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七十一章

第一百七十一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七十一章

    聊了几句之后,关浩和陈天禄便参观起了赵羽晨的苗圃。看上去很是悠闲,没有被繁琐的公事压身一般,如果是别的什么县委书记县长怕是天天要开会到处考察什么的了吧。

    两间崭新的大仓库,两人肯定是不会放过参观的,问了一下赵羽晨拿来做什么用的之后,便走了进去看了起来。

    两人一进去,就被堆满了仓库的竹篓给吓一跳,这么多竹篓。

    “关书记,陈县长,羽晨这还回收这些水果的呢,当初我们这些人买果苗的时候,都签订过一份协议的,由他统一回收上来出售给别的公司”赵仁贵在一旁看到关浩和陈天禄他们的疑惑后笑着解说道。

    “不错”关浩赞许的说了两个字,这才是干实事的人,不像一些公司,答应别的时候吹的是天花乱坠,到后来却是无影无踪,让百姓遭殃,赵羽晨这样弄,最少给了别人一份信心。

    信心不是天生的,如果不是因为有那个空间。赵羽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会在那个疙瘩里待着。

    领着两位县领导逛了一圈苗圃之后,原本以为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陈天禄突然说道要去赵羽晨承包的山上去看一下,到底是个怎么样的情况,让花满天他们老是念叨着不忘。

    领导都这样说了,赵羽晨还能怎么做,由赵仁贵一起陪同着带着关浩和陈天禄往塔山那边行去。

    “哟,这么热闹”去的时候,坐的是赵羽晨的皮卡车,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关浩笑着说道,可以看到许多人在这条路上行走着,一个个拿着相机拍来拍去。

    从向阳村口到塔山的这一段距离,现在已经随处可见这些神奇的果树了,经常隔个一点路,就出现那些果树的影子,许多从外地过来稀奇的游客拿着相机正拍的不亦乐乎着。

    “是啊,这边自从有了这个水果种着之后热闹了许多,光我们村口开的两家饭店的收入就翻了好几番,也不知道现在喜欢看稀奇的人怎么有这么多”赵仁贵听到关浩说话后笑呵呵的说道,这一届肯定能干出些事情来,最少眼下大家都小小的大发了一笔,村里老老少少除了极少数之外,看到他们可都是亲切的要命。

    车子很快开到了塔山下,这边的人最多,也最热闹,老的少的。一个个全扎堆在这里,年纪轻点的,特别是一家子人的,在赵羽晨租下的水田里正兴高采烈的用着各自的方法捕鱼抓蟹,玩的是不亦乐乎。

    年纪稍大些的则安静的坐在堤坝上甩着鱼竿,钓着鱼,累了疲了起来走动走动,看看这边的特色果树,日子过的是悠闲无比。

    “这里可以弄成旅游景点了啊”陈天禄走下车子后,和关浩看着这边的热闹劲笑着说道,在他们看来,县里头一般的景点好像都没这么多人游玩,这山疙瘩里倒是吸引了不少人,而且很多看起来是特意跑了很远过来的。

    县里本来就缺少一些能吸引外地游客的项目,现在突然间这里多出了这么个玩意,倒是真能试试看,说不定能带动一下县里的经济发展呢。

    “这是什么啊”几人沿路往塔山上走去,关浩突然指着水田里的黑荷像赵羽晨发问道。

    这一路过来,别的不说了,那些果树现在在他看来也很正常了,但是没想到到了地头上。又让他发现稀奇的东西,还真是奇了怪了,怎么这边尽出些稀奇古怪东东。

    “这是黑荷,也是从山洞里发现的,有很大的用途,前段时间,市里很是热闹的那些香水化妆品最主要的原料就是这些”赵羽晨介绍着说道。

    “这么好,那应该大力种植才行啊,羽晨啊,你可不能一个人闷头发财啊”陈天禄拍拍赵羽晨的肩膀说道。

    “不是羽晨不想让大家也种,只是奇怪的是,这些黑荷离开这块地方这块水土后,好像就会水土不服,很快干枯死掉了,很多人都拿去种过,但是都不行,就这一块稍微好些”赵仁贵帮着赵羽晨说道,曾经做过的事情可不能就这么被人给忘掉了,当初可是不少人求上门让赵羽晨弄些黑荷苗子让他们弄的,结果虽然没有,但是赵羽晨可是帮过他们了的。

