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四十四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四十四章

    隔了两天之后,县里的检查组就有人下来查关于选举时候的事情了。这个时候,村子里的老年活动中心正在热火朝天的建造着。

    自从知道这两间村小修缮以后改为老年活动中心,村里一些老人每天老早的就来到了村小的门口,或坐或站的看着老村长叫来的工人们忙活,互相之间交谈着,唠嗑着。

    比起前两天全村每户分果苗,这老年活动中心更能吸引老人们的眼球,更能让他们关心,其中又以老村长为之最,每天最早来到村小,最晚才离去,两天的时间,足以让村小改变了许多。

    检查组的到来,没有受到大家的欢迎,当问到赵羽晨在选举过程中有没向他们许诺分钱分物的时候,相反倒是有不少老人们拉住他们说着赵羽晨的好。

    对于老人来说,谁对他好,谁就好,更何况没有让他们掏钱集资什么的,听到检查组说赵羽晨在选举过程中买票像他们询问的时候,老村长在村小的屋子里当场就把手里的茶杯给扔到了地上。

    “他。他,她,他们几家都是一号二号晚上,我硬扯着羽晨去他们家里聊天的,但是说的什么买票的话根本就没有过,有怀疑你可以自己去问,原本那孩子就不想参加竞选,是我和仁贵加上人家孩子他爸妈爷爷他们硬架着上的,现在倒好,人家好心自己掏钱分果苗,造老年活动中心,倒是变成买票了,我想问一下,几位同志,到底他该怎么做才是对的,难道现在做善事真的做不来了吗?如果是这样,我去和羽晨说,让他辞了这职务,赚自己的钱去好了,省的还要操这份心”看着几个检察官,老村长吹胡子瞪眼的看着他们,大声的说道,声音响的站在几十米开外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对于选举的事情,他和仁贵一样都很清楚,票多是因为他当年的基础存在,在加上这几年的几任村支书也实在不咋样,没有给村里带来一点变化。才会在他和仁贵的吆喝下投票给他们推出来的赵羽晨,当然了有那么多的票是他们也想不到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会去选赵羽晨。

    原本让出位置在外面等着的众人听到了老村长的话之后,推开了屋门,看着检查组的几个人和在屋里包括老村长在内的四五个老人,一个个插着嘴数话。

    “是啊,羽晨书记根本就没向我们许什么东西过,哪有买票的事情,是不是弄错什么了”

    “买票我倒是想着羽晨书记买点票呢,咱们也能有点额外收入不是”

    检查组的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明白想查到什么东西是不可能了,在村里已经转了好多户人家了,没一个人说赵羽晨有买票舞弊的行为,无论怎么承诺保密都没用,也不知道是真的没说过,还是说赵羽晨在村子里能只手遮天,让别人都不敢再背后说话。

    “我们也只是例行询问而已,大家都不要激动,这也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干部,至于事情的真假,我们会调查清楚的。我们的原则是不错怪一个干部,也绝不会放过一个蛀虫,也希望大家把知道的主动举报上去,不要让蛀虫有生存的空间”检查组中一个女的大声的说道。

    只不过她的话无法让大家平静下来,群情汹涌。

    “好了,大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别给我们的羽晨书记添乱子了”老村长听到大家的话之后,站出来说道,此刻也只有他还能压得住场面。

    “羽晨支书来了”站在门口的人群中,不知道谁突然大声的叫了一句。

    “羽晨支书”

    赵羽晨刚从山上回来,想看看老年活动中心的进展怎么样了,就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上,没想到还没进村小的大门呢,就看到里面屋子门口围着一堆人,颇感诧异,按照以前的性格可能不会去凑这个热闹,但是现在他是村支书,就必须要去看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没想到还没走到门口,站在外面的人就看到他了,一个个笑呵呵的朝着他打招呼,围观的人中,大部分的人年纪都比他大的多,不过现在都是叫他羽晨支书。

    “羽晨,你过来,县里有人来调查你说是你选举的时候买票什么的,你自己过来和他们说,有这么污蔑人的吗?”老村长在里面嚷着说道。

    “赵爷爷,没事,我早就知道了。反正没有的事情,随便他们怎么调查,怎么说好了,大不了我那些分出去的果苗全部收费”赵羽晨从人群中让开的一条缝里挤了进去,走到里面后笑着说道。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商铃看到走进来的赵羽晨后,脑子里忽然出现了这么一个词,她是这次调查组的队长,接到了上面的指示带队下来的,因为来的匆忙,甚至都没有看赵羽晨的简历,才是刚刚第一次见到赵羽晨的真实面目。

    这样的一个年轻人,会是举报信上所说的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吗,商铃自问看人眼光还行,但是却看不出赵羽晨是那种人的倾向,相反赵羽晨给他第一印象极好,一个年轻有为的阳光青年,这就是他的第一印象。

    “你好,我是检查组商铃,来村里是因为上面接到了这些检举信才过来了解情况”商铃拿着手上的几封检举信淡淡的说道,印象好是好,但是没有伸手打招呼的必要。无论年龄,职位都不在同一条线上。

