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把柄

第一百四十二章 把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四十二章把柄

    公司的事情确定下来之后。赵羽晨就没有过多在去理会了,基本上都是王铮亮在管理,而他自己就是忙活着和陆涛顾若盼几人在山洞里大量移植苗木。

    几天下来除了十五号在时候回去交接了一下手续,其他的时间全部的都腻在了山上,忙着把各种果苗放到山洞里面,虽然赵羽晨知道这些山洞里面的泥土都是自己空间里的,但是既然他们说是那个泥土的原因不是更好,哪还不去配合着他们。

    黑漆漆的山洞里面,亮着两盏一百瓦的灯泡,把四周照的明亮,不远处山洞里的一些凸出凹进的岩石在灯光的映射下闪出千奇百怪的阴影,看着有些吓人。

    “哇”身后猛的传来了一声吓人的声音,把在里面干活的几人给吓了一大跳。

    “哈哈”看到几人的反应之后,赵玉华高兴的笑了起来,银铃般的笑声在山洞里格外的悦耳,格外的好听。

    “若盼姐姐”看到赵羽晨虎着脸走过来之后,赵玉华忙朝顾若盼跑了过去,躲在了顾若盼的后面,露出了小脑袋看着赵羽晨。

    “这次我也不帮你了,连我也被你吓了一跳,不是和你说了吗。要吓人也不能连我一起吓啊”顾若盼把小丫头抱到了外面,有些生气的说道。

    上次来这边找原因的时候,刚巧赵玉华也在山上,和他们一起待了半天之后就回家了,但是小女孩天生就是惹人喜爱的,所以只半天的时间,和顾若盼陆涛他们的关系已经是极好了,按照严凯教授他们的话语,就差点认小丫头当干孙女了。

    现在也只是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实际上谁会对着这么个可爱的小女孩生气呢,只不过是假装而已。

    “呜呜,呜呜,哥哥我不敢了,你不要打我啊”看到向顾若盼求救无效,小丫头索性两手蒙着眼睛哭了起来,只是从那撑开的指缝里就能看见她正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赵羽晨呢。

    “傻丫头,哥哥怎么会打你,不过以后不能吓人了啊,吓人的小孩子不是好孩子”看到小丫头一下子哭了起来,赵羽晨也顾不得扮臭脸了,忙把她抱起来哄着她说道,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又被小丫头骗了过去。

    “嗯,知道了”一边抽泣着,一边点着头,看不出的可怜,只是两手放下来之后。看不到一滴泪水,偏偏赵羽晨看不到小丫头的脸,倒是顾若盼和站在后面的陆涛看了个清清楚楚,在后面不由的发出了笑声。

    看到顾若盼和陆涛的笑声,小丫头把把搂着赵羽晨脖子的小手放到了嘴边,做出嘘声的动作,让两人更是好笑,太皮了。

    “你们笑什么啊?”听到后面的笑声,赵羽晨抱着小女孩转过了身子,看着两人奇怪的问道,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小丫头给耍了。

    “没什么,羽晨你们忙吧,我先出去了”陆涛笑笑,憋着笑从山洞里走了出去,不知道走到外面会不会哈哈大笑,也是这么大个人被一个小女孩耍了确实是有些好笑。

    “我也出去了”顾若盼看了眼赵羽晨和小女孩之后,脸带笑容的从山洞里慢慢的走了出去,彪子和赵羽晨几人忙活了一段时间之后,山洞里面的路不像第一次来的时候那么难走了。

    “哥哥,我们也出去吧,都没人了”小丫头嘟着嘴巴说道。在不出去,要是发现自己骗了他,都没人帮自己了,还是在外面安全一些,等下出去赶紧到奶奶她们那里去。

    看了里面也没有多少事情之后,赵羽晨把电灯给关掉,抱着丫头从山洞里面走了出来。

    现在这些苗子,赵羽晨已经和陆涛他们说好,到时候以市农科所以25块钱一株的价格由他们回收,至于回收之后农科所会怎么弄,赵羽晨就不去管了,反正自己空间里面的苗子果树都是一大堆,他们卖,自己也照样可以在苗圃里面卖。

    自从得知他的果苗能产双季之后,村里许多人已经都找上门了,纷纷下着订单,三十元一株,也不觉得贵了,因为大家都看到了,那些苗子上面结着的果子,最少的也有二三十个,这才是刚拿去种着的苗子,最主要的是山上那十几株结满果子的果树,让他们纷纷放下了心。

    不单如此,附近的几个村子也都听到了向阳村的事情,现在经常有人找上门想买些果苗回去,向阳村算是出名了,几个村子的人都知晓现任村支书和市农科所的关系极好,能从他们那里拿到大批量的果苗。而且这个果苗还和他们知道的不一样,不只结出的果实不一样,还能年产双季。

    “对了,玉华,怎么今天你不用上学吗?”抱着小丫头走出了山洞,赵羽晨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自从回到家里之后,自己都好像很少去关注今天是星期几,是几号的问题了。