    “是这样啊”陈天禄听了赵仁贵的话没有在说什么,也没法说什么,赵羽晨都这样做了,你还能让他怎么做。

    “当初我们都奇怪,怎么这么大一笔财富都没发现,偏偏让回家承包山地不到两个月的羽晨给发现了,现在村里也有很多人在闹呢,说是要让羽晨退掉这块山地,归还村里。重新分派承包权呢”赵仁贵看到赵羽晨没有说什么,而是静静的笑着站在一边后,把现在村里天天有人在说的话也扯了出来,想听听看两位领导会说什么话。

    “这也行啊,不过要是我我也会眼红咯,现在社会一切都是按照合同办事,合同怎么签的,就怎么做好了,只要适当的照应一下村里仰或县里就成了,现在羽晨你可是大款了,我刚才就这么的私下算了一下,你现在可是腰包鼓的很哪”关浩听了呵呵一笑说了一句,并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羽晨啊,你带我们去那个山洞看看去,顺便和我们说说是怎样发现那个山洞的,我现在倒是很想听听呢”

    “关书记说的没错,我也想知道”陈天禄在一旁附和着说道,他也很想知道别人几十年都没发现,这赵羽晨是怎么发现的。

    赵羽晨领着关浩陈天禄他们往堤坝上走了过去,沿着水库边沿往山洞走过去,一边走,一边把当初怎么发现的时候说了一遍,让关浩和陈天禄听了很是有听东方夜谭的感觉。

    就这样一个山洞。在这边几十年都没人发现,而且当初挖水库的时候也应该有人发现的吧,这么大一块蛋糕就这样让赵羽晨给得到了。

    等他们走到山洞的时候才发现,确实如果不注意还真是要忽略过去,而且这边比较陡,一般也不会有人特意走到这边来,就算是现在走过去都要小心一些,不然很有可能会有滑落到水库的危险。

    走马观灯般的在山洞里转了半圈,关浩就接到了电话,也不知道他那手机怎么信号会这么好,在山洞里都能接到电话。赵羽晨看着接电话的关浩心里想到,看着水潭里的一束光影才发现原来他们就站在那个挖出来上面相通的地方。

    “羽晨,今天就看到这吧,现在我和老陈要赶往市里,还要麻烦你把我们送出去,司机现在已经出发了,等下就会到你苗圃那等我们”关浩一接完电话转过身来对赵羽晨说道,看来很赶时间的样子,然后又对

    陈天禄说道“老陈,你也和我一起去,等下路上我在和你详细说”

    听到关浩这么说,赵羽晨很快把关浩和陈天禄送到了外面,到苗圃的时候,在苗圃的大门外站在两人,一个拿着公文包,带着副眼镜看起来像是关书记的秘书,另一个赵羽晨不用猜也大概知道了他就是司机了。

    赵羽晨把门打开后,那人很快就把车子给开了出来,关浩和陈天禄朝赵羽晨挥了挥手上了车。

    “好了,总算清净了”赵羽晨看了眼站在一旁的赵仁贵说道。

    “哈,你这话被他们听到,怕是要恼的撞墙了,竟然有人嫌他们”赵仁贵听到赵羽晨的话差点笑了出来,堂堂县委书记县长,竟然这么不招赵羽晨待见,他们走了竟然说出一句总算清净的话语。

