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忘忧果的秘密

第一百八十五章 忘忧果的秘密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狼子野心   情归何处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八十五章忘忧果的秘密

    两天的时间,原先花五千块钱买一株树苗的村子。有大半拿着新挖出的树苗过来找赵仁贵退货了事,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村子因为村里偏僻,也没有什么东西好发展,反正这个果子也能卖个十块二十块一个,也懒得再去弄来弄去了,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不是,以后说不定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

    对于这一切,陈天禄和关浩除了不停惋惜一切叹气,也是毫无办法,他们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本来还以为能够让县里出个好项目,但是没想到,非但没惹着好处,反倒惹了一身腥,现在他们都有些有口说不清了,经过是是非非的传递过后,很多人都认为是他们收了赵羽晨好处,才会让那些村子花大价钱买果苗等传言不断涌出来,让他们是百口莫辩,有嘴都说不清。

    本来这都没什么,但是有几个记者无中生有的写了几篇报道之后,终于他们也都坐不住了。在这样下去,怕是这位置就到头,指不定就被撸下来了。

    “老陈啊,得想个法子啊,不然事情越闹越离谱了”关浩把手里的茶杯放到了桌子上,对坐对面的陈天禄说道,眼里闪过一丝疲惫之色,这两天光是应付那些要退苗子的村子就累的慌了,也不知道宋天豪是怎么回事情,这种事情是能随便开口的吗,搞得他们现在不上也不下,去找赵羽晨说话都不好开口。

    “哎,没料到啊,没料到”陈天禄叹了口气说道,无论如何好像对赵羽晨的损害都是最大的,更何况当初是自己等人想尽办法才算是最后让赵羽晨答应了下来,但是眼下,没过上十天半个月就出了这档子事情,不免让人有些唏嘘。

    “这样吧,还是我去找羽晨说说看,实在不行,让他对那些记者说几句让记者走人就好了,不然这么多记者堆这里,怕是以前的一些事情都要翻出来了”关浩想了想后说道。

    “还是我去吧,你出面不太好,我去和他说一下好了,不过结果不太乐观啊”陈天禄听到关浩的话后说道。

    “那也行。对他说一声,委屈他了,我们也没想到啊”关浩点点头交代道。

    这边关浩和陈天禄还在发着愁,那边赵羽晨却是带着陆涛和顾若盼二人在以改名晨羽制药的药厂里进行各种研究测验。

    陆涛和顾若盼现在也已经从农科所离职了,被逼着丢掉了铁饭碗,让赵羽晨很是有些过意不去,要不是因为自己也不会出现这些事情,不会被那些花钱买了苗子的果农怒骂。

    当初农科所从山上运走的那些苗子,正如赵羽晨所想的那般,有大半的果苗都是些普通的果苗,只有为数不多的苗子被第一批购买果苗的幸运儿得到,后面的几乎就在没出现过。

    很多人就不会满意了,虽然说这些水果好像能产两季,但是对于不能卖高价的果苗肯定是不是他们所期望的,更何况现在好像到处都在抵制这个水果,谁还会要这玩意,看到就走开了

    这样一来,当初的负责人陆涛和顾若盼就要被推出来承担责任了,虽然不用赔偿什么损失,但是铁饭碗算是丢了,两人让人一挤兑也懒得在那里继续待下去。索性很是干脆的离去。

    只是他们两人没想到,刚从农科所出来只是想过来看看赵羽晨有没被现如今的事情给打击到,但是没想到才刚过来,就被他开着崭新的宝马给领到了药厂里面,还没来得及问宝马车的价格,就被拉扯到了实验室里面帮忙了。

    经过两天的繁复检查,试验,两人和药厂原有的三名研究员也没有发现什么这个药果存在秘密。

    赵羽晨得知这个结果后却是怎么也不相信,因为如果没有什么问题,那个眼镜男是绝对不舍得花那么大价格来求购的,肯定是有哪里的不对之处。

    “羽晨,你到底想找出这里面什么呢?”陆涛很是不解的问着,都试验了无数次了,也没找出什么问题或者什么值得关注的事情,在加上刚刚离职,研究的兴致也不是很高,使他根本就没有了继续研究的心情。

    要知道还研究什么东西,赵羽晨听到陆涛的问话很是发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眼镜男会出那么高的价钱。

    如果是这一批货这么高的价钱,倒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的条件,要把以后所有的果子全部卖给他就让他不得不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老板,是不是这个水果里有什么含分刚好是治什么病一类的呢,我们研究了很多的植物包括果实,也曾发现过有一些里面蕴含着一些刚好能治病的含分呢”林姗站在一旁问道,虽然弄不清楚到底赵羽晨想要从这水果里面寻找到什么,但是两天下来大概也猜测到了。

    对啊,自己怎么没想到呢。日本是一个高科技发达的国家,同时它的医疗等一些方面比起中国要好了许多,应该就是如此了,不然不会开出这么高的价钱的。

    “林姗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有这个可能,但是全世界的病有多少种啊,没三个月半年的我们根本就研究不完它呢”顾若盼也赞同说道,不过有一个问题很是显眼,赵羽晨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等。

