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六十七章

    赵羽晨愕然,还真的关自己的事情啊。

    原本还以为大家一起开会说什么好事情呢。感情弄了半天是算计到自己的头上来了,赵羽晨看了看关浩和陈天禄一眼。

    陈天禄看着赵羽晨是极为的满意,极为的开心,这个小年轻还真没让自己失望,当初第一次在县委和这些村班子见面的时候,陈天禄对赵羽晨就是有些欣赏的,这不才几个月的时间,就让大家都大开了眼界。

    当得知那些市场上价格昂贵的忘忧果是青阳县产之后,陈天禄和关浩他们连续开了好几个碰头会讨论着发展大计。

    这次也是因为花后村以及其他联名提议,才会有这次的会议,陈天禄还是有些不同意他们的提议的,不过关浩亲自发话,他也只能照办了。

    “关书记,陈县长,这些水果农科所的人已经说了,失去了那个条件之后,现在也培育不出来了,就是我们想帮忙也没用啊,我想现在各种项目很多,随便找两个不就成了啊”赵仁贵站起来说道。

    说完之后,赵仁贵看着花后村的村支书花满天以及其他几个村的村支书接着说道“我觉得吧。像我们羽晨支书这样年纪轻轻的,这次也是撞了运气才做出了点事情,但是现在这个条件已经失去了,就算是在想做些什么也不太能做出什么事情了,在座的都是经验丰富的支书村干,也不在乎这什么,走什么捷径了吧?”

    赵羽晨听到赵仁贵的话差点笑了出来,仁贵叔是还记得上次花满天在这间会议室里花满天嘲笑自己的事情,借着这个时机反嘲讽了过去。

    也是,上次花满天就在这间办公室里大大咧咧的说着什么年轻人嘴上跑火车的话语,任谁听了都有些恼火,赵羽晨没有说什么,赵仁贵就已经说了出来,这或许也是花满天在向阳村不遭赵仁贵待见的原因之一吧。

    “呵呵,仁贵我知道这果树如今已经培育不出来了,我也问过农科所的郑所长了,他也曾经和我说过,所以才会找你们来想一个共通的办法啊,不然我可是直接下派任务就成了”关浩笑着说道。

    陆涛十月八号来到赵羽晨山上的时候,刚好看到赵羽晨雇人从山洞的水潭里用畚斗捞起那些黑泥,也曾留了一些下来拿去试验,但是很可惜,这黑泥进水之后,就像是失去那个功效一般,只能当当鱼饵料,想拿来在培育那些变异果树几乎是不可能的,也不知那些黑泥到底是蕴含着什么。所以除非赵羽晨从空间里面搬些黑泥出来,或是从空间里面拿那些苗子出来,不然的话,是不可能在有这些苗子出来的。

    这一点,关浩和陈天禄都从农科所里那里得到了确切的肯定,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感到有些头疼,这个问题不好处理啊,今天让大家来就是想协商出一个办法来。

    “关书记,陈县长”花满天站了起来。

    “有话你就说”关浩看了看欲言又止的花满天哼了一声说道,这个问题数花满天跑的最勤。

    “其实也没有多**烦的,我们也都了解到这个树苗确实是已经培育不出来了,这点大家也都知道,这是不争的事实,我们现在的想法是,向阳村能不能匀些苗子出来,给我们这些村每村分个几株的,大家也都知晓这些水果的价值,一个都要好几百,一棵树到时候少说也有好几百个吧,这样一来。我们这些村子的收入增加了,就能带着大家一起做些实事了,不然没钱的话,根本就不敢想这想那啊”花满天看着大家说道。

    关浩听完花满天的话后,拍了拍手掌,笑容满面的说道“满天同志是个好同志啊,心里念念不忘的想着村里大家,这点一定要表扬”

    “是啊是啊,花支书这个办法确实好,有这些树,到时候,每个村少说也要多收入个几万块,确实是个好办法,能做一些事情了”

