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八十章 老好人

第一百八十章 老好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八十章老好人

    宋晓娣走出来之后。看到场面好像有些不对,便走到了赵卫国的身边,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哦,没事”赵卫国拿着水果摇摇头说道,没有查出来,他也不会说什么,不过可能就算查出来了,最多也就是让王二麻子把这些货拿走了事吧。

    宋晓娣听到丈夫的话没有在多问什么,既然他都说没事情了,那肯定是没事情了,这些年来,赵卫国并不会对她隐瞒一丝一毫的问题,伸手拿起了竹筐里的水果,看了看说道“这个水果的光泽挺亮的啊,比起羽晨山上种的还要亮一些呢”

    一边说着,一边拿着水果到了眼前看了一看。

    奇怪,宋晓娣一边看着,一边嘴里发出嘀咕,这光泽像是暗了几分了,刚刚还很明亮的呢。

    宋晓娣有些疑惑的看了看水果,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这种感觉,她这样看着,一旁的王二麻子和那两个同伴却是担心的要命,提着心吊着胆。

    宋晓娣看了下之后,还是把水果放到了竹筐里面,拿过赵卫国手上的水果“好了好了,放手里干什么”

    赵卫国像是看到什么似的,突然抓住宋晓娣的手,宋晓娣的手还有些湿,这个动作倒是宋晓娣给吓了一大跳。

    看过妻子的手后,赵卫国拿起了刚刚放到竹筐里的水果,仔细的看了两眼之后,转过身子对着王二麻子问道:“二麻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卫国怎么了?”宋晓娣看着丈夫问道。

    赵卫国没有说什么,而是看着王二麻子和另外两人,王二麻子听到赵卫国问的语气以及他看自己等人的眼神就知道穿帮了,不过还是假装傻傻的问道“卫国,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有什么不对吗?”

    听到王二麻子的反问,赵卫国气急,把手里的水果塞到了王二麻子的手里“你自己看吧,我不说什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完之后,赵卫国从屋里打来了一脸盆的水,放到了竹筐的边上,把放到竹筐里的那些水果都倒到了脸盆里面。

    边上的人看到赵卫国的古怪动作后围成了一圈,想看看赵卫国在干什么。怎么会突然把水果放到了脸盆里面去了。

    被倒进脸盆的水果有十多个,把整个脸盆都差不多给装满,原本应该浮起来的因为堆压也浮不上来了。

    很快,脸盆里面的清水如同倒进了染料一般,慢慢的变黄,围着的人中顿时发出一阵哗声,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事情呢。

    赵卫国用手把水果按在水里搅拌一下之后,抓了两个出来。

    原本看上去同黄无瑕疵的忘忧果竟然大变样了,在也没有刚才那种黄润光泽,整个表面遍布很多斑点,就如同变了魔术一般,来了个大变样,要不是大家都看着这个水果从水里拿出来的,可能都以为是赵卫国从别处拿来放进去的。

    “咦,这是怎么回事啊?”人群中一人问道。

    赵卫国看着王二麻子,摇摇头“二麻子,你还是把水果拿回去吧都,我也不说什么了,你这样做,实在是让我感到伤心,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用不着这种手段来吧?”“卫国大哥,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情啊,我先拿回去,回家问问婆娘他们,看是不是他们弄的,要是知道这样的话,我说什么也不会给拿来了,都是乡里乡亲的,卫国大哥我怎么也不会做这种事情吧,你说对不”王二麻子听到赵卫国的话后,忙说道。

    到底是谁弄的,赵卫国不想去知道,反正这王二麻子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没法相信什么,不过这批货物那肯定是不能收进来了,让王二麻子他们装好拉了回去。

    王二麻子和那两同伴很是尴尬样子的开着车子快速的离开了苗圃,听到边上围着的村民议论纷纷的说什么时候,眼神很是凶狠的看了他们一眼。

    “操,那家伙不是说着涂料很难发现的吗,害的我他**的丢了这么大面子,还好是赵卫国那傻鸟,要是他儿子在说不定要出什么乱子了”王二麻子一边开着车子,一边骂道。

    “麻子哥,你忘了,咱们买的时候,那人说了,要放屋里放两三天阴干之后才不容易发现的,不然一碰水就会褪色的,咱们这些货都还没放够一天呢”王二麻子边上并排开着车子的人说道。

    “运气不好。运气不好”王二麻子摇摇头连连叹道,本来都没事情的,宋晓娣那臭女人竟然会才洗手就走出来,要不然就蒙混过去了,到时候查得到才有鬼了。

    “是啊,没想到,咱们都想过了,那女人和老武的手都是湿的,不然就没事情了”坐在王二麻子旁边的人也附和道。

    几人是连叹运气不好,却没想到,要是碰上赵羽晨的话,这样的事情会有什么后果,也该是他们运气好,赵羽晨此刻还在县医院里面。

    赵羽晨也没想到自己的车子都快散架了人没什么事情,而大货车司机只是车子稍稍损坏了点,人竟然撞成了轻微脑震荡,而且额头上还缝了六针,伤势比起自己算是天壤之别了,要是不知情的人看了怕是还以为是自己开大货车了吧。

