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风吹草动

第一百八十二章 风吹草动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八十二章风吹草动

    等到眼镜男两人走了后。宋晓娣看着赵羽晨很是奇怪的问道:“羽晨,怎么这么高的价格你还不卖掉啊,放那里也没用啊?不但占地方,你看现在电视上还在放着呢”

    “妈我知道的”赵羽晨说道,坐回到了沙发上看着电视新闻,脑子里思绪万千。

    看了会电视之后,赵羽晨把玩起了眼镜男留下的那张金黄色的名片,名字到倒是取的挺好的,不过和他人不像啊,取这样的名字人怎么也得长的豪气一点的样子吧,文文弱弱的取这样的名字有些浪费了。

    赵羽晨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评论起了眼镜男的名字,坐在那里坐了一会之后,站了起来,走出了客厅“妈,我出去一下”

    赵羽晨推出了放在杂物房里有些上灰尘的摩托车对母亲说了一句后,在宋晓娣的叮嘱中开着车子出了家门。

    电视上放的节目让市民议论纷纷,向阳村的村委会里也是热闹非凡,好几个村子的支书主任看到电视上的新闻后,一个个也赶了过来要求退树苗,这样的价格根本就不值得他们花那么高的价钱去买,村里和附近几个村子的倒是还好。买的时候价格不贵,而且这个果子比起桔子苹果一类的总要多些赚头,倒是没有多少人要求退货,不过也已经传出些怨言来了。

    赵羽晨骑着摩托车快到村委会的时候,随便的扫了下周围,便看见好几个像是记者的人站在村委会的那里向村民们询问着什么,也没有过多逗留,从他们的边上骑了过去,直接开进了村委会大院里面。

    “羽晨你过来啦”看到赵羽晨走进村委会办公室,正在和人说话的赵仁贵抬起了头问了一句。

    “哪,现在赵羽晨支书来了,你们说这个事情怎么解决吧?”看到赵羽晨走进来,坐在村委会办公室的几个人中一个人站了起来朝赵仁贵嚷道。

    赵羽晨看了一眼他们,发现都是些熟人,有花后村的村支书花满天,大弯口村的村支书党向群还有另外两个村子的头头,不过他们的名字叫不上来,只是有印象而已。

    “什么事,仁贵叔”赵羽晨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后,淡淡的问道,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失落仰或悲观的样子。

    赵仁贵听到赵羽晨的话后,刚想开口,坐在边上的花满天抢先站了出来,看着赵羽晨说道:“羽晨支书,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当初你把那些果苗卖给我们,我们都对你心怀感激。所以我们也敢拿村里不多的钱拿来拼一把,搏一下,这么好的事情谁都敢去做不是,可是没想到这眼下情况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要是让我们村里人知道了,我们花这么高的价钱买的不过是些寻常普通苗子怕是都要造反了,而且这眼看着就年底了,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原本我们还有理由推迟一下一些花费,因为明年就能有收获了,但是,但是现在看来这根本是不可能了啊,所以我求求你羽晨老弟,你能不能把果苗钱退给我们?果苗我们也不种了”

    “老花说的不错,我也是怕的要命,听到别人谈起电视上放的节目就胆颤心惊的,都不敢靠近,这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党向群抽了一口烟说道。

    “是啊,羽晨支书,我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成天提醒吊胆的怕被村里人知道我们花那么高价钱买些没用苗子回去。现在和他们说的都是三百块一株呢,要是让他们知道了指不定去县里说是我们贪污了”另外两人也赞同着说道。

    总之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要退果苗,拿回钱。

    “你们这些人”赵仁贵指着他们说不出话,刚才他们只是说要找赵羽晨,他还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闲聊了两句正想打电话给赵羽晨说一下到哪里碰面的时候,赵羽晨推开门走了进来,他都还没说上一句话,这几人已经把目的给说清楚了“别忘了,这次事情,是县里牵头答应的,你们就不怕县里笑话吗?”

    “我们怕什么啊,宋县长已经答应我们了,允许我们这样做的,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我们村里可不能和你们这相比,穷的那是叮咚响啊,本来买这个果苗就是赌博一样的,眼下不是还没过几天吗,怎么就不能退了,现在那啥,商场里面还有七天包退还是那啥的呢”花满天说道。

    “仁贵叔让他们把果苗退回来吧,钱你先给他,回头我在让我爸给你送来或者你来我们家那,不要和他们多说了,没意思”赵羽晨听了他们一群人的话后对赵仁贵说道,这样吵吵闹闹的也没意思,更何况也没几个钱。最主要的是,这件事情总有些不对,好像这个水果确实就应该很值钱一样,不会像现在电视上放的,省物价局以及一些专家说的那样只能卖个十块二十块的。

    赵仁贵原本还要和花满天他们争的,但是听到赵羽晨的话后,把要说的话咽了回来,点了点头“你们回去把果苗拿回来吧,不过要小心了,要是伤到根苗的话我是不会付钱的”

    “不用回去了,我们已经把苗子拿来了,就在外面摩托车上放着呢”听到赵仁贵和赵羽晨两人的话,花满天几人顿时喜道,然后便窜出了办公室。

    赵仁贵看到三人都走出办公室之后,问坐在一旁的赵羽晨“羽晨,你为什么要答应他们啊,根本不用理会他们的啊,当初也是他们拾撺着弄起来的,现在一看没钱赚了又这样弄,要是等下大家都来这样弄,那怎么办?”

