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去北京看阅兵

第一百五十六章 去北京看阅兵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五十六章去北京看阅兵

    在公司里游荡过一阵之后。赵羽晨领着王明往塔山那边奔波而去,一起去的还有黄刚和阿玉两人,王铮亮则镇守大本营,没有一同跟去。

    到达地头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快五点来钟了,西斜的太阳染红了一大片云彩,看上去极为美丽壮观。

    近段时间以来,因为王明那边好几次打来电话,依照原有的规模,原料差口很多,当然这主要赵羽晨不能暴露出空间里还有数倍原料的原因,原本的几块两次租下来的水田又扩大了许多,不过那不是赵羽晨的,而是赵羽晨大伯赵卫军租下来的田。

    经过一个多月的开垦,围栏,此时已经连成了一片水天,稀疏的黑荷苗迎风招展着,水下是和赵羽晨一样,进了些小鱼苗什么的养在那里,几块水田之间的田埂上。则分布均匀的种着果苗。

    “王哥,你看,我这边又让我大伯他也种了十来亩的黑荷,到时候应该够供应你那边了吧”赵羽晨挥手指向水田说道。

    “应该差不多了”王明点点头。

    这些黑荷也真是奇了怪了,他不是没想过自己栽培,毕竟那样一来成本要少许多,而且命脉也不是捏在别人的手上。

    但是没想到,这些黑荷拿到市里去就算让农科所的陆涛帮忙,竟然也不能成功的培育出来,都是过不了两天就干枯掉了。

    因为这个原因,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继续牢牢地盯住赵羽晨,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不要把这些原料卖给别人,只要这些原料不给别人得到,那么他就能占有很大的优势。

    你是什么跨国集团分公司又怎样,把罗正声拉去又怎样,只要没有这个原料,就算你是巧妇也要面对无米之炊的困难,什么都不用去想。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王明才会把蒸蒸日上的公司分出一部分股份让赵羽晨入股,原本还想这样拴住他的,没想到这家伙,转身自己开了家集团公司,眼下是不怎么样,但是照他看来,这两个月也是狠狠的发了一笔横财了啊,而且那笔钱的数字着他估计。绝不会少于一千万,这可是了不得的数字了,虽然不能和现在的自己相比。

    “嘿,过几天夏天到了,天天到这边来抓鱼好了,玉姐,到时候你来不来”黄刚看着水田里游动的鱼群说道,满脸的垂涎之色。

    “我怀疑你这辈子是不是猪投胎的啊,怎么就想着吃这吃那啊,脑子里就不能想点别的吗?”阿玉彻底被黄刚打败。

    “没事,来就来,到时候我收费”赵羽晨看着黄刚说道。

    “什么,这么狠啊晨哥你,枉我平日把你放在心上,时刻不敢忘,但是没想到,得来的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晨哥你实在是太伤我心了,我这颗幼小的心灵被你狠狠的刺了一刀,心在滴血啊”黄刚听到赵羽晨的话之后,悠悠的说道。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极为悲戚,听着话音让人感到极为悲惨。

    只是很可惜,在场的就这么几个人,除了王明对于黄刚稍稍有些了解的不够外,赵羽晨和阿玉二人直接就将他来了个无视,在扯下去,这家伙,还会说出更加悲壮的话语来。

    带着王明逛了一圈之后,赵羽晨和奶奶他们见了一面聊了几句之后就又急匆匆的赶往了县里,和王铮亮还有小刀他们汇合一起吃晚餐。

    时光匆匆而过,转眼间就到了九月份,第二季忘忧果在七月份最热的的时候就已经开花结果,引来无数好奇的人过来观看,让在村口开着家简陋小饭店的秃子和刘凤瑛等人笑个不停,因为这些来来往往的人或多或少的会到他们的店里买东西进食。

    前来观看的人中不乏有一些研究机构的科研人员,原本他们是到市里参观农科所提供的那些单位的,听到有人说这边也有这些果树,而且比那边的数量更为多,树木更为大之后一个个纷纷跑到了这边来,进行着自己的观察。

    而这又以赵羽晨承包的塔山和另外一座山最为人喜爱。

    原本年初的时候,那些种下去的果苗就已经都有了两米多高的高度了,到了七八月的的时候,更是一颗颗抽枝拔穗,又长高了一截多,如今差不多有三米多的高度,走到近处后也是不得了了。

    更让一些前来猎奇游玩的人高兴的是,这边不但有山还有水,水库是不能下去玩,但是水田可以啊。拿着网兜在没有黑荷的地块亲自下水抓鱼,抓螃蟹,走的时候,付点这些鱼虾蟹的费用就行了,很多人是玩的不亦乐乎,上头阳光暴晒,但是在水里的他们却感觉不到多少热,反倒觉得人站在水里挺凉快的,有的甚至玩着玩着会互相泼起水来。

