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六十五章

    从中国那震惊全世界的大阅兵过去已经有近半个多月的时间。各国关注的目光也慢慢的减淡了下来,不过关于中国威胁论的话语在西方的一些国家之中又开始慢慢的蔓延开来。

    这一天,联合国安理会对外办公室收到了世界海洋保护组织,组织会长递交上来的一份抗议书。

    上面叙述了日本捕捞船队在近两月大肆捕捞各种鲸鱼,致使鲸鱼数量急剧减少到频临灭绝的地步,抗议书中说道,如果在不采取措施对这种行为进行管制和处罚,那么在俩个月之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的日本捕捞船队将会把鲸鱼给捕捞精光,此种情况极为严重,极为恶劣,而且他们也曾派出船阻止过,不过没有丝毫的作用。

    这几年来,关于日本捕捞船队的事情,联合国每年都要收到那么几份抗议书,也不知道究竟是别人看不惯他们发财,还是捕捞船队真的做的太过分。

    看到这封信之后,对外办公室的人员虽然感到有些好笑,但是还是没有自作主张,不过在他看来,又是一封夸大无比的信。大海那么大,日本捕捞船队就那么几艘船,能捕捞的完吗?纯粹是瞎担心。

    虽然觉得好笑,但是有着良好的素质涵养,办公室人员看完这封信之后想了想,便走出了门敲开了联合国秘书长的办公室,把这封信交给了秘书长。

    下午,…,联合国安理会秘书长把日本常驻联合国大使给约到了办公室里,于此同时,那个世界海洋保护组织协会会长劳博斯也赶到了秘书长的办公室里。

    “秘书长,这些都是我们下面成员取得的证据,这些也是,我想这些证据足以证明我所说的话的真实性了吧,如果在不赶紧处理,惩罚,那么明天之后,可能就在也没有金枪鱼和鲸鱼这些鱼种”劳搏斯一进办公室之后,就从随手拎着的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大叠的照片放到了办公桌上。

    日本驻联合国大使高旭幸熊看了看劳博斯一眼后,很是轻蔑的说道“劳博斯君,这个根本就是你的担忧而已,全世界又不止我们日本一个捕捞船队,更何况我们的船队只是为了科学研究才象征性的捕捞几条鲸鱼拿去研究而已,大海是何其宽广,我们这么一支小船队,怎么可能把这些鱼类全部都给捕捞完,这不是诬蔑吗?我觉得劳博斯君要向我们道歉才对”

    “这几年。我们对海洋保护是大力的促动和支持的,但是没想到却得到了这样一个结果,这让我们很失望”高旭幸熊看着劳博斯说道。

    “你“劳博斯被高旭幸熊的话差点呛住,这不是真的胡说八道吗。

    什么时候,日本对他们支持过了,每次都是横加阻挠他们的提议对他们的提议置之不顾,依旧我行我素大肆捕捞。

    这些年来,日本捕捞的鲸鱼和金枪鱼等鱼类的数量位居全世界之首,甚至就在前段时间,日本一家网站为了促销鲸鱼肉,光明正大在网上进行促销,但现在高旭幸熊却在联合国办公室里如此冠冕堂皇的说着支持他们的话语,难道日本人的脸皮现在真的厚的子弹都穿不过了吗?

    如果现在劳博斯手里有把枪,那么他肯定会拿着枪朝高旭幸熊开一枪,但是现在他没有,只能以及其愤怒的眼光看着高旭幸熊,和秘书长说道“秘书长,这些照片是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照的,你看看吧,就在这两个小时的时间里,他们就捕捞到了这么多的鱼。如果在给他们两个月,这鱼真要给灭绝了啊”

    秘书长听了点点头,没有发表什么意见,而是拿着笔在纸上画了画。

    他何尝不想直接说处罚的话语,但是牵一而动全身啊,这些年,日本对联合国的支持可是极为庞大的,而捕捞船队就是日本政府管理的,如果这次处罚了,那么后面带来的影响他也要考虑好啊。

    “笑话,我就不相信什么人有这么厉害,你当秘书长和我还有其他人都是傻子吗,两个小时能捕到这么多的鱼,想想也是不可能的,劳博斯君,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拿这种莫须有的事情来污蔑我的国家,难道就因为我们在前段时间没有投支持票,你就要做出这种没有风度的事情吗”高旭幸熊听到劳博斯的话后叫了出来。

    劳博斯说的事情他还真的不知晓,不过想来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出现,自己国家用声纳来进行诱捕,也不过是在两个小时里捕到两三条而已,哪有可能出现这么多的,这照片肯定是ps的。

    “是吗,但是据我们手里掌握的资料,贵国的捕捞船队确实做到了能在两个小时里面抓住了这么多的鱼,具体什么原因我们还在追查,不过我想应该快能查明到底是什么原因了”劳博斯慢慢的说道,对于高旭幸熊的态度丝毫没有在意什么,反正和他们国家的人讲风度什么也是白讲的。

