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问话

第一百四十三章 问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四十三章问话

    下午,赵羽晨的苗圃又变得热闹了起来。听到了广播的村民们都赶了过来,其中又以老年人的队伍为多数,一个个露着笑脸,高兴的议论着,或许这一刻极为高兴吧,因为他们大家都板着手指头算过了,一户十株果苗,就等于是一户三百块钱,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了,他们每个月的老年人补贴金才不过是六十元呢。

    苗圃里面三只狗乖乖的趴在一边,瞪着大眼,吐着舌头看着大家,没有像一般人家养着的土狗一样汪汪大叫不止,让一些走进苗圃的人惊叹不已。

    “羽晨,来,过来这边陪大家唠嗑唠嗑,那边让仁贵金茂他们去弄就行了”老村长抬手叫站一旁看着大家的新任村支书赵羽晨,在他的边上还站在几位老人,正笑眯眯的抽着廉价的香烟,互相交谈着。

    以后这些果树长出来的果实能卖多少钱大家都不知道,虽然都听说这些果实在市里卖的价格很高。但是此时此刻人人的心里都是激动的,高兴的。

    赵羽晨听到老村长的招呼后,和赵仁贵低声说了几句之后,带着笑容的走了过来,岁月在几位老人的脸上留下了很明显的痕迹,黝黑的皮肤,精瘦的脸颊。

    “赵爷爷,来发爷爷,喜顺奶奶”走过来后,赵羽晨一一的叫道。

    “来,羽晨书记,坐这里”老村长把屁股挪了挪位置,让出了空隙笑着招呼着说道。

    “赵老根,你也好意思让羽晨书记坐那么点地方”边上另一个老人赵来发笑呵呵的说道,露出了满口的黄牙。

    “这又什么,想当年他还坐我膝盖上呢”老村长撇撇嘴。

    赵羽晨听到他们的对话呵呵的笑了起来,没有说话,就坐到了老村长让出来的地方,不大不小,刚好能让他坐下去。

    “赵爷爷,过几天我想在村子里建造一个老年活动中心,到时候让大家能在那里看看报纸,听听小曲,下下象棋围棋啥的,你看成不成?”坐下来后,赵羽晨问道。

    这个想法他想了好几天了,现在城市里头到处都是什么老年活动中心。老年娱乐中心什么的,而且靠近县城的几个村子据说也早已就建了起来,自己这个村子也应该要搞起来了。

    对于老人,赵羽晨有着一份从心底发出的尊敬,不提当年父母大伯他们刚从山里迁出来的时候,得到大家的照顾,就是后来他长大的时候,也经常的会得到大家的照顾,有时候哪家做了什么好吃的葱饼,包子的,甚至都会送到当时还是在老村子里的他们家里,这些虽然都是小事情,但是却说明了他们对自己这一辈人的关爱之情。

    以前是没有能力去做什么来回报他们,现在既然自己当上了村支书,就该好好做些事情来回报他们小时候的那份关怀了,别人记不记得赵羽晨不去管,只要自己记得就成了。

    “行啊,怎么不行,到时候大家一起也热闹呢”老村长听到赵羽晨的话忙点头说道,前几年就想提了,却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有弄成。如今听到这个新当家的这么一说,哪还会不同意。

    “不过村子里好像没有多少钱吧,再说了,钱都要用在钢刃上,别把老年活动中心弄好做别的事情没钱了,羽晨,那可就得不偿失了啊”老村长又开口问道。

    “没事,这些钱我自己来出好了,就当是我孝敬给村里的老人的吧”赵羽晨看了眼大家后说道。

    加起来不过就是四五万块钱的事情,这些分出去的果苗的费用都不止这个数了,哪还会去计较这些事情。

    “那成,我们就沾你的光了,房子我看就用现成的好了,原本的村小两间房子整理一下,重新粉刷一遍就差不多了,主要就是添置些玩的用的”老村长点头帮着提议道。

    “没事,赵爷爷,到时候你帮着看着弄就行了,来发爷爷,喜顺奶奶你们到时候也多去看看,提提意见”赵羽晨站了起来,对着几个人说道“哦,对了,那个钱的事情,就找成功,我会把钱放到他那里去的”

    原本打算直接把钱放到老村长赵老根的手里,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五万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是还是能吸引别人,别到时候出什么事情就不好了,还是放在村会计那保险一些,上次的选举过后,赵成刚出乎意料的成了村里的会计,让大家都有些吃惊,原本那小子是想竞选村副主任的。

    “你们慢聊,我那边过去一下”赵羽晨对着老人们说道,迈开了步子朝着发放苗木的地方走过去。

    看着赵羽晨走远,来发老人对老村长赵老根说道“老根,这次看来听你的还真没错啊,真的选了个为村里着想的领头羊了”

    “这娃子,从小就不错,大了之后还是和以前一样,没啥变化,对我们还是客客气气的,有时候开着车子路上碰到我还会停下来捎我一段路呢”