    “没事,仁贵叔,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先走了,钱村里先出好了,我到银行里面给你转一些过来”赵羽晨站了起来和赵仁贵说了一句后便走出了办公室的门,朝着外面走过去。

    这个时候,花满天他们正抱着果苗朝这边走过来,在他们的身边,跟着七八个人急匆匆跟在一旁。

    赵羽晨一看就知道是记者跟着来了,可能是刚才花满天他们出去拿果苗的动作大了一个个都发现了什么了吧,这些记者的嗅觉可是极其灵敏的,还好自己早出了半分钟,车子也和花满天他们停的地方不一样。不然怕是要被直接撞正了,还不知道要被逮住问什么问题呢。

    骑上车子,赵羽晨就朝县里开了过去,路过老朋友孙武开的水果店时停了下来,孙武不在家,看店的是他妻子,不过赵羽晨不认识,买了个果篮之后,开着车子离去,赶往了县医院看了看那个大货车司机。

    上次的事情最后是怎么处理的赵羽晨不知道,也没有去问,不过多数是没有问题了,不然交警怕是早打电话或者找上门了。

    推门进了病房之后,赵羽晨发现病房里面还有两个人坐在那里,大腹便便的样子像是那个司机的领导。

    果然在随后,那两人听躺在病床上的司机说起赵羽晨的身份的时候,那个坐在那里的领导模样的人赶忙站了起来,抓过赵羽晨的手紧紧的握住,一个劲的说道“让你受惊了,让你受惊了”

    现在只是出了事故,两车碰撞而已,没有出现什么人命,而且他们也已经得到消息了,一切事情自有保险公司理赔,压力顿减一空,刚开始听到司机说在医院里碰到交警局局长亲自过来处理的时候可是吓了一大跳,他们自己很清楚没有这个关系的,这个关系肯定是另外一个人的。

    赵羽晨在医院里待了一会之后便出了病房,重新跨上那辆有些老旧的摩托车。

    随处瞎溜达了一圈,颇感无聊,本来还想去公司里面看一下,但是看到厂门口围着一堆人之后打消了这个主意,方向一转,朝着刚收购过来的药厂方向开了过去。

    药厂坐落在县城北面,紧邻县城唯一的一条溪流,地址有些略显偏僻,周围只有孤零零的其他几栋厂房。看不到多少人影,却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城北工业园区,属于县城一个失败的规划工程。

    赵羽晨骑车过去,循着厂名找到了如海药厂,可能是前两年真的是疏于管理,厂房看上去都显得有些破旧了。

    “哎,你找谁?”赵羽晨在厂门口停下车来,里面的看门老伯佝偻着身躯走了出来朝赵羽晨问道。

    “我找龚厂长,老伯,麻烦你开下门”赵羽晨下了车子对看门老伯说道,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帮人打工,不能承受膝下之欢,天伦之乐让人难免有些心酸。

    “哦,你找如海啊,进来吧”看门老伯听到赵羽晨的话后,把门拉开来,让赵羽晨推着车子走了进来。

    “从这边过去,二楼第三间房就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屋子里的,如果没有,你在问一下吧”等到赵羽晨进了屋子之后,看门老伯指着一栋楼房指给赵羽晨看,并且和他详细的说了位置,那态度是说不出的热情。

    赵羽晨像看门老伯道了声谢之后,便往楼房那边走了过去,依着看门老伯的指示很快找到了二楼的第三间房子,门上挂着厂长办公室的铭牌,倒是很好认。

    敲了敲门,屋里传出了进来的声音。

    赵羽晨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龚如海正伏头在办公桌上写着什么,没有抬头看走进来的人。

    写了一会,可能是觉得进来的人进来没说话,也没拿文件给他感到有些奇怪吧,抬起了脑袋想看看进来的是谁。

    这一抬头差点楞过去,赶忙站了起来“老板,你怎么到这来了,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龚哥,别叫我老板了,叫我羽晨吧,听着不自在”赵羽晨摸摸鼻子说道,说实话听别人叫自己老板还真有些感觉到不自在,特别是对方的年纪比自己大了一截。“行,羽晨,那我就不叫你老板了,到时候你可不要说我上下不分啊”龚如海听到赵羽晨的话后笑笑说道。

    赵羽晨笑了一笑,和龚如海聊了起来。

    自从还清欠债,没有被债主以及银行他们催还之后,龚如海这两天整个人精神了许多许多,干起活来也如同上了弦的闹钟一样,短短两三天时间,原本杂乱的工厂让他和还留在厂里的为数不多的十来个员工重新打扫了一遍,看上去整洁了许多,不然赵羽晨进来的时候,怕是枯草落叶漫天飞的场景了。

