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六十八章

    “他真的是这样说的?”宋天豪坐在办公椅上看着冯雨燕问道。眉头快皱成了一条线,竟然这么不给面子,做出这样的举动,这村支书的帽子是不想带了吧。

    宋天豪原本以为坐在办公室等个几分钟,赵羽晨就会过来的,但是没想到等了十多分钟,却等来了在会议室记录的记录员冯雨燕,得到了一个这样的结果,让他及其的失望。

    原本他还想着把赵羽晨叫道办公室来,苦口婆心的劝一阵,让他为了大局,不要太斤斤计较,没想到好心却被打成了驴肝肺,竟宁可去和另外的人喝酒去也不要来办公室里,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行为啊?向来只有他用到别人的身上,但是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村支书也敢这样对自己。

    “你先出去吧”宋天豪挥了挥手。

    冯雨燕听到了宋县长的话后,点点头,出门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心里却开乐开了花,没想到宋县长也会吃瘪,那个年纪轻轻的村支书还真是够厉害啊。冯雨燕发出这样的一声赞叹。

    随便找了家小餐馆,赵羽晨和赵仁贵王德奎他们就钻了进去,找了一张靠里的桌子。

    刘孟通左右看了一眼之后,小声的对着几人说道“你们知道吗,今天的会议其实就是党向群带的头,拾撺着花满天和另外两个村的村支书弄出来的,本来根本就没这个事情的,不过没想到,还是羽晨支书厉害,呵呵,刚才你们有没看到关浩的脸色都变了,哈哈,他肯定没想到羽晨这么不给他面子吧”

    “我大概猜到了,前段时间花满天天天在我那边待着和我们墨迹,这段时间却不见踪迹就想多半是他弄出来的,你说的党向群是怎么回事啊,他好像应该不会吧”赵仁贵听到刘孟通的话后说道,党向群看起来只是有些沉默寡言,不应该会是那样的人吧。

    “不会,你们不知道吧,其实一开始就是党向群说的,那家伙可是只老狐狸,我怀疑这花满天都是被党向群给当枪使了,不然花满天的那个脑子肯定不会想出这样的主意的”刘孟通大声的说道,生怕别人不相信他的话似的,声音大的整个饭店都听的的到,不少人为之侧目看了过来。

    “管他们什么主意呢。我不卖总行吧,呵呵,原本都答应的,没想到花满天那个白痴”赵羽晨笑呵呵的说道。

    确实就在刚才,因为赵仁贵先答应了下来,他也想就答应下来算了,到时候才从空间里拿些补上就行了,没想到花满天还要跳出来挑刺,让关浩一个不满,直接走人不管了,还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哈哈哈,几人一阵哈哈大笑。

    王德奎和刘孟通的村子里,多多少少买了些苗子,倒也没有像有的村子一样一株都没有,虽说量有些少,但是总比没有要强,特别是王德奎,当初因为他堂堂的事情,特意多花了一倍价钱多买了些苗子,这如今,才结了一季的水果就已经把成本都给赚了回来了。而且还绰绰有余,每次看到他堂弟就有些笑的合不拢嘴,让他堂弟郁闷的直接窝在那里了。

    刘孟通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上门买了一百五十株的苗子,现在眼看着快要成熟了,也是乐不拢嘴来着,而且两人的村里都多多少少的有村民买过那些果苗,所以也不需要像别的村那样,成天面对着村民那幽怨的目光和满嘴的抱怨,虽然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如果现在拿一百万株出来,还是以前那样,三十块钱一株的价格,我怀疑都不用三天就能卖个精光了”王德奎夹了一块回锅肉放到了嘴里吃下肚后说道。

    “那不是废话,如果在有,别说三十,就算是三百,很多人倾家荡产都要买了”刘孟通鄙视的看了眼王德奎说道。

    “是啊,但是很可惜,这个苗子没有了,嘿嘿”赵羽晨听到两人的对话笑了笑说道,真的很可惜了。

    四人吃的正开心,赵羽晨的手机响了起来,赵羽晨放下了筷子,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个不认识的移动号码,直接挂掉了,没有缺接它,这段时间来,经常有些陌生的人不知道从哪里问来他的号码。打给他电话,每次一接起来就是说什么那个水果销售的事情,弄的赵羽晨现在都准备换一个号码了。

    “怎么不接啊?先接一下吧,说不定有重要的事情呢”赵仁贵看到赵羽晨的举动后奇怪的问道。

    “不认识的号码,说不定又是那些水果销售商打来的,等在打来时在接起来吧”赵羽晨说道。

    话音刚落,手机又响了起来,赵羽晨接起了电话。

    “喂,哪位啊?”接通后,赵羽晨很没有好气的问道。

    “哟,小家伙脾气还不小啊,我是陈天禄,怎么是不是不想接我的电话啊?”电话那头传来乐呵呵的声音,让赵羽晨却是大吃一惊,这陈天禄怎么会打电话找自己。

    “啊,陈县长啊,对不起,刚才没注意是你的号码,所以就没有接,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赵羽晨赶忙说道,但是却也没有用多尊敬的语气。

