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重担压身?

第一百六十六章 重担压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六十六章重担压身?

    这个世界总是那么的奇怪。围绕着一个人两个人转,如今的向阳村也是如此,就像是一个上了链条的机械一样,围绕着赵羽晨为中心旋转着。

    自从这水果即将成熟的日子到来之时,向阳村是要有多热闹就有多热闹,许多各地的水果经销商跑到了这边,四处奔波着,想提前预约好这些水果的销路。

    只是很可惜,虽然他们开的价格有一百五一个的高价,但是成效甚微。

    村子里虽然有人在议论着,但是还是有大部分的人守着自己的本线,没有因为价格高一些,就把那些水果转销给他们,一句已经被人订下后就不在和那些纠缠不休的水果经销商罗嗦了。

    也是,农村里面的人更重情,不是人人都把钱看的那么重的。

    就如同平时各家杀猪还是宰牛,都会叫上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大家一起聚聚,这些如果用钱来算,可不是一笔小费用,但是没有人会去这样算。

    他们知道。赵羽晨已经把希望给了他们,只是他们没有抓住,这怨不得别人,他们只是在懊恼着当初怎么会不多买一些苗子,而不会抱怨赵羽晨的收购价那么低,比起市场上的少了一半多了。

    不过现在的市场就是这个样子,就如同他们平时种的菜一般,给别人回收是一块一斤,但是那个回收的人能卖到两块三块的价格,现在只是这个水果的价格高了,才看起来那么的明显而已,其实也没什么,很多人的心里这样想着。

    村子里现在已经分成了很明显的两派人,一派就是因为赵羽晨的收购价太低,而不想让这些水果给赵羽晨回收的少部分人,还有一些人则是对于这些问题没有想过的村民,反正以前怎样,现在也还是怎样,对他们来说,一个水果能卖一百多一个已经很多很多了,村里很多老人都早已乐的合不拢嘴了。

    这些天,赵羽晨的苗圃那格外的忙碌,天天来往行人不断,不过多数是附近一些村庄的人,他们想过来看看,有没有机会能买到那些果苗。

    看着这些眼巴巴的村民,赵羽晨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任何一样东西,当超出那个极致之后,便会失去其价值。

    那些果苗他要弄也很简单,只要十天半个月,庞大的空间足以培育出数万数十万的果苗,但是这样一来,这些水果的价格绝对会急剧而已的,毕竟量大之后会产生质变,而且现在光是本村的这些签过合同的人里,都已经有些产生另类想法了,谁又能保证这些人会信守承诺呢。

    “羽晨,要不然山上那个药果苗子让他们买去种种吧”赵卫国看着三天两头过来再苗圃里的隔壁一些村的人说道。

    赵卫国说的是那些像浆果一样的苗子,他知道当初赵羽晨曾经卖那些果子卖了差不多上百万,想来这个价值也不会很低的,虽然看上去比起那个水果要差一些。

    药果,对啊,药果没啥秘密,本身就是那个山洞里的产物,让他们种种也无妨,赵羽晨听到父亲的话后,想到。

    上次陶兴旺已经打电话过来和他解释过了。对于国家部门看上了,赵羽晨也是丝毫没有办法,最后和陶兴旺商量了半天,决定卫生部门要也没事,但是那个价格绝对不能低下来,比云南白药少说也要高个五倍的价格,这是一个底线,仔细的算过各种成本等一些费用,陶兴旺发现自己赚的都还没赵羽晨多了,很是吃味的说不如让他来种那些药果,让赵羽晨来生产。

    原本赵羽晨还打算自己在几座山上种一下就行了,现在听到父亲的话后,想了想,就点了点头,反正那些苗子自己在空间类培育了一大批,这边苗圃也摆放了一大批,应该也够了。

    “行啊,药果给他们种也没有关系,不过,爸,暂时不要给他们,等这批水果都销售完在说,到时候那些私自卖掉水果的人一株苗子也不卖给他们”赵羽晨对父亲说道,他也不是什么真善人,等个一个月之后,差不多就都能看清楚了。

    赵卫国点了点头,对于儿子的话他也表示赞同,毕竟现在村子里有些流传的话实在是太难听了,连带着他和妻子等人都受到了牵连。说心里不恼是假的。

    但是因为性格决定了赵卫国不会为这些事情去和别人吵什么,理论什么,看到那些曾经说过那些话的人依旧是笑呵呵的,甚至有时候,就连赵羽晨都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会生就这么一副好脾气,大概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刚从山里出来的时候,受到村里人的照顾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对于他们也发不起脾气来。

    赵羽晨很清楚,如果这些药苗拿出来,说是给大家种,那那些人可能马上就会闭上嘴巴,反倒巴结着他们来,但是如果现在不拿出来,马上面对着水果丰收季节的他们又会做出什么举动呢,现在赵羽晨很想看看,看看到时候这些人到时候的那副模样。

