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高端路线

第一百六十三章 高端路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六十三章高端路线

    宋长虹老人笑呵呵的和赵卫军他们聊着天。耳朵听着赵羽晨他们和他两个孙子之间的讨价还价,场面温馨。

    那个忘忧果他也知道,侥幸尝过两个,当知道那个水果的实际价格后,虽然老人如今已经身在富裕家庭里面,但是没有舍得多吃,尽管果盘上放着有。

    用过餐后,宋子越带着老人和赵卫军他们其他人先行去了老人如今住的地方,位于石景山区的林间别墅,赵羽晨则和寸步不离他身边的宋子军跟着郭成达回到了海淀区的为数不多的四合院家里。

    宋子军看了看这家四合院,心里对郭成达如此大方大吃一惊,原本还以为只是帮着安排一家酒店而已,毕竟以他们的身份想让一家酒店腾出几个房间还是很容易的,只是没想到郭成达会把自己花了八千多万的买来的房子拿出来给他们住。

    “喂,我说子军哥,你不用如此紧张吧,我去上厕所你也要跟着吗”正往一条小胡同走过去的赵羽晨对寸步不离身边的宋子军说道,边上的郭成达听了哈哈大笑了起来。

    宋子军尴尬的摸摸脑袋,赵羽晨这一说才发现,这条小胡同通向厕所,回过身子来对着哈哈大笑的郭成达说道“郭哥。羽晨住哪个房间,咱们先去他房间里等,看看你给他们的衣食住行的条件怎么样,过不过的去”

    郭成达看了眼宋子军,嘴里说道“怕是你想先去搜罗一些才对吧,就你那点心思,一撅屁股我马上就能知道,还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好像我很刻薄是的“

    宋子军甩给了郭成达一个你明白我明白的眼神,两人一前一后的往赵羽晨的房间走了过去。

    两人进入赵羽晨的房间后,看到的是空荡荡的屋子,根本就不见那些水果的影子,这时候郭成达猛的想了起来,自己去接赵羽晨他们回来的时候,好像他们并没有多少行李带来,难道赵羽晨是把主意打到自己的头上,让自己这边先拿出来吗?郭成达的脑子里充满了疑惑。

    这个时候,赵羽晨从外面走了进来,宋子军看到赵羽晨后忙问道“羽晨,你那个水果呢,快拿出来,咱们去别墅那”

    “水果,哦,对了,水果还在机场那的托运部呢,还没有去拿来,我一下子给忘了。还以为全部拿来了,咱们现在去拿吧”赵羽晨像是猛的想起来似的。

    来的时候,那些拿来的水果以及一些特产足有三五百斤的重量,所有特地选了托运,货物飞机比他们坐的航班晚了一个半小时才出发,现在想来也到了北京了。

    郭成达和宋子军听到了赵羽晨的话默然半响无语,哥们不带这么玩人的吧,早知道就直接去机场了啊,还来这里做什么。

    当下马上拉着赵羽晨开车去了机场,货物早已安全着陆等在那里好几个小时了,办好手续后,领取了货物,原本这些货物到时候就是准备送给宋长虹老人他们的,也就不用再分类什么了,直接全部装上了宋子军的奔驰车,好在宋子军的奔驰车子不是跑车那种小巧类型的,而是大气的奔驰越野车,才可以装的上货物,不过就算如此,四五个纸箱一堆,车子也显得有些狭小了。

    见者有份的郭成达不顾宋子军的反对。上车后就翻开了纸箱,赵羽晨拿来的一些土特产,像什么山野果之类的被郭成达给分了一些过去,宋子军在前面开着车子就差停下来和郭成达撕抢了。

    原本赵羽晨还想说上几句的,但是郭成达没等赵羽晨说话,就一句话说了出来,你丫的,这么多的礼物,我拿些送我家老头子总没关系吧,又不是我吃,在说了,就算你全部送给宋爷爷,他到时候还是要分些给我爷爷的,说不定比我拿的还要多,还不如我现在自己拿些过去呢,省的麻烦。

    人不要脸则无敌,这句话不错,赵羽晨最少是不会去说什么了,反正郭成达说的宋子军也没说什么,看来像是默认了这个事实一般,自己就更没有理由反对了。

    “郭哥,你拿可以,顺便帮我拿个水果匀一百个出来,放你那边去,不然等下回去就没我的份了”宋子军在前面开着车子,不时从车内后视镜上看看郭成达,看着看着,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说道。

    看到郭成达没有理会他的话后,把车子直接开到了大公路的边上。一个刹车停了下来,直接从驾驶座位上爬到了后面,开始自己装起水果来,看的赵羽晨直傻楞在那里,有必要这么疯狂吗?

