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六十九章

    原本还以为陈天禄吃完了就上车回去了。没想到竟然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原本准备回去的赵羽晨几人没法子,只得跟在他的车子后面开往未知名的目的地。

    赵羽晨的皮车车跟着陈天禄的普桑沿着小县城唯一的一条商业街很快开到了尽头。

    商业街的尽头是一个动工了一半就停那里一年多的公园,公园里面有个小山包,人爬上去,可以看到大半个县城。

    赵羽晨和金茂梅子他们来过这边,不过没有爬上去过,爬这座山还是很早以前曾经爬上去玩过,跟在陈天禄的厚面,四个人没花几分钟就爬上了这座不高的小山包。

    几个人站在小山包的最高处上,风呼呼吹过,吹的发丝乱摆,衣袖飞舞,在这个还没有褪去热意的季节是格外的舒爽,就像一个大中央空调一般,凉风呼呼的对着自己吹着。

    如果在这里拿张席子,怕是不用三五分钟就能睡着,赵羽晨感受着山风的侵袭,心里想着。

    这个小山包比起赵羽晨承包的山要空旷许多,独一无二的高耸于县城中间,没有丝毫的拦阻。风自然对这个地方肆虐了许多。

    “羽晨,告诉我你的感觉”陈天禄笔直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站了五分钟后,突然开口问站在一旁的赵羽晨。

    “站的高看的远”赵羽晨回答道,站在这里,县城的四周都是一目了然,甚至有几个临近县城的小村子,也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如果不是有几座山相隔,说不定都能看的到自己的家里。

    “是啊,站的高看的远,但是还有一点你应该也要了解,站的高的人,肩上的责任也要重上几分,你知道吗,我刚来青阳县的时候,这个小县城可以称得上是一穷二白,就是如今也是如此,这个山脚下的公园,原本是一个休闲公园,但是就是因为资金缺乏,导致建了一半就一直停在这里,成了一道伤疤,不是我们不想去建好它,可是没有资金一切都是空谈啊”陈天禄看着山脚下的那个造了一半的公园说道。

    这个公园就是他调到青阳县的第三年开工的,但是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成了个烂尾建筑,成了三不像。他也曾经奔走过很多部门,希望能得到上面的一些拨款,但是却是处处撞壁,到了现在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向阳村的那个什么忘忧果的热闹,让他看到了一点点希望,希望能借助着那个水果的出名,带动小县城的发展,能够在他离去的时候,把这座公园给建好。

    只是没想到,原本还天天有的卖的那个果苗,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没有了,也只有向阳村附近的几个村子买到了一些,远一点的根本就没买到过,让他原本想建造一个忘忧果之乡的心愿顿时如同落井石头,扑通一声之后,直坠井底,听不到一点回声。

    今天上午的会议,他也曾经想过几个办法,但是或多或少的会对向阳村抑或是赵羽晨产生很大的损失,大家的想法毕竟都是好的,这个水果到时候真的一个村子能有个十株二十株的。长大长壮之后,不要多,一棵树结个一两百个果子,那每个村的收入可就是迈了一大台阶了,只不过这个果苗的价值现在也估量不出来,谁都能看的出来,原本八千一株就八千一株了,每个村子各自买个十株二十株回去也就成了,没想到花满天那个不成事的村支书在最后关头一句话就让整个形势都消弭了,如果他现在不出面,别说八千,说不定赵羽晨八万都不会卖也有这个可能。

    “呵呵,我们是站在山底下的人,看的没有那么远的”赵羽晨听到陈天禄的话笑笑。

    县里有这么穷吗,赵羽晨不相信,怕是钱多的用不完吧,只不过故意留个烂摊子在这里好让上级拨款吧。

    赵羽晨不知道的是,现如今县里就是有这么的穷,上一届留下了一笔笔的赤字让这一届的县委县政府都愁白了头发,想让上面拨款,人家根本不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这一届怎么得罪上面了,直接一句,平时都有钱吃吃喝喝大肆挥霍的,怎么可能会没钱,让他们不要装穷了给打发了回来,要不然拉来的就是一点点,杯水车薪无济于事。

    “羽晨,你说人活一世。图了什么?”陈天禄听到赵羽晨的话笑笑,问了一个很富有哲学的问题。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图了什么,为了什么,赵羽晨还真没有去想过,以前只想着赚钱在赚钱,在城里买一套房子和自己心爱的人生活在那里,结果自己拼命得到的却是一个无奈的结果,为了什么,图什么。

    现在赵羽晨的腰包鼓的让人难以自信,光是那批出口的就让赵羽晨净入亿元,所花费的成本不过是买了一千来块钱的面粉,在加上空间里面的一些黑泥而已,在加上卖水果,兰花以及他在王明公司所占有的股份和自己那个集团公司所占有的股份,连赵羽晨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