    “今天是星期六,不上学”小丫头板着手指头说道。

    自从赵喜才他们到这边山上住下来之后,每到星期六星期天小丫头就会在她爸爸的带领下在这边待着,和爷爷奶奶他们一起过这两天,也正是因为如此,今天知道赵羽晨在这边之后才会急匆匆的跑进山洞里面去吓他们了。

    今天又是星期六了,时间过的真快啊,赵羽晨听到小丫头的话心里不由的想到。

    中午吃过饭之后,赵羽晨接到了村里打来的电话,开着车子赶回了村里。

    以前是自由之身,什么事情都不关系到他的身上,但是现在头上顶着一顶村支书的帽子,很多事情最后还是要他回去商量之后才能落地的。

    到了村委会和新班子成员照了照面,商量了一些事情之后,赵羽晨想了想。对着村主任赵仁贵他们说道“仁贵叔,到时候你叫大家都到我苗圃去领果苗吧,一家十株苗子,算是我小小的心意吧”

    原本赵羽晨是不想这么做的,不过仔细想来也没有什么,自己放到空间里的那些苗子少说也有上万株,总是放着也不是个事,虽说能卖三十块钱一株,但是现在当了村支书如果叫大家买那就等于是摊牌了,这种行为谁知道有没人看不过眼去举报去,还不如一家送几株过去。当然了,想要多的人,还是要掏钱买的。

    “羽晨支书这个决定肯定要让很多人都乐怀了”赵翠莲说道,她如今是妇女主任,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莫名其妙的就得了高票,可能是跑的勤了吧,没有去算过帐的她莫名的以为只是一笔小小的帐。

    “羽晨,你真的这么决定?”这个决定一旦敲定等于意味着赵羽晨要少收入最少十多万,这可是一个巨款啊,一些人家一年的收入也不过才两三万而已。

    “是啊,羽晨,这个决定会不会太仓促了,要不要你回去和卫国商量一下啊”副书记赵海生也劝道,这个决定实在是有些太惊骇了,而且价值有些大,现在又是刚刚当选不久,会不会给别人一种买票的看法。

    “不用了,我决定了,不过前提条件先说好,给大家种的果苗,到时候结出的果子统一由我回收,回收价格依照市场而定”赵羽晨摇摇头说道,这个想法他已经和父亲商量过了,只是找不到一个适当的时机说出来罢了,钱是什么,最主要的是那些苗子要弄出去,铺开来啊,对于这一点小小的损失赵羽晨还是出的起的。

    更何况,这段时间买苗子的人都快把家里的门槛都给踏烂了,空间里的钱是一天天的上涨着,也就不在乎这一点现在对于他来说只能算是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的亏损了,咱为的是以后着想,眼前亏吃一点又怎样。

    “这点我想大家肯定会同意的,等下我就去广播去,让他们到这里来签协议”赵仁贵知道赵羽晨的已经决定了之后,就帮着张罗。

    看着面前的小伙子。内心却是充满敬佩,他是知道的,整个选举的过程中,赵羽晨根本就没有说过什么,答应过别人什么,现在却有如此大魄力举动实在是让他敬佩,自愧不如。

    不单单是他,其他的村班子成员听到了刚才赵羽晨说的话后,仔细的心算了一下账目,得出了结果之后,看着赵羽晨的眼光都已经有些不一样了,原本有几个人看着赵羽晨还是认为他是托了赵仁贵老村长,以及他父亲赵卫国和小刀他们才能当上这选的,但是现在他的举动却说明和他们想的有些不一样,最少赵仁贵,赵卫国他们不敢这么做,也不会去舍得这么做,这分出去的可都是钱啊,而且是私人的,还不是村里的。

    “赵爷爷,我答应你的做到了”赵羽晨轻吐了一口气,在心里说道,那几天和老村长走访一些村里的老人家里的时候,老村长曾经和他说过,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人老了,七八十岁的年纪还要为生活奔波着,还要在田里忙活着。

    当时他是真的感动了,别的老人不知道,但是老村长赵羽晨却是很了解,今年老村长也有七十多岁的年龄了,但是却一直还要为一日三餐忙活着,经常下地里去种菜什么的,虽说老人也需要运动运动,但是和城市里面的那些退休老人相比,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了,就是在那个时候,赵羽晨在心里下了决定,有机会一定要帮着村里的老人们过上较为舒适的生活,不用在那么辛苦。

    虽然这些苗子一家才十株而已,但是结果量是相当的可观的,这点赵羽晨是很清楚的,毕竟那些大了的果苗结出的果子,自己在空间里面看的是历历在目,有了这几株苗子,在按照以前卖的那些价格,想来,一年三五万还是不成问题的,这样一来,那些老人们就不需要那么辛苦的干活了,特别是村里五六户孤寡老人,不用为生活在担心了。