    “嘿,不现在拿好,回去之后,准没份了,还是现在放好才能放心”宋子军看到赵羽晨诧异的神色后,解释着说道。

    两人把货物分好之后,重新包装好,放到了一个角落,只要不是人上来,就不会轻易的看到那一点的,当然宋子军和郭成达也不会给别人上来搬这些物品的机会。

    车子很快重新启动,原本不远处看到这里有车不顾交通法规随意停在这里过来的两个交警看着车子启动离去,却没有任何办法。

    在交警系统里待的他们,知道什么车子可以拦,什么车子拦了不但得不到任何好处,反倒还要沾上一身腥,如今车子自动离去,反倒是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石景山区的那片山林一如既往的幽静,如同一片独立的区域一样。赵羽晨第一次看到北京还有这样的地方,幽静的山林,一条宽敞的道路,却没有看到别的车辆,和行人,倒是前方不远处一个岗亭上站着两个精神抖擞的警卫告诉大家这里的不凡,这是哪里啊,难道是开到什么首长大院里来了?

    车子很快开到岗亭,警卫伸手拦下了车子,直到宋子军放下了车窗之后,站直了身子。敬了个礼后赶忙退到了一边,看着车子慢慢的远去眼里充满了炙热的神色。

    林区里落叶缤纷,被车辆驶过带起的风随风飞舞,煞是好看,只是坐在车里的人是欣赏不到这幅美景的,很快车子就开到了第一栋别墅的门口,没等车子的喇叭想,木制的别墅门就被拉了开来。

    “军哥,怎么样”车子刚停稳,先和宋长虹老人回来的宋子越就凑到了车窗前,问着他堂哥宋子军。

    宋子军点了点头,宋子越的脸上顿时一喜,不过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而是很识趣的和宋子军打了脸色,拉开车门,搬起了车上放着的那些纸箱子,从车上搬下来后,放到了一旁的地上,整整齐齐的码在一块,等几箱子东西搬下来后,宋子军锁上了车门,原本他回家后是从来不锁的。

    放在地上的那些纸箱子很快就被别墅里面的几个警卫员给小心翼翼搬了进去,两人抬一箱倒也没有多大的重量。

    “羽晨,我大伯他们已经知道了你们来北京,叫我和你们说一下,先在这里坐一下,他们两个小时之后应该就会回来了”宋子越对赵羽晨说道。

    “哦,不会太打扰吗?”赵羽晨听到宋子越的话,在联想起一路过来那些警卫员以及这个北京闹市区里的世外之地,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曾在小县城见过面的宋爷爷他的儿子是什么职位的高官,想来肯定是不低了,还是第一次来这种极高的位于金字塔顶端人物的家里啊。

    原本是想过来看望一下宋长虹之后就离去的,但是现在人家都这么说了,自己肯定也不好意思拿架子说不用了,我还有事情一类的话语,只能老老实实的应承了下来。临了还不忘问声会不会太过打扰。

    “打扰什么,我家老头子好几次说了要好好感谢你们,如果不是上次时间实在太紧了,肯定是要上门来的”宋子军说道。

    世态炎凉,很多刻薄忘情的事情比比皆是,但是并不是人人皆如此,总有些人会对恩情牢牢记住不敢去遗忘,更何况是如此大恩。

    虽说如今宋文天他们身居高位,或者如同老三宋文宝在商界混的如鱼得水但也一刻不敢忘记赵羽晨他们曾经对老人的照顾,当接到宋子越的电话之后,一个个立马开始改变了行程。

    “羽晨,来,随便坐吧,不用拘束的,你就当是在自己家里好了”宋文天妻子彭雪芳原本正在和赵卫军他们聊着,看到赵羽晨和儿子子军他们几个人进来后,忙站了起来招呼着说道,脸上的笑容热情,没有丝毫的做作或是瞧不起什么的。

    “谢谢彭姨,我自己来”赵羽晨伸出双手接过了彭雪芳端来的一杯饮料说道,原本有些拘束的心情,随着一杯饮料渐渐的消逝,变得自然了起来。

    是啊,就算他们是国家主席又怎样,还不是一个凡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没什么好怕的啊,他们在厉害,在伟大,现在也不过是宋爷爷的儿子媳妇而已。

    自己是没地位,没权势,但是自己根本不需畏惧什么权势,因为自己也早已不是以前的自己,这世上又有几人有自己这样的奇遇呢。

    不得不说,现在赵羽晨和以前的他心境上差了许多许多,原本那个时候,作为升斗小民的他看到什么局什么局领导的时候,总会觉得他们有些高不可知,但自从得到那个奇怪的小鼎,并且与其融合之后,就在也没有那样的感觉,不论是丽山市市委书记林栋,还是县公安局罗晓以及后来当村支书时和县委书记关浩他们相见,都是随意的很,仿若就是和平常人说话交往一般,这次主要是来的一路上所见到的实在是有些震憾,才会有那么一会的拘束与忐忑,心情平复下来之后,倒是也觉得没有什么了。

    宋文天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赵羽晨来了一个半小时之后了。

    把公文包递给了一旁的警卫员之后,宋文天踱步走到了客厅之中,从进门到客厅的不到十步路程,他脸上原本肃穆的神色变成了一幅笑脸,笑呵呵的走进了客厅里面。

    宋文成看着自己大哥的变脸是颇为敬佩,每次回到家之后,就很少看到他板着脸,整天都是笑呵呵的,如果不了解他的人在路上碰见他,绝对不会看的出他是什么国家高官,而是会认为只是一普通小市民而已,他自己是无论怎么变身上的那股身居高位的气势还是很显然的,,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变的。