    “你们现在在哪里,我过来”陈天禄倒是很和气,在电话里问道。像是知道些什么似的。

    过来,过来干什么,赵羽晨听到陈天禄的话想到,但是还是站了起来,走到门口看了一下,把地址告诉了陈天禄。

    没过五分钟,陈天禄就坐着一辆普桑到了店门口,从店里走了进来之后,径直走到了赵羽晨的那一桌,还好,可能过了吃饭的饭点。小饭店里没有多少客人,所以县长的到来倒也没有引起什么轰动,倒是让经常看县电视台新闻的饭店老板夫妇俩有些受宠若惊,赶忙又是倒水又是抹凳子的,唯恐有些照顾不周一般。

    陈天禄的到来,赵羽晨他们都赶忙站了起来。

    “坐坐,我今天以私人身份过来和你们一起聚一聚”陈天禄看到大家都站了起来后,忙摆手说道。

    开玩笑,就算你是以私人身份过来,那也是堂堂一县之长啊,谁能随便的起来。

    看到陈天禄坐下之后,王德奎他们才一个个的敢坐了下去,而且也不再像刚才那样有说有笑的,而是变得有些正经了起来。

    陈天禄倒是悠然自得的叫饭店老板添加一付碗筷上来,看着赵羽晨和赵仁贵几人嘴上露出奇怪的笑容。

    就在十分钟前,宋天豪找到了正在说着这件事情的关浩和他,说了赵羽晨目无上级领导的事情,差点让正郁闷的关浩和他笑喷,怎么也没想到赵羽晨会这么不给他们这些领导面子。

    宋天豪向他们提议,撤换掉赵羽晨的支书位置的提议的时候,关浩和陈天禄都摇头给拒绝了。

    开玩笑,现在当村支书都不愿意拿出来了,等没有那顶帽子更没有理由会拿出来了。

    陈天禄和他们聊了几句之后,就回到了自己办公室里找到了赵羽晨的电话,用自己的手机拨了过去,没想到,第一个电话,这小子直接挂掉了,让他有些哑然,什么时候自己打出去的电话也会被人给挂掉了,除非是打给上级的一些领导,他们正在开会或者不方便的时候才会挂自己的电话,但你一个小小的村支书竟然也挂自己的电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还好第二个电话,赵羽晨接了起来,要不然怕是陈天禄也要和宋天豪一样郁闷不已了。

    桌上的菜因为才刚动筷子没有多少时间,倒是还都很完整。也没有必要在重新换一桌,陈天禄伸出筷子,自顾自的夹起了菜吃了起来“嗯,不错,这味道挺好的,咦,你们吃啊,怎么我在就不动筷子了”

    “哪里,我们这是在观赏县长吃饭呢,呵呵,要好好学学才行啊”王德奎嘿嘿的笑了起来,才刚刚正经了没两分钟就马上又没个正经了。

    “我吃饭有什么好观赏的,看猩猩啊,来大家吃吧,我可是不客气了”陈天禄听到王德奎的话摇摇头,指着饭桌说道,他今天过来就是蹭饭来的。

    四人听到陈天禄的话不由都笑了出来,场面也变得随和了许多,赵羽晨给陈天禄的杯子里倒满了啤酒,笑呵呵的对陈天禄说道“陈县长,我们可不是看猩猩,只是我们先吃了两分钟,总要让你先吃两筷子才行吧”

    “老板,在加两个菜,你自己看这弄”赵羽晨说完之后,就朝离他们不远处站着的饭店老板吩咐道。

    “不用了,这里都六个菜了,还不够啊,要知道平时我们也不过是才三四个菜而已,今天可是有些超标了啊,随便一点就行,我不是和你们一样,都是两个眼睛一只鼻子啊”陈天禄听到赵羽晨的话后,笑着说道。

    没等几分钟饭店老板就端上来两盆菜,放到了桌上,之后对着陈天禄说道“陈县长,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这两年,您为我们县里的发展可是劳心劳力,以前是没有机会,今天有这个机会,一定要让我报答您一下才行”

    这两年来,小县城的改变和陈天禄的带头改革不无关系,最少原本他们饭店门口尘土飞扬的景象看不到了,变成了郁郁葱葱的绿化带,来店里吃饭的顾客的感觉也好了许多,生意自然也就好了很多。

    而且以前他们小饭店,三天两头各种检查,自从陈天禄上台之后,这些都改变了许多,他们这些靠小营生讨生活的普通百姓自然是对陈天禄感激不尽。

    以往,陈天禄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和他们没有多少接触,此刻,却突然来到了他们的身边,怎么还会不激动。

    赵羽晨没说话的时候,饭店老板就在想着怎么报答一下陈县长了,直到赵羽晨叫了出来才想了起来,对啊,自己有几十年的厨艺了,烧上两个最拿手的菜不是最好的报答方式了。

    随后饭店老板便走到了厨房间,让招来的厨师站在了一边,自己挽起袖子,亲自动手烧了两个最拿手的家常菜,用最快的速度端了上去。

    “唔,不错,老板你这菜烧的味道很不错啊,看来高手在民间这句话果然不错啊,比我在一些酒店里吃的还要好吃三分,羽晨你们尝尝看,是不是我说的那样”陈天禄吃了两口色香味俱全的菜,赞叹着说道,让饭店的老板听了直乐呵,高兴不已,没想到这陈县长和电视里放的一样,是那么的随和。