    “嘿,我没说他们啊,我只是说该走的还不走,不该走的都走了”赵羽晨说道。

    “什么该走的还不走,不该走的都走了,你小子说我呢啊,没大没小是不是”赵仁贵刚开始还没听明白,等到自己嘴里念了一句之后明白了过来,眼一翻,朝着赵羽晨咧了咧牙。

    “仁贵叔,我可是村书记,你是村主任。我可大你一头呢”赵羽晨嘿嘿着说道,谁大谁小,还真不一定呢,反正和赵仁贵的关系也是极好,开些这样的玩笑也没有什么关系,不会在两人的心里起什么疙瘩。

    “是吗,那这话要去问你父亲去了,看看他是怎么说,谁大谁小”赵仁贵听到赵羽晨的话后直接使出杀手锏说道,让赵羽晨听了无语,这简直就是必杀技啊。

    “好了不和你说了,我也要回去了,这段时间,地里活都没做,婆娘都说了,今天有空,早点回去帮她做点,然后过把夫妻双双把家还的瘾,让她高兴下”赵仁贵说道,开上自己的摩托车出了门。

    呵呵,赵羽晨听了笑了一笑,夫妻双双把家还。

    “过来”看到憨憨和豆豆它们蹲在屋子外面看着这里,赵羽晨招了招手,叫了一声,几只狗很是听话的摇着尾巴跑到了赵羽晨的边上,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像是在述说什么似的。

    “你们在呜呜,我也听不懂啊”赵羽晨拍了拍紧挨着自己的憨憨笑呵呵的说道。

    “汪,汪汪”憨憨叫了两声回应了赵羽晨的话。

    赵羽晨看到这一幕差点笑出来“难道你能听懂我的话?”

    旋即一想,还真有可能啊,这狗的智力经过培养之后,可是有小孩子的智力的,不过自己养的这几只虽说是有些聪明,但没到那个地步吧,要是真那样就爽了,当小孩子养了可以。

    都说现今社会,有钱的把狗当小孩养,没钱的把小孩当狗养,看来自己也沦入了这个行列了。

    原本小时候,这三只狗吃的也还不多,但是现在大了之后,吃的比他们一家子吃的还要多,而且伙食也不差,几乎是顿顿都有肉吃,就这样的伙食,一些普通家庭可能都没那么好,也幸好现在赵羽晨的腰包鼓了,不然怕是光这三只狗都能把他给吃穷咯。

    十月很快的就过去,十一月是一个丰收的季节,田里的稻谷已经是金黄一片,迎风起浪,不过却没人去理会它们。

    倒是那些果树下到处都是人,那都是向阳村的村民,因为果树的成熟,相应的来往观看的人也多了许多,谁知道有没人会去摘一个两个尝尝啊,这摘一个可就是一两百块钱啊,所以是全家全村总动员,都守着自己拿几株果树,看的是死死的,只要一有人靠近,眼睛就牢牢的盯住了,让观看的游客吓一大跳。

    “羽晨,这样不行啊,该赶紧的想想办法了,这都还没成熟呢,一个个稻谷都不去收了,天天守在地里头,你现在去村里看看,都没有几个人了”赵仁贵找到了山上正在摘果子的赵羽晨说道,别人家的都没成熟,赵羽晨这山上却已经可以采摘了,现在这里是忙碌的很了。

    “仁贵叔,这你叫我有什么办法,不过他们那些果子差也差不多了,就这三五天的时间就能成熟了吧,也不用担心什么啊”赵羽晨听到赵仁贵的话不由乐着说道,这种事情也找他,也还真看的起自己。

    “问题是往每年的十一月中旬都有几天要下大雨啊,这稻谷被雨水一泡还有什么用”赵仁贵担忧的说道。

    “仁贵你担心什么,到时候这几个水果就抵半亩田收入了,还种什么稻谷,大家都比你想的开呢”赵卫军在一旁挥舞着剪子笑着说道。

    “哪里是我担心啊,是根子叔跑到我村委会,被他缠的没有办法呢,这才过来和你们说了”赵仁贵回答道,根子叔一向是个热心肠的人,看到村里如今的景象担忧不已,这不赵仁贵也只能跑来和赵羽晨他们说,商量个办法来,这也确实是件事情。