    当年对他们有所照顾的不是已死去,就已经成为了老人,现在这些人很多和当年的事情根本没有关联,也多数没有照顾到他们,所以也不用说要对他们如何客气,反正现在是你们自找的,也不是我对不起你们。

    劝走了附近村子的那些人之后,赵羽晨和赵卫国一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还真有些累啊。

    赵卫国还好,赵羽晨现在是到处躲避着,村委会里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去了,一去就要面对一系列的问题,赵羽晨懒得去面对那些事情。

    特别是花后村的事情,那个新选的村支书花满天当初在县委里还牛哄哄的嘲笑着自己嘴上跑火车,看不起自己样子,但是现在跑的最勤的也是他了,成天拉住赵仁贵说什么兄弟村要互相扶持什么的,让村子里匀些果苗给他们村种,都不知道这话怎么说的出来的。他们两个村子可是差了好几十里的路呢,亏他脸皮那么的厚。

    赵仁贵也把上次花满天在县委说的话记在了心理,看着这花满天死缠烂打的直接告诉他这些东西都是他们村新任村支书赵羽晨弄出来的,有什么事情你找他去,他们可做不了主。

    那个花后村的村支书还真是干实事的人,听到赵仁贵的话当场就满村子找起了赵羽晨,不过很可惜,那几天赵羽晨刚好在北京,就算他把向阳村挖地三尺也是找不到赵羽晨的影子的。

    倒是在赵羽晨回来之后,让他给找到过几次,不过赵羽晨对他根本就不理会,当初你们在县委的时候不是说这个项目说那个项目的,有必要现在装的这么可怜跑到这边来吗。

    也不是说赵羽晨还在耿耿于怀,而是这个口子根本开不了,整个青阳县大大小小村子最少有四五十个之多,到时候一个个都跑来怎么办,非把向阳村挤爆了不可,到那个时候,这水果也不在是什么稀罕水果而是和桔子苹果一样大众化大众价了,那样一来,不是又卖不了什么价钱了。

    与其到时候大家都在抱怨种的人太多了,还不如现在不去理会别人,管他们怎么想怎么说,就如同现在那些鱼饵料一样,出口的,赵羽晨是大肆提供,不计后果的大量供应,反正是卖给日本那个国家,但是对于国内,那些旗下的店面全部都是限量供应,不论是谁来买都一样,自己国内还是要稍稍注意一下的,不然那些什么动物保护组织人士找上门可就有的麻烦了。

    还没等赵羽晨和赵卫国走出苗圃,赵羽晨的手机响了起来,依旧是那一首很熟悉的歌曲凡人歌,很现实的唱出了世间百态。

    “羽晨,你现在在哪里啊。等下要去县里开会,县里说了,要村里一把手二把手全部都要去,不允许例外”刚一接通电话,赵仁贵的声音就从电话了传来过来,清晰无比。

    “仁贵叔,我在苗圃这呢,你到这来,坐我车子过去吧”赵羽晨听到了赵仁贵的话后说道,不知道什么事情要这么隆重的全部都要跑到县里去开会。

    赵仁贵很快开着摩托车赶到了苗圃,看到赵羽晨和赵卫国父子两在苗圃待着后,赵仁贵很是不满的摇摇头“羽晨啊,以前你爸是个委员还整天在村子里忙活,你倒好,当个村支书,在村子里几乎都看不到你的影子,这日子啊,过的可实在是太舒服了吧”

    “呵呵,仁贵叔,这可不能怪我,我也忙的很,要不我辞去这个村支书职位算了,省的经常开会什么的”赵羽晨嘿嘿笑了两声说道。

    “你小子”赵仁贵听到赵羽晨的话,不由苦笑,不再和赵羽晨说话,和赵卫国聊了起来。

    赵仁贵可不傻,要是赵羽晨真辞去了村支书的职位,那很多事情可就不好弄了,特别是现在,村子里念着赵羽晨好的人可是比谁都多,虽然也有几个是个坏胚子,在村子里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语,但是那些毕竟还是少数。

    这小子现在可是颗摇钱树啊,一定要绑住才行,让他跑了他才傻了呢。

    赵卫国听到赵仁贵和儿子的对话只是笑笑,也没有多说什么。

    赵羽晨的忙碌他是清楚的,这段时间以来,他和妻子也经常帮着进入那个空间一起收着果子,而赵羽晨几乎每天都是在里面待到一两点才出来,神色之中露出的一丝疲惫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是却清楚的很。

    对于赵羽晨说的辞去村委会的职务倒也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现在该帮的也帮了不少了,最少现在整个村子每一户少的都有个十来株的果苗,就那些果树到时候说不定都能给他们家里带去几万甚至更多的的收入,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好了。

    和赵仁贵说话的时候,赵卫国的两眼一直看着放在地上的几盆兰花,感慨不已,怎么也想不到这些以前在他们眼里只是当成小草的兰花会有那么大的价值。

    只可惜这些兰花只有那么几盆啊,如果有个百八十盆的,那就根本不需要这么累了,当赵卫国和宋晓娣得知赵羽晨放在苗圃里的一盆兰花卖出了一千多万的价格后,都有些眩晕过去,这世界还真是太难以想象了。