    “你们在看看吧,陆哥若盼我们先走吧,这两天辛苦你们了,王哥他们说要好好慰劳下你们呢”赵羽晨说道。

    “行啊,刚好我累了呢,本来是想来看看你有没怎么样,但是没想到会被你拉来做苦力,羽晨,这个厂什么时候弄起来的啊,里面的仪器我看比起我去过的两家药厂也是不逞多让?”陆涛伸了伸胳膊问道。

    “刚买来没多久呢,都是王哥在弄的”赵羽晨回答道。

    陆涛和顾若盼对视了一眼,摇头苦笑,认识赵羽晨是去年秋天的时候,转眼一年时间,赵羽晨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普通的农家子弟了。摇身一变变成了现如今晨羽集团的幕后实际操控人,现在更是买下了一家药厂,相信以那个药材,迎来的又将是滚滚暴利,到时候即使这个水果不卖了也不会怎么样了。

    哪里像他们捧着金饭碗,几乎除了赚点外快就没有什么了,这人生还真的是不可思议啊,当初第一次见到赵羽晨的时候,可能谁也想不到一年后的他能有如此大的变化吧。

    “你倒是挺舒服的,可怜王哥被你压榨的”陆涛笑着打趣道。

    “哪舒服啊,我这都愁死了。没看到现在外面闹哄哄的啊”赵羽晨听到陆涛的话回道“走吧,咱们去找家店叫他们过来”

    赵羽晨载着两人最后去了小刀的会所里,也许在这里才是最安全的,没有记者打扰了吧,别的地方就不敢保证了。

    王铮亮和黄刚他们接到赵羽晨的电话后不到半个二十分钟就赶到了会所,正如赵羽晨所猜想的那般,在他们的车子后面跟着两辆车子,多数就是那个什么记者的采访车。

    几人坐在一起还没聊上几分钟,赵羽晨的手机就叫了起来,赵羽晨看了一眼后随意的接了起来,随后便怔楞在那里,半天才回过神来,对着电话里连声追问。

    五分钟后,赵羽晨挂断了电话,看着坐在包厢里的众人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像是发生什么好事情是的。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原本自己还焦头烂额的想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是没想到问题一下子迎刃而解了,现在根本就不是问题了,怕是过上几天很多人都要后悔死吧。

    刚准备开口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电话又想起起来,赵羽晨看了下号码之后接通了电话。

    聊过几句话之后,才笑着把电话给挂断,或许今天是他的幸运日吧,问题将不再是问题。

    “晨哥,怎么了,怎么你老是傻笑啊,有什么好事情就说出来告诉我们吧,成不啊,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可是帮你挡了不少难了呢”黄刚看到赵羽晨的表情后叫道。

    赵羽晨点点头,张嘴刚想把事情给说出来,谁曾想手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今天还真是奇怪了,电话一个接一个都不得停歇了。

    “喂,陈县长”赵羽晨走到窗户旁接起了电话,对于陈天禄还是略带有几分尊敬的。

    “羽晨啊。你现在在哪里,能不能抽时间来我办公室一趟啊?”陈天禄在电话里很是和蔼的说道,那语气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县的县长。

    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赵羽晨只能回道“陈县长,我现在在去县里的路上,我十分钟后到你那里好吧?”

    “嗯,行,路上开车小心点,不要太赶了,慢一点没关系”陈天禄听到赵羽晨的话后嘱咐着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赵羽晨听了陈天禄的话顿感一阵暖流涌过心头,有几个县长会这么好啊,关心一个小村支书。

    挂掉电话后,赵羽晨对着大家只能无奈的摆摆手“县长相招,没办法了,等我回来再把好事情告诉你们,保证是好事情,有许多人要后悔的跳楼去”

    “我晕,晨哥,你能不能不要说话说一半啊,整的我们不上不下的,心里憋得慌啊,还是赶紧的先说吧,反正时间还够”黄刚听到赵羽晨的话忙说道。

    “嘿嘿,暂时保密,我先过去了,陆哥若盼你们在这坐吧,要吃什么尽管点,反正王哥会付账的”赵羽晨说完就闪出了包厢,对他们几人的抱怨声无视。

    接到了两个电话的他现在的心情是极好,走起路来都觉得有些轻飘飘,让他感到分外舒爽。

    “咦,刚走出去那个不是就是向阳村的村支书吗?”在会所靠近门边的一张桌子上,有三人坐在那里,各自点了杯饮料,眼光四处扫荡,就如同来这种场所猎艳的男人一般,其中一个拿起饮料刚准备喝的时候,刚巧看见赵羽晨走了出去用怀疑的语气问道。

    “追出去看看不就行了,谁知道那两人什么时候出来”

    “对,走,挖那两人还没挖出这个村支书的秘密更能吸引人,这家伙到现在都七天了,也没出来露个面,说一下,咱们跟上去看看吧”

