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各人心态

第一百七十三章 各人心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七十三章各人心态

    十一月十一号,天气晴朗。蓝天一片,是一个出外郊游的难得好日子,早上十点半,秃子正坐在饭店门口,唱着小曲,看着来往车辆,日子过的是极其悠闲。

    突然,一排长龙从门口驶过,约莫有三十来辆各式各样的轿车排成长龙,从远处驶来,开到拐往塔山那条路的路口时停了下来,顿时眼睛一亮,今天看来生意又要有的忙了。

    自从赵羽晨那塔山出名之后,他的收入也是跟着水涨船高了,虽说就在他旁边又新开了两家饭店,而且还是村里的,不但比他的大,明亮干净,但是他的生意和以前相比也是好了两倍都不止,除掉给赵德胜的抽成,每个月的钱都让他赚的是合不拢嘴。

    不过虽然很赚钱。但是他对于这些,心里却是极为懊恼,当初因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虽说最后解决好了,但是他也没那么大的脸皮去和赵羽晨他们一家子说什么,那次赵羽晨分发果苗的时候,更是因为面子问题,没有去领取苗子,让他现在想起来就不由的后悔万分,到现在都狠狠的打了自己好**掌了,这得多少钱丢水里去了啊,都可以讨上两媳妇了。

    穷则思通,既然果苗没有他的份了,那只能拼命的多捞一些生意了,这不小餐馆也让他现在弄的是风生水起,不但自己动手来不及,还招了两帮工,这段时间的生意红火,才算是让自己心里稍稍平衡了一些。

    回头看看墙上挂着的闹钟,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快十一点钟了,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是吃饭的时间了,但是没想到那个车子从他小饭店门口经过,没有一辆停了下来。

    还好,这车子也没在那隔壁两家大店停下来,直接朝着塔山那边拐了过去,不由的有些奇怪。都快饭点了,还进去干什么啊,难道不吃饭吗,还一个个都是有钱人开轿车呢,连这点钱都要省下来难道?奇怪?

    秃子满脑子的不解,不过也没有凑和上去,跟进去看看到底是干什么,还是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悠闲的唱着小曲,静静的等着生意的上门。

    赵羽晨看到车流过来后,和彪子二人慢慢的往山下走了下去,刚好走到下面的时候,车子到了尽头,就如同掐表一样。

    “羽晨”王铮亮从第一辆车上奥迪车上钻了出来,走到赵羽晨的边上叫了一声。

    后面车辆里头,陆陆续续的人走了出来,总共约莫有五十来人,从车流里走到了前头,一个个看上去是极为高兴的样子。

    “各位,你们是第一批参加我们的这个活动,因此就在刚才。我和果园主人赵羽晨园主商量了一下,决定对你们在七点五折的优惠上在打一个九折,现在让我们为赵羽晨先生的大方鼓掌”王铮亮拿着黄刚递过来的话筒大声的说道,声音洪亮,响亮四方。

    这些人原本来这边就是图热闹和新鲜以及稀奇,原本对七点五折就已经知足了,没想到还能有优惠,哪还不鼓掌表示一下,顿时噼噼啪啪的掌声响了起来。

    王铮亮笑着举起手示意了一下,对着大家说道“现在我在这里说几点大家要注意的事情,你们一定要听仔细了,一,此次活动只局限于这座小山上,因为只有这座小山上的果实成熟了,而且大家剪果子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了,不要把整株果枝都给剪断了,那样我公司可是要赔钱的。

    二,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绕过这座小山往里面走,因为这里的山一座连一座,人在里面很容易迷失方向,我不希望出现什么不幸的事情,所以这点大家一定要切记。

    三,就是最主要的一点了,大家都知道这些山林,总有些未知的危险,像什么蛇虫鼠蚁等等,如果一旦被咬伤或是怎么了。一定要赶紧退出来,我们这里有从医院请来的医生,能保证大家的安全。

    就这么几条,我也不啰嗦了,我想大家也等烦了吧,现在让我们朝山上进发吧,各位冲吧”王铮亮大手一挥朝着前方说道。

    第一次参加活动的人从站在一旁的黄刚手上一人拿过一把剪子看了一眼黄刚的示范之后,就笑呵呵的成群结队沿着已经特意指出来的路朝山上走了过去。

    赵羽晨和王铮亮还有黄刚阿玉几人跟在人群的后面也往山上走了上去,赵羽晨上去的时候,和彪子小声的交代了一句,让他看着这些车子,不要让哪个调皮的孩子给划伤或者恶作剧什么的。

    “没想到才刚贴出去第二天就这么多人报名了,这还是我们筛选了一些远的呢”王铮亮笑着说道。

    “呵呵,现在的人其实都很无聊的,除了上班下班,其他好像都别无他事了,看到有稀奇的肯定是会蜂拥而上的,你看那边水田里,现在很多在那玩的人都是来了好多次的游客,每次带的人比上一次总会多那么一个两个的,现在大的队伍一次性来就有十多个了呢”赵羽晨指着水田里正玩的尽兴的几个人堆说道。

