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事有蹊跷

第一百八十一章 事有蹊跷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八十一章事有蹊跷

    赵羽晨听到父母的对话像是出了什么事。他是知道父亲的为人的,就算有什么事情,他一般也不会放在心上,笑笑就过了。

    “妈,出什么事情了”赵羽晨看着母亲问道。

    “还有什么事啊,村里的二麻子,拉着一车子的水果过来,全部都是那种好的价格贵的,刚开始我们还以为是真的,谁想到是用涂料涂上去的,水一洗就掉色了,你说碰到这样的事情,你爸他还是要装好人,你说这值得吗”宋晓娣一骨碌把事情如同竹筒子倒豆子一般全部说了出来。

    “二麻子现在在哪,我去废了他”小刀听到宋晓娣的话后说道,脸上的煞气很是明显,看的周围围观的几人一阵害怕,这可是煞星啊,看样子二麻子要倒霉了。

    “算了算了,有什么好弄的,让他拉走就算了”赵卫国听到小刀的话后拦阻着说道。小刀这话说的可不像是开玩笑,他还真担心小刀会一冲动做出什么事情来,上次就在秃子店里的时那次事件已经是给了他和村里人很大震惊的。

    赵羽晨听到母亲的话后也吃了一惊,这作假手段也太快了吧,这样的手段也能使的出来。

    看到那边老武和小燕还在那边收购,赵羽晨想了起来,自己还有事情没交代呢

    “各位叔叔伯伯,不好意思啊,收购要先停一下,因为一些原因,这水果我们暂时不收了,你们可以自己拿去卖”赵羽晨对着大家说道。

    赵羽晨这话一说犹如一颗大石子投进湖面一般,顿起波澜,让还在苗圃的那些村民惊讶不已。

    这是为什么啊,听到赵羽晨的话,大家全都议论纷纷,不是收的好好的吗?赵卫国和宋晓娣的目光也看向了儿子。

    赵羽晨也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现在的水果收了也差不多七七八八了,就算还有没收上来的也不过是一点点而已,对那些果农的损失实际上并不是很大,倒是自己这次说不定要损失巨大了,光收这些水果差不多都付出了一两百万的现金了。

    看到赵羽晨的意思很明确之后,大家也没有在讨论什么,你不收更好呢,我们自己去卖还能卖出高一倍的价格,反正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也怪不得我们头上。人群三三两两的散去,一下子苗圃空荡了起来,只剩下小刀和赵羽晨一家子还在苗圃里待着。

    “羽晨,刚才人多,我没问为什么,现在没人了,可以和我们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怎么好好的会不收了呢?”宋晓娣等到人都走完后,看着儿子问道。

    “妈,你别问那么多了,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赵羽晨说道,语气中有那么一丝略微的不耐烦,今天发生的事情够多了,悲悲喜喜的让赵羽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在大家都还在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倒没有人注意到赵羽晨的语气有什么不同。

    话一出口,赵羽晨就知道自己的情绪有些不对,看到父母亲正在收拾杂乱的摊子,遂说道“爸妈,这边我来收拾就行了,你们也累了半天了,休息一会吧”

    赵卫国和宋晓娣听到儿子的话大感欣慰。有这样孝顺的儿子,还求什么,现在只要等到赵羽晨结婚生子,这一生过的就算心满意足了。

    在苗圃待了一阵之后,小刀把赵羽晨一家子送回家后就开车回了县城,那边要帮赵羽晨处理后续事情。

    看到小刀的车子离去后,站在路口处,赵卫国问赵羽晨“车子呢,你车子怎么没开回来?”

    赵羽晨摸摸鼻子,说了一声“车子在县城的时候,让小刀店里的一经理给借走了,没办法只能让小刀亲自送回来了”

    赵卫国听到儿子说的话后也没有怀疑什么,要是让他们两个知道了赵羽晨的皮卡车如今成了一堆烂铁后,怕是要担心不已,绝不让赵羽晨在开车了。

    晚上,一家人难得的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客厅里重新装修了一遍,34寸的液晶背投电视看起来是格外的清晰。

    浙江电视台的1818黄金眼以前就是赵羽晨他们一家子都喜欢看的节目,赵羽晨在省城的时候,只要晚上没事就会打开这个节目看里面的一些周边新闻,以前看着电视节目离自己总是那么的遥远,所以倒也没觉得什么,但是今天,他却不想看这个节目了。

    新闻画面里,随着省物价局的新闻发布会之后,切换出了省城的三个店点都被人群围堵画面,看样子就像是做了什么天怨人怒的事情一般遭人嫌弃,记者采访了几个围堵的市民后在镜头前面很是犀利的点评了几句,新闻画面才被切换开。放了别的新闻。

    赵羽晨从液晶电视上面悬挂着的石英钟上看见,关于这个忘忧果的新闻足足放了有八分钟的时间,比起其他的几十秒不到一分钟时间的新闻可谓是重点关注了。

    “羽晨,这是怎么一回事?”赵卫国看过新闻后问道,这新闻放的让他难以接受,难以理解。

    “爸,没什么,就是因为说价格卖高了,所以一个个不肯接受这个价格弄出来的,没事情,反正咱们现在也有钱,就是不卖这个水果也够了”赵羽晨自我安慰着说道,原本还想多赚一些的呢。

