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调教之后

第一百三十九章 调教之后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三十九章调教之后

    吃过饭后,赵羽晨把装满钱的大密码箱拎到了手上。他只收了耿尚楼周长水几人的支票,小刀和齐满江的支票拿过来就撕掉了,只是把桌上的现金拿来了事,原本最后的现金都不想拿的,但是没办法赌桌上有赌桌上的规矩。

    金茂的手上也拎着一个小皮箱,里面放了有二十来万的分红,算是飞来横财了,拎着手上,头来回四顾,怕有人抢自己钱似的,这家伙,也是个怕钱多的主,多分他些,死都不肯接受了,按他的话来说,这些钱都已经是天上掉下来一样了,让他自己来玩,肯定是那点钱早已输光了。

    “放心吧,这里面,除非你拿着比这多百倍千倍的钱差不多,不然谁会注意到你啊。表情自然些,别自己不注意让别人给瞄上了”小刀看着金茂呵呵的笑道,边上走着的耿尚楼几人也难得的笑了起来,到底是不是有钱人啊,拿到钱的心情都是不一样的。

    山庄的后面,望夫山山脚下被高三米的铁丝网圈了一快起来,占地颇广,里面的树木繁茂,被当成了狩猎场,狩猎场分为南北两个,地理位置都差不多,只不过因为有时候人实在太多了,才这样弄起来的。里面都放养着一些野兔,野山鸡等一些小型的动物,平时经常有游客过来这边狩猎玩耍,不过今天这里两个狩猎场没有对外开放。

    周涛开着辆货车,到了狩猎场后,从车上卸下了五六个铁笼子,里面放着野兔,野鸡,还有几只野山羊。

    狩猎场的几个员工出来把笼子搬了进去,等到进入狩猎场里面后,打开了笼子,让这些野生家伙,很快的窜进了密林深处,看不见一丝踪影。

    “耿总,齐总。差不多了吧”周涛看了看狩猎场里面的情景后,转过脑袋问道,这种事情,每年好像总要来一场,也不知道他们怎么吃的这么空,用这种方法来决定各自占的地方。

    “嗯,差不多了,小齐,今年可要利索点咯,别像去年那样,只能拿些不好的啊”耿尚楼哈哈笑着说道,看来是对自己颇有信心。

    “也就是你们这些有钱人玩玩这种游戏啊,我们这些穷人是玩不起的”那个说话很少,输了钱一声不吭,立马掏出支票本子签字的中年男子此刻的话语多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赵羽晨就已经了解到了,此人叫胡达川,是附近几个县市几家大型商场的老总,身家颇丰,另一位则叫苗建武,是一家服装长的老板。也是小有资产的人,难怪当初也会看不起自己和金茂,不愿意多说话,直到后来才偶聊几句。

    但是中国的国情很奇怪,一顿午餐下来,杯酒交错之后,倒是聊的开来了,除了耿尚楼因为和齐满江不对头,所以对他们也不怎么顺眼外,就连周长水也和着他们聊了起来,间接的像齐满江问起上次鱼饵的事情。

    “胡总,你这话说的,我们都可以直接掉头走人,都没面子和你们在一起了,你们叫穷人,那我们该叫什么啊”赵羽晨说道。

    “管他穷人富人,他祖母的,你这种运气,去澳门,拉斯维加斯一趟转悠下来,我们都要站边上看你了”苗建武开口说道,眼睛还红红的瞄了一眼赵羽晨手里的密码箱。

    听了苗建武的话,大家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周长水说道“不错,要不然我们入股,羽晨你出头,赢了分我们一份”

    “哪那么容易啊,听说那些地方都是赚钱难输钱容易啊,哪像这里。全凭运气在赌,不然我这样的运气,倒是可以去赢个十几亿美元回来花花”赵羽晨摇摇头叹着气道。

    十几亿美元,这家伙口气真大,不过赵羽晨说的也有道理,他们几个朋友包括他们也不是没去澳门玩过,基本上都是赢的少,输的多,玩过几次之后,像他们自制力强的就很少去了,只是几人聚一起玩玩而已了。

    “开始开始了,小齐,等下可不要放水啊”耿尚楼笑呵呵的说道,从边上的屋子里牵出了体型硕大的藏獒,两只藏獒的皮毛曾灰黑色,眼露凶光,看起来极为凶狠,在耿尚楼的链条下,嘴里不时发出呜呜的低鸣声。

    “汪,汪汪”齐满江的两只藏獒牵出来之后,四只狗一会面顿时一阵狂叫,让耿尚楼和齐满江差点都牵不住手。

    四只藏獒越叫越猛,不时的立起身子。张着长满锋利牙齿的大嘴,就差没撕咬在一起了。

    这么大的狗,真打起来是非死即伤,所以两人也不可能会让他们打起来,这可都是花重金买来的呢。

    费劲力气之后,两人的藏獒各自进了一个狩猎场,刚松开了链子,就扑到铁丝网上狂叫了起来,好在铁丝网够牢固,而且高度也够,不然说不定还真要打在了一起。

    齐满江和耿尚楼对着自己的藏獒呵斥了几句之后。齐满江这边,两只藏獒嗷唔一下之后,搭着铁丝网的双腿放到了地上,低头叫了几声之后,往山林深处窜了进去,没有在和隔壁的那两只藏獒过多的纠缠。