    现在的社会,特别是都市里,生活总是快节奏。充满压力,很多人平时都压抑着,只能等到放假的时候出去放松一下,所以才有现在的旅游业的发达,如果是以前那样,哪有那么多人会四处去游玩。

    现在赵羽晨这边因为特殊的水果,黑色的荷叶荷花,倒是也吸引了一批人,特别是那戏水抓鱼活动更是让一家子人乐此不疲,虽说不一定能抓到多少鱼,但是玩着就是图个高兴。图个乐趣,让他们是好好的过了把瘾。

    “是啊,也确实是如此,不过这样不是更好,要不然哪有人会来这边玩,不过这些家伙也真狡猾,趁着饭前跑到这边来,刚好把水果当成了午餐了,说不定你要亏本呢‘王铮亮点点头,看着鱼入大海,猴入深林般很快不见人影的那些游客说道。

    “没事,又吃不穷我,反正怎么算也亏不到哪里去”赵羽晨说道。

    前方的山上不时传来兴高采烈大声呼喝的声音一个个像是兴奋的很,王铮亮和赵羽晨他们没有跟上去,而是去了赵羽晨爷爷他们住的屋子,和老人们聊起了天,等待着时间的过去。

    赵羽晨听着王铮亮阿玉他们和爷爷奶奶他们聊着天,带着笑容坐在一边,脑子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原本当初承包这片山林的时候,就曾想过弄个农家乐什么的,到最后因为想着这里很少有人会来而放弃了这个想法,没想到的是时隔一年,这里却变得热闹了许多,而自己也不用再想着开农家乐赚点钱了。

    这还真是有心摘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如果当初按照那样的发展,现在怎么样也还真说不定呢。

    不过现在这样也挺好的,钱像水一样哗啦啦的流进来用都用不完,而且这水还是源源不断的,越流越多,赵羽晨已经不去想以后到底会怎么样有多少钱了,因为这根本就想不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前景是乐观的,非常乐观。

    也正是因为对以后的生活不用再担忧什么了,赵羽晨才会没有压力的想出这样一种活动,想让这方水土再一次的沸腾,热闹一番。

    也不是说他有多么的伟大。而是上次和陈天禄县长谈过一次后,或多或少的改变了一些自己想法,陈天禄是想为自己的梦想努力却因为现实而无法做出什么,而自己呢,既然有这个能力,那么就稍稍的帮助一下村里发展吧,投入全身心那是不可能的人,现在的社会,做的太好也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这种活动一出,这个小县城怕是又要热闹一番了吧,也许会略微的带动县里的旅游业发展也说不定。

    其实这个小县城还是有许多景点的,不过实在是县城太小了,玩的地方太多了,除了自己县城里的人会去看看外,外地来的几乎是没有,这也导致了小县城旅游业的迟滞发展不起来。

    但是经过赵羽晨这么一弄,或多或少,会多出一部分人知道了有这个小县城的存在,说不定也还真有人借着看这水果的产地的时候到处游玩一番呢。

    在屋里坐了一会后,和老人们聊了一阵后,赵羽晨和王铮亮他们起身走到了堤坝上,却赫然发现一幕搞笑的画面。

    他们在屋里坐了也不过才半个小时左右,原本以为那些人现在全躲在树底下大快朵颐,没想到却看到很搞笑的一幅画面。

    水库的湖面上,在夏天的时候已经搭建起了一座连着两山的浮桥,刚好漂浮在水上,随着水波晃晃悠悠的摇摆,人走起来晃晃荡荡,看上去有些危险,但是相当的好玩,在加上浮桥两边有扶手护住,底下也都是平整的木板铺就的桥面,不用担心会掉进水库的危险,因此很是吸引来这的游客,只要一看到这浮桥了,总会想方设法的上去玩一番。

    但是没想到的是这些花了一千大洋来吃水果的游客一个个也踏上了浮桥,站在浮桥上,吹着山风看着山景,正交谈的起兴。

    还好浮桥搭建的时候够牢固,不然这么多人一踩上去怕是要直接掉进水库里去了,就这样,那浮着的桥身也沉下了一半在水里了。

    看到这一幕,赵羽晨和王铮亮不由哭笑啼飞,弄不懂这些人的想法,花这么多钱过来吃水果好像都还在没这水库上的风景好看,闲话好说。

    等到赵羽晨他们从堤坝上下去,走到浮桥入口的时候才发现这些人还真不可小视,原本还以为他们只是跑到这里来看水看风景,但是没想到的是竟然一个个都摘下了许多水果用袋子装着放在边上,一边聊着,一边吃着,不时回味一下。

    这只能怪这水库的风景实在是太美了,因为这个水库承包下来后,就属于个人所有,只要不改变水库的堤坝等一些构造,村里根本不管你是养鱼还是养人,反正只要这水库还是水库就行,赵羽晨早已在水库里头移植了无数黑荷,而且这黑荷还是他从空间里面的水潭弄出来的,看上去是格外的黑艳,分外妖娆。