    “也只能这样了”赵卫国叹息了一口气,卖点水果都卖的这么轰动,哎,真的是难以想象。

    看看儿子,赵卫国清楚压力最大的是他,而不是自己,这样的事情对儿子的打击才是最大的,只是他心里有苦说不出吧。

    时间很快过去了三天,在这三天里发生了很多事情,遍布全省甚至还有外省的所有晨羽集团旗下的销售点全部关门,市场上在也见不到忘忧果这类水果的踪迹。但是电视台网络报纸还是天天在关注着,有不少人呼吁政府对赚取大量钱财的晨羽集团进行高额处罚等意见。

    青阳县成了一个漩涡点,各地的很多记者纷纷赶来了这里,想要挖掘事情的真相,寻找新闻热点,向阳村这个忘忧果之乡更是他们聚焦的热点。

    于此同时,村里的王二麻子和那两家伙在两天前被人狠揍了一顿,手脚都被打断,摆在路边卖的摊子更是被掀了个底朝天,因为他们的运气实在是不好,拉着那车原封不到的水果贩卖。刚按照电视上放的那个价格低价卖出了二十个水果给一伙人的时候,恰巧碰上了雷阵雨,一阵倾盆大雨之后,冒陷了,于是不但钱没收到,还悲剧的负了伤,打伤他们的那伙人根本找也找不到,因为上了面包车之后就呼啸而去。

    这次的事情,村里很多人都在猜测着是赵羽晨叫人弄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巧,刚好碰上这样的事情的。

    不过也没有人对王二麻子他们同情,毕竟是他们做人先不厚道,要是不做这样的事情,说不定也就没这次的事了。

    知道这水果卖不了那么高价之后,村里很多人不在成天成日的守在地里,看着为数不多的果子过日子,而是抢收起了还种在地里的庄稼,也是老天保佑,今年的天气很难得的没有连着下一个星期的大雨,不然怕是就算他们现在想收稻谷都收不到了。

    赵羽晨这两天一直窝在空间里面,也没有做什么事情,整天看着空间里面突然长出来的一块地发着呆。

    这一片地原本是空地,以前也没放东西,但是这几天突然长出了成千上万的小苗子,让赵羽晨很是惊奇。

    在他边上手臂长短的小怪安静的趴在一边,睁着两只不大的小眼看着赵羽晨,像是感到奇怪,这两天怎么老是看到主人在这里出现。

    这一片苗子来的很是奇怪,而且长的也很是奇怪,一颗苗子就只有三张叶子,赵羽晨观察了两天都是如此。

    在离他不远处的那片果林里,无数的果子还高高悬挂在那,不过赵羽晨却没有多少心事去理会,就这么的让它们长在树上挂在那里,成了小怪的可口点心。

    连着看了两天,赵羽晨也没发现什么,在空间里待了也有半天了。站了起来之后出了空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

    “羽晨,刚陆涛打过电话过来,我帮你接了,说是明天过来”刚出屋子,赵羽晨就听到母亲对他说道。

    “哦,知道了,妈”赵羽晨点点头应了声。

    刚还想说什么,放在桌上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赵羽晨了一眼不认识的号码之后,就没有去理会,这两天很多陌生号码的电话都打了进来,刚开始还接听一下,没想到都是一些记者的,从各方了解到这些果子都是赵羽晨他先弄出来后问来了号码想采访一下云云。

    赵羽晨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里好像不会断掉的的各种关于忘忧果的新闻一阵自嘲,还真是关心。

    看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家里的大门突然被人敲响,宋晓娣走过去开了门,发现是不认识的人后问道:“你找谁?”

    “你好,我是来找赵羽晨赵先生的,请问他在家吗?”门口传来了一句话,赵羽晨听了好像在哪里听见过一般有些耳熟。

    “不在,他出去了”宋晓娣回答道,这几天找儿子的人多了去了,反正不认识的全部都是不在,不给他们进门的机会。

    “这样啊,那麻烦你把这名片给他好吗?他应该还记得我的”外面的人像是从袋子里掏出名片递给宋晓娣一样。

    “嗯,好,等他回来我跟他说下”宋晓娣应道。

    “妈,让他进来吧”赵羽晨想到了站在门口的人是谁,走出客厅对母亲说道。

    宋晓娣听到儿子这样说打开了大门,让站在门口的两人走进了屋子,正如赵羽晨所猜想的那一样,站在门外的两人他是认识的,就是上次在王二麻子苗圃碰到的那个眼睛男以及他的同伴。

    “你们找我什么事情?”赵羽晨依偎在门框上望着两人,他知道这两人不是记者,找他的目的肯定和那些记者是不一样的,所以才会走出来。

    “赵先生,总算找到你了,我们刚从日本回来,第一时间赶到这里来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眼镜男看到赵羽晨后忙走上前想和赵羽晨握手。