    那边的藏獒听到这边没有响声之后,被耿尚楼一阵训话,也乖乖的夹着尾巴往山林蹿了过去。

    “小齐,今年这狗调教的不错啊,我这边没安静,你那边倒是先跑过去了”耿尚楼和齐满江走出了狩猎场之后,耿尚楼看着齐满江说道。

    “呵呵,你都连着三年尽挑好的了,总要给我一次机会吧”齐满江笑笑,看了眼站在不远处的赵羽晨,幸亏小刀把赵羽晨介绍给自己认识啊,不然这次肯定还是要输的,这里一输,那边可能就是上千万的损失啊。

    “哦,是吗,那你要尽力了,我可不会放水”耿尚楼用着一丝嘲笑的语气说道,连着败三次,今年还想翻盘,怕是做梦把,嗯,该好好想想哪几个地块最好。

    大约十分钟之后,耿尚楼的两只藏獒的嘴里各叼了只兔子跑了过来,把兔子放到了早有准备的篓筐之中,站在耿尚楼的边上,直到耿尚楼大声叫了几句之后才又继续往里面山林里跑了进去。

    看着已经两只猎物落袋了,而矮骡子那边还没有丝毫动静,耿尚楼拿了根香烟点了起来,嘴里说道“小齐,看来你那两只家伙还是不行啊,呵呵,要不然你索性认输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

    正说着呢,齐满江这边招财进宝两只藏獒从里面飞快的跑了出来,嘴上各自叼了两只兔子,放到了篓筐里面后,又飞快的往山林里蹿了进去,都不用齐满江吩咐一声。

    “呵呵,看来还是不行啊,才一次叼两只,要是能叼三只就好了”齐满江看着有些傻眼的耿尚楼笑呵呵的说道。

    “小刀,他们这要比到什么时候啊”赵羽晨问站在一旁的小刀,因为几只藏獒实在是太凶猛,所有大家都没有过多的接近,而是离那边有二三十米远的距离。

    “你不知道?”周长水望着赵羽晨诧异的问道,都到这里来看了,怎么还不知道啊,难道齐满江没和他说过。

    “嗯,我不知道啊,刚看见呢,周总,要不你告诉我一下”赵羽晨回答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到赵羽晨的话后,周长水笑了一下,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边上的几人都是知道的,只有他和金茂不清楚,听的倒是津津有味。

    原来说是斗狗,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把各自的藏獒放到狩猎场,在一个小时里面,谁的藏獒逮到的猎物多,谁就算是胜方,胜的一方到时候有优先选择权,至于是什么的优先选择权,周长水没有说出来。

    赵羽晨听到周长水的解释后,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情,要是齐满江早告诉自己是这么一回事情,还帮着训什么狗,直接让小黑它们上场不就行了,反正它们在山上的时候经常逮兔子的。

    一个小时之后,四只藏獒都跑的气喘吁吁的,在双方主人的喝声下停了下来,重新拴上链条,绑在了一遍,喝着为它们准备好的清水。

    结果都不由齐满江多说了,耿尚楼的脸早已经阴沉了下来,大意失荆州啊,这次竟然被他咸鱼翻身了,今年的好地块怕是占不到几块了。

    看了一眼喝着水的两只藏獒,想发脾气却又没处发去,它们表现的已经很好了,比去年多抓了三只猎物呢,但是禁不住那边抓的多啊,如果不是两人的狩猎场都是自愿选择的话,怕是都要以为作弊了,等两只藏獒喝足之后,牵着两只藏獒离去。

    “羽晨走了,咱们回去,晚上不能走,我请客,哈哈”齐满江牵着两只藏獒高兴的走到赵羽晨他们的面前说道,太高兴了,该好好庆贺一下,一年的等待,只是一个小时就一切都决定下来了。

    “我就不去了,先回去了”周长水说道,他和齐满江之间的关系没有多深,此时此刻没有在这边多待,走过去和耿尚楼汇聚到了一起。

    胡达川和苗建武他们没有离去,因为时间尚早,所以几人决定一起回屋里玩几把双扣混着时间,等到晚上的时候在让齐满江好好的出一下血。

    “齐总,你这两只藏獒现在还是关起来吗”王慧离着他们最少有十多米远的距离,就不敢在走过来了,一手贴在胸上,站在那里喊道,这两只藏獒看着都吓人。

    周涛也走到自己妻子的身边看着这边,这一切都是齐满江和耿尚楼自己弄的,让他去牵根本就不可能,两只藏獒对于陌生人的靠近绝对是凶相毕露的。

    赵羽晨走了过去,拍了拍两只藏獒的脑袋,两只藏獒看到走过来的人是赵羽晨,闻着那熟悉的气味,抬起脑袋张开了大嘴,用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温顺的不得了,让一旁的胡达川等人,看到是目瞪口呆,诧异不已,差点都想走过来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赵羽晨解开了它们身上的链条,指着狩猎场,两只藏獒很听话的就往那边狩猎场的大门走了过去,没有一丝的停顿,等到进了狩猎场之后,乖乖的趴在了入口处,睁着大眼,看着这边,尾巴还摇了几下。