    “那就等有证据在说吧。劳博斯君我的时间很宝贵,希望这种事情你确定了在来和我说,不然我没有那么多时间耽搁在这里,秘书长我先告辞了”高旭幸熊站了起来,抛下几句话后,和秘书长说了一句,就离开了办公室。

    “劳博斯,不好意思了”秘书长和劳博斯笑了笑说道,他们认识了有十多年,现在只剩下两个人,办公室里的气氛就没有刚才那样了。

    “没事,潘,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怎么这些鱼像是自动跑过来上钩一样的,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我们的人查了好几天都没有查到”劳博斯百思不得其解般的问道,对于秘书长的烦恼他也清楚。

    照片上显示着,密密麻麻的鱼聚集到了捕捞船的附近,其中还有好几条大鲸鱼,像是在等着人来抓,自动送上门似的,这个现象实在是太诡异了。

    这种现象以前也曾听说过。但是那是一些动物的自发行为,而且多是发生在一些渺无人烟的地方,可眼前,却是自动跑到了渔船的附近,实在是太难以理解了。

    “是不是日本又研制出了比声纳更进一步的诱捕方法啊?”秘书长看了看照片后,看着劳博斯问道。

    “不论是什么,只能说对海洋对鱼类是场灭绝性的大灾难,不管有多大困难,我们一定要想办法遏制住才行”劳博斯捏了捏拳头,眼神坚定的说的哦啊,虽然阻力重重。但是他一定会努力又努力。

    丽山市,青阳县这段时间是热闹非凡,车辆来往络绎不绝,原本新造没几年的公路如今都已经是坑坑洼洼的,每天都能看到公路管理处的车辆在四处补着坑,这路的质量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好,许多路过的车辆颠簸的车身发出赞叹之声。

    “晨哥,这段时间这个鱼饵料可真是卖发了啊,咱们可要好好感谢李立鹏那个家伙啊”黄刚站在赵羽晨的身边,发出赞叹声说道,说完之后,还不忘拿起手上捏着的水果狠狠咬一口。

    “呵呵,是啊,不过这样一类这鱼啊是要倒大霉了”王铮亮指出其中的问题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不说不相信,说来还真要吓一跳,就这十天半个月的时间里,李立鹏像晨羽集团订购了最少一亿元的鱼饵料用于出口,都不知道买那么多拿去干什么。

    幸好,赵羽晨什么都缺,就是这个鱼饵料的原料根本就不缺,直接开到粮食品公司,买了一大卡车的面粉运到了仓库里,然后雇人捞起了他自己扔到山洞水潭里的大量黑泥,让前来游玩的陆涛等人眼都差点发直,怎么这水潭里还有这么多的黑泥的啊,要是早知道,那那些苗子不是还可以继续的栽培了,不过如今晚了,这些黑泥很快就被运到了仓库那边,都不用晾干,直接和着面粉搅拌到了一起。

    雇来的十多个村民足足忙碌了五六天才忙活出来外贸公司要的货物。

    在自己国家,赵羽晨实行的是有限量的销售这种鱼饵料,刚开始大家还都稀奇,一个个去告诉那些钓友好友,但是看到这个量不是充足供应之后,一个个都闭口不语了,在传下去。可能那些鱼饵料根本就不够分了,就是现在,都已经是及其的紧张,每天的那点供应量,大家都是抢的一样,那个热闹劲如同过节一般。

    但是对于出口的赵羽晨才懒得去管呢,就算捕光了鱼又关自己什么事情,自己只是提供这个鱼饵料,又没叫人去捕鱼,更何况这钱不赚才是傻子了,特别是李立鹏的那个单子,知道是日本的客户之后,买的面粉都是那些最低价格的面粉,卖出的价格却又是最高的,这不是说赵羽晨有仇日心理,而是日本人最富有啊,这钱不赚白不赚。

    对于自己给鱼类带来的灾难赵羽晨是不会去理会的,就算没有自己这个鱼饵料,这鱼还不是天天在减少,天天在面临着灭亡。

    “就算没有这个鱼饵料,国外我们不去说他,就说我们国内好了,还不是很多湖泊河流不见鱼的踪迹了,这总不关我们什么事情了吧”黄刚听到王铮亮的话反驳着说道。

    王铮亮听到黄刚说的,不由的摇摇头,懒得和他分辨这个问题,因为这也是事实,最少现在市里那条环城河就已经少有鱼的踪迹,不在像小时候一般鱼群四处游荡。

    而且现在网上报纸上,也经常出现一些报道,上面的照片拍出来的可以用触目惊心四个字来形容,相比于那些,这个鱼饵料要好上许多了,最少他们没有对坏境造成大污染,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这段时间以来,阳光充足的晒着,挂在枝头上的那些水果很快由青色果皮变成了淡黄色,在过十天半个月,又将要迎来一个丰盛的丰收季节。

    此时的山上,枝叶繁茂,人站在里面,除非站在空旷处,不然是不可能像以前那样,能轻易的看清山外的田野风光了。

    “哎,我发现还是晨哥这样的日子最舒服啊,钱照样大把大把的赚,人还舒服的紧,现在竟然还这么享受的搭起浮桥来,也不怕掉进水库喂鱼”黄刚看着赵羽晨说到,话里带着一丝酸酸的味道。