    “每个村最少要十株吧,不然几万块钱还不是不能做什么事情”不知道是哪个村的村支书蹦出了这么一句话,看来人的**是真的无止尽的啊。

    赵羽晨听了花满天的话在看看那些村支书村主任百态样貌没有什么变化,人依旧平静的很,平静的如一汪死水。

    “花支书,我想你弄错了吧,属于我们村子所有的苗子根本就没有的,全部都是个人的,像你这样说的,有这么高的价值,你叫谁匀给你,你又能出的起多少钱让别人卖给你呢”赵仁贵站起来看着花满天问道。

    “花支书这个方法确实是不太好,向阳村我也去看过了,那些苗木都是属于村民所有,怕是也不容易能让大家匀出来的”大弯口村村支书向党群抽了一口手里的廉价香烟眉头紧锁,淡淡说道。

    “呵呵。我又没说让向阳村匀出来,羽晨支书不是种了很多吗,减去两座山上的苗木,他在那个苗圃里种下的怕也有数千颗的果树,只要他匀一些出来,大家不是就够了吗”花满天笑着说道。

    “他那些苗木是他自己的,又凭什么要匀出来给大家呢?”向党群质问着花满天问道,两人像是有些针尖对麦芒一样了。

    “那我们也可以出些钱买呀对不,以前羽晨支书卖给那些村民也不过就是三十元一株,现在我们出两百元一株应该差不多了吧”花满天笑嘻嘻的说道,也不知道是在开玩笑还是说真的。

    “两百块,你当买什么,买菜啊”向党群听到花满天的话嘲笑着说道。

    就两百块钱,能够买些什么呢,那个果苗,一颗果树结十个果子就能卖一两千块钱了,而且又不是结完就了了的,买两个果子还差不多。

    赵羽晨听着花满天和向党群一唱一和的对话都懒得去搭腔,上次看他们两人的关系明明是很好,现在却弄的像是两路人一样,谁信啊。

    “羽晨,你觉得这个方法怎么样啊”坐在赵羽晨边上的陈天禄笑着问着赵羽晨。

    关浩和副县长宋天豪一一同看着赵羽晨,准备听着赵羽晨嘴里说些什么。那些村支书村主任更是迫不及待的看着赵羽晨,想听听他说什么,这个时候,地上一根针掉下去,怕是这个宽敞的会议室都能听的见。

    只要现在赵羽晨一吭声,就会决定很多事情,最少赵羽晨在上级领导的面前印象分要大大的增加,反之,则会给别人一个自私的感觉。

    赵羽晨闭上了眼睛,坐在座位上静静的坐了一分钟,然后睁开了两眼。看了关浩和陈天禄一眼之后,又看了看坐在会议室里的那些村支书和村主任,最后像是决定了什么似的,张开了嘴说道“我不同意”

    赵仁贵听到赵羽晨的话不由的嘿嘿笑了两声,还好,赵羽晨没有那么笨,他毕竟也当过村支书,看的出眼前的情况,分明是所有的人都在算计着他们向阳村,真要答应下来,谁知道到时候会怎么样,会不会一个个得寸进尺般的进一步要求,这个口可不能开。

    “哦,虽然我理解,但是能说说你的理由让大家听听吗”关浩很失望的看了一眼赵羽晨,喝了一口茶后,用着淡淡的语气问道。

    陈天禄则拿着自己的茶杯在手上把玩着,用着玩味的眼神看着赵羽晨,其他人都错愕的看着赵羽晨,没有想到他会当着县委书记县长的面拒绝的那么干脆。

    这可是县委书记,县长啊,手掌他们生杀大权的一方诸侯,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啊,都不知道用委婉的方式来表达,得罪他们又有什么好处呢,顿时,有几个村支书村主任惋惜的想着。