    不过这些事情赵羽晨都没有和别人说过,和他父亲也只是说了,反正苗子这么多,分些给村里的人也没有什么关系,自己当了村支书了嘛,总要表示表示,虽然国家是严禁送礼贿票的,但是自己这应该算不上吧,法外不外乎人情,更何况农村里面,更看重人情,自己的这个举动应该犯不上什么事情的。

    有了明确的话语之后,村广播在一次响了起来,除了前段时间选举的时候,早上响了一下外,这段时间一直安静着,没有发出什么响声。

    “大家都把手头的活放放啊,仔细的听我说,我是赵仁贵”赵仁贵站在村广播室拍了拍话筒,随后大声的说道。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啊,绝对是好消息,刚才我们开了个会,在会议结束的时候,我们的年轻的羽晨书记临时下了一个决定,这个决定对于大家来说是绝对想不到的,因为他决定给村里每户人家无偿提供十株他现在在卖的果苗,听上去是不多,但是呵呵,这也是羽晨书记的一片心意,而且大家仔细的算一算我们村里有多少户人家就知道这份心意大不大了。

    长话短说,我就不多说了,等下大家来村里签个协议,然后就可以去羽晨书记的苗圃领苗子了,记住啊,是一户十株,不是一个人十株,多领了可要罚款的啊”快说完的时候,赵仁贵又提示道。

    “他**的,我说呢,怎么会得到那么多的票数,原来问题在这啊”赵德胜正在家里看着电视,听到广播的声音之后,猛的把茶杯砸到了地上,骂道。

    骂完之后,也没有去收拾茶杯,而是拿起座机上的电话从抽屉了翻了一张名片出来,叽里呱啦的一通话说下来之后才用力的挂上了电话。

    看上去已经是认输了,但是赵德胜本来也不是个什么老实的人物,这么大的把柄不抓住利用,他就枉当了三年的村支书了,这可是足以把一个人从云端拉下地狱的把柄啊,这赵羽晨也还真是个傻子,做事情做的这么光明正大,真以为那些落选的人就偃旗息鼓服输了。

    赵德胜的老婆手上拎着菜篮子从门口走了进来,看到房间里的地上玻璃碎片后,顿时骂了开来“以前当村支书你在家里逞逞威风也就罢了,现在不当村支书了脾气还更大了,老娘生来就是要服侍你的啊,有能耐外面砸杯子去,在家里得瑟什么”

    “嚷嚷,继续嚷嚷,你这臭婆娘,是不是我当不上村支书你就高兴了啊,我告诉你,不用两个月,老子照样能当上”赵德胜听到老婆的骂声后,横眼看着黄婆娘,嘴上说道。

    “就你,哼,还想当村支书,刚才没听到广播上说的,现在那些村民对那个小白脸更加相信了,还会选你,做你的大头梦吧,我告诉你,赵德胜,今天这屋子你自己收拾,老娘没空”赵德胜老婆看着赵德胜气打一处来,当村支书的时候没享受到什么,还整天忙里忙外的,好不容易看到钱了,还没放上两三月呢,一下子全没了,就剩下些零头在那里。

    现在不当村支书了,整个家里,忙里忙外的还是自己,早已憋了一肚子火了,刚才在外面拿菜的时候又听到别人议论纷纷的说着那小白脸的好,自家男人的坏,回到家里又要收拾家里这火就彻底爆发了。

    是啊别人当村支书,还照样赚着大钱,但是你赵德胜没本事啊,辛辛苦苦捞来的钱还给别人敲去,现在倒好,不当村支书了,还整天大老爷们一样,啥事情也不干,就知道到处转悠,有本事你也给我赚大钱去啊,越想心里越是委屈,一边数落着,一边抹起了眼泪。

    “你懂个屁,我要是那样干早就蹲笼子里去了,还能在家里待着”听到婆娘的话,赵德胜骂道。

    “你在家里还不如蹲笼子里去呢,最少我落个清静”赵德胜老婆听到他的话后楞了一下,停止了哭泣,但是仍旧不服输的说了句。

    “是啊,我蹲笼子你是不是就好找别的男人了,我告诉你别想那么美”赵德胜听到婆娘的话那个气啊,竟然诅咒自己蹲笼子,顿时火了,原本准备对婆娘解释的话也不说了,直接说道。

    “什么,赵德胜,你***放什么屁,老娘和你拼了”赵德胜老婆听到赵德胜的话,顿时怒目圆睁,挽起袖子朝着赵德胜冲了过去。

    屋子里乒乒乓乓的声音顿时不绝于耳,传到了外面,几个路过的村民同时慢下了脚步,互相看了一眼,在门口听了几分钟之后,才推门走了进去,帮着劝了起来。

    看到有人进来后,赵德胜老婆更是勇猛的冲向赵德胜,仿佛非要拼个你死我活一般,一个人还要拉不住她。

    赵德胜看到如此场面之后,在外面人进来的劝说下,在屋子里待了几分钟就走了出去,没有在屋子里继续待着,刚好可以出去策划自己的事情。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