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五十二章 鱼饵料面世

第一百五十二章 鱼饵料面世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五十二章鱼饵料面世

    外界卷起的旋风。赵羽晨没有去理会,在地头上待了一阵之后,就和金茂还有王德奎老家伙他们道了声别,没有过多的去看着他们那热切的眼神,自顾自的上了车子,往自己承包的山上开了过去。

    赵羽晨很明白,眼下是这么几个人,到时候过来说的肯定还有不少,一旦松了这个口子,那么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除非自己又在山洞里面放上一大堆的黑泥,以求能遮人耳目,不过能骗得了人吗,陆涛他们在山洞里面看着黑泥慢慢的减少的。

    在说了,自己当了村支书又怎么样,就一定要为着大家着想吗,当初每家发十株苗子的时候就已经提前说过了,苗子发完后,想买的人还可以买,以后就买不到了,自己可是很明确的提示了他们的。奈何就算知道这个苗子能产双季水果,村子里还是很少有人去买,倒是外村的人来了不少,买走了不少。

    有时候,机会就是这么简单的放在面前,但是抓不住就不能怨天尤人了,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后悔药可以买的到。

    要不然就像刚才金茂说的那样,每株卖三千元,把自己山上那些都卖掉好了,貌似也不错啊,反正到时候自己空间里面的水果混进去就行了,这可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啊,赵羽晨脑子里yy着。

    到了山脚下,赵羽晨发现自己的爷爷和外公两人极为难得的坐在水田的上方的凳子上,边上放着只小水桶,一人拿了根鱼竿,很悠闲的掉着鱼,动作频率还很快,一会一条一会一条的,什么时候他们也成钓鱼高手了啊。

    赵羽晨走了过去,把脑袋凑到了水桶前,呵,水桶里装了最少有一二十条的鲫鱼鲤鱼了。

    在一看放在水桶前面的鱼饵,赵羽晨笑了。

    我说呢,怎么那么厉害,还以为两老是龙王附身了,原来是用黑泥和着面粉弄的。

    不对啊。爷爷他们好像并不知道这个秘密吧。

    赵羽晨忽然想到,自己好像也没有和他们说过,这个黑泥是可以做饵料拿来钓鱼的吧,怎么他们会捣鼓出来的。

    “爷爷,外公”赵羽晨看着两位老人叫道。

    “来拉”赵喜才一边提着鱼竿,一边嘴里回答道“又钓了一条了,亲家公,我比你多钓好几条了啊,哈哈”

    “什么比我多钓好几条,明明是多钓了一条吧,哈,有了,扯平了”宋汪庭听到赵喜才的话说道,很快拎着鱼竿笑了起来,这下又扯平了。

    赵羽晨听了不由的好笑,怎么这么大年纪了,也学会争强好胜了,不过这到底是和他们说的啊。

    想来想去,赵羽晨也想不起个所以然。

    “爷爷,你们怎么今天这么有兴致啊?”想不起来,赵羽晨就索性不去想了。笑呵呵的问道,希望能从老人口中得出秘密。

    “嗯,今天是很有兴致,呵呵,不要吵,我们还要比呢,没两条鱼了”赵喜才点点头,复又摆摆手,示意赵羽晨暂时站在一边,不要影响着他们。

    赵羽晨听了是一头大汗。

    看着两个聚精会神的收杆上饵钓着鱼的老人,无奈的摇摇头,自己看来还没鱼儿重要了啊,径直往木屋那边走了过去。

    木屋那边,两位老人正烧着午饭,白烟袅袅从木屋的上空弥漫开来,一阵风吹过,顿时风消烟散,融入了天空中。

    赵羽晨信步走了过去,看到面前的景象不由的哑然一笑。

    这边的木屋当初为了方便老人们做饭,特地搭出一个小棚子,做了一个灶台的,此时,彪子正坐在灶台后面,烧着柴火,两眼巴巴的望着前面正炖的喷香的大锅,香味从锅盖缝隙飘了出来,极度诱人,就差没从嘴角流下垂涎的口水了。