    看着陈天禄那极其夸张的样子,王德奎等人有些不相信,纷纷伸出筷子夹了过去。

    吃完之后,纷纷对老板竖起了拇指,这水平没的吹的,刘孟通更是在一旁说道“老板你这就不对了啊,对我们还藏着的啊,要不是今天陈县长在这里我们还吃不到是吧”

    饭店老板站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只是笑呵呵的,没有接什么话,听到陈县长他们都满意之后,对陈天禄说道“陈县长您们慢吃,我去后面一下”

    赵羽晨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微微感动,对陈天禄的感觉也略微变了一点,如果没有做一点实事的官员是不会让别人这样感激的,而且他发现,从头至尾,那饭店老板称呼陈天禄都是用您的。

    这个时候,又有三人走了进来,一进屋子,大声的叫着老板的名字,叫完之后,三人找了一张桌子就坐了下来,大声的讲起了话,说的都是些市井小道消息,声音很响,就如同要吵架一般。

    “老成,老路,小张,你们声音轻一些,不要太大了,菜还是老样子是吧?”老板在后面听到外面的喊声走了出来,看到三人大声的说着话时,忙走过来小声的说道,平时都没关系,声音大显得饭店忙碌,但是今天不一样啊,陈县长就坐在旁边和几个人吃着饭呢。

    听到饭店老板的话,几人诧异的看着饭店老板,以前都没这样说过啊,说不得就问了他几句,经过饭店老板的一番解说后,几人转过来看了看陈天禄所在的这个角落,不约而同的放低了音量,小声的说着什么。

    这几人来的比赵羽晨他们晚了许多,但是走的却是比他们早,几人三下五除二的就把饭菜给解决掉了,临了几人站了起来,想往陈天禄那边走过去,一阵推搡之后犹豫了几许,最后三人一同拉开步伐。

    “吃的很饱啊,比在食堂里都多吃了一碗饭了呢”用过餐后,陈天禄摸了摸自己那不显得突出的肚子感慨着说道。

    “这最后两个菜确实赞啊,我也多吃了一碗呢”刘孟通听到陈天禄的话后说道。

    赵羽晨看了看饭桌上那几个被扫荡的连盆底都干净的盘子笑笑,这老板的水平还真的是不错,比起大伯烧的都要好上几分。

    走到收银台前,赵羽晨准备掏钱付账。

    “不用了,你们的账已经有人结了,本来我都要免了的”饭店老板看到赵羽晨来结账后忙笑着说道。

    “谁结了?”赵羽晨奇怪的问道,还有谁会那么的好的,帮着把饭钱都给结了。

    “就是刚才那几个比你们后来的人,呵呵,这也算是他们的一点心意吧,别的他们也做不上什么”饭店老板笑呵呵的说道。

    听到饭店老板的话,赵羽晨想起了刚才吃饭时,后来进来的几个说话声音很响的几个人,看起来也是普普通通的人,但是问都不问一句就帮着把他们的饭钱给结了,肯定不是冲着自己等人了,想起刚才饭店老板的表情,多数是冲陈天禄陈县长才帮着把帐给结了的。

    “羽晨,怎么了?”可能是看到赵羽晨的表情了,在里面还站着的陈天禄几人一同走了出来,赵仁贵开口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今天我请客不用掏钱了,呵呵,没想到还能沾到陈县长的光”赵羽晨笑着说道。

    看不出来,这陈天禄的人缘竟然这么好,做官做到他这份上也算是差不多可以说得民心了。

    “老板,你收下这个钱,等那几位兄弟下次来的时候你把钱退给他们,挣些钱也不容易,可不能让他们破费了”陈天禄从赵羽晨逃出来的钱包里拿出两张红钞放到收银台前对饭店老板说道,然后便把钱包塞给了赵羽晨。

    “别看我,说好你请客,怎么能让别人掏钱,再说了不吃你这个大户,还吃谁去”陈天禄把皮夹塞给赵羽晨的时候,看着赵羽晨呵呵的笑着说道,让一旁看到他举动的饭店老板两眼直发直,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这是那个陈县长吗?

    电视里面放着的那个陈县长可从来没有这种举动的啊,饭店老板发懵,不过就这一个举动却拉近了陈天禄和赵羽晨他们几个人的距离。

    “就是说好羽晨小子请客,怎么能让别人掏钱,陈县长说的好,不吃这个大户,咱们吃谁的去,我支持”王德奎也说道。

    “陈县长,不用这么多,一张都有的多了”饭店老板忙走出收银台把多余的钱送了出来,追上正往门口走着的几人。

    陈天禄接过了饭店老板的找钱和饭店老板用力的握了握手之后便带头走了出去,走到自己的普桑前,对着后面的赵羽晨等人说道“咱们先不要回去,去找个清净点地方聊一下”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