    “哦,现在对于我来说还有什么好消息?”赵羽晨很是诧异的问道,不知道眼镜男找自己到底是什么好消息。

    “是这样的,这段时间的事情我也没想到,不过只能说他们没这个口福了,我在日本的这段时间通过客户拿那个水果到一家研究中心查验了,绝对是物有所值,所以和我下了大批量的订单,希望你能帮忙才行”眼镜男很是干脆的说道,不过还有一点原因没有说清楚,他怕说出来之后,赵羽晨不会再把水果卖给他,所以宁可不说,反正知道这点的也很少。

    “哦,还真是好消息啊,那你出什么价格呢?”赵羽晨听到眼镜男的话后淡淡的说道,现如今省物价局都已经明码公示了这个水果的价格,他们还能出什么价格来收购。

    眼镜男竖起了两根拇指,在赵羽晨面前晃了一晃,嘴角露出了奇怪的笑容,像是意味着什么一般。

    “二十?”赵羽晨嗤笑一声。

    “噗”眼镜男刚接过宋晓娣给他倒的一杯凉茶才刚放到嘴边还没喝下肚听到赵羽晨的话后一下喷了出来,好在他没有面对赵羽晨,不然怕是直接喷到他脸上去了。

    “我晕了,赵先生,你对自己的水果这么没信心啊,外面怎样说不管,但是我开给你的是二百一个,唯一的要求是,不能再卖给别人,以后所有的全部都要卖给我”眼镜男拿手帕擦了下手后笑着说道。

    “两百?”宋晓娣听了这个价格吃惊的问了一下,电视上都放了最多才值十块二十块呢,怎么还有人这么傻会出这么高的价格的,脑子被雷劈过了吗,还是说拿他们开玩笑。

    赵羽晨听了眼镜男报的价格也吃了一惊,要不是后面靠着门框,怕是都要跌倒在地上去了。

    这样的价格,怎么可能,差不多都是市场上卖的那些水果价格了,难道不是自己疯了是这世界疯了不成。

    如果说五六十块钱的价格,赵羽晨可能还很好的能接受,但是两百的价格真的是觉得有些难以想象了,看着眼镜男和他同伴,赵羽晨问道“这个价格你们确定不会说错?”

    “当然不会,我们也知道现在电视上报纸上网络上面全部都在说着这个事情,但是赵先生,我很明确的说一句,不会错,就是这个价格,我们的脑子也没烧掉,你放心吧,如果不放心,我们可以先订合同的”眼镜男很是郑重的说道,生怕赵羽晨不相信似的,还从包里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合同给赵羽晨过目。

    赵羽晨接过合同看了一眼,发现全都是眼镜男说的那样,一点也没错,不由诧异不已。

    “赵先生,怎么样,这个价格可以吧,如果觉得还不行,我们还可以加上几块,但是就是我说的那样,有一个前提条件”眼镜男看到赵羽晨有些动摇后,又劝说了一句。

    “羽晨,要不卖了吧,仓库里面堆那么多也是堆着,而且还不知道能放多久,会不会坏呢”宋晓娣听到眼镜男的话后劝说道,如果真的是这个价格,卖了也不亏。

    “是啊,赵先生你就卖了吧,说实话,我也在其他地方都问过,不过他们的数量远远不及你的,而且那个质量,说实在的真的是没法子说,这次我几个朋友先过来的时候,在那边公路上想买一些试试看是不是我说的那样,结果碰到了上次骗我们钱的那人,拿着涂满涂料的水果在路上卖,还好刚好突然下起了雨,不然怕是找也找不到了”眼镜男呵呵说道,却道出了一段新闻。

    “原来是你朋友打的啊,我们村里还以为是”宋晓娣听到眼镜男的话不由的说道,刚开始她也以为不是儿子就是小刀他们弄的,毕竟前科可是就在不久前,没想到竟然是他们弄的,所以面对村里人的怀疑也没有解说什么,现在看来这个黑锅羽晨他们可以不用背了。

    “让我考虑一下吧”赵羽晨说道。

    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这世上人来人往还不是为利所趋,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傻的人,在到处都嚷着多少价格多少价格的现在,却比以前的价格出了还要高一些,让他实在是有点想不通,到底是为了什么。

    本来他也准备答应了,不过眼镜男后面的那个条件让他把话吞咽了下去,没有说出口,这个条件让他无法理解,为什么要以后所有的水果都要卖给他,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水果肯定值这个价值,但是这和省物价总局公布的价格有很大的出入,让他迷糊了,唯一的一个解释就是,这水果在国外肯定能卖出高价,不然眼镜男不会再这种时刻还开出高价来收购的。

    眼镜男听到赵羽晨的话也不失望,赵羽晨的这种情况他早已想到过了,不过不用担心什么,除非他在北京那边有人帮着研究这个水果差不多,不然就现在省里的情况怕是永远都弄不清这水果的真正内在价值,反正时间还多的是,在等个几天,说不定面前的赵羽晨都要自己找上门了,又留了一张名片之后和同伴告辞而去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