    听到是老村长的话,赵羽晨想了一想,还是觉得没什么办法好想,总不能说自己保证他们的果子一个都不会少这样的话语吧。

    不过这些人也真厉害,自己种那么多都没去看呢,他们才那么一点点就守的那么牢了,如果在多种一些,还不要跑个累死累活。

    赵羽晨又怎么能想得到别人的心态呢,他们总共就那么几株果苗,那么几个果子不看的紧了才怪了。”老板,这个果子能卖我几个吗,小孩子想尝尝“这个时候,走过来三个人,看样子像是一家三口,两个大人牵着小女孩走了过来,男的朝赵羽晨他们问道。

    “你要几个?”赵羽晨听了笑着问道。

    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伸出了小手,张开了五指说道“叔叔,我要五个,爸爸一个,妈妈一个,我三个”

    “小馋猫”牵着小女孩的妇女笑着数落了女儿一句。

    赵羽晨看着小女孩不由的笑了笑,一样的鬼灵精怪和自己的堂妹差不多大小,让人见了就乐了三分,从竹篓里拿出五个水果走到小女孩的边上放到她撑着的怀抱里说道“来,这里有五个,小心点啊,别掉了”赵羽晨模摸小女孩的脑袋笑着说道。

    “谢谢叔叔”小女孩满脸灿烂笑容的用力点头,这水果还是很久以前吃了的呢,没想到今天和爸爸妈妈一起来玩又能吃到了,等下留两个回去和班上同学炫耀一下去,嘻嘻。

    “老板,多少钱”男人掏出钱包问道。

    “算了,就冲她这叔叔一叫,我也不好意思收钱了啊呵呵”赵羽晨摆摆手笑着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呢,这水果可是不便宜啊”那男的听到赵羽晨的话忙说道,这人的慷慨让他有些敬佩。

    “呵呵,没事”赵羽晨说道。

    听到赵羽晨这么客气,那人也不再勉强,笑着说了句谢谢便退回到了自己的女儿身边,和女说了几句话后,接过了她手里的几个水果。

    那小女孩跑到了赵羽晨的边上用小手拉拉赵羽晨的衣角。

    “小朋友有什么事吗”赵羽晨低下脑袋问道。

    “啵”小女孩看到赵羽晨低下脑袋后,踮起脚在赵羽晨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便咯咯直笑的跑回到了父母的身边,害羞的躲到父母的背后去了。

    哈哈,众人齐笑了出来。

    那小女孩的父母朝赵羽晨他们笑着点点头便拿着相机到处逛去了,小姑娘的笑语不时的传了开来。

    “看看这样的素质还用担心什么啊,我看大家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仁贵叔,你回去晚上发个大广播和村民们说一下好了”赵羽晨说道。

    “我看是你乐坏了吧,被小姑娘亲了一下”赵仁贵打趣说道。

    本来他就没有担心过什么,这些游客其实根本也不用担心,一般能出门游玩的肯定都是有了一定经济实力的,肯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的,当然良莠不齐那是没办法的,电视上号称最民主的美国还经常被披露出什么事情呢。

    相反赵仁贵最担心的倒是附近几个村子的那些无业小青年,那样的人才是他要关注要担心的对象,不过暂时看来也还好,没有出过什么事情,也没有人说自家果苗少一株还是几株的。

    “怎么,没人亲你,你很失望啊,也不用这么酸的语气吧,不亲羽晨难道还去亲你”赵卫军听到赵仁贵的话说道。

    “知道你们是一家子人,肯定是互相帮着的,我不跟你们挣”赵仁贵翻翻白眼。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