    如果还怕热,可以躲到水库上方的那个小山洞里去,那里面不但不热,甚至还有些冷,人在其中,能感觉到丝丝寒意。

    这些都是王铮亮和黄刚他们想出来的,因为据下面门店里反馈上来,有很多人买这个水果的时候,都是很好奇的问着这些水果出产的地方,经过商量之后,他们就做了个广告牌,用那几株最为高大的山田风光图片放在了旗下的各个门店,上面标注了地址,也是因为如此,赵羽晨那边才会有那么热闹的场景。不然那种山疙瘩的地方,谁能知道。

    如今这片山头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山,别的地方不缺,水别的地方也不缺,但是有山有水有山洞,还有奇形怪状水果和黑色荷叶的地方则就在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唯有这里才有,像市里那些大的果农种植的地方,都没赵羽晨这里的风景好。

    人来人往,迎来一批。走掉一批。

    前段时间,赵羽晨爷爷他们在田间小头是收钱都收的合不拢嘴,在水里玩耍的人,或多或少的会抓到一些鱼虾,一个个也不舍得让自己辛苦了半天才逮到的它们重回水里去,说不得就掏出点钱买了下来。

    积少成多之下,竟然也收获了数千块钱。

    “没想到,好奇的人还真的不少,这段时间大概有几万人跑到这边来观看过了吧”王铮亮对着赵羽晨说道。

    两人一起坐在山上的木屋子外面,几颗四五米高的果树盛开的枝叶把木屋给包围了起来,阳光只能透过枝叶的缝隙才能穿越下来,坐在特意打凿出来的石凳子上,喝着绿茶,日子过的是格外的滋润。

    不过王铮亮是极为难得的才有时间在这里能荒度半天,平日里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

    “是啊我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这边看,呵呵,早知道弄个收费的牌子了”赵羽晨笑着说道。

    名气是打出去了,来来往往的人也看到了这些忘忧果的产地,猎奇过后就是漫长的等待,有很多人都和在山上的赵羽晨奶奶他们商量着,等果子成熟以后,能不能便宜些卖给他们。

    “真弄收费说不定就没人来了,反正你不是也赚到了吗,螃蟹二十元一只,鲫鱼八元一条”王铮亮看着赵羽晨笑着说道。

    “这也不能怪我啊,谁知道他们会去想抓鱼,不这样弄他们还不抓完,再说了,他们也没有亏啊,现在那些鲫鱼一条少说也有半斤八两了吧,而且咱这个可是野生的,什么饲料我都没喂过,纯是食天地之精华长大的,螃蟹我就更亏了,每只螃蟹可都是有好几两重了啊,这些你又不是没有吃到过,和阳澄湖大闸蟹和那些黄鱼味道也差不上几分吧。如果不是我爷爷他们说这个价格,少不得还要往上翻一翻“赵羽晨一幅吃亏的样子说道。

    这几块水田当初可是让他费了不少心血,不但大桶大桶的空间里面的水到进去,还洒进了将近几百斤的黑泥到田里,如果真要论起价值来,怕是这么点钱远远都不够。

    说实话,赵羽晨都觉得像阳澄湖大闸蟹什么的比起自己空间里面的那些螃蟹是远远的不如,论味道不能比,论个头,空间里面的那些螃蟹,如今个个有盘子大小,怎么比,除非跑到阳澄湖里面把最大的抓来比差不多。

    “这倒也是,这些鱼虾的味道还真的不错,等下我回去的时候,在抓点回去,黄刚那小子今天可是念叨了好几次了,如果不是有事情,怕是自己亲自跑来抓了”王铮亮点点头,赞同赵羽晨的话,如今这个社会,只要美味可口,卖个高价并不是什么难事,如同阳澄湖大闸蟹和别的地方湖里养着的螃蟹一样,只是味道上,稍稍有些差异,别的都差不多,都能卖出差个好几倍的价钱来,而他吃过这边的抓来的螃蟹,随便煮了两个,吃起来的味道就已经是及其鲜美了。

    在这边和赵羽晨小坐了两个小时,聊了些公司的近况后,王铮亮拎着两个袋子走下了山,袋子里装的是鱼和螃蟹,就算黄刚不提,他自己也会拿些回去自己烧着吃。

    “羽晨,你来看看这样安排怎么样”王铮亮走后半个小时,赵仁贵找上了门,兴匆匆把赵羽晨给揪住问道。

    “仁贵叔,我不是说了吗,你做主就成了,呵呵,我不管的”赵羽晨感到头大。

    这段时间以来,赵仁贵他们也忙的很。

    村口陆续的建起了好几间屋子,开了几家餐馆,让隔壁的二秃子高兴了一个月多点就成天愁眉苦脸,在也高兴不起来了。

    不单如此,赵仁贵他们还在赵羽晨这边腾出了几块地势高些的空地建了那么几间木屋,和赵羽晨原先建的格局差不多,租给了几个来到这里游玩后想在这边租住的年过半百的老人,白花花的银子往里搂。