    “我也是呢,都坐了好几次了”

    几个老人相互议论开来。

    “你们就等着享福吧,这娃子和别人可不一样,是个肯做事情的人,到时候在村子里多办些事情,咱们大家一起跟着沾光。不然你以为我为甚要把他给拉出来啊,看看村里的石头,以前怎样,他回来之后,帮了几次忙,现在都买了四五千的三轮车了,还把以前欠下的债都给还清了”老村长哈哈笑着说道,有人夸赵羽晨,他当然高兴,怎么说,爷俩关系也是特好的吧。

    如果赵羽晨听到的话。怕是要打一哆嗦了,原来一切都在老村长的算计之中,但是如果自己没有那个神奇的空间,自己肯出来参加村支书竞选才怪,现在社会办什么事情不需要钱啊,而且一个村的村支书可不是好当的,要是在任几年无所作为,还不被人戳着脊梁骨数落啊。

    还好经过陆涛他们观察,说是在那个泥土里放置个两三天之后,果苗就会产生变异,当然时间越长越好,他拿过来分的这批苗子以前在空间里放了段时间,在山洞里面有放了五六天,想来变异的很彻底了。

    忙活了两个小时之后,基本上每户都拿到了十株果苗,除了几户人家因为没人在家里没拿到以外。

    “好了,十五万打水漂了,呵呵”赵仁贵看到赵羽晨走过来后,笑呵呵的说道,自己亲眼见证了价值十五万巨额物品的分发,也算是一大壮举了,让自己来,肯定是不会舍得的,给自己个县长当也不分。

    “是啊,现在就分了这么多了,以后还不知道分什么呢,不知道到时候羽晨会不会拿金砖出来分分”赵成功一边对着本子,一边抬起头来笑着说道。

    “做梦去吧,分金砖,分你两块红砖你要不要啊”赵羽晨笑斥道,这家伙还真会想,脑子里怎么会想到的也不知道,真把自己当成大地主,大富豪啦。

    “红砖也行啊,不过怎么的也要分个两万块吧,刚好我家要建猪圈了呢”赵成功听到赵羽晨的话忙说道。

    “你这家伙倒是打蛇随棍,粘糊的本事还真强啊。要不要羽晨帮你把猪崽子也给买回来放到猪圈里面去啊”赵仁贵猛的拍了下赵成功的肩膀说道。

    “嘿嘿,我不就是那么一说”赵成功笑了两声,有些尴尬。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正和赵仁贵他们聊着,赵羽晨的电话突兀的响了起来,铃声还是那首老歌曲,一直没有换过,也懒得去换。

    拿起手机,赵羽晨抬头看了看上面的号码,发现是个不认识的号码,不免有些奇怪,但还是把它给接通了。

    “羽晨,是我,罗晓”电话刚一接通,就传来了压着声音的话音。

    一阵交谈下来之后,赵羽晨有些无奈,看来好事情就是做不得啊,刚才罗晓罗副局长打来电话告诉了他,有人向上面反映了他在选举过程中买票舞弊的行为,说的有板有眼,证据也确凿,就是这次分苗子的事情,据说情况特别的恶劣,数额特别大,县委书记关浩亲自批示要下面严格处理,罗晓特意违背了保密原则给他打电话通知的。

    “羽晨,怎么了”边上赵仁贵看到赵羽晨有些变色的脸奇怪的问道,刚才不是还兴高采烈的,怎么一下子好像出了什么事情一般了。

    “没什么,就是有人告诉我说我被人举报了,在村选举的时候买票舞弊了”赵羽晨淡淡的说道,脸色突变是因为刚听到消息有些愕然,其实仔细想来也没有什么,自己是临时决定给每户分十株苗子,之前除了和父亲商量过以外,其他的人根本就想不到,根本没有证人。

    当上了村支书,赵羽晨也知道平静的只是表面现象,有些人根本就不会认输,而是想方设法的找些事情出来,闹些矛盾出来,或者抓住他的痛脚在来上一刀,只不过没想到来的有这么快。

    早上才说的事情,现在才不过半天不到的时间,县里就已经都知晓了,连县委书记都做了批示,还真的是有点想不到。

    “什么,买票舞弊,这不是瞎扯淡吗,谁他**的吃了这么空,没事情找事情出来啊”赵仁贵听到赵羽晨说的话之后怒道,根本就没有的事情,要说清楚,没人比他更清楚了,这次的选举事情,赵羽晨就根本没怎么出面拉过票,怎么可能有买票什么的行为。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这种事情说也说不清的,也不用太理会,反正咱们清白的很,没像他们那样请了上桌请下桌,那几天根本就没得消停过”金茂说道“不过今天的这个举动,在别人的眼里,倒像是兑现当初选举的承诺了,所有才会有人去举报的吧”