    自从赵羽晨爷爷他们搬到这边住下来之后,彪子现在不用再自己在用着土灶烧饭烧菜了。而是在老人们的坚持下,跑到这边来,天天蹭着饭吃。

    当然了也不是白吃的,屋子外边都快堆的小山一样高的柴火了,那都是彪子从里面山里砍伐出来的,边上大水缸的水从来不会下降,每次彪子都是把它加的满满的。

    而且每次,彪子一吃完饭,总是勤快的第一个收拾碗筷,把它们洗个干净,让几位老人是乐的合不拢嘴,好几次拿彪子和赵羽晨相比了。

    “晨哥”看到赵羽晨过来,正在灶台后面烧火的彪子站了起来,眼露激动之色的叫道,他人傻,但是也明白,没有赵羽晨,他现在还要为一日三餐发愁呢。

    以前还经常叫着赵羽晨师傅的,但是自从老人们到了这边听到彪子叫赵羽晨师傅之后,是把赵羽晨好一顿训了,让赵羽晨颇感冤枉,又不是自己提的,最后只得让彪子赶紧改口。要不然怕是还要吃排头。

    “嗯,彪子,在烧什么好吃的啊”赵羽晨笑着问道,拍了拍彪子的肩膀。

    对于彪子,赵羽晨考虑的很多,也曾问过彪子的意思,以前也不过是一句玩笑话,赵羽晨也没有特意为难的意思,没想到彪子对于赵羽晨的问话反应却是出乎赵羽晨的意料。

    跟着爷爷也是饥一顿饱一顿多的彪子,对于现在的生活是及其的满意,那日听到赵羽晨话语还以为赵羽晨是不想让他在这里继续待着了。当时眼泪就流了下来,为啥,真要离开了,到时候去哪过啊,还不得又要像以前一样经常饿肚子,还吃不到大鱼大肉了啊,他可不傻。

    堂堂七尺男儿啊,虽然是他脑袋有点傻,但怎么说也是个大男人,赵羽晨只好哭笑不得的不再说什么,愿意待着就待着吧,自己本来就不是诚心想让他走,谁心里没个小算盘,赵羽晨自然也是不会例外了。

    “在炖鱼,晨哥”彪子答道,话一如既往,简短的语句。

    “羽晨,来啦,中饭还没吃吧?”听到外面的话,赵羽晨奶奶和外婆一起从木屋子里走了出来,两人手上还拎着两个袋子,透过塑料袋,赵羽晨依稀可以看到装的是些过年时置办过来的山货。

    赵羽晨亲热的叫了两声之后,凑合到了老人的面前,原本以为老人接出来之后,相聚的时间会多许多,但是没想到,还是和以前差不多哪去,自己变得忙的团团转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道理谁都懂,但是因为种种原因,真正能做到的人还是少之又少,特别是农村里面,因为生活的压力,在近些年,无数年轻男女在外奔波。一年只有一两趟回到家里和家人团聚,有的甚至是数年一回,就如同以前的自己一样。

    不过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现在的赵羽晨和小丫头一样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到这边来陪陪老人,虽然他每次待的时间可能不是很长,但是和以前相比要好上不知道多少了。

