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旧识

第一百五十四章 旧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五十四章旧识

    “傅大爷,傅大妈。这是些绿色食品,没有添加任何色素,防腐剂什么的,你们放心吃”第二天早上十点钟,赵羽晨出现在了曾经住了很长时间的城中村里面,既然来了,就过来看看这些对自己好,照顾自己的人。

    昨晚,得知赵羽晨是晨羽集团的真正掌舵人后,李立鹏最后整个人变了个样子,先是对以前的不愉快表示万分的抱歉,述说着自己的不对,不是,希望赵羽晨大人有大量云云。

    说的是天花乱坠,但是赵羽晨和王铮亮几人很清楚,说了这么一通,就是担心赵羽晨会一怒不供应他的货物,现在的世界,买方总是要吃些亏的,就算违约了,店里也没什么亏损。

    最后。晚上,李立鹏原本是打算只请他们到附近的富豪大酒店吃晚餐,为了表示歉意和诚意,换到了香格里拉,狠狠的出了一把血,让赵羽晨想到就好笑,有必要这么担心吗,拉着货物的车子都开到了这边了,还担心什么。

    “羽晨来看我们就来看我们,还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不用钱啊”傅大妈一边沏着清茶,一边数落着说道。

    “没有多少钱,就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们二老不嫌弃就好了”赵羽晨听到傅大**话说到,真没花什么钱,都是来的时候从县城的店里拿的,还有些那个什么忘忧果是他从空间里面搬出来的。

    “我们嫌弃什么,不过下次不许了啊,你啊,该好好存点钱,到时候讨老婆了呢,来,和大妈说说,现在工作情况怎么样了啊”傅大妈端着茶放到了赵羽晨的边上后,笑眯眯的坐在傅大爷的边上询问起了赵羽晨的近况。

    “还行,呵呵,比以前在这边要好多了”赵羽晨答道。心里一阵暖洋洋。

    以前是打工,成天东奔西跑,看人脸色,还不时要伴孙子挨训,现在是自己帮自己干,还开了个小公司,吃喝不愁,用钱不愁,肯定是比以前打工的时候好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本来去年十月一号我们准备去你那玩的,结果女儿女婿他们都回来了,就走不成了,等以后有时间了,在到你家乡去看看,玩玩,咱们也时兴一把”傅大妈听到赵羽晨说还不错之后笑呵呵的说道。

    “行啊,肯定欢迎,到时候肯定让你和傅大伯二人成天吃香喝辣”赵羽晨说道。

    “你这孩子,就是这么会说话,好了。我不陪你们聊了,羽晨可不许马上走啊,大妈去买点菜,中午一定要在这边一起吃一顿”傅大妈站了起来嘱咐着说道,如果不是赵羽晨还有事情,她都还想叫赵羽晨在这边住两天才走呢。

    “行,大妈,那我就在这里,好好尝一尝你的手艺,也快一年没尝到了啊”赵羽晨回答道,既然过来了,就不在乎这么点时间了。

    “傅大爷,没想到一年不见,你看上去更加精神了啊,嗯都像年轻了几岁一样”赵羽晨夸着说道。

    傅大爷两眼一眯,脸上露出笑容“是吗,呵呵,我也这么觉得,可能是和你大妈两人这一年多锻炼出来的吧,我们可是听了当初你走的时候说的话,每天多运动,多走动了”

    赵羽晨绝倒。

    不过仔细的看傅大爷,和以前相比,是整个人显得精神了许多,脸颊也红润了许多,看来多运动对人有好处,是不管青少年还是中年人,仰或老年人都是有用的。

    “想开了?”傅大爷看着赵羽晨突然问道。

    “嗯,想开了。这世界弱水三千,我可饮三千瓢,何苦又只饮一瓢”赵羽晨回答道。

    “你这小子,说的啥话,看来你还有些没想开啊,我也是从年轻过来的,告诉你,过日子啊,还是得找大妈这样的,实在,能一起过一辈子”傅大爷听到赵羽晨的话,差点把刚喝进嘴里的茶给喷出来,这小子,当自己是楚留香还是皇帝啊,还饮三千瓢,还好自己看过几个连续剧里面也有这些话,不然还有听不懂。

