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第一百四十七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四十七章

    听到王铮亮说的有这样的山洞之后。好动安静不下来的黄刚当即叫着要去山洞里面探个一二,因为到现在他脑袋还迷糊的很,听着像是天方夜谈一样的,怎么晨哥回来运气就这么好了,这样稀奇古怪的事情都会被他发现的了。

    黄刚却却欲动,边上阿玉也不甘闲着,紧随前头带路的王铮亮往山洞那边赶了过去。

    山洞早已不像以前那样漆黑,现在里面挂了足有七八盏百瓦灯泡,走到里面之后不用再担心脑袋撞上岩壁的事情发生。

    陆涛和顾若盼几人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苗木培育之后,满载而归,至于那些苗木弄到哪里去就不是赵羽晨关心的问题了,虽然当初说是果子优先供应给赵羽晨,不过谁知道到时候的事情呢。

    山洞里面,那个被赵羽晨利用,里面长满药果灌木的小山洞空空荡荡,只有几株可能是遗漏下的苗子还在那里倔强的生长着,无风自动。

    “这哪有什么东西啊”走进山洞里面,四处看了一番之后,黄刚狐疑的问道,难不成这几株孤零零的小苗子就是?

    你找得到就有鬼了,赵羽晨听到黄刚的问话心里说道。

    原本就没有什么东西的。只不过是自己施了个障眼法而已,不过这空间里面的黑土还真是够强,拿到外面来真能让植物产生变异,以前自己还一直以为是空间的原因呢,没想到问题是黑土上面。

    “刚才我们外面看到的那几株大树原先就在这里面的啊,不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羽晨给迁到了外面,现在这里面肯定是没什么东东了”王铮亮笑着答道。

    “晨哥,你就通过那几株果树赚到第一桶金?我看那些果树,就算大丰收也不过是几千万把来个果子吧,能卖多少钱?”阿玉听到王铮亮的话,联想起刚才在外面的时候,王铮亮话里的意思,奇怪的问道。

    赵羽晨含笑点点头。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几株果树结着的果子能卖几个钱,难道结的是黄金果。

    “不想了,老王哥,你还是告诉我到底怎么个值钱法吧,我懒得去动脑子”黄刚找了块岩石坐了下去,嘴上叼着一根刚刚从脚边折来的野草。

    王铮亮听到黄刚的话,回头看看赵羽晨,看到他点头之后,竖起两根手指头对着黄刚亮了一亮。

    “二十块一斤?”黄刚问道。

    王铮亮摇摇头,依旧竖着两拇指。

    “二十块一个?”黄刚站了起来,看着王铮亮惊奇的问道,什么水果啊,这么贵,要二十元一个。

    “nnn”王铮亮晃晃手指。嘴里说道“这些水果在市面上卖的时候,平均价格是两百块钱一个,论个不论斤的卖,怎么样,傻了吧,要昏了吧?”

    黄刚和阿玉听到王铮亮的话,倒吸一口冷气,吸气的声音站在一旁的赵羽晨和王铮亮都听的清清楚楚。

    “这还是水果吗?”黄刚张着大口问道。

    难道晨哥把自己叫来,帮着推销这个水果,哦,老天,打个雷劈死我吧,打死也卖不出这种价钱啊,自己又不是什么金口,说买,别人就要卖了。

    “当然是水果了,现在这水果还有个响亮的名字呢”王铮亮横了一眼黄刚,这说的是什么话,没见识。

    “可是,可是”黄刚嘴唇动动,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想钱想疯了吧,如果不是以前和赵羽晨的关系极好,说不定现在就立马走人了,哥们玩人也不是这种玩法的吧,这话说出去,别人不当我傻子才怪。

    不单单他接受不了,一旁的阿玉明显的也脑子短路了,听着王铮亮的话,看着赵羽晨的表情,脑子里不断思索着两百块钱一个的水果到底是什么水果,这价格也太离谱了些,说二十块一个倒能让她能接受的了。