    “羽晨,你去叫爷爷他们过来吃饭了”陪着奶奶和外婆在简陋厨房里待了一阵,看着奶奶把腌肉和大蒜炒在了一起,刚伸出手用手指捏了块看上去就诱人的腌肉,赵羽晨奶奶说道。

    “唔”赵羽晨一边快速的吞着还很烫的腌肉,一边嘴里含糊不清的应道,出了门,往木屋边上的水田走了过去。

    后面两位老人很有默契的同时摇摇头,随之又一笑,笑容是那么的慈祥、和善。

    都这么大的孩子了,还和小时候一样。

    “爷爷,外公,吃饭了”还没走到正在钓鱼的赵喜才和宋汪庭两位老人身边,赵羽晨就大声的喊了起来。

    在走过去,伸头那么一看,完了,这下子完了,我这田里的别不是被钓完了吧,这么满满一桶子鱼。

    “吃饭了,这么快”听到赵羽晨的叫声,正在钓鱼的两位老人同时说道,随后又继续瞄着水面,吃饭也要等在钓一下在说。

    “在等一下,等我在钓一尾鱼”赵喜才看着水面,头也不回的说道,正值重要关头,怎能轻易放弃。

    “呵呵,亲家公,还是认输吧,比不过我的了,我比你多钓了无尾鱼了”宋汪庭收起鱼竿笑呵呵的说道,不容易啊。

    “罢了罢了,你个小兔崽子,早不来叫,晚不来叫,等我输了就来叫了,说是不是和你外公两人商量好的啊”赵喜才听到宋汪庭的话叹道,随后瞪眼看向赵羽晨,模样说不出的搞笑。

    赵羽晨两手一摊,看着两位老人,相当无辜的说道“爷爷,可不是我叫啊,是奶奶她们让我来的,呵呵,要不,我去和她们说去”

    ‘算了算了,先吃法,不过羽晨你小子好样的啊,有这么好的玩意,不和我们说,还是小刀过来贼兮兮的跑到山洞里面搜刮出一包黑泥被我们抓住才说了出来,你说,嗯,该怎么好好和你算下这笔账呢,明知道我们在这边无比空闲的”赵喜才听到是老婆子说吃饭后,也不再继续待下去了,不然等下惹急了,自己两人可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呃,听到爷爷的话,赵羽晨恍然,我说呢。

    他记起了上次帮齐满江的时候,曾经拿出来给过,那个时候和小刀说了下是山洞里面弄出来的黑泥,当时就看到那家伙眼冒金星,双眼发光,没想到这小子时隔不久还真过来挖了。

    “爷爷,这可不能怪我,你们也没问吧,在说了我也是刚发现不久,呵呵,一时都没有想起来”赵羽晨嘿嘿笑了两声,遮掩了过去。

    “哼,你就瞒吧,我记得去年好像有一次你们钓鱼,你一下子就钓了很多鱼吧”赵喜才老人轻哼一声,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赵羽晨,充满玩味,小子还想瞒着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姜是老的辣吗,以前他们还为此百思不得其解,没想到答案却是这么简单,难怪那边山洞里面的鱼都这么大条,大到让他们吃惊的地步。

    赵羽晨奇了,这去年的事情,他们怎么也知道了。

    “啊,那个时候啊,那个时候可能鱼都饿坏了吧,就跟我现在一样,爷爷,咱们快点进去吃饭吧,菜都要凉掉了”赵羽晨嘿嘿说道,打死也不会说的,那是秘密。

    不过对了,那些黑泥不是有那么个功效吗,咱到时候用黑泥就着面粉,自己调制鱼饵料出来卖不是又一条生财之道,想来钓鱼的人这么多,肯花钱的人也必定是多的吧。

    来的时候,赵羽晨还在为多余的资金想着怎么花,没想到转眼之间就又有门路了,嗯,就这么办,回去就开始。

    现在公司里面只剩下为数不多的水果有待出售了,刚好可以接上去,和王明那边整来的香水什么的一起弄,那个药果制成的药品没得卖倒是极为可惜了,以后看来,还是要自己掌握话语权才行,最好到时候自己弄家制药厂,只是那个需要的资金不是一般的多,倒是暂时还不能打什么主意。

    和老人们吃好饭,赵羽晨就叫着彪子一起去了山洞里面,临去的时候,拿了几个**袋。

    走到山洞里面之后,赵羽晨对着彪子说了一声,让他把地上薄薄一层黑泥给装到袋子里面,看上去很少,但是积少成多之下,薄薄一层黑泥的数量也还是极为可观的,看了看理了差不多后,赵羽晨和彪子一人拎着半袋子的黑泥走出了山洞。

    暂时就这么点了,等以后还要拿也很简单,地上不是还有薄薄一层么,在不行,到时候空间里面在拿些出来也无不可,反正和陆涛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冲突的地方,想来他们也想不到这些黑泥还能拿来当鱼饵料的。