    “嘿,我就开开玩笑”赵羽晨笑笑。

    真的想开了。

    昨天的就让他过去吧,在去留恋也没有什么意思。

    现在的他是有足够的资本占到林薇的面前,狠狠用钱甩她一耳光,不过这样又有什么意思呢,没有意思,所以。虽然他从王明那得知了上次过来的林德海的公司在哪里,现在也懒得去找,真要找,还不如花些钱去那些艺术学院找几个漂亮点的带到他们面前显摆显摆更好。

    不过,他没想到傅大爷也知道当初的事情,大感惊讶。

    “不用看我,你走后,林薇就坐着一辆宝马车回来拿了些东西走,现在留下的那些,她说都是你的,拿去也没用。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不然我还以为你是工作上的事情呢”傅大爷看到赵羽晨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后说道,告诉了赵羽晨自己知道的原因。

    原来如此,赵羽晨恍然。

    “那间屋子,后来一直没有租出去,东西放在那也没动过,除了你大妈经常的打开窗户,要不要进去看看,有什么要用的东西等下带走”傅大爷看了看赵羽晨,指着那边唯一的一间当初的出租房说道。

    “不用了,反正也没什么好看的,东西当初我也都拿完了,傅大伯,你们怎么不把屋子租出去啊,那样的话,每个月能收个五六百也好啊”赵羽晨摇摇头,没有必要再去看看了。

    “呵呵,你大妈说不租了,反正我们也不差那么几块钱,而且谁知道到时候租住的人秉性如何,还是算了”

    “羽晨,今天大妈给你做几个好吃的菜,你先坐着陪你大伯他唠嗑唠嗑啊”正聊着,铁门推了开来,傅大妈拎着菜篮子兴匆匆的走了进来。

    拴在铁门后面的阿黄摇晃着尾巴贴了上去,不过刚想靠近,链条到头了,最后只得无奈的跳两下,叫了几声,眼巴巴的望着赵羽晨和傅大爷他们。

    “对了,羽晨,那两只小狗长的怎么样了”听到阿黄的叫声后,傅大爷问道,当初送给赵羽晨的两只小狗,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有没有夭折。

    “傅大爷,你不说我还忘了呢。你看,这是我相机给他们拍的照片,你好好看看,这边这条黑色的是我回家后又养了的”赵羽晨从袋里拿出一大袋照片递给了傅大爷,指着照片中的小黑说道。

    照相机还是以前买的,有时候闲着无聊的赵羽晨就会去摆弄摆弄,帮几只狗狗或者爷爷父母他们照几张照片。

    这些狗狗的照片就是他以前照好洗出来的,想起要来省城的时候特意挑了一些出来

    “这是去年你带走的那两只小狗?老婆子快过来看看,我的天哪”傅大爷拿起照片,看了几张之后,惊奇的问道,看到赵羽晨点头,头也不回的朝后面喊道。

    “怎么了,什么事啊?我还要做饭呢”傅大妈听到外面的喊声,一边擦着手,一边走了出来。

    “老婆子,快来看,看羽晨把那两只狗养成什么样了,他不说,我们根本就要认不出来了”傅大爷把手上的照片给了几张傅大妈。

    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去年九月份的时候,小的可怜,可现在看那个照片,差不多都称的上是庞然大犬了,这边阿黄生下的另外几只小狗没有一只有那两只大,最大的也要差上两分,真不知道羽晨是怎么养的。