    “欢迎商大姐来调查啊,前几天我已经在县里被调查过了,就没有必要再问我了吧?”赵羽晨笑着说道,来的还真是慢,还以为第二天就有人来调查了呢,没想到过了两天才到。

    “没什么调查不调查的,我们只是过来问几个问题罢了”商铃听到赵羽晨话里的嘲讽意思说道,还真是年轻人啊,一点都不懂得谦逊,受点委屈就马上针对性的说出来了。

    “哦。我就是过来看看老年活动中心弄的怎么样了,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赵羽晨听到商铃的话后说道。

    “老年活动中心?”听到赵羽晨口里的词,商铃跟着念了一遍,很奇怪的问道。

    “是啊,就是老年活动中心,羽晨支书个人掏钱花五万块钱修建的,现在还在修建途中,是不是也要列入调查范围”老村长没好气的说道。

    检查组的几个人相互看了一下,还真有必要列入调查之中呢,不过商铃摆了摆手,她算是看出来了,这很有可能有是个人掏腰包买名声的举动,根本就没什么内幕存在,如果真有什么内幕,不可能会把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

    赵羽晨没有在村小里多待,和检查组的几人说了一下之后,走到了一旁和老村长几人说了几句就离去了。

    对于这次的调查,赵羽晨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本来就是无中生有的东西,大不了这个累人的村官不当了,这总可以了吧,不过这一步是到最后的时候才会去走,现在他们爱咋咋的吧。

    如果不是现在自己的心态有些变了,想为村里的人谋些出路,谋些福利,以及能更好的利用自己的那个神奇的空间,前两天在县委的时候,说不定都拍桌子甩椅子了,不得不说几年的打工生涯让自己的性格沉稳了许多,不会再像以前那般任性妄为了。

    出了村小之后,赵羽晨开着车子回到了苗圃,这里这几天成了热闹的地方,赵卫国夫妻每天在这里收着大把的钱,卖着大把的果苗,这一批果苗都是赵羽晨以前在空间里放着的,除了分到村里的,其他的都拿来卖了。

    山上山洞里面的那些苗子。已经被陆涛说好了,到时候由他们拿去出售,价格也被他们压到10元一株,相对于自己的卖给别人的价格,赵羽晨倒是没有反对,因为这批拿来的苗子本身就是农科所从原本的下属苗圃基地拿来放到这里的,只是在这里放个几天的时间,收取些费用罢了,赵羽晨原本以为是果苗也要自己提供,才开口25元一株的价格的,现在既然是都不用自己管,还能收钱,何乐而不为。

    “羽晨,过来啦”看到儿子从门口走进来后,赵卫国问道,现在的儿子可是比自己要忙的多了,白天的时候都难得才能见到。

    “嗯,爸,这边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赵羽晨点点头,看了看四周,不远处两栋巨大的仓库光秃秃立在那里,显得格外的耀眼引人注目。

    “有什么问题,没有,不过这些苗子快卖完了倒是真的”赵卫国想想后说道,伸手指了指所剩不多的果苗。

    “没了就没了,山上的那批到时候陆涛他们要回收上去的,不能卖了,附近几个村子也卖的差不多了吧,真的想买的,我想肯定都已经买过了,现在也没有多少人会买了”赵羽晨说道,不知道等到到时候果子卖出去的时候,会不会出现千元求一株果苗的情景,眼下是不去想了。

    “羽晨,你三阿婆给你相了个对象,过两天有时间去看一下”正和父亲聊着,边上宋晓娣走了过来说道。

    “妈,不用这么急吧”赵羽晨听到母亲的话不由的头痛万分,今年过完年以后好像都提了好几次了,每次不是这个给自己介绍就是那个给自己介绍,自己又不是啥香饽饽,有那么吃香?

    “什么不用那么急,今年你都27岁了呢,看看村里的其他人,别的我就不去说了,金茂好像比你小一岁还是两岁吧,他都已经结婚了,你还说不急”宋晓娣听到儿子的话不由的急着说道。

    赵羽晨听到母亲的话不由的无语,这能比吗,他们都已经认识多少年了,村子里三十多岁打着光棍的都还好多个呢,怎么不去提他们,赵羽晨心里说道,不过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因为一说出来,怕是母亲又要唠叨个半天了,为求两耳清净不用受罪,还是算了,不自讨没趣的好。

    赵卫国听着他们母子二人的对话嘿嘿笑了两声,不去插嘴,只不过从心底里还是希望儿子能早些结婚的,不过男儿志在四方,他也是从那时候过来的,也很了解,所有没有劝说什么,毕竟现在的时代不一样了。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你不操心,只能我自己操心了”宋晓娣看到丈夫在一旁傻乐,不由白了白眼,不满的说道,摊上这么个丈夫只能自己辛苦些了。

    “喂,王哥,嗯,行,我马上过来”正聊着,赵羽晨的电话想了起来,简短的说过几句话之后,把电话一挂,转过脑袋和母亲说道“妈你看,电话又来了,不是我推脱,是真的很忙,不说了,我先走了”