    “放心吧,把你们叫来肯定是不会把你们拿去卖的,这些王哥说的都是真的,呵呵,这个水果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现在你们既然已经来了,我就大概的说一下今后的工作方向,具体的你们问王哥,我没时间”赵羽晨看着两人的反应笑笑,这个表情反应已经很好了。

    “你说吧”黄刚和阿玉机械似的回答道,脑子里还是转不过弯来。

    “因为现在水果还没成熟,所有暂时没有水果卖,不过我联系了一个朋友,到时候会有一批香水化妆品运到公司里面,到时候王哥你们可以凭借着香水慢慢的铺摊子了,呵呵”赵羽晨把脑子里想的说道。

    两天前,赵羽晨已经和王明还有陶兴旺通过电话,王明和赵羽晨聊过之后。当即就同意了他的话,虽然这些县市的代理权都已经被别人给拿去了,但是不是还有特约代理这一种特殊情况吗,王明二话不说,就把这种很少有人能够得到的代理权给了赵羽晨说的公司,由着他们折腾,连什么代理费都没提过。

    倒是陶兴旺那里,一通电话下来,支支吾吾的,没一个准信,赵羽晨也就不报什么希望了,这样的人交一次就够了,下次也别想从自己这里拿什么药果了,想来应该是那十多株拿过去的药果灌木栽培出去了才会这样吧,也罢,就这样了。

    这他倒是误会陶兴旺了,经过两个多月的实验,以及临床试验等,这批药果做出来的粉末汽雾药剂等结果都是优加,效果比云南白药还要好上三分,已经有好几个大医院订货了,赵羽晨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正陪着国家卫生部门下来的领导还有几个医院院长。刚才那个卫生部下来的领导已经和他说过了这种药品暂时不要再市面上流通,等他回去开会过后再进一步通知他。

    虽然陶兴旺是个私营业主,但是这种政府部门却是他头上悬挂着的尚方宝剑,怕是一个不遵,公司就会灰飞烟灭了,说不得只能唯唯诺诺的答应着,赵羽晨电话打来的时候,这些事情又不好解释,那边人有在那里坐着,只能支支吾吾几句了事了,眼下虽然那几株灌木已经成活。但是还没能大规模的种植。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果药果灌木可以大规模的种植,那么解释不解释都无所谓,但是虽然开辟的药材种植地够大,但是苗子分株太慢,最快也得等到明年的这个时候才能大规模的种植,眼下就这样把赵羽晨得罪了倒不是他想看到的,还是等会人走之后再给他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吧,这种国家部门规定的东西,他也不会说什么吧,谁叫他药果药用功能这么好呢。

    赵羽晨当然不知道那边发生的事情,大略说了一下注意的事情之后,就不在过多的说什么了,反正他们不解有王哥会帮着解释的。

    看着一头雾水般的两人,赵羽晨轻笑了起来,咳咳两声之后“好了,有什么不懂的你们回去再问王哥好了,现在嘛,还是游山玩水的好,难的今天一天有空啊我也是”

    “你有那么忙吗?晨哥,我记得你以前说的是就包了点山包了点田吧,怎么现在变化这么大啊”

    变化能不大吗,有了那个神奇的空间,这还嫌慢了呢,不过弄的快也没用,庞大的空间,了无一人,除了偶尔带着父母进去逛逛,其他的只能是他自己在里面忙活,现在赵羽晨是恨不得生出个十双百双手。

    如果是古代的话,说不定赵羽晨现在都买了上百个,上千个的奴隶放进里面忙碌了,只是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没有奴隶好买,等以后看情况吧,弄些非洲难民进去好像也是不错的。

    “他不忙才怪。这边几座山,加上水库还有那边那些田全部都是他的,在那边村子口还有一家苗圃,公司你们知道了不用说,县里面还开着一家门面,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呵呵“王铮亮笑着说道。