    “羽晨,这是那两只小狗?”傅大妈看着照片也问道,实在是太惊奇了,有些令人不敢置信。

    赵羽晨点点头,笑着说道“是的,傅大爷,傅大妈,就是当初那两只,全黄的那只叫憨憨,带着黑色皮毛的那只叫豆豆,还有一只纯黑的是我回家后养的叫小黑,可能是我那边水土好吧,呵呵,养的狗都特大,到时候傅大妈傅大爷你们去我那边游玩看到了就知道了”

    真是看不出来了,傅大妈看着照片叹道,才一年不到啊,没想到有这么大的变化了。

    吃过饭后,赵羽晨陪着两位老人聊了一阵,谈了些家长里短之后就和他们告辞离开了,离去的时候,傅大妈拉着赵羽晨的双手满脸的舍不得。

    “哦,对了,羽晨,你等下”赵羽晨刚要迈步离去的时候,傅大爷突然叫道,随后傅大爷走进了屋子,隔了三分钟之后又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七八张红红的纸币。

    “羽晨,这是以前你房租交的剩下的,本来,我们想去年十一去你那边游玩的时候给你送过去,但是没有去成,就一直落下了,今天如果不是我突然想起来,差点也给忘了,你点点”傅大爷把钱塞到了赵羽晨的手上,然后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张纸,上面清晰的写下了,赵羽晨交房租的时间,以及走的时间。

    “傅大爷,这”赵羽晨接过了傅大爷塞来的钱有些感动,心里有些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别人是拿到手的钱巴不得不拿出去,而傅大爷他们是把这笔钱整整放了将近一年,如果自己不来,很有可能,到时候,还会送上门去,这样的举动是多么的让人敬佩,又有几人能做到。

    赵羽晨走了之后,傅大妈和傅大爷走回了屋子,桌子上还放着三四十张的憨憨和豆豆的照片,在茶几上面,放着三大袋赵羽晨提来的物品。

    傅大妈走到茶几边上,打开了袋子,准备把这些东西分类之后放好,刚才赵羽晨也说过了,这些东西放好之后,一般可以放上一个月两个月不会坏的。

    赵羽晨拎来其实也没有多少东西,就是两袋山核桃,两袋那种很稀少的山野果,以及一些山里的土特产,像黑木耳什么一类的山珍,山核桃和野果的外壳看上去坚硬,但是只要剥开之后,老人们都能轻易的食用。

    傅大妈一边摇着头一边嘴里说着什么。

    作为一个管家几十年的她当然很清楚,这些东西要花掉不少的钱了,不过对赵羽晨的这种举动却是说不出的受用,无亲无故不过就是在她这里居住了段时间,在如今这个人际淡漠的社会,可以说很少能碰到这样的情况了。

    傅大妈嘴里念叨着,手上继续整理着袋子里的物品。

    就剩下最后一个袋子了,从外面看去像是水果。

    “呀”傅大妈惊讶的发出了声音。

    袋子打开了,袋子里静静的躺着二十来个奇形怪状的水果,通黄颜色,看上去表皮极为光滑,看不到一丝斑点,不像水果摊上卖的那些水果一样,不管说的在好,总有些瑕疵。

    傅大妈看到了袋子里的水果后,赶忙走到了门口,张眼外望,早已看不到赵羽晨的身影。

    “好了,这是羽晨的一份心意,就不要多想了”傅大爷拍了拍傅大**手安慰着说道,刚才傅大妈发出惊呼声的时候,他也走了过来看到了袋子里的水果。

    离他们城中村不远处的街上就有一家水果店,专门销售着这些水果,当初傅大妈和隔壁的几个老婆子也曾去过,不过对于那么昂贵的价格,只能望而兴叹,实在是不舍得花那个钱去买,最后和几个老婶子一样花了七八块钱买了一斤便宜的尝了个鲜。

