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后悔去吧

第一百五十一章 后悔去吧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五十一章后悔去吧

    没有想到啊,才短短二十来天的时间。竟然堆积了千万的资产,那如果自己空间里面剩下的那超过三分之一的果苗如果全部摘下来,那不是还能卖个三五百万的价钱,只是,实在是太累了,就这么三两个人,根本来不及摘它们,只能留待以后在摘吧。

    “晨哥,有这么多钱了,你该买两辆车子,前面开一辆,后面绳子拉一辆,以前你可就这么说过的”黄刚吃完水果后,安静的听着他们说话,此时听到王铮亮的话后,插嘴说道。

    以前聚会的时候,大家一起吹着牛,赵羽晨就曾经说过,等以后咱有钱了,房子盖两栋,一栋住人。一栋养猪,车子买两辆,一辆自己开,一辆用绳子拉着,没想到黄刚倒是还记得很清楚。

    “呵呵,我看是你自己想吧”赵羽晨笑笑,当时的年少轻狂语,又怎么能当真。

    不过倒是该给他们买两辆车子了,不然还老是开着辆从小刀那开来的普桑太丢面子了,好歹说出去,也是一个集团公司的总裁啊,虽然还没有多少员工。

    “王哥,要不我看这样吧,到时候你叫阿玉列个提议,我签个字,拿出一百万买三辆车子吧,具体的车型你们自己去挑,反正钱由收益里面付出,你看怎么样”赵羽晨问道。

    “好啊,好啊,我早就想自己有辆车子开开了,没想到这个心愿在晨哥您的光明领导下,终于达成了”没等王铮亮开口,黄刚就先抢着说道,这个决定实在是太英明了。

    “你小子”王铮亮摇摇头,有些颇为无奈的看着黄刚。

    这家伙比起羽晨也不过就差了一两岁的年纪,怎么心性就差了这么多呢。看上去就像是没长大的小孩子一般,怎么就学不会羽晨那份沉稳呢,不过这小家伙做起事情来,倒是还行,不像羽晨一样,不管不问。

    听到了黄刚的话,赵羽晨瞪了一眼黄刚,这家伙,自己几个人还好,要是人多了,也这样没大没小,抢在王铮亮之前说的话,就有些不合适了,不过眼下嘛,倒是没什么关系。

    黄刚手上晃着笔,嘴里小声说道,该买什么车子好呢,以前是没钱买车,现在是买车不知道买什么样子的车子,王哥的车子好一点,有个五十来万也够了。还剩下五十来万,一辆车子也要二十几万的价格才能花出去,但是现在二十几万的价格车子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多的让人头晕目眩,偏偏黄刚又是个对车市比较熟悉的家伙,一时之间倒是很难下决定了。

    到底买什么车子赵羽晨是不会去理会的,反正只有一百万,随便他们怎么处理,就算他们买辆八十多万的叉五在来两辆十来万的福特也不关他的事情。

    其它的钱,赵羽晨倒是暂时还真的没有想好到底拿来做什么,难道拿来放在银行里吃利息?想了想,还是作罢,眼下倒也没有什么好项目,最主要的是,这点钱真要搞什么大买卖,说不定还有些不够呢。

    “嘿,晨哥,王总,要不你们聊,我先回县里去”得知这么一份好事情之后,黄刚坐不住了,想着赶紧回到县里,看看有什么好车子先参考参考,反正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好做。

    “得了,反正我也没事情了,羽晨,那我也过去了”王铮亮看了眼黄刚吗,笑ii说道。

    “嗯,那你们慢走”赵羽晨点点头。

    等到王铮亮两人走了之后。赵羽晨和忠心守着苗圃的憨憨豆豆它们逗弄了一下之后,关上了苗圃的大门,开着车子,朝塔山那边奔了过去。

    还是春节时候种下的果苗,到了五月份竟然能有收获了,而且这收获还不小,有的当初种的多的,像金茂他家里光卖那些果子这次就差不多得到了五六万的现金,让三婶是乐的合不拢嘴,这才是第一年,那千株果苗没有结出多少果子,但是以后呢,想想就觉得美。

    赵羽晨开着车子从路上过去的时候,金茂的地里头路边上就围着十多个人,几个眼生,几个眼熟,金茂和他**就夹杂在他们里面,笑着在那里交谈着什么,看到一辆皮卡车开来之后,都不用看车牌,面朝大路的金茂就知道肯定是赵羽晨的车子,走到了路中间,伸手打着招呼。

    赵羽晨看到走到路中间的金茂。不由的摇摇头,踩下了刹车,把车子停了下来,这家伙就没点安全意识吗,还自己也开车呢。

    “羽晨书记好”

    “书记好”