    两天之后,县城里面,以及其他的一些王铮亮布下去的点面都出来了一个告示牌,上面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写着,本店有专用钓鱼用的饵料,价格奇贵,但是功效奇好,假一赔百。

    据店里的人介绍,只要有这个饵料,就能让一个不会钓鱼的人过一把钓鱼高手的瘾,想钓鱼,成啊,只要用这个饵料就成,如果到时钓不上鱼可以来找她们。

    别的渔具店里,一般也会帮忙配置一些饵料什么的,但是还从,没夸下这种海口,而这家明显不是卖渔具的店竟然敢如此夸海口,那当真是不得了了。

    当下就有些人不信邪的,花了百元数百元买下一点点的饵料,拿着三四千,两三千一根的鱼竿找地方试验去了。

    很多人可都是冲着那假一赔百的海口去的,现在花个一百两百的,到时候说不定还真能小发一笔,当然了,其中也有人是真心想钓鱼,却不知道水平不够,还是什么原因,一直钓不到几尾鱼,看到如此广告,说不得便花些钱试试了。

    这么一试下来,不论原本是准备冲着那个假一赔百念头来的,还是真的是那些想钓鱼的人顿时是目瞪口呆,吃惊不已,特别是那些冲着高额赔偿的人,纷纷摇头,怎么有这么灵验的鱼饵料的啊,而那些想钓鱼的人则高兴的不得了,一个个马上收起了杆子,赶紧赶回去,准备多买一些,省的以后买不到了。

    最主要的是,有人看到了,只要小小的一点点饵料,就能钓上一条鱼,那一百来块钱的饵料省一点,少说也能钓个价值三五百块钱的鱼吧,当下往这方面动起脑筋的可不是少数,而且还不是一个地方,其他的地方也是如此。

    几个想在过把瘾,继续上着饵料的人看到如此场景一个个也醒悟了过来,不过他们更聪明,眼下在追赶时追不到了,打电话吧,赶紧叫附近的朋友还是家人,赶紧去那个晨羽山货店里去买。

    这个时候,大家都是气势高昂的,蜂拥着往开在路口的店面冲去,各个城市里都出现了如此场面。

    只是这个时候,不好意思了,不是谁买都买的到了,每家店里都同时贴出了一张限时间卖出的广告,不是谁都能买到的,这种饵料,每天只在整点时分卖上三分钟的时间,让围观的人颇为不满,但却又是无可奈何,抬手看看时间,嗯快到点了,还是往店里钻钻,靠近一些,等下能买到吧。

    “干杯”县城大酒店三楼,同样是水榭阁里,热闹不已。

    赵羽晨,王铮亮,黄刚,阿玉,金茂小刀梅子石晶晶王建李新义他们正在庆功着。

    在他们的旁边还有着一张桌子,上面坐着的都是公司后来招来的人手,此刻也有幸的来到这对于他们来说以前都只是听听而已的大酒店里面一起庆功着。

    “哈,晨哥,我刚想到这个点子,都还没来得及和你说,没想到你就先想出来了,真是厉害”小刀把杯子里的酒一喝而净后,佩服的说道。

    “我只是提供了材料,这些手段可是阿玉和黄刚他们两人想出来的,呵呵”赵羽晨笑呵呵的说道,好好夸了夸阿玉和黄刚二人。

    “那是,晨哥您都给我们发奖金,一人买辆轿车了,我在不好好想个法子怎么好意思,我厉害吧,哈哈”黄刚听到赵羽晨的夸奖乐不可支。

    “又开始吹牛了,黄刚,我真怀疑你的脸皮是不是比牛皮还要厚一些,不然怎么都不会红的呢”阿玉看不过去的说道,这家伙,这脸皮都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厚的。

    “没事,我们都习惯了,他一天不说这些话我们还要不习惯,不过小子,这次可不关你什么事情啊,如果你随便说说就有那么灵验的话,你还会在这里?”王铮亮说道。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