    钱现在自己好像也不缺了,不用省,挥霍着花好像都够自己花了,毕竟后面那些水果会源源不断的生长着,不是一次性的,图什么。这个问题还真要好好想想了。

    为天下百姓谋福,那是伟人的心愿,跟自己不搭边,赵羽晨自问没有那么伟大,也不想做这么伟大的人。

    看着陈天禄,赵羽晨不知道陈天禄图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所图的不过是家人的幸福,亲朋的安康,平平静静的生活就足以。

    “回答不上来吧,我第一次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也回答不上来,这是我当时的老上司问我的一句原话。直到我调到这个青阳县的第二年,才算是找到了答案”陈天禄看着赵羽晨半天没有回答笑着自己述说着,手指着整个小县城很是豪迈的说道“既然让我主管一方,那么我就要带着这一方百姓走向致富的道路,让他们过上安康的生活,让青阳县摘掉贫困县的帽子,这就是我现在所图的,所想的,所要做的。

    你知道吗,当初关书记知道那个果苗就是从向阳村所属的山里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想过各种可能了,关书记的意思也不是说要你怎样,一定牺牲什么,只是想由县里出面,从你那个村子里购买一些果苗,平均分配到每个村子里,让大家都有所收获,按照这样的行情,其实不用两年,说不定一年就能把那个买果苗钱都给还清了,但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这是大家所没有预料到的”

    没那么严重吧,今天的事情好像也没有什么啊,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反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最后如果不是关浩先行离去了,自己还不是同意了,赵羽晨听到陈天禄的话想到。

    “你以为我们就没脾气了,好不容易和你沟通了,价钱比我们预想的要高多了,原本我们可是只打算出五千一株苗子的价格的呢,但是没想到你会说一万,更没想到好不容易仁贵先替你答应下来八千的价格了,花满天那个不成器的家伙又跑出来了,关书记不气死才怪,回到办公室他还一直说你们两个呢,你没有大局观。花满天没有眼光”

    “嘿,这可不能怪我,当初花满天花支书说我嘴上跑火车的时候也没想到今天吧,这可是天意,大大的天意,不过陈县长,我那个果苗,别人出一万二是确有其事的,仔细一算,谁都知道这个价格其实还是低的可怜的,就拿我自己山上的那些果苗来说,才上半年每株苗子平均给我带来的收益就差不多有三千多了,这还是第一季度啊,眼下马上就第二季度的收成期了,产量比上半年可是多了一倍都不止了吧,扳着指头一算就知道了,我可也是为县里做了贡献的,这八千的价格是不能再低的了”赵羽晨听了陈天禄的话嘿嘿笑着说道,还以为这是几十年前啊,只要一句话,巴不得把所有财产都给贡献出来,自己可没那么傻。

    陈天禄呵呵笑了两声,没有说什么,眼光看着远方的天际。

    这是个现实社会,赵羽晨的话也很现实,但是说的没有错,确实是如此,这陈天禄了解,也不可能强求赵羽晨什么。

    “不过,陈县长,就按照五千的价格我腾出一千株苗子吧,就这些了,在多也没有了”陈天禄听了赵羽晨的话正感到有些失望的时候,耳边传来赵羽晨的声音,他听了不由的抬起头看着赵羽晨,有些不敢置信,这一上一下,相差了近三百万啊,这个钱可不是小数目了。

    陈天禄看着赵羽晨,带着赞赏的目光,用力的拍了一下赵羽晨的肩膀,这个大人情他记下了。

    “这也太大方了吧,一进一出就少了三百万了,三百万是多少钱了啊,这怕是有一大堆了吧”王德奎听到赵羽晨的话后,在一旁张着大嘴说道,眼里满是金星。

    “你懂什么,羽晨这叫懂大局,不像你那么自私,让你腾个几株苗子出来给别人都不愿意”陈天禄听到王德奎的话哼了一声,指着王德奎说道,好不容易羽晨松口,可别让这家伙又给几句话搅黄咯

    嘿嘿,王德奎被陈天禄几句话一训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不在吭声,只是笑了两声,用脚在那里画着圈圈,让赵羽晨看了直想笑。

    “羽晨你这个决定,在不久的将来,大家对你必将心怀感激,我相信,走咱们现在就回去,签署相关合约等等,有什么要求你等下也可以提出来”陈天禄看着赵羽晨一字一句的说道。

    陈天禄拉着赵羽晨几人很快一起回到了县委,到县委的时候,县委书记关浩正在他的办公室里午睡,陈天禄砰一声,直接推开了他办公室的房门。

    “老陈,你匆匆忙忙的作甚?”关浩不满的看了眼带头走进的陈天禄,没有注意到后面跟进来的几人,朝着陈天禄发话道。

    “呵呵,老关不要睡了,赶紧的,起草一份合约”陈天禄兴奋的说道,说不出的高兴,打铁趁热,赶紧的把合约签下来为好。

    “什么合约,你酒喝多了吧,现在哪有什么合约要签啊”关浩灵敏的鼻子嗅到了凑过来的陈天禄身上的酒气,不满的说道,国家早已有规定,在工作时间内是不允许喝酒的。

    “呵呵,就是喝醉了我也愿意,老关,你快点起来把你上次写的那份草约拿出来在看一下,该改的改一下,羽晨已经答应了,等下咱们就去拉苗子去”陈天禄把还有些迷糊的关浩狠狠摇了几下说道。