    赵羽晨刚下车子,迎声而来的就是几声热切的称呼,一个个村民们用充满笑意的笑脸看着赵羽晨。

    “根水叔好“赵羽晨一一朝着认识的几个人打着招呼,不认识的几位则点点头,没办法,虽然自己是支书,但是有些时候辈分更乱不得。在办公室里,摆摆支书的架子倒是无所谓,但是在这种田间地头还是省省的好,放下架子更能融入他们之中,更何况赵羽晨也丝毫没有什么架子,和以前的他没什么区别,不过就是头上顶了顶小乌纱帽。”羽晨,大家都在讨论着,怎么我这边的苗子那些卖的贵的就那么多的呢,呵呵“三婶看到赵羽晨后,笑着迎过来说道,笑脸在她脸上展现,脸上的皱纹都像是少了许多似的。

    她怎么不高兴啊,原本还以为只是赵羽晨为骗她家里的钱,才让金茂花那么多钱种下这些苗子,事后她可是专门问过别人的,三十元一株的价格两千株可是要六万多元了,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投资了,为此,她在家里没少说过金茂,但是种都种了,还能怎样呢?难道撕破脸上门去说什么,不过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大概是金茂没让她掏钱,不然肯定是不会愿意的了。

    现在想想,还好金茂没问自己要钱,不然这笔收入不是白白的给了别人了,才四个月左右啊,六万多的成本,就已经收回来了,而且这苗子还在地里长着,据说等到十一月份左右还能成熟一次,那样一来不是还有最少五六万的收入,还好,还好,自己当初没上门退掉。

    “那我也不清楚了,可能有的苗子时间长,有的苗子时间短吧。我自己那边山上种的还不是有大批的不行”赵羽晨很是老实的说道,自己山上确实是大批果苗不行啊。

    不过搞清楚原因之后,嘿嘿,这批苗子怕是要大大缩水了,到时候留下个百来株就成了,其他的全部给它天天灌上空间水。

    “也是,你那边的山上我也去看过了,不过羽晨这个苗子你能不能和那个农科所说一下,在拿一批过来卖卖啊?这次,就算贵个几块也没关系的,我们都要买”说话的是赵羽晨称呼为根水叔的人。

    此人年纪已近六旬,唯一的几株果苗还是赵羽晨上次分发而得到的十株果苗,就种在他离家不远的地里,不过因为种的时间短了,这次倒是没有一分收成。

    但是看到大家种的早的都赚了,这些没有买过苗子,而是分到的人就心里活跃开了,都想多种一些了。

    都想着看到成功了,才去做这件事情,那么到最后你又有几分成功的希望呢,看到赚钱了一个个蜂拥而上,这或许就是大多数人的本性吧

    赵羽晨摇摇头,很惋惜的说道“根水叔,实在不好意思,我和农科所的人联系过了,他们说了,因为技术的原因,这种苗子不会再栽培了,所以很抱歉啊,不过等过段时间我在问问”

    赵羽晨是真的为这些人有些惋惜,当初故意送钱一般的举动,却被许多人认为自己是想骗他们的钱,三十块一株都已经是跳楼价了,却被认为还是太高,现在想来,村里后悔的人怕是一大堆一大堆的吧,不过这又关自己什么事呢。

    “真的不行了吗?要不羽晨书记到时候你在帮我们问问,这可是带着大家发家致富的好路子啊,要是你做到了,大家都会感激你,记住你的,如果真的做不到,村里肯定很多人会对你失望的”另一个大概五旬年纪的村民言词有些尖锐,话里的意思很像是如果你没做到,那么大家就都要怨恨你的意思。

    想想也是,别人都能赚大钱,自己却只能挖这么一小块蛋糕,心胸稍微狭小点的人肯定会严重不满的。

    失望,从来就没有希望,何来失望,赵羽晨听了他的话不由的感到有些好笑,要是自己的这个果苗不拿出来,你都知道个屁,现在反倒这样说,在说了,这个村支书当不当都无所谓,你失望就失望好了。

    不过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这个苗子的值钱,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

    看着这个人,赵羽晨不由的想到,不知道到时候大家种下去的苗子会被相互间给偷偷挖走,想想应该不会吧,自己这边附近几个村的人村风可还是比较朴实的,偷盗几乎很少发生。

    “老疯子,这能怪谁啊,我记得当初老村长在大喇叭里说的时候,你还和大家嘀咕着说什么又是骗人的玩意,你肯定是不会去买的,还劝着别人也不要买,怎么现在反倒是怪起羽晨来了”金茂听不过去的说道,这个金茂口中的老疯子当初不但自己不买,还劝着别人也不要买,在他的嘴中,也是劝动了好几个心里想买,但是没有确定的人的,只不过这些人现在看到他都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撕了的。

    “当初我不是不知道吗,要是知道我早把棺材本拿出来也要买了”那人讪讪的说道。

    “那我也不知道啊,我就花了六万多块钱买下了这么多苗子,要我说,老疯子,你人不要这么现实,打牌打麻将,你偶尔反悔还没什么事情,但是这种大事情是你能反悔的了的吗,现在想买晚了,要不然我看我这边卖给你一些好了”金茂笑嘻嘻的看着那人说道,也不知道最后那句是真是假。

    “真的”叫老疯子的人信以为真的问道。

    不单单是他,其他围着的几个人也有人发出了声音,想问问金茂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你傻了,脑子进水了,谁说要卖了,不卖”听到儿子说的话,在边上的三婶急了,这可是摇钱树啊,怎么能卖,绝对不行,不管他说什么也不卖。