    “管他呢,爱怎么调查怎么调查,爱咋咋的”赵成功把一碟协议纸收到了一起,甩动着啪啪作响,很高声的说道。

    “我都没说什么话,你们一个个就一大堆了,有必要这么紧张吗,咱是身正不怕影子歪,经得起组织的考验的,倒是你们要注意了啊,说不定到时候调查到你们头上了呢”赵羽晨听着一句句暖心窝子的话,笑着说道,只要自己没买票过,他们还能把黑的变成白的不成。

    不是有人说我买票吗,好,我就买票给你们看,赵羽晨心里说道,原本本来想过段时间才建的老年活动中心,索性就叫人给弄起来先,管他什么流言闲语呢。

    赵羽晨也是个想做就做的主,想到这后,对着赵成功说道“成功,等下我那里拿五万块钱过去,用途我和赵爷爷说过了,把那两间村小改造一下,办一个老年活动中心”

    “行啊,你给我钱就行了,其他的不用你操心,我会处理好”赵成功说道。

    第二天早上,赵羽晨接到了县委工作人员的电话,让他和赵仁贵一起去县里一趟,具体什么事情没有说,不过想来也就是那件事情了,其他的还能有什么事情,难道是是上面拨款下来,让他们去领,那是做梦的事情,想都不要想。

    带上在村口等待的赵仁贵,两人半个小时之后就到了县委大院,在会议室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县委书记关浩,还有另外两个穿检察官制服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关书记”看到他们走过来后,赵羽晨和赵仁贵站了起来,叫了一声,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何况大了这么多级,不站起来都不行了。

    关浩脸色很平静,轻轻的挥了挥手,说了个坐,几个人一起坐了下来。

    赵羽晨和赵仁贵坐在右边,刚好面对着进来的三人,和关浩一起进来的两个穿着检察官制服的中年男子眼色很厉,应该是长期的职业关系使然,即使坐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动作,但依然会给人一种,此人能把人内心看穿的想法。

    “这两位是县检察院的领导,这次叫你们两个来是因为一些事情,有些事情叫你们来问一问”关浩很简短的说道,从手中拿起两封信丢到赵羽晨两人的面前。

    上次就觉得有些问题,没想到果然如同自己所料的那般啊,下的本钱还真是不小,难怪得票远胜其他两人啊,有这样的一份礼物在,在农村里面怕是根本就没什么问题了。

    赵羽晨打开了一封已经打开的信,看了一下之后,就把信放到了一边,没有多看,都不知道怎么编出来的话。

    他这边没反应,那边赵仁贵看完信后站了起来“关书记,这根本就是血口喷人,你们可以去村里调查,根本就是没有的事情”

    信里的内容很短,只有短短五句话,说了赵羽晨和赵仁贵为了选举,许下几个重诺拉票,第一个重诺就是昨天的每人发十株果苗,价值三百元。第二个重诺更离谱,说是到年底的时候,每户分五百块钱等,落款是知名人。

    “是不是诬蔑的事情我们自然会去调查,叫你们俩来就是问下事情,不需要那么激动,坐下来吧”坐左边的中年男子冷淡的声音说道。

    多少最后查出来确有其事的人前期的表现还不都是差不多,看着像可怜而已,如果真没有事情,会有人去举报吗,而且信里还提到了许诺的日期等等,对于这样的反应,对于自己看到的来说,是在寻常不过的了。

    “我问心无愧”看到关浩和那两个检察官看着自己,赵羽晨昂起脑袋说道“我也可以接受任何的调查,发果苗这件事情确实有,就在昨天下午发的,至于说是选举前承诺的,那我就无话可说了”

    “是的,关书记,这次发果苗的事情,事先我们都不知道,而是昨天早上开碰头会的时候,羽晨支书临时提出来的,对于这一点,我以我党性发誓”赵仁贵听到赵羽晨说的话之后,也站起来看着关浩和两个人说道。

    看到两个人的态度之后,关浩朝两个中年男子点点头,便走出了会议室,留下了四个人在会议室里说着话。

    经过一番问询之后,差点就把选举时候所作的一切事情,所说的一切话都说了出来才算是结束了。

    赵羽晨不知道其他的问询是怎么样的,看电视上演的好像也就是那么回事情,但是当他碰到的时候,却发现根本就不一样,两个人不时的呢问一个问题,他问一个问题,而且答的时候也是不是突然叫坐边上的赵仁贵回答,就是一句话之后叫自己回答,来回贯穿着,有的问题甚至一问两三遍。

    “好了,你们可以先回去了”可能是两人也问累了吧,脸上罕见的竟然出现了笑容,对着赵羽晨和赵仁贵说道,说完他们两个就先离开了会议室。

    “当这个支书还真他**的累,仁贵叔,我可是被你害了啊,要不然,现在我悠闲的很哪”开车出了县委大院后,赵羽晨对坐一旁的赵仁贵说道。

    “什么叫被我害了,这对你是好事情啊,说明党政府关心你重视你,不然鬼才会叫你来”赵仁贵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嘴里笑着说道,脑子里则在想着到底是谁在做小动作呢。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