    “他现在怎么了?老王”听到王铮亮话不说完,只露个口风,黄刚急了,马上问道。

    “他啊,现在头上还带着顶乌纱帽呢,哈哈”王铮亮哈哈笑着说道。

    “什么乌纱帽啊,王哥,你一次性说个透顶啊,这样一句半句的我听着都心急”听到王铮亮还是没说清楚,黄刚马上又催问道。

    一口老王,一口王哥叫的王铮亮有些迷糊。

    看了看赵羽晨,王铮亮说道“他啊,现在是他们村里的支书呢,呵呵”

    离黄刚阿玉他们来到这个小县城已经有半个多月了,这半个月来,如同上了链条一般的他们成天堆在公司里面,而赵羽晨则每天悠闲的村里地里来回走,最主要的是还是躲进空间里面,吃着爽口的水果,美美的回味着以前的幸福往事,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他也没有多少时间好消遣。

    空间里面的水果在前几天便已经成熟,而外面的那些少说也要个把多月的时间才能成熟,因为这样,赵羽晨也就有了足够的时间在空间里面忙活。

    驱车赶往县里买了数千只篓筐,堆到了仓库里面,当然了,那里有大部分都被他拿进了空间里面。

    空间里面种植的果树足够多,多的赵羽晨看着面前的果树犯愁,已经在里面忙活了三四天了,其中父母还一起进来帮忙过,只是忙活了几天下来,赵羽晨发现,自己摘下的才不过是点毛毛雨,树上依旧悬挂着到处都是。

    哎,要是这些水果自己会掉到框里就好了,赵羽晨拿着水果往上抛着,心里想到,但是很明显,这个是不可能的,不像他看的小说那样,什么身外化千,瞬间就把这些玩意都给解决了,只能慢慢的一个个摘下来。

    好在空间里面一马平川,不会高高低低的,从外面拿了扒脚梯之后,倒是不用搬来搬去了,一个地方摘完之后,人站在上面,都能用脚夹住,挪动梯子往前面走着,不用下来上去的麻烦。

    不知道这些到时候能给自己带来多少财产,赵羽晨望着脚底下并排堆放的装满水果的十多个篓筐,在抬头平望远处的果树,脑子里慢慢的盘算着。

    算了一刻之后就泄气了,因为根本算不出来,也就懒得去算了,继续开始忙活起来,不一会,空间里面想起了难听的狼嚎声,原本鸣叫的鸟儿偃旗息鼓,小湖里原本能看的见的鱼儿全部潜入到了水底下,小怪自从这两天赵羽晨在的时候,天天跟在他的身旁,此刻正把身子缠在了梯子上面,脑袋深深的埋进了最里面,金黄色的鳞片煞是好看。

    一首凡人歌是在赵羽晨吼着的音调中唱完的,赵羽晨及其的喜欢这首歌,只不过听着别人唱是享受,他自己唱则是五音不全了,不过唱完之后的赵羽晨却是洋洋自乐,咱凡人有凡人的乐趣,啥事情都较真就没啥意思了。

    最主要的是,在这里,自己就算唱的在难听也没有人听到,所有不用在乎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问题,赵羽晨暗自想到,依旧高兴的哼着调调,开始了第二遍。

    缠住梯子的小怪刚把脑袋从身躯里面伸出来,两只细小的眼睛看着站在梯子上的赵羽晨,没想到还没看几分钟,刚才那种难听的要死的声音又来了,只好又重新把脑袋缩了回去,躲避噪音的袭击。

    赵羽晨摘了一段时间之后,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是中午时分了,停下了手上的活,从梯子上爬了下来。

    站在上面的他没看到缠在梯子上的小怪,脚一梯一梯的往下爬着,小怪用委屈的眼神看着由上而下的赵羽晨,快速的从梯子上窜到了地上,在不窜,怕是下一脚要踩到身上了,吃过一次亏之后的小怪现在是牢牢的记住了这个道理。