    看来以后开车绝对不能想事情了,如果不想事情,那就远远的会注意到了开来的车子了,就不会出什么事故了。

    等到司机推出手术室在病房里面录了笔录,那司机详细说了自己车子因为后轮突然爆胎刹车失灵。才会扭扭曲曲的和避让不及的赵羽晨的皮卡车相撞。

    不过赵羽晨的问题严重了一些,因为在随后的血液酒精检测中,赵羽晨被检查出来是酒后驾驶,因此事情有些难以定性了,双方都有责任,一方还是酒后超速驾驶,让交警有些头疼。

    在病房里听到交警的话后,那个司机高兴的笑了一下,原本还以为全部是自己的责任,没想到现在还有可能自己都没什么事情了。

    “你打个电话吧,看谁能帮上忙。不然恐怕我们要依法办事了”年长的交警考虑了一下之后对赵羽晨说道。

    虽然那大货车司机说了事故发生的原因,但是据他们现场勘查之后,也大概测出了皮卡车当时的车速,因此也可以确定皮卡车车主不但酒后驾车还超速,不然就算大货车刹车失灵也不会撞的如此严重,至于还有没有其他问题就不清楚了,不过现在查酒后驾车查的这么严,处罚起来力度也是很大的,虽然对赵羽晨能死里逃生感到庆幸,但是还是要依法办事。

    现在让赵羽晨提前打电话托关系也已经算是法外开恩了,这主要是看赵羽晨刚从阎王那里捡回一条命才会如此,不然怕是行政拘留了,反正也没什么伤。

    赵羽晨听到交警的话晕了,这才想起来,现在酒后驾车查的很严,不过这小县城里他也没有被查过,倒是没有过多注意,今天中午的酒席上就喝了两瓶啤酒,现在看来问题有些严重了,不过让自己被拘留十五天那是不可能的,这边现在的乱子都要想办法处理,根本就没有过多的时间耽搁。

    对老交警让自己打电话托人,赵羽晨笑了笑,表示感激,从袋里拿出完好的手机看了一下里面的联系人。

    赵羽晨看了一下之后,直接拨通了小刀的电话,和他在电话里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等一下,我朋友他们就来了,到时候你们在看着处理吧,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赵羽晨挂完电话后,对老交警笑着说道,如果刚才他们直接叫人把自己拉到拘留所里去,自己也是毫无办法的。

    “等下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们就行了,严队这已经算是违规了呢?”那年纪轻一些的交警听到赵羽晨的话后,有些不满的说道,往日怎么没看到严队这么好说话了。今天见鬼了。

    老交警朝赵羽晨笑了一笑,拍了下年轻交警的后背让他不要再多说什么,这些年来这些情况都已经见到不少了,人情世故比起年轻的交警是要懂了许多。

    有些事情不是都能用法律来衡量的,就比如这次的事故,虽然说双方都有责任,但是据老交警的判断,多数是赵羽晨占大份了,可能到时候理赔都不好理赔了。

    等了大约十来分钟,那个年轻交警有些等不住来回走动的时候,门口传来了真吵闹声,随后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朝这边响起,像是来了很多人一样。

    “晨哥,你没事吧?”门被推了开来,小刀率先走进来看到赵羽晨后忙问道。

    刚才他接到赵羽晨的时候吓了一跳,以为事情很严重了,赶过来的时候,顺路去了交警大队拉出了交警局的局长一起赶到了医院。

    跟着小刀一起来的除了交警局的曾局长以外,刚巧在店里的王义杜锋他们还有五六个小弟也一同跟了过来。

    曾强走进病房之后,看到了两个交警后,招招手,几人走出了门外“小严,事情怎么样了,定性了吗?”

    年轻交警看到交警局的头头进来的时候,差点惊呆眼睛,自己在交警大队两年下来都没见到这头头几面呢,怎么就这么容易被人招呼道医院来了呢,这是什么关系啊。

    “曾局,据我们查证,以及验血之后,事情已经明确了,大货车司机室因为车胎爆胎刹车失灵和皮卡车相撞,不过皮开车车主是酒后驾车而且还超速,当时速度在一百到一百一十码之间,而这条路的限速是六十码”老交警解释着说道。

    “这样啊”曾强沉吟了一下后,叫年轻的交警先进去,然后和老交警小声的说道“小严啊,这件事情暂时先不要定性,具体的事情到时候我会和你说怎么做的,你看怎么样?”