    虽然没有买过这个水果,但是傅大妈她们在店里面听着服务员的介绍也是听了无数遍了的,所有看到了这些水果之后,马上就知道了这些水果是高价格的那种。

    这么二十来个,换算成钱的话,最少要四千多快五千块钱了。

    傅大妈无言的点点头,看着水果,眼角有些湿润,拿起了两个水果,走进了厨房,用水洗了洗,拿出来递给傅大爷一个“这是羽晨的一片心意,咱们也不要浪费了,先尝一个吧,没想到,这么贵的水果,我们还是靠羽晨才能吃的到”

    一人一口,慢慢的品味,回味着已经逝去的大半人生,个中滋味只有个人才能知晓了。

    省城的西湖,永远是人们所钟爱的地方,特别是这些年政府在这方面的投入,如今的西湖畔,可以称得上是美轮美奂。

    春风轻轻的吹动湖畔的杨柳,柳枝低垂下来,把来往行人一一包裹了进去。

    生活在省城的人是幸福的,因为他们随时随地可以看见这些美好的风景,可以坐在湖畔的石凳子上看着美景,恋人之间低声细语,在这种地方,心情都会格外的愉快起来。

    赵羽晨和王铮亮,还有陪同他们的兰海亮三人,沿着苏公堤慢慢的散步着,人来人往,交错而过。

    “羽晨,说不定过上几年,你那边的山上也有这样的风景好看了呢”王铮亮笑着说道,说出来的话令陪着他们两人的兰海亮非常不解。

    “那是不可能的,除非过上个几十年还差不多”赵羽晨看着宽阔的湖面说道,王铮亮还真牛,这也能相比,这是哪里啊,这是省城的标志啊,独一无二的美景,举国上下,海内海外都是出名的,每年慕名而来的游客数都数不清。

    “赵总,王总你们在打什么哑谜啊,怎么我都听也听不懂,难道说赵总现在自己也在往旅游这一块走吗?”听着赵羽晨和王铮亮的对话,兰海亮迷糊的问道。

    赵羽晨和王铮亮相似一笑。

    王铮亮回答道“呵呵,老兰你不知道了吧,咱们赵总自己承包的几座山风景也是很好的,到时候说不定能和西湖这边相媲美”

    没等兰海亮说话,三人就听到了噗嗤的笑声,随后便感到如同下雨了一般,点点水珠从上方往下溅在了他们的脸上衣服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才喷出来的,我帮你们擦擦吧”赵羽晨王铮亮三人转过身子后,在他们身后走着的几个人中,一个女的拿着矿泉水瓶子,用手遮着小嘴说道。

    此时已经是五月中旬,无论男女,出门游玩的时候,都穿上了各自最为喜爱,最为吸引人注意力的衣服。

    女子的身材极为高挑,穿着一双高跟鞋,黑色的丝袜沿着小腿向上没入了短裙之中,把**给展现了出来,上身穿着一件白色丝孔衬衣,隐约可以看到里面,峰峦迭起,走在路上,回头率是百分之百。

    在她旁边的几个人也一个个看上去极为英俊靓丽之极,此时正看着莫名其妙的女子,满脸惊奇。

    “你傻了,笑什么啊,看你把别人弄的”后面的几个人里面,一个穿着一套休闲衣服扎着马尾辫的女子,手上拎着件外套走出来说道。

    “哈哈,不是我傻,实在是我忍不住了”那女子看了看走出来的人,又看了看赵羽晨王铮亮几人,嘴里又笑了出来。

    实在是太好笑了,不知道是从哪里出来的人,能说出这么夸口的话语,如果到处都有比这西湖更美的风景,那这西湖还会这么有名吗,真的是听到的一大笑话了,相信不管是谁听到这些话,都要哈哈大笑了起来,当成一大笑话的,早知道应该让他们走快几步,那就能够一起听见了。

    正笑着的时候,眼睛眨了眨,盯住赵羽晨看了一阵后,眼睛一阵亮起“是你,怎么也跑到这边游玩了,要不要小女子我做你导游啊,我对这边可是很熟悉的哦”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