    “关书记”赵羽晨和赵仁贵他们走了出来,朝着赵仁贵叫道。

    “羽晨啊,是你们来了啊,坐坐”关浩算是明白过来了,对着赵羽晨他们笑笑后,指着沙发说道,然后便问陈天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陈天禄笑呵呵的坐在了一旁,关浩的秘书很快进来帮大家倒了一杯茶,站在了关浩的旁边。

    陈天禄端着绿茶,轻轻吹了一下浮着的茶叶,饮了一口,吃完饭和赵羽晨他们在山上聊了一阵还真有些口渴了呢。

    “羽晨,不错,没想到啊,早知道我直接叫你过来商量就成了,还整那么一出戏自找烦恼干什么啊”关浩听到陈天禄说的话,看赵羽晨的目光也和以往不一样了。

    刚开始看到各村村支书村主任的名单和详细资料的时候,就对赵羽晨有些略微的不那么满意,特别是看到他和罗晓在会议室那一阵无言的目光交流的时候认定了肯定是走关系上来的。

    而且其后不久,他们又接到了匿名举报,虽说经过调查没有得到什么结果,但是对赵羽晨的印象是又降了一个档次了,今天在会议室里,赵羽晨说的话更是让他失望到极点,好在最后时刻,赵仁贵和他一起同意了自己的意见,不然怕是要冰到极点了。

    也正是因为他们最后的表现,中午时候,宋天豪找上门提议撤掉赵羽晨村支书的职位他才会考虑了一下之后给拒绝了,因为如果这个时候拒绝了,到时候赵羽晨还卖不卖他们面子都不知道了,没想到才过了一个多小时,事情出现了这么大的转变,不但赵羽晨同意了拿一些果苗出来,而且价格直接下降了一大截,这让他不免感到有些意外,原本对赵羽晨的那些看法顿时烟消云散,变成了欣赏,很欣赏。

    关浩现在看着赵羽晨是越看越觉得这小伙子不错,难怪会在村里得到那么多的票数。

    “羽晨,有什么要求要提的,现在提出来和我们说说”关浩看着赵羽晨笑呵呵的问道。

    既然他有所付出了,那么总要让他也得到一些回报,关浩自问也不是什么太苛刻的人。

    “也没什么,关书记,就是这个水果到时候我想由晨羽集团统一回收销售,这样一来,价格上可能比他们自己卖的要低了一点,但是这也是为了大家好,如果都由自己各自贩卖,那么这个水果可能就会打起价格战,不到一两年的时间,可能就卖不到二十块钱一个了有可能”赵羽晨听到关浩这么说,自然不会客气提了出来。

    “晨羽集团,这家公司不会是你们搞的吧”陈天禄听到赵羽晨说的话后,念了几声,突然问道“应该不会错了,我说怎么我们县里的水果多数由他们公司推出去的,原来搞了半天是这样,王铮亮瞒的我还真严啊,都没有透露过口风”

    赵仁贵听到陈天禄的话,哈哈笑了两声,没想到羽晨瞒的够严实,连县里的领导都不知道。

    “呵呵,小打小闹弄了一个,算不得什么,我就这一个要求,关书记别的我没要求了”赵羽晨有些缅甸的说道。

    “行,这个没问题,如果没有一定的统一管理,销售,到后面,这些村子肯定会自己打起价格战,引来的将是恶性循环,虽然说他们现在不多,但是几年之后呢,这些树苗长成参天大树,那时候每株树苗结出的果实就是极为可观的了”关浩听了赵羽晨的话点头说道,这个本来赵羽晨不提,他自己都要想办法的,现在扎羽晨这个条件一提,正和他之意,既解决了到时候水果的销售问题,又能帮着自己兑现了先前说过的话。

    合约是现成的,只是原本空着价格栏加了上去,由县里担保,各村买二十株果苗回去,两年之后把钱给结清,现在则暂付一半。

    赵羽晨签过字后,关浩像拿着宝贝一样的把合同放到了文件夹里,然后又放到了柜子里面。

    “羽晨,那他们什么时候可以去拿那个果苗?”关浩放好文件之后问道。

    “关书记,随时都可以,我那边苗圃就剩下这么多的果苗了,原本还打算自己在种一些的,现在哎,亏哪里去都不知道了,要是没事我就先回去了”赵羽晨说道,这话说的可怜兮兮的让关浩和陈天禄想笑。

    关浩说道“那行,那你们先回去吧,我这就让人通知他们,到时候带上钱去购买果苗”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