    “嘿,这话你说的啊,到时候我安排好了,你可不要怨我哈”赵仁贵嘿嘿一笑说道,摆明了打赵羽晨的什么主意。

    “慢,仁贵叔,你还是和我说说吧,什么事情”赵羽晨听到赵仁贵的话里话外的音调后忙说道。

    “也没什么,就是我想到时候这边塔山脚下在建个几栋木屋,要不把塔山收回来也成,呵呵”赵仁贵笑着说道。

    赵羽晨听了赵仁贵的话傻眼。

    “仁贵叔,我说你到底怎么想的啊,建那么多屋子做什么,这边不是已经建好好几间了”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听那几个租下来的老人讲,现在很多老人都像他们一样,退休了无所事事,在城市里面无聊的很,很多都走出城里,来到乡下,租上一块地,种种花草蔬菜,只要坏境好,肯定能吸引人的,更何况这边现在连我都想搬到这边来,不利用起来不是傻了”赵仁贵嘿嘿笑着说道,原本还真没动过这个念头,村里总共就那么点钱。

    呃,赵羽晨木然。

    自己这边又这么好吗,什么时候成风水宝地了。

    不过有人愿意到这边来,赵羽晨也不会拦着,就当是为村里做贡献了,啥时候咱也成招钱树了啊,赵羽晨一阵感慨,带着丝丝歉意看着赵仁贵说道“仁贵叔,你看着办吧,村里的事情都是你在管,我都没怎么操心过,呵呵”

    赵羽晨这个村支书当的可谓是不合格之极,还好他和赵仁贵他们的关系极好,他们不说什么,那旁人自然想说也不好说什么,至于村里有几个老是鸡蛋里挑骨头的人根本不放在眼里。

    啥叫不和睦啊,你见过比我们还要和睦的村支书村主任吗。

    “你小子,就会当个甩手掌柜,我说你有什么好忙活的啊,这些水果又还没成熟,就不能分点担子过去,哎,当初我和根子叔走眼啊,推你出来,累我自己”赵仁贵听到赵羽晨的话翻翻白眼,这句话已经听了好多次了。

    “哈,仁贵叔你能者多劳嘛,等以后我多帮你”赵羽晨打着哈哈说道。

    以后,以后是什么时候,赵仁贵对此根本不抱希望。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原本挂在枝头上的青果慢慢的变了颜色,开始由绿转黄,速度极快,今天还只是有一点点转黄,等到明早差不多半个果子变成了黄色,大自然的威力永远都让人无法理解。

    “哥哥,你说我们到时候能不能去**看大阅兵啊”坐在石凳子上,小丫头赵玉华一边做着作业,一边抬起脑袋看着赵羽晨问道,手上的笔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赵羽晨敲了一记赵玉华脑袋,说道“字都写哪里去了”

    今年是建国六十周年,现在电视上报纸上已经天天都在报道着,二十天之后的神圣庄严的日子,走在街头巷尾也不时能听见人们的议论。

    去**看阅兵,还是不想了,现在那边的安检不是一般的严啊,经过层层审批,谁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去,还是在电视机上看看就成了。

    “哥哥,我真的很想去看**,到时候你带我去好吗?我隔壁桌的舒婷经常在我面前说她去过北京,看过**,还说十月一号要在北京看大阅兵呢”小丫头看到赵羽晨没有反应,又嘟着嘴巴巴的说着,去北京看阅兵是他们学校很多人的心愿,也是她此刻的愿望,看着赵羽晨,很希望这位很疼她的哥哥能带她去。

    赵羽晨摇了摇头,这是个大难题啊,去别的地方都好说,就是多花钱少花钱的事情,但是现在去北京,是个难题,那边现在住哪里去,肯定是爆满的。

    而且赵羽晨听到过有些人说现在去北京的审查很严格,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想来应该也宽松不到哪里去,如果谁都去的话,那一个北京城肯定是堆不下那么多人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赵羽晨认为现在去北京那边,有些困难,不但拥挤,而且麻烦,不然倒是可以去看一看,不过现在小丫头提出要去,说不得只好想想办法了。

    摸摸小丫头的脑袋,赵羽晨说道“我帮你问问吧,不要跳,很有可能去不了,前段时间天天在这边待着也不会和我说一下,不然那个时候就准备,说不定就能去呢”

    “是舒婷老是在我面前说啊,所有我也要去,气气她,又不是她一个人能去,哥哥你一定要带我去啊,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小丫头抬起脑袋看着赵羽晨说道,随后快速的用小拇指勾着赵羽晨的大拇指说了一句,快的让赵羽晨有些反应不过来

    “从哪学的”赵羽晨被丫头的动作雷倒。

    “电视上小朋友和大人都是这样的啊,我是小朋友,你是大人,所有咱们就要拉钩”小丫头纯真的说道。

    “你可难倒我咯”赵羽晨刮了一记小丫头的鼻子,如果真的能在现场经历一番那也是一大荣幸之事啊。

    “哥哥是万能的,我相信你,一切皆有可能”小丫头举着小拳头兴奋的说道。

    赵羽晨刚走出去的身子差点一个不小心就摔倒在地上,这丫头从哪学来的。

    为了答应小丫头的事情,赵羽晨几天下来,打了好几个电话,忙没有帮上,却发现事情其实很简单,但是人员也壮大了许多,一个个知道后都嚷着到时候要一起去北京看看,逛逛了,特别是黄刚知道之后,叫嚣着一定要去,还要赵羽晨掏腰包请客。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