    确实,就算他们有什么不满,也不会当着县长县委书记当面表达出来,最多也会在事后才去找他们,不会让他们落下面子。

    这还需要理由吗,赵羽晨心里想着,当现在还是以前那个共产的时候啊,说什么就是什么,凭什么要分给大家一起发财,我高兴我分些给村里人是我高兴,我愿意。我不高兴就自己种又能奈我何,这狗屁村支书我还不想当了呢,想老子现在堂堂一个亿万富翁陪你们一起坐都是够给你们面子了。

    赵羽晨听着他们的话,早已是不满之极,你就直接说叫我把果苗拿出来分给大家不就成了,还用的着这么麻烦吗,纯粹就是多此一举。

    “这些果苗都是我辛辛苦苦种上去的,没有理由让我自己的劳动成果给大家分享,而且当初那些果苗我也卖过的,但是他们没要我也,没办法,这一点,和向阳村邻村的白水村王德奎支书是清楚的,他那个时候就曾经买了些果苗回去,而且那个时候是大家都不知道的,哦,现在看到能赚钱了,能赚大钱了,一个个都瞄上我们村了,我嘴上不跑火车了,对不起,我们村子里就那么多果苗,包括我自己的那些,肯定是不会拿出来匀给别人的,真想要也可以,一万块钱一株,这是最低价格了,少于这个钱都免谈”赵羽晨很冷淡的说道,真的是丝毫都不给在场的人包括县委书记县长他们的面子了。

    关浩听到赵羽晨的话,脸色变了一变,最后像是强自忍住了一般,没有发作出来。

    “你这个同志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有这个条件,就要帮帮大家,老是想着自己有什么前途,更何况你也是个村支书,觉悟应该要高一些才对,怎么什么事情都能用钱来衡量”坐在座位上,一直只是笑着没有怎么说话的副县长宋天豪不满的把杯子重重的放到了桌上,用着很不满的语气训道。

    “哎,老宋,怎么能这么说,羽晨这么想也是人之常情嘛,要理解才对,就是叫我,我也不会愿意拿出来分给大家”陈天禄笑着说道,随后转过脑袋看着赵羽晨“羽晨啊,你的想法也是不对,价格怎么也不能这么高嘛,这样的价格谁能买的起几颗果树呢,按我说,三千块钱一株差不多了吧?”

    “陈县长,羽晨这个价格可不高,前几天,有几个外地人跑到我们村里曾经向羽晨开出了一万两千一株果苗的价格,不过羽晨没有卖而已,如果让他们知道了羽晨说一万一株的价格,怕是要开始哄抢了”赵仁贵帮着赵羽晨说道。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关浩听到赵仁贵的话,气色稍稍的缓解了一点,看着赵仁贵问道。

    “嗯,关书记,就是前两天的事情,当时他们都掏出支票了,就等着羽晨同意,马上就能付钱,不过羽晨给拒绝了”赵仁贵点点头说道。

    “那这个价格也不算高了,这样吧,羽晨,仁贵,我也不多说什么,八千的价格,让大家买几株果苗回去,钱分两年付清,怎么样?”关浩听到赵仁贵的话后,看了看赵羽晨和赵仁贵二人问道。

    赵仁贵知道关浩这么问已经很给他们面子了,扯了扯赵羽晨,先说到“关书记发话了,我们怎么也的支持不是,就按照关书记说的,到时候照办就是了”

    赵羽晨听到赵仁贵说的话只得点了点头,没去塌找人贵的台,不然他是理都不想理的,你是县委书记又怎么样,我的东西不想拿出来就是不拿出来,任你说的天花乱坠也没用。

    “可是关书记,这么高的价钱,我们也出不起啊”花满天听到关浩的话后,站起来说道,八千一株,十株就要八万了啊,对于他那个山沟沟里的小村子来说,两年拿出八万块钱可是有些难度的。

