五人的牌最差的都是牛六,是那个说话最少的中年男子的,齐满江拿到个牛七,小刀是一副牛九的牌,耿尚楼和周长水一人拿了把老带头的牛哄哄,局面对赵羽晨极为不利,除非他拿到黑桃老的牛哄哄差不多,不然这把肯定是要大出血的。

    看来真的是不会玩的人发的牌都是特别好的,发了六副牌,已经翻开的五副里面差不多都可以算是好牌,耿尚楼已经点起了小熊猫,等着赢钱了。

    “老板娘,那副牌一张张的翻开,呵呵,给大家些悬念嘛,玩牌不就是玩个刺激”看到王慧准备一次性把所有的牌都翻开后,耿尚楼吞出了烟雾,笑呵呵的说道。

    “耿老精,不就是这么点钱吗,用的着这么幸灾乐祸”齐满江看着耿尚楼说道,无论怎么说,赵羽晨是应他的电话过来的,不给他面子就等于是不给自己面子。

    “那么急干什么,说不定最后一手是好牌呢,玩牌嘛,大家不就是图个开心”耿尚楼看了一眼齐满江说道。

    赵羽晨看到王慧看着自己点了点头,一张张翻就一张张翻,该是自己的跑不了,不该是自己的只能怪自己心贪,没有听金茂的劝非要玩这把不可。

    第一张牌很快被翻开,是张黑桃,第二张紧接着也被翻了开来,还是张,不过变成了红桃,第三张,王慧发出了一张方片2,这个时候,大家的心情都紧张了起来,只要下面的两张都是三或者是三一下,赵羽晨就通吃了,不然基本上赵羽晨是不可能通吃的,就算拿到两张八,也不过吃三家而已,最想吃的耿尚楼那边两家是吃不到了。

    “2,2”金茂小声的叫着,就连赵羽晨此刻都紧张的不得了。

    “方片‘王慧自己看了看扑克后,嘴里说着,把牌打了开来。

    “不会最后一张还是吧”周涛看着老婆翻开的牌,嘴里说道,这样的牌的话可就真的是绝了,玩个几万把都不一定发的出来的啊。

    “开什么玩笑,总共才多大的几率啊,怎么可能还来一张,来张6以上的倒是很有可能”耿尚楼心里紧张,嘴上说道。

    “,肯定是,我有很大的把握,肯定要出把绝牌了”齐满江哈哈着大声说道,输钱也高兴啊。

    千呼万唤始出来,最后一张牌在众人期盼的眼神中,由王慧猛的翻了过来,赫,不就是四张里的梅花,这事情还真是这么巧了,巧的就像是故意安排的一样。

    “哇吼”金茂跳了起来,大声的吼着,和小刀他们狠狠拍了一下手掌,随后搂着赵羽晨兴奋不已。

    看到这样的情景,耿尚楼几人还能说什么,牌是别人发的,自己几人先选的,从头到尾赵羽晨都没有碰到过牌,总不可能说还能出千吧,心里倒是有些后悔,怎么没有选了那副牌,摇摇头,不但把桌上的钱推了过去,还一人开了一张支票出来,没办法,碰到天牌了,要赔六倍,桌上的钱根本就不够赔的。

    “老耿,被你害惨了啊,早知道最后一把不玩了,现在多输了很多出来了”周长水看着填支票的耿尚楼,嘴里笑着说道。

    “能怪我啊,最后一把牌你又不是没看到,咱们的都够大了,谁知道,哎,看来人真的不能和运气赌啊”耿尚楼叹着气道,亏了,亏了,真的亏了,这样的牌都能碰到。

    (呵呵,大家权当消遣吧,哈哈,这种牌,我是真的碰到过的,不过不是四个,赌的也没这么大,小的可怜)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