    “当然是真的,不过我这可不是三十元一株了,呵呵,大家都知道这个价值了,怎么也要三千元一株差不多,而且不能挑,从头到尾的挖,你们要几株啊“金茂对母亲的话置之不理,看着那几个人,眼光更是瞄准了叫老疯子的人,他**的,最看不惯的就是这样的人了。

    “呵,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嘛,这样的苗子卖三千块一株,买不起,而且也太贵了”老疯子看着金茂开口说道,看着金茂的神色,倒不像是开什么玩笑。

    “是啊,三千块一株太贵了,三百块还差不多,怎么样,三百块,我买个几十株都行”另一人开口说道。

    “不卖不卖,给三万一株都不卖,你傻了”三婶连忙说道,同时瞪了一眼金茂,这傻小子,到底会不会算账。

    眼下的苗子还这么小,就已经能结出几十个果子,等以后大了还了得啊,到时候一株果树结出个一千个果子,那一千个果子就能卖个十万了,不过要是那种五块一斤的三百块一株卖掉倒也是无所谓,但是问题是果子摘下来了,现在也分不清了啊。

    “妈,我就是说说而已,我又不傻”金茂笑着对母亲说道,自己看像是傻的人吗。

    “哟,这边这么热闹啊”正说着,那边路头过来三辆摩托车,在众人的面前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的王德奎笑呵呵的说道,跟在他边上的有赵羽晨见过两次面的王金标和另外两个人,不过看到赵羽晨之后,王金标的脸像是熟透的茄子一般,涨的发黑。

    王德奎是特意来找赵羽晨的,在回收水果的苗圃没找到,在村口问了几下之后,得知赵羽晨往这边来了就又急匆匆的赶了过来,没想到,赵羽晨就在这里和别人聊着天。

    “晨小子,你还好吧”王德奎伸出手来,拍了拍赵羽晨的肩膀,后生可畏啊,虽然同时支书,但是自己可就没他那么好命了。

    “还行,老家伙你怎么样”赵羽晨回敬着说道。

    两人说完之后,相视一眼,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肚子都快要疼了。

    自从把水果交上来之后,王德奎好几次和赵羽晨谈论着在扩大化种植生产的意思,但是偏偏赵羽晨拒而不答,要不就是没有了,让他气得直咬牙,最后索性也不叫他羽晨书记,直接叫赵羽晨小子了。

    礼尚往来是中国的传统,听到王德奎这么叫自己,赵羽晨当然是要热情的回应过去,直接一句老家伙让那天在苗圃的几个人差点笑喷,这还是两个村的支书吗?和无赖差不到哪去了吧。

    “晨小子,我过来想问你,到底还有没那个果苗卖了啊,大家都想种啊,催的我头痛,我说你就帮帮我成不,反正是件小事情啊对吧,你都能发给村里一人十株的果苗,拿出来卖肯定还是有的吧”王德奎不顾边上有人,就拉扯着赵羽晨到一边去恳声说道。

    他也是没办法啊,大家都知道他发财了,两百株果苗最少赚了一两万,现在都要种了,特别是他堂弟王金标,当时冷言冷语,现在确实整天跟在他后面,催着一起去买些苗子,早干嘛去了的,当初亏我还特意叫你呢。

    不过不满归不满,如果是他一个人都好说,爱理不理都行,但是现在是村里除了那些种上苗子的人家之外,一个个都分外眼红啊,他们自己去问了,没的卖,那不好意思,只能劳驾村支书了,当初大家选你可就是让你为大家排忧解难来着的。

    赵羽晨听了王德奎的话愕然,自己什么时候一人十株苗子发过了,这话也说的太那啥了吧。

    看来谣言的威力真的是可怕,在过段时间不知道会不会传出来一人分十株苗子了。

    “老家伙,我在跟你说一遍,真的没苗子了,你催我也没用,人家不栽培,我去哪抢,要不然把你自己的苗子分给他们不就成了”赵羽晨摇摇头提供了一个极好的意见。

    “我呸,凭什么啊,大不了我村支书不当了,我也不给,我说你就真的腾不出来点了吗”王德奎听到赵羽晨说的直翻白眼,这都什么歪主意,感情自己的财产还要充公啊,就是充公也不够分吧。

    “腾不出来了,谁叫他们以前干嘛不要,现在没有了,有也被农科所的回收过去卖给别人了,你以为别人都等着我们的啊,他们都是有时效性的,懂不时效性,过了那个时效性就没了”赵羽晨很肯定的说道,顺便教教王德奎。

    “哎,那算了,我去跟他们好好解释一下,金标听到了吧,不是我不帮忙,是确实没有了,你也是自找的,上次花钱买了不就成了,逞什么英雄好汉”王德奎叹了口气,对着跟在自己边上的王金标说道。

    看着王德标一脸希求的表情,赵羽晨心里嗤然,就算有也不卖,当初这家伙说什么,自己可都是还记得的,现在后悔,晚咯。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