    说完话,赵羽晨赶忙走出了苗圃的大门,上了皮卡车快速的朝着县城驶去。

    “哎,别忘了明天早点回来去看看姑娘啊”宋晓娣看到儿子又要溜号,忙急着走出门口说道,说完话,才看到皮卡车都开出了这一段接进来的土路。

    “好了好了,不要逼他了,他不肯去你又有什么办法,还是慢慢的来吧”赵卫国看到妻子气鼓鼓的走了进来后,笑着说道,这种事情越催急了,得到的效果越差,还是顺其自然的比较好。

    “是啊,都不急,就我急的要命,我看你是压根就不想帮儿子找媳妇吧”宋晓娣拿眼瞟瞟赵卫国,有些生气的说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什么叫做顺其自然。

    “我怎么不想啊,总不能随便的就瞎介绍一个吧,你看看那些人介绍的,一个比一个经典,难道要羽晨去和她们相亲,找她们中的一个结婚?”赵卫国笑着说道。

    “那又怎么样,那不是很好吗,不就是胖了点”听到丈夫的话,宋晓娣噗嗤一下笑了出来,但是嘴上还是不服输的说道。

    前两次她见到了那些七姑八姨介绍的几个女孩子,比起见过几次面的石晶晶和那个赵羽晨老校长妻子介绍的女孩子,简直是没法比了,才二十来岁,身高一米五六左右,胖嘟嘟的足有两百多斤,看上去都是肉,看上去很有福气,还有几个则自己看了一眼之后就帮儿子排除掉了,这么漂亮的儿子,怎么也得找个长的差不多的吧。

    赵羽晨赶到晨羽山货水果销售公司是在二十分钟之后,一路上因为车辆少,速度不自觉的就加快了许多,把皮卡车的速度飙到了极限。

    “王哥,什么事情啊?”赶到公司后,赵羽晨下了车子,看到王铮亮正站在一堆可能是刚收过来的黑木耳面前发着呆。

    “来了,羽晨,也没什么事情,就是想问你一下,咱们能不能把这些货发往全国各地去,没想到你那么快就挂了,害我想多说两句都没法子说”王铮亮看着赵羽晨苦笑着说道,一个电话的事情,却变得人亲自跑过来了。

    “没事,你刚好帮我解围了呢,不赶来,我还要被我爸妈给缠着说什么相亲的事情”赵羽晨笑笑说道,脸上的表情极为丰富,对于他来说,这个电话来的可谓是及时雨,帮自己解救了出来。

    “哦,哈哈,你爸妈要你相亲去了啊,恭喜恭喜啊”听到赵羽晨的话,王铮亮不由的开怀大笑,很少看到赵羽晨露出这种表情的笑容,原本还以为这个年轻人和别人不一样呢,现在看来也差不多,也会有烦恼忧愁的。

    “恭什么喜啊,回到家里已经相亲了好几次了,上次店里你见过的石晶晶也曾经是我相亲对象呢,哎,不提这些了,提着心烦,王哥还是说说怎么个把事情搞**吧”赵羽晨说了两句之后,叹口气说道,越说这个问题越头疼。

    听到赵羽晨说公司,王铮亮马上平静了下来,作为他的新生,不容许在来一次失败,这几天他考虑了许多,原本这家公司按照他们的设想,只是附近几个县市,本省之内的,但是他通过上网发现,其他的一些地方,对于这些山货等绿色食品的需求量也是极为庞大的,虽然现在到处都有这种店面开着,但是这一块的蛋糕还是极为庞大的,可以钻进去啃下一大口人,因为他们的山货才是纯正宗的从深山老林里面弄出来的。

    把自己的一些设想一一的说给了赵羽晨听,王铮亮说完之后,看着赵羽晨。

    是这样啊,听到王铮亮的话,赵羽晨沉吟着,原本自己这家公司开起来只是为了到时候的那些水果服务的,但是闲不下来的王铮亮却用卖山货铺开了市场,还真是能人啊。

    既然现在有这样的条件,那倒是无所谓了,反正迟早好像公司都要弄大的,现在能先铺大就铺大好了,也可以为以后减少些麻烦。

    “行啊,王哥,不过你吃的消不,还是招几个人来帮帮你吧”赵羽晨想了想后,点头说道,顺便善意的提醒道。

    “这就是另外的一个问题了,招人广告我早已经在公司门口贴着了,市报纸那里也刊登出来了,不过好像没有几个人前来应聘,呵呵,咱们的庙太小了,容不下大菩萨啊”王铮亮说道,几天之前就贴出的招聘广告都没几个人来,门外倒是来了好几个,让他不由的有些泄气,现在还好,王建李新义他们收回山货是分类的,不然光这些让自己处理就要头痛死。

    “这样啊,那我想想办法吧,看我几个朋友现在怎么样,能不能过来给我们帮忙”赵羽晨听到王铮亮的话后说道。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真的有水平有本事的人,都跑到外面去了,谁还会待在小县城,拿着远远低于别的地方的工资干着同样辛苦的事情啊,这一点他可是深有体会的。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