    “来,文天,文成,这是卫军和他妻子凤兰,上次你们没有见过面”宋长虹看到儿子走过来后介绍着说道。

    从小,赵卫军赵卫国他们就认识了宋长虹,山里的孩子从小就野,但是相对的感情也更放在心上,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相互之间变得陌生起来,这些年,宋长虹老人年纪大了,赵卫军赵卫国兄弟两每次去山里看望自家大人的时候也不会忘了买些日常用品什么的给他们送过去,这在现在都市快节奏生活的人来看,或许是不太可思议的事情,但事情就是如此,不单单赵卫国他们,从小在山里长大的孩子,每次回去都不会只是带着些许的物品回去仅给自家用,而是会自然而然的多买一些。

    宋文天他们几个自从老爷子回来之后,也多多少少听过他述说以前的生活,以及他人对他的照顾,因此听老爷子这么一说马上就知道眼前的赵卫军是谁了。

    宋文天走过去,紧紧的握住赵卫军的手说道“卫军兄弟,这些年,多谢你了”

    此时的宋文天不是身居高堂的高官,也不是手掌生杀大权的话语者,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的孩子,语气诚挚,充满真诚。

    宋文成等哥哥放下手后,也紧紧的握了握赵卫军的手,说了句感谢。

    赵卫军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和普通人在一起是可以自自然然的,但是从饭店到这里之后,一直有些坐立不安,因为这宋老爷子的家人,看起来是如此的尊荣显贵,此时,经过宋文天宋文成的手这一握,更是有些不知所措了,喃喃着说道“不用谢,不用谢,这些都是我们该做的”

    简短的一句话,道出了平凡人的心语,道出了山里人的心声。

    “羽晨,来坐这边来,陪我们唠嗑唠嗑”宋文天和赵卫军他们握过手后,回过头看着和自己儿子坐在一堆的赵羽晨说道。

    赵羽晨听到宋文天的话后,站了起来,从宋子军和宋子越他们的包围中脱围而出。

    “宋伯伯”赵羽晨走到宋文天和宋文成的边上后叫了一声。

    宋文成看了看气宇轩昂的赵羽晨点点头,这小子还不错,都没有被自己身上的气势给吓住,要知道可不是所有小年轻都有这份胆量的,自己那份不怒自威的气势可是表现的很明显的。

    要是他知道现在知道赵羽晨心里想的是什么的话,怕是要气疯过去。

    赵羽晨看着宋文天和宋文成两人心里想着,看起来也没什么不一样啊,还不是两只手两只脚一只头,刚才还差点被郭成达给吓住,说的那么吓人。

    宋文天看了看堆在客厅一角的纸箱子,用眼神看了看自己的宝贝儿子。

    宋子军忙说道“爸,那些事羽晨带来的一些山货,呵呵,礼轻情意重啊,我们也不能说让他搬出去吧,嘿嘿”

    郭成达听了直翻白眼,还礼轻情意重这种话都说的出来,这些东西的价值可是不低了,一般的人家想买都买不起。

    “宋伯伯,这是我们自己家种的一些水果,没有花钱买的,带来让你们尝尝,呵呵,和京里这些水果是没法比的”赵羽晨说道。

    “哦,这样啊,行,呵呵,那我们就笑纳了啊”宋文天听到赵羽晨的话后说道,原本到了他们这个地位这种家世,是不会收别人的什么礼物的,听到赵羽晨说的是自己家种的水果后就点了点头。

    “嘿嘿”宋子军听了嘿嘿一笑。

    这些水果确实和京里的水果不一样,因为京里水果没有一种能比上赵羽晨送来的这些水果,等到时候打开一看,肯定会大吃一惊了。

    “成达,你小子不简单啊,竟然把那个什么忘忧果打进了国家部门,到时候怕是想不出名都难了,我记得上次问你,你不是说没有了吗?”宋文天突然转过脑袋看着一旁有些傻笑的郭成达,伸手指了指他。

    “嘿,宋叔叔,是没有了啊,这不是我刚刚前几天又重新进货的吗,还没有谢谢你帮我打招呼呢,如果没有你打招呼,说不定就进不去了”郭成达腼腆的说道,让赵羽晨等人看了是绝对的震撼,这些家伙一个个好像好几重性格一般,对着自己家人,对着朋友,对着普通人好像就是三种态度一般,活的还真累啊,干嘛要那么伪装自己呢。

    “你小子,当我真不知道啊,都找到老温家里去了,还在这里和我装,别以为这样说了,我就放过你了,告诉你,赶明给我拿些那个水果过来,上次拿来的我们都差不多解决完了”宋文天好笑的说道,这小子还真是胆子够大,竟然敢直接跑到老温家里去推销,就不怕回去被郭老狠狠教训一顿。

    “嘿,我这不是想着有好东西大家品尝吗,不然我也不用费那么大劲了”郭成达嘿嘿笑着说道,像是自己做了一件得意事情一般。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