    “走了,出去吃饭去”赵羽晨把小怪的尾巴拎了起来,小怪物顺着赵羽晨的手劲把身子缠到了赵羽晨的胳膊上。

    接着就看到赵羽晨的手臂猛的往下一沉,才勉强算是拖住了小怪物,这小家伙,现在差不多都有二三十斤的重量了,养倒是很好养,每天那些水果三五斤就够了,不过吃的赵羽晨有些心疼,照着小怪的吃法,一年下来,怕是三五百万都有了。

    出了空间之后,赵羽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在屋子里听到客厅中有人说话,抱着小怪走出了屋子。

    “羽晨,睡醒了,这段时间累坏了吧?”坐在客厅里的是老村长和村主任赵仁贵两人,边上父亲赵卫国也坐在一旁,母亲正张罗着碗筷。

    “还行,就是身体有些困了,所以休息了一下,有事情怎么不叫我呢”赵羽晨笑着说道,肯定是父亲和他们说了在休息,所以他们才没进来叫自己的吧,不过想进来也进不来,进屋子的时候,赵羽晨已经是把门给反锁了的。

    “你爸说你身体不舒服,就让你多休息了,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事情”老村长看着赵羽晨怀里的小怪说道,心里却说着,这孩子,怎么尽是养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把身上抱着的小怪放到了门口的楼梯上面,很快小怪扭动着身子往楼梯上面爬了上去,看似缓慢,实则快速,没两分钟就爬到了顶上,在阳光底下,舒展开身子,眯上了小眼睛晒着太阳了。

    赵羽晨走到洗漱台洗了把脸之后,扫去一脸刚才忙碌的疲惫,人也变得精神了许多,踏着大步子走进了客厅里面,赵爷爷和仁贵叔一同到家里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了,而且刚才几人的脸色明显有些凝重。

    “来来,先吃饭,睡了半天,肚子饿坏了吧”宋晓娣帮赵羽晨打上一碗饭心疼的问道。

    宋晓娣和赵卫国是知道儿子在干什么的,只是知道归知道,却也不会说出来,像白天基本上是没什么时间的,人来人往的,特别现在儿子当了村支书,经常有人会过来窜门,如果一家子突然从屋里出来或者一天半天的不见人影未免有些惊世骇俗了,所有他们夫妻俩一般白天都在家里或者是地里忙活,只能晚上夜深人静无人探门了才会一起帮着进去摘几个果子。

    “没,还行”赵羽晨接过饭碗回答道。

    当了村支书后,中午这顿饭倒是很少喝酒了,一来是给大家的影响不好,谁都不会喜欢一个每天喝的满口酒气的村支书的,二来现在主要是国家有了规定,虽然他这个村支书算不上什么七品芝麻官,但也算是个公务员,别人阳奉阴违什么的,赵羽晨不会去理会,自己不喝酒就行了。

    不单单如此,村里的其他干部现在也有样学样的跟着赵羽晨学了起来,中午很少去碰酒杯。

    一桌人,只有赵卫国和老村长一人喝了一碗家酿酒,喝酒的人不多,吃饭的速度自然就快了许多,没一会,几人就吃好了饭。

    “羽晨,上次我们被县里调查的事情是谁去诬告的我们知道了”吃过饭后吗,赵仁贵捧着宋晓娣刚泡好的绿茶看着赵羽晨正色说道。

    “哦,是吗,是谁?”听到赵仁贵的话,赵羽晨问道,脸色神色很平静。

    “听说是宝来举报的,那些信则是赵德胜找人写的,这些家伙哎,特别是赵德胜这个老家伙,我们都答应他不去翻他的老账了,竟然还耍这种花招,看来他留下的老账也要好好查查了”赵仁贵恨恨的说道,这次是还好,却是是被诬告了,但是下次呢,谁知道会不会拿小问题出来放大了说啊。

    “哦,是他们啊,算了,意料之中,不管他们”赵羽晨点点头,很大度的说道,早就想到就这几个人嫌疑最大了,现在只不过是证实了而已。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