    在加上这浮桥本身就是为好看好玩才搭建的,那些人不上来游玩一番才怪,反正又没人说这浮桥,这水色上不得观不得了。

    这么一排长龙的到来,当然很吸引了向阳村其他村民的目光了,很多人好奇的骑着车子赶了过来,连自己地头也顾不上看了。

    想看看究竟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来这么多车子,结果到了地头后,发现那些人都跑到山上摘水果,不由的大感奇怪,这么多人一个接一个的吃,这的吃掉多少钱啊,少不得就又人问赵羽晨了。

    “羽晨支书,你不担心被他们吃的太多吗?”一位村民走到赵羽晨的边上看到赵羽晨和王铮亮后小声问道。

    “怕什么啊,他们一人给我一千块钱,我随便他们吃”赵羽晨笑着回答道。

    “什么这也行”那村民听了心里开始嘀咕开来,一千块钱,随便吃,那要吃掉多少啊,少不得扳着手指头算了起来。

    这一算下来,哗,对赵羽晨顿时佩服万分,这个果子差不多每个都有个半斤八两重,一个人能吃个四五个就吃撑去了,他们让赵羽晨回收的时候才多少啊,一百二十多一个,这不是等于多赚了三四百块钱吗,这小年轻的脑袋真了不得。

    马上也跟着动起了心思,自己是不是也能搞搞呢,边上几人一起想着。

    不过一想到自己田里那样的果树好像也只有几株而已,其他的都是些便宜货也只能放弃了这个心思,这是那些第一次就种上的村民想着的,那些第二批次种的就不管那么多了,反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地里长的什么样的果实,只不过是一想到自己地里的好像还没成熟顿时沮丧万分,这么好赚钱的法子都没法赚。

    赵羽晨知道了果子为什么会那样的秘密后也没有说出去,反正这些水果只要这些就够了,太多了也没啥用,想起来还是陆涛那最倒霉,拿过去那么多苗子,不知道到时候有几千株能长出这样的果子,想来应该不会很多的,自己除了偶尔两次过来的时候看到那黑泥有些干用空间水灌了两次而已,其他的这些苗子就从头到尾都没碰过空间水了。

    整个村子如今也就金茂和石头,还有他大伯赵卫国他们几个人的地里稍稍的多那么一些苗子能结出忘忧果的果实,其他的都只不过是外形变异,里面的汁液多了一点,甜了一点而已,根本不可能卖出那么高的高价的。

    而且就在前几天,他给那些村子的苗子,里面常用空间水浇灌的果苗也只占了一半而已,不知道到时候哪几个村子会走好运,拿到这苗子。

    “走,王哥,我们先吃饭去”赵羽晨和王铮亮几人在这边待了一阵后说道,几人自顾自的就先上了堤坝来到赵羽晨爷爷的家里,那里早已做好了香喷喷的家常菜,放在桌上冒着热情,散发出阵阵香味。

    “哇,好香啊”阿玉凑到桌子边上对着菜赞叹道,随后对一旁走来的赵羽晨奶奶说道“奶奶,您真是太厉害了,一定要教我几招才行,我怎么就烧不出这么香的菜呢”

    “是啊,玉姐,你一定要好好学学,都说抓住了男人的胃就等于抓住了男人的心,学好了嘿嘿那啥你男人也跑不掉不是”黄刚嘿嘿说道,话里藏话。

    “傻丫头,我哪有什么好教的,都做了几十年了,只要用心做就成了”赵羽晨奶奶和蔼说道,都是很普通的家常菜,也没啥好稀奇的。

    阿玉用眼白了白黄刚,很是风情万种,眼里充满煞气,让黄刚看到之后,赶忙把脑袋一缩,不敢再吭声,这场面差点让王铮亮和赵羽晨他们笑喷。

    黄刚看着大家哈哈大笑的场面极为委屈,但又没有办法,那手臂还疼呢,上次都被掐的青中带紫了,早知道就不开口了,哎!

    吃过饭后,阿玉帮着赵羽晨奶奶外婆他们一起收拾着碗筷,赵羽晨和爷爷他们则坐在那里聊着闲话,不时的说些趣事,谈着谈着,赵喜才他们问起了王铮亮和黄刚等人的家人情况,这或许是老人的一个通俗毛病了,说着说着都会问起别人的家里情况的。

    赵羽晨听到爷爷的问话后,帮着把王铮亮的家里情况和爷爷他们说了出来。

    黄刚和阿玉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赵羽晨说起王铮亮的家里情况,平时听王铮亮说起家里时都是笑呵呵的,还真看不出来,这王大哥家里的情况会是这样的。

    “小王,就听羽晨的,让你丈人他们都过来吧,县里住不惯,住这边来也没事,这边的空气比县城里也要好,刚好让你妻子好好调理调理”赵喜才拍了拍一旁王铮亮的肩膀说道。

    “嗯,好的,赵老,等过几天我回去问问他们看,看他们什么意见”王铮亮听到赵喜才的话后说道,本来他是实在不想在麻烦赵羽晨他们的了,反正县城里市区也不过个把小时的路程。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