    你都这样明着保人我还能怎么样,老交警心里想到,同时又暗自庆幸自己又作对了一件事情,不然怕是没个好果子吃。

    “嗯,我明白曾局,我会处理好的”老交警点点头说道。

    听到小严的话,曾强点点头,极为满意,有这么听话明心意的下属,实在是一种福气啊。

    “曾局,那个人你认识吗?”看到曾强的情绪不错,老交警小心翼翼的问道,想搞清楚。

    “小严,有些事情你也知道不能明说的,不过我和你透露一句吧,反正是你惹不起的主,别说你,就连我都有些惹不起”曾强听到小严的问话后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毕竟本来只要打个电话就成的事情,如今却被拉到了医院来,不过不来也不行。

    曾强和小严说好之后两人一起走进了病房里面,曾强朝小刀点了点头。

    小刀微微颔首,随后对赵羽晨说道“晨哥,你身体没事吧,不用再检查了,咱们先回去吧”

    “回去干什么,刀哥,咱们带晨哥一起去喝酒压压惊才行啊”王义在后面说道,另外几个人也连连起哄,让赵羽晨和小刀甚是无奈。

    “行啊,晨哥,肯定吓坏了吧,我们先去看下车子怎么样了,让他们赶紧修好,曾哥等下我在打你电话,咱们一起喝酒去”

    两个交警和曾强听了连翻白眼,这话说的当他们不存在似的,曾强更是苦笑连连,小刀啊,在怎么也得给我留点面子不是,我这边上还有两下属呢,这话怎么也得在没人的时候说吧“你们快点滚蛋吧,在在这里呆着事情你们自己弄我先走了”

    小刀和王义他们听到曾强的话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来,拥着赵羽晨走出了病房,出病房门口的时候,赵羽晨回过头朝两个交警和在病床上躺着的司机点了点头才离去。

    “靠,晨哥,你命真大,这都还能活下来”几人很快到了皮卡车的停放处,那是交警大队下辖的一个停车点,里面停放了几十辆的事故车辆。

    杜锋看着赵羽晨那辆已经面目全非的皮卡车后连连叹着说道,整辆车都快报废了,人还一点都没事情,这真是奇迹了。

    不但杜锋连连说着,就连小刀几人也是连说赵羽晨的命大,真的有些不可想象。

    “咦,不对啊,晨哥,刀哥,你们看,这里,还有这里,好像都是微微凹下一点,而这边隔了一点点距离就半个凹陷下去了,按照这个撞击的方向,应该是整个都下去才对吧”王义突然指着车厢顶比划着说道。

    被他这么一说,几人仔细的看了起来,还别说,真的有些不对的地方。

    “看个屁,人没事就好了,你们以后给我注意了,开车一定要小心点,晨哥是运气好,你们这些鸟人霉运缠身的谁知道到时候会怎样”小刀看了一会就不看了,对着大家说道。

    “小刀你给我找量车子送我回去吧,酒先不喝了,等以后再和你们喝”赵羽晨听着大家的话听了几分钟之后对小刀说道,今天实在是没什么喝酒的心情了。

    “那行,我送你过去好了,你们几个回几个店里去看着点,下次喝酒在叫上你们就了”小刀想了一想后,说道,晨哥说的也有道理,今天晨哥肯定是被吓坏了,这车子就是修也修不好了,还是丢在这吧,在买一辆好了。

    几人分道扬镳,小刀开着新买不久的路虎亲自送赵羽晨回去,一路上速度直线飙到一百码,让赵羽晨坐的有些胆颤心惊,毕竟自己才刚刚出过事故。

    开到苗圃的时候只花了十五分钟都不到的时间,拐进路口的时候,前面不到五十米处,王二麻子他们的两辆三轮车正在骑着。

    小刀下车后对打开车门的赵羽晨说道“晨哥,没事吧,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如果这人出了事故,就会对车子有些恐惧感,嘿嘿,现在肯定没事了吧”

    赵羽晨听到小刀的话无言以对,你都是听别人说的,试验到我头上来了,小声的和小刀交代了两句,让他千万不要再自己父母面前露陷之后,两人才一起走了进去。

    一走进苗圃,赵羽晨和小刀就听到了苗圃里面正在议论着什么话题,一个个谈兴正浓,不过看到赵羽晨和小刀进来后,马上就停止了讨论,只是看着赵羽晨和小刀。

    “爸妈,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赵羽晨和小刀走到了赵卫国宋晓娣的边上。

    “没事,有什么事啊”赵卫国回道,

    “就你会做好人,人家都欺负到头上来了还没事没事,什么叫没事啊,要是我们没看出来到时候出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宋晓娣听到丈夫说的话后很不满的说道。

    赵卫国被妻子说了一通只能苦笑,确实自己有些软弱了一般,不过又有什么好争的呢,人生在世不过几十年的时间,能住在一个村里都是缘分啊,何苦为点小事情争来吵去的,以前他们兄弟两刚搬迁出来的时候,村里的那些老人对他们的也很是照顾啊,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不是,总不能说当年对他们有所照顾的老人,包括王二麻子的爷爷他们过世了就不去记那些事情了啊,那不是等于自己忘恩负义了。

    不过他这话现在也说不出口,王二麻子这次的举动确实有些过分了,过分的离谱,连边上的那些人都看不下去了都。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