    三个记者赶忙结账,跟了出去。

    赵羽晨出了会所后,和在门口负责的小石头打了一个招呼后,直接走到了停在门口不到五米的崭新宝马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算了算时间,离答应陈天禄的十分钟只差了三分钟了,赵羽晨发动了车子,很快宝马发出悦耳的轰鸣声在一些人的注目中远去。

    “我,不是说那家伙是个村支书吗,怎么买得起上百万的宝马车啊?还是最新的”

    “你傻了啊,不是都说那个苗子是由那个叫赵羽晨的村支书供应而且水果也由他回收的,怎么可能会没钱,那边山上你也去看过了,那么两座山那些果子,买辆宝马还不是小意思,咱们快点上车,这是小县城,他就算车子在好,也跑不快的”

    三人马上上了一辆从租车公司组来的桑塔纳跟着都快已经转过弯的宝马车,正如他们所说的那般,在小县城里,交通意识还是有些淡薄,横穿街道是如同家常便饭,就算新车的制动性能在好,宝马车也不敢开的很快,所以远远的他们也就在后面吊着。

    “开快点啊”坐在副驾驶的记者看着前面不远处都快不见踪迹的宝马车催道。

    “怎么赶啊,这是最快的速度了,不要打扰我,你看着他车子就行,别看丢了就成了”开车的记者翻翻白眼,一辆宝马还是越野车,他们自己这辆车子只是一辆破桑塔纳,怎么快啊,在快也没宝马车快啊。

    赵羽晨开了一会后便注意到了后面有辆车子好像一直跟在他的后面,不过也没有太过在意,因为县城就那么两条路,很难说就是跟着自己而来的,就算是也无所谓了,县委大院就在前方不远处了。

    车子很快到了县委大院,赵羽晨刚想停下车子准备登机一下,但是没想到的是,门口执勤的武警竟然根本不过问,做了个手势就让他把车子开了进去,都没有过问坐在车里的是男是女,有几个人。

    既然不用登记,赵羽晨自然是懒得下车去自找麻烦了,开着车子就往里面进去了,这个时候,小县城里,私家轿车已经是相当的多了,不过好一点的也多半是二三十万那种轿车,像赵羽晨这样要一百多万的车子,整个小县城不过是三五辆而已,而其其中还有几辆是外地来这边开厂的投资商的。

    因此宝马车那特有的轰鸣声进入县委大院后,大家的目光不由的都被它给吸引住,极富冲击力的黑色线条很是耐看。

    赵羽晨把车子挺好之后,下了车,手里拿着钥匙往陈天禄的办公室那边走过去。

    一路走过去的时候,碰到的一些人无不是微笑点头,这份待遇是以前开皮卡时候根本不曾有过的。

    这世界,赵羽晨笑笑。

    上三楼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人,从楼上往下走,看到赵羽晨的时候,嘴角哼了一声,没有理会赵羽晨,径直就往楼下走了下去。

    赵羽晨见了也不恼,你一个县长和我这样也不怕丢面子,我也更懒得理你了,反正你宋天豪也不是什么好鸟,想让我来找你是想都别想。

    原本赵羽晨对宋天豪也不会是这个态度的,但是1上次自己因为王铮亮的事情在市里出事的时候,小刀曾说过找宋天豪寻关系,但是这人平时你吃的喝的供着,到关键时候人找不到了,接过两次电话后直接来个关机了事,让小刀他们很是恼火,差点都想找人教训他了。

    这也正是为什么上次开会的时候宋天豪叫赵羽晨去办公室开会,赵羽晨懒得理会的原因,在加上这几天宋天豪的一些动作,赵羽晨还会对他笑脸,那除非是天塌了差不多。

    赵羽晨没有停下脚步,直接继续往上走着,倒是走到二楼的宋天豪听着上面的脚步停了下来,头往上抬了抬,目光有些复杂,或许现在最后悔的是他吧,早知道这小子和小刀和市里林栋书记以及他舅舅的关系,当初小刀找自己的时候就不应该直接躲掉,站出来吭一声也好啊。

    “羽晨,来啦”陈天禄听到敲门声后抬起头看到赵羽晨走进来后,忙笑着站了起来。

    “嗯,陈县长我过来了”赵羽晨点点头。

    “小冯,给我沏两杯茶,用那我珍藏的银猴茶”陈天禄对跟着赵羽晨一同走进来的秘书说道。

    “来,坐,不要拘束”陈天禄说道,然后便先行了一步坐到了沙发上面。

    赵羽晨自然不会拘束,在京城的时候,和宋文天他们那些高官富贾除了第一次略微有些拘谨外,后来也没有拘束过,又岂会在陈天禄面前拘谨呢。

    以前赵羽晨在中文网看的那些官场小说里都写着,小人物见大官的时候坐资都是略微坐在沙发上面,身体笔直,表现出对他们的尊敬,不过赵羽晨可不会像小说里面写的那样,而是很随意的坐在了沙发上,身体后仰,靠在那里。

    陈天禄见了赵羽晨的坐姿笑了一笑,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很和气的向赵羽晨询问起了现在的情况。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