    “老齐,这藏獒啊,能不关在小屋子尽量就不要关在小屋子,给它们一个空旷的地方才是最好的,像链条这种玩意,有什么用,你也看到了我那边三只狗,哪只身上有链条拴着了,还不是不会东奔西跑,惹出什么事情来”赵羽晨走回来说道。

    齐满江一听也有道理啊,自己家里平时都是用链条绑着的,难怪以前这两只藏獒对自己是爱理不理的,原来有这个缘故在啊,想想赵羽晨家里的那三只大狗,施工队那么多的人来来回回,好像就没看到它们怎么过,但是偏偏却是像厉害的要命,连两只藏獒,在它们跟前头都不敢抬起来。

    不说齐满江的诧异,那边胡达川苗建武几人早已围拢了过来,看着赵羽晨又看看齐满江。

    “老齐,这藏獒是谁家的啊,怎么这么好接触?”苗建武的年龄比齐满江还要小,称老齐也不为过,还显得有些亲热。

    “就是,老齐,刚才我去打开门两只藏獒可是对我狂叫不已的,这反差也太大了吧”周涛也走过来说道。

    “你们如果像羽晨那样,每天扔个十几斤鲜肉给它们吃,也行的,呵呵,平时我都没多少时间照顾,都是羽晨帮我喂的多呢”齐满江笑着说道,一句话说出了原因。

    几人一听,根本不现实啊,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喂,除非自己家养的差不多,就算是自己家养的,都没多少时间在家里伺候着呢。

    “不说了,不说了,咱们先去打牌去”胡达川说道。

    “你们先去玩吧,我们先去把钱存起来”赵羽晨拎着密码箱极为不方便,问了下金茂之后,对着他们说道。

    “行,你们先去存钱吧,存好马上过来啊”齐满江听到赵羽晨的话,点点头,大手一挥和着另外几人往红砖墙的屋子走了过去。

    听到赵羽晨的话和他们几人的举动,胡达川和苗建武几人倒是没有露出什么表情来,反而笑笑朝他们挥挥手,他们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钱的时候,跑的是比谁都快,很理解他们的心情。

    “别存完了啊,等下留点这边打牌呢”苗建武回过头来大声的说道。

    赵羽晨金茂小刀三人往外面的停车场走了过去,金茂此时已经好多了,不再左右看着,而是自然的走着了,只是看他的身子像是还有些僵硬,还是没完全放松下来啊。

    开着车子,来到了县城建设银行,这家建设银行新建不到两年,刚好位于一个交叉路口,把车子停在马路上,几人下了车子,朝着银行的大门走了过去。

    进了大门之后,首先看到的是一个保卫服务台,一个年轻的保卫用眼睛打量了三人一番,又看了看他们拎着的箱子,脸上露出凝重之色,像是担心什么似的,直到看到他们没什么动静,朝着柜台那边走过去才算是放松了一些,不过眼睛还是看着他们三个,脚也稍稍的挪动了一下。

    今天是星期一,所以银行里显得有些忙碌,走到一旁的机器上面,一人领了一张号码牌之后,就安心的坐在边上等着了,等了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银行的喇叭才叫道赵羽晨的号码,这个时候,另外一个柜台上面的喇叭也叫了赵羽晨后面的号码,也就是金茂的号码,两人一起走了过去,小刀站在他们的身后。

    “您好,请问要办理什么?”里面的银行职员很礼貌的看着赵羽晨,话从玻璃柜上的传音器上传了出来。

    “麻烦你,帮我开个户”赵羽晨把自己的身份证和号码递了进去。

    等开好户头之后,赵羽晨拿出了几张支票,对着银行职员说道“麻烦你把这几张钱转到这个户头上面”

    银行职员看了看几张支票,两眼打量了一下赵羽晨,才在电脑上面操作了起来。

    看到里面操作好之后,赵羽晨又把密码箱放到了柜台上面说道“我这些钱也存到里面去”

    这个时候金茂那边已经拿出了整叠整叠的二十万现金,让一些排在他们后面坐在椅子上等着的人两眼冒着星星,就连那个保卫也走到了这边看着这里。

    看了眼赵羽晨打开的密码箱,银行职员看到之后,忙把经理叫了过来,这金额有些大了,不应该在柜台前办理存款手续。

    银行经理听到柜台的招呼后,走了过来,听着坐在柜台前的女职员说了几句,抬头看了看放在柜台前已经打开的密码箱,点了点头,从里面打开了铁门走了出来。

    走到了外面之后,和赵羽晨两人交谈了一下,随后银行经理引领着他们进入了银行贵宾室里面,在里面帮着他办理业务去了。

    “呼”银行保卫深吸了口气,原本还担心是抢劫的呢,没想到是存钱的,整整一密码箱多底是多少钱啊?不用他多想,那边办业务的人就已经讨论了开来,一个个在猜着那一个密码箱里面装的是多少钱,有说五十万的,有说一百万的。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