    这段时间黄刚他们可是看着赵羽晨把大把的钱捞进来的,那个速度让人看了真的很眼红。

    “嘿,你小子倒是会想,你家不是陕西吗,到时候多去承包几座山去,说不定就成了,也不用在这里唉声叹气的光羡慕和嫉妒了”王铮亮说道。

    “什么就我会想,我就不信你不会想,嘿,还好,这些玩意要经过咱们公司一道手,总算让咱们也喝点汤,不然晨哥我们肯定要杀大户了”黄刚鄙视的看了一眼假正经的王铮亮,谁看到这种情况都会眼红,偏王铮亮好像自己是个圣人似的,道貌岸然之极。

    王铮亮听到黄刚说的笑了笑,人与人不一样,别人的心思谁又能猜的出来,难怪这家伙也会成为赵羽晨的朋友,最少就这点心里想什么说什么的性格就让他大为赞赏,直爽的性格的人总能或多或少的比起那些把事情放在心里的人多得到一些朋友的。

    “我跟你小子说,你这啊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你以为王哥和你一样啊,总是没大没小的,看到什么眼红什么,也不知道害臊”赵羽晨打击着黄刚说道。

    如果不是因为当初自己的坚持,现在这家晨羽集团说不定王铮亮不会持有一分股份,就像当初在这座山上说的那样,下辈子卖给赵羽晨。

    这样的汉子,又岂会随随便便的就嫉妒着别人。

    一阵山风吹过,哗啦啦的声音顿时传入人耳,格外的悦耳动听,挂在枝头上的那些奇形怪状果子摆动着自己的身躯,跳起了舞蹈。

    赵羽晨望着这些水果,嘴里露出了一丝笑容,这将又是一个丰收的季节。

    “对了,羽晨,前天我听你们村主任说什么有些人已经私自和别人说好了,到时候水果供应给他们,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办啊?”王铮亮突然说道。

    前两天,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坐在饭桌上的赵仁贵曾经提起过这个事情,不过当时大家都没有深谈这个事情,毕竟饭店的人多,也不太好处理,而且赵羽晨和赵仁贵的身份太过敏感,等下大家还以为是村主任和村书记算计着大家呢。

    想想,一个个也是觉得有些不划算,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那些水果在市场上的售价,高的甚至可达近三百的高价,而他们给赵羽晨的回收价格才不过一百二十块钱,这其中差的实在是太多了,不平衡的心理肯定是很容易蔓延开来的,如果不好好的处理这个事情,肯定到最后一个个都会去自己卖给别人去的。

    这件事情怎么处理,赵羽晨还真的想过,但是却想不出一个好一点的房子,如果是以前还好一些,但是现在。

    “顺其自然吧”赵羽晨叹了口气说道,只怪他自己没有考虑到人心的复杂,刚开始的时候,或许别人会对你感激,但是一旦有巨大的利益冲突之后,一个个就不在那么的能平静下来,而是想尽法子也要为自己谋私利了,不过还好这样的人并不多。

    这段时间以来,村里的议论是早已纷纷不断了,很多人甚至说出了凭什么赵羽晨就能占据村里的宝地,独自一人发财的话语,一个个叫嚣着重新把那片山头还给村里,由大家公平竞争承包这样的话。

    没有人想过,在以前的十多年里,那两座山前前后后经历了七八个人的承包,一个个却是如同畏之虎豹一般的不到一年半载的就想着脱手的事情。

    这些事情主要是二麻子他们在说,赵羽晨也很清楚,不过懒得和他们闹而已,真要计较起来,收拾他们比收拾什么都要简单。

    反正现在山洞里也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赵羽晨真的不介意把这边还给村里,到时候让大家公平竞争,他很想看到到时候那些人的眼神,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没必要和他们计较什么东西,爱眼红眼红去吧,想自己还羡慕比尔盖茨一分钟赚几十万美元呢。

    “其实上半年就已经有人自己拿去卖了,并不是现在才有的,只是大家都是一个村的,我不想和他们太过计较,到时候看情况吧,实在不行,我把那些果树都给收回来,反正合同上标明着有的”赵羽晨看了看黄刚和王铮亮后,说道。

    “只怕是不容易”黄刚听到赵羽晨的话说了一句话。

    这不是废话,谁愿意把下金蛋的母鸡还给别人,就算不在手里的时候,一个个都要去争夺。到自己手里后,想轻易的拿出来给别人,这是想也不用想的事情,赵羽晨这话说的纯粹就是废话。

    有合同在,现在社会什么事情不要合同,但是又有多少人全部遵循合同来办事情,就算一些政府国家部门都不会遵循合同,更何况他们这些农民。

    “呵呵,不容易就算了,就当给他们发财了,反正大头在我们在这边,他们那些就是零碎玩意,到时候真要有水果商私自收购他们的货,就把他列入黑名单,我们旗下所有的店面皆不得对其出售”赵羽晨淡淡说道,话里却有一股杀伐之意,这样一来,怕是一些真正要做生意的人绝对不会也不敢去私自收购了。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