    “哦,对了,羽晨我带你去看一下厂里的研究车间吧,你让人拿来的那些他们正在弄呢,我也是刚出来不到半个小时”坐了一会,龚如海突然站了起来说道。

    出门的时候,龚如海快走了两步,先赵羽晨一步打开了房门,等到赵羽晨走出办公室后才轻轻的把门给和上。

    研究车间和办公车间不在同一栋楼里,而是在办公大楼的后面,看起来如海药厂占地颇广,赵羽晨暗自思忖了一下,觉得买的真实物有所值了,不过也还好这里是小县城,要不然怕是没那么容易那么点钱就能拿的下来了。

    “如海,这个小后生是来找你的,你见过了吧?”看到龚如海和赵羽晨从大楼了出来,正拿着一把扫把扫着地的看门老伯对第一个走下来的龚如海说道。

    “叔,他可不是什么小后生,是我们的大老板呢,你以后可要认清了啊,别把他给拦在门外了”龚如海听到后忙对着看门老伯解释着说道,然后便和赵羽晨朝着后进楼层走了过去。

    “大老板,如海真会开玩笑,老是拿我们开刷,这么年轻的小后生怎么看也不像啊”看门老伯一边扫着地,一边说道。

    走进后进大楼的门口时一个自动玻璃门,人走过去,门自动会打开,龚如海带着赵羽晨走进楼里后朝左边的通道走了过去,走到了尽头,出现一扇门。

    “羽晨,你要先换上这个衣服了,呵呵,没办法,研究室里面进去的都要消毒,不要见怪啊”龚如海朝赵羽晨说道。

    对于才花了自己一千三百万买下的药厂,赵羽晨是越看越值,别的不说,光是这个实验室就已经让他心满意足了,原本以为只是几台简陋的设备而已,但是没想到里面的仪器却是很齐全。

    其实赵羽晨不知道,他不清楚这个实验室里面的仪器等物品,但是王铮亮他们是很清楚的,对于这个药厂王铮亮和阿玉黄刚他们在这边扎了三天,可以说把一切都弄清楚后才制定收购价格的,不像赵羽晨只是大概看了下资料而已。

    “厂长,你又过来啦”龚如海正陪着赵羽晨在实验室里到处观看,突然从身后传来一声叫声。

    “哦,林姗是你啊,刚好,你来给我们解释解释,这些仪器吧,我懂的可没你多了呢”龚如海看到走到边上的研究员后忙说道,两个大男人解说起来总是有些不自在,有个小美女就不一样了,最少气氛能调节不是,这林姗可是厂里面数一数二的美女呢。

    “厂长,他是谁啊?”林姗站在龚如海边上指了指正张着脑袋四望的赵羽晨,很是好奇的说道。

    这个研究室是整个药厂的核心,可以说是重中之重,除了她们几个研究员可以自由进出外,其他人员除非特许,不然根本就不允许进入这里。

    上次因为卖厂清资产的时候,龚如海曾带了三人进来过,没想到时隔不久又带人进入了实验室了。

    “他啊”龚如海听到女孩的问话,拍了拍手掌,把正在进行各种研究的三位研究员的注意力注意到了自己的身上的时候,扬声说道“各位,这位是我们药厂的新老板,这次过来是来看看大家的,大家欢迎”

    稀疏的掌声响了起来,对于他们这几位研究员来说,只要有地方让他们研究,谁当老板好像都没什么区别,所以没觉得有什么变化。

    林姗鼓掌鼓的最起劲,看了看正在看仪器的赵羽晨那阳光相貌很是高兴,有这样一个年轻老板可谓是前途无量啊,真没看出来,这么年轻就有这么多钱了。

    但是鼓着鼓着,突然林姗发现有点不对劲了,他们这边折腾了半天,那年轻老板还是老姿势,也没说回过头来朝他们笑一下,说一声,看不起他们也不用这样表情吧。

    看到赵羽晨的表情后,林姗不由的撅起小嘴,有些不高兴了起来,这么冷酷的老板啊,以后日子不知道会不会像现在这样舒适了。

    赵羽晨望着实验室里的各种仪器不由的想起了早上找上门的眼镜男,和他那奇怪的话语,不由的心头一动。

    当初农科所虽然研究过这个水果,但是并没有全面的去研究,而是大概的检查了会不会对人体产生有害一类,并没有深入检查,那自己是不是可以在检查过呢。

    既然现在有这么好的条件,赵羽晨肯定是不会放过了,心里下了决定,等下就和龚如海说一下,把那个水果拿一批过来,先全面的试验一下看看,那个水果到底蕴含什么物质能让眼镜男出如此高价,沉思中的他就如同前两天开车的时候那般,根本没有听到龚如海的话和几位研究员的鼓掌声,要不然肯定是不会没有反应的。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