    “花支书,我说你是怎么回事,我好不容易才帮你争取到这个条件,你又跳出来唱反调,算了,这个事情,我们也不管了,你们自己想办法解决吧”关浩听到花满天的话后,很是不满的说道,索性拿起茶杯转过身子就朝会议室的门口走了出去。

    陈天禄摇了摇头,看了眼花满天一眼,很是无语的走了出去,连这么点眼力劲都没有,都不知道是怎么当上村支书的,难道他没看到刚才如果不是赵仁贵扯住了赵羽晨,赵羽晨还是不同意的吗,难道他不知道关浩今天其实已经是让了一步吗,还想着给关浩出难关,这不是想看关浩的难堪吗。

    陈天禄一走,宋天豪自然跟着他的脚步也走了出去,临出去时和坐在他们后面的那个手拿本子的记录员小声说了几句才走了出去。

    赵仁贵看着花满天嘿嘿的笑了两声,王德奎从人堆了走了出来,狠狠的拍了下赵羽晨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小子你够牛啊,连关书记他们的面子也跟不给,我可就没这个胆子了”

    “王魁子你少放屁,你没这个胆子,那是谁去年对着关书记拍桌子的啊,我记得那天可是很热闹啊”乌山村的村支书刘孟通从王德奎的边上挤了过来拆穿了王德奎的话说道。

    “那不是那天大家一起酒喝多了吗,谁叫他老是拿我们白水村说事呢,我就是气不过,咋了”王德奎有些尴尬的摸摸脑袋,但马上把手放了下来,很是理直气壮的说道。

    “呵呵,王魁子,你还是和以前没变啊,厉害,今天老刘不说,我还不知道呢”赵仁贵听到了刘孟通的话竖起拇指说道。

    “算了算了,不扯这些了,咱们走吧”王德奎把手搭上赵羽晨的肩膀,对赵羽晨说道,半拉半扯的拉着赵羽晨往门口走过去,不给花满天和向党群几人靠近的机会。

    “哎,老花,我说你后面还说什么呢,没看到关书记都帮我们谈下来,赵羽晨他们也都同意了,你这一扯,没了”党向群看着花满天说道。

    “我这不是想让关书记帮帮忙,把价格在压些下来吗,怎么会想得到关书记脾气那么大,甩手就走了,早知道我就不说了,现在还在关书记面前留下了坏印象,我等下就找他解释去”花满天很是懊恼的说道。

    两人很是识趣的没有凑到赵羽晨他们面前找不自在去,看着他们走到门口才抬步走出去。

    “赵支书,宋县长让你回去的时候去一下他的办公室,他在那边等着你”赵羽晨和王德奎刚要走出去,一直站在门口的那个三十来岁的**记录员拦住赵羽晨说道。

    “羽晨,宋县长找你,那你过去吧,我搭王魁子的车子回去就成了”赵仁贵听到是宋天豪找赵羽晨后,对赵羽晨说道。

    “是啊,小子,县长找你可是大事情,还是赶快过去吧,别迟了吃排头”王德奎嘿嘿的说道,拍了拍赵羽晨的肩膀。

    如果是陈县长找赵羽晨,那赵羽晨是肯定要去的,但是听到那个女的说是宋县长找自己,他就打定了主意不要去了。

    宋天豪的为人,小刀曾经和他谈起过,贪嘛要贪的,想让他帮着办些事情却是很难的,就像去年在市里的那次事情一样,小刀找到他,到最后竟然直接关机了事,对他,小刀是直接用狗屎两个字来形容的,更何况就在刚才,宋天豪的语气好像也没有多少好,自己凑上去干什么。

    “我现在还有事情,麻烦你和宋县长说一下”赵羽晨对这那个**说道,转过了身子,和傻了的赵仁贵和王德奎刘孟通说道“走,既然来了县里,我请客,请你们喝一顿去”

    在他们的身后,留下了一个被赵羽晨的言语震呆的**,看着赵羽晨他们离去的身影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