    聊了几分分钟之后,赵仁贵看了看手里的腕表,和赵羽晨说道“羽晨,时间差不多了,咱们现在赶过去,差不多了”

    赵羽晨依旧开着那辆小刀送给他的皮卡车载着赵仁贵一起赶往县里,现在他的资产已经足以买一辆价值昂贵的高价车了,不过开车开的是一个心情,而不是价值,在这种小县城里,说不定一辆价值昂贵的车子,都没几人能认得,况且这辆车子是他们兄弟情义的象征,所以赵羽晨暂时也不准备去换掉它,最少也要开个一两年才说。

    车子上次被赵羽晨舅舅宋**开会军区后,曾经整车保修了一下,一直开到现在,都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开的那是一个舒服,比起一些二三十万的车子都要好的多,看来,当初军队里面的那些技师是真的不余遗力的帮忙修理了啊,等过段时间,这些水果全部成熟之后,运个几箱子过去,感谢感谢他们,也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舅舅了。

    赵羽晨开着车子,脑子里思绪却是乱飞,都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个想法的。

    很快车子就开到了县委大院,依旧在门口老实的登记了一下之后,在两个执勤武警的目光注视下,车子开了进去。

    “哈哈,仁贵,羽晨,你们可是晚了几分钟了啊,快点和我们一起进去”刚走上楼梯,还没到会议室,在路上就碰到了赵羽晨曾经见过一面的县委书记关浩和县长陈天禄,副县长宋天豪迎面碰上。

    关浩很是热情的招呼着赵羽晨和赵仁贵两人,那个态度让赵羽晨有些奇怪,让赵仁贵有些受宠若惊,边上的现在陈天禄和宋天豪的脸色却没有任何的变化,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推开县委会议室的大门,原本上次赵羽晨他们来的时候,才稀稀疏疏的坐了几个人,这次却是把整个会议室都给挤得满满的,有的甚至从别的地方搬来了椅子坐在那里,一个个正议论纷纷着,整个会议室烟雾弥漫。

    看到会议室的门打开,走进的是关浩几人后,原本噪杂的会议室顿时安静了许多,一个个抬起脑袋看着走进来的几人。

    整个会议室里,只留下了五个座位,像是算好了一般,不多一个,也不少一个。

    “羽晨,仁贵坐”关浩指着紧邻他们几个座位的两个空位说道,这两个座位原本一个是秘书长,还有一个是县委办公室的座位。

    赵羽晨听到关浩的话,点了点头,很自然的拉开了椅子坐了下去,倒是赵仁贵看到这两个座位有些犹豫了一下,才坐了下去。

    “同志们,现在人都到齐了吧?”关浩看了看会议室里的人后,开口问道。

    “关书记,人都到齐了”坐在关好后面一张椅子上的一个三十来岁的**站了起来回答道,她的手上有一个本子,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一行行的字,看样子就是各个村子一把手二把手的名字了。

    关浩点了点头,看着坐在会议室里坐的挤挤的各个村子的一把手二把手,咳嗽了两声之后,拿起手上的一份文件,看了一看,对着大家说道“同志们,这次叫大家集中到县里来开会,主要是一件事情需要大家的支持和配合,大家在一起才好讨论,对吧?”

    “对,关书记说的没错”花后村的村支书花满天坐在会议桌的末端站了起来,用力的拍响了巴掌说道。

    有人带头,其他的人自然也都跟上了,一个个说着对关浩的话赞同的语句。

    赵羽晨听了他们的话,和他么的表现觉得有些好笑,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事情,一个个就迫不及待的表示着他们的忠诚,都不问这县委书记究竟是说什么。

    不过想来这种事情很正常吧,不拍马屁如何能入这些官员的法眼,现在的那些官员又有谁喜欢听到反对的声音。

    真正的大官员或许倒是不喜欢这样了吧,最少赵羽晨在北京的时候,见到宋文天宋文成这样已经位居金字塔顶端一层的高官却是很好说话的很,也没看到和他么说话的那些人对他们说着谄媚的话语。

    “哈哈,老花你啊你”关浩指着第一个站起来说话的花满天高兴的说道。

    “羽晨,这次最主要的还是要你的配合啊”关浩突然转过身子和赵羽晨说道。

    话语极其的突然,让赵羽晨有些错愕不急,关自己什么事情啊。

    可能是看出了赵羽晨的迷糊,县长陈天禄哈哈笑了两声,帮着关浩解说道“羽晨啊,这次叫大家过来主要还是为了你们村子里出来的那些果树,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可是天天接到这些家伙的电话或者上门来堵路,让我们帮他们说说,所以才有了这次把大家全部集合到一起的事情,这也是一件大好事啊,如果真的全县都种上了这些果树,那么咱们县里的百姓生活就是一个质的飞跃啊,到时候可是大功一件啊”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