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语惊起千层浪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语惊起千层浪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八十六章一语惊起千层浪

    陈天禄看着面前的赵羽晨。聊了几句家常后,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当初也是他们自己找上赵羽晨的,而且按照当时的情况来说,赵羽晨是损失了一大笔,现在情况不对了,又把这个困难留给了赵羽晨,总让他觉得有些不是滋味。

    “羽晨啊,今天找你来,其实是有事情和你商量的”陈天禄看着赵羽晨说道。

    “陈县长,你说吧,我听着呢”赵羽晨点头说道,心里却在纳闷,什么事情啊,看陈天禄的脸色好像不是什么好事情。

    不过还好,这几天下来,赵羽晨也习惯了,就算不是什么好事情对他来说也没什么了。

    陈天禄拿起桌上放着的一叠报纸,从里面抽出了几张递给赵羽晨。

    赵羽晨接过报纸很是纳闷,不知道陈天禄这是什么意思,低下头看了看报纸。

    陈天禄给赵羽晨的是新青年报。都市快报,人民日报,赵羽晨看了一下后顿时知道了陈天禄的意思。

    赵羽晨抬起头来对陈天禄说道“陈县长,这些你信吗?”

    “现在的关键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啊,你看这里,这里都明确的指出了我们县里,以及我们的领导班子,这两天下来我和关书记已经连续接了好几个上面的电话了,他们对此很不满意啊”陈天禄叹着气说道,他肯定是不信的,这水果他也吃过了,而且当初也不是他强求那些村子要种上这水果,而是那些村支书村主任求上门来,想尽办法让赵羽晨让出一批水果的,但是现在一个个不知道都在说什么,好像是赵羽晨和县里联合一起欺骗那些人似的。

    “陈县长,我明白了,放心吧,我等下去就会去面对那些记者,直接和他们说的”赵羽晨点点头说道,不就是要让自己出去声明一下吗,很好,自己就出去吧,看到时候谁后悔。

    “羽晨,实在是对不住了,如果你不出去那些记者在这里继续待着怕是县里的一些丑事没有完成的政府工程都要给他们瞎写上去了,因此只能让你站出来了”陈天禄有些尴尬的说道。没有记者关注不是好事,但是记者多了也不是一件好事情,整天都要提心吊胆的,生怕一些平时很少被外人关注的事情被他们给揭露出去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好在他们这一届也没有出过多少工程,倒是不用担心什么,但是他们的上一届上上届却是有些担心,如今的他们很多人都爬到了上面,压力自然就往下放了下来。

    “没事,陈县长,我知道的,那我先回去了”赵羽晨站了起来,放在茶几上的那杯银猴茶一口都没有动过。

    “嗯,你去吧,开车小心点”陈天禄点点头。

    赵羽晨沿着楼梯下了楼,想起刚刚在小刀那里接到的两个电话,很奇怪的笑了,笑的很开心,笑容很灿烂。

    半个小时后,赵羽晨开着崭新的宝马到了村委会,下了车走进了办公室里。

    办公室里。赵仁贵正愁容不展的抽着闷烟,而且看样子抽的还不少了,办公室里满是烟雾,人也像入神了一样,赵羽晨走进来他也没有看到。

    赵羽晨走进去后,打开了两个窗户,让空气变得流通起来,这才坐到了赵仁贵的边上。

    “仁贵叔”赵羽晨拍了拍赵仁贵的肩膀叫道。

    “唔,羽晨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赵仁贵被赵羽晨拍了一下后醒转过来,掐灭了手上的半截香烟,看着赵羽晨问道。

    “刚到,没事吧,仁贵叔”赵羽晨看着赵仁贵问道。

    “没事,我有什么事,倒是你让我有些担心呢,那些果苗现在只剩下八个村子没退了,其他的全部退了出去,还有市农科所的电话也打到了村里,说是他们那些客户都要求退货,想让我们也承担一半责任呢”赵仁贵带着苦涩的笑容说道,这两天光这些退款就出了将近四百多万,如果不是赵羽晨打过来的钱,怕是村里的财款早就干涸了。

    “退吧,农科所那批苗子价格并不贵,这样吧,我们全部负责好了,不过那些苗子必须交还给我们,你现在就打电话和他们说好了,谁要退。直接拉过来,查过后没问题,当场给钱”赵羽晨很是大方的说道。

    “你疯了,这一退还了得,到时候村里的人说不定也要退了”赵仁贵听到赵羽晨的话差点吓一跳,赶忙劝道。

    “没事,谁退就退好了,这点钱我还出的起,明后天仁贵叔你就会明白了”赵羽晨淡淡的说道,暂时没有把事情告诉赵仁贵,刚好趁这个机会,理清一些人。

    “那么多苗子,到时候你种到哪里去?”赵仁贵听到赵羽晨说的不在多说,眼前的赵羽晨和以前比不一样了,他不想做或者想定了的事情,是谁也阻止不了了。

    “先放苗圃那里吧,反正放个两三天没事,你到时候和他们说一下,谁要退都可以退,但是必须要把苗子给保护好了,要是拿来的时候没有用泥土包着根部的一虑不退款”赵羽晨嘱咐道。

    “嗯,行,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他们答复”赵仁贵知道在说也没有用了。索性也不在说什么,反正按照赵羽晨的话去说就是了,错肯定是不会错的。

    “你就是赵羽晨支书吧?”

    “你好,请问你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吗?”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了开来,涌进来十多个记者,他们的后面还跟着几个扛着摄像机的摄影师,原本比较宽敞的办公室马上变得拥挤了起来,这些记者进来之后叽叽喳喳围着赵羽晨和赵仁贵二人,不过多数是把焦点对向了赵羽晨。

    赵仁贵看着涌进来的记者挂掉了刚说几句的电话,朝着他们说道“出去出去,当这是哪里了。菜市场啊,我们不接受你们的采访”

    “呵,别说是村办公室,就是县委办公室市委办公室我们还不是照样进去采访,赵主任看来你官不大架子倒是挺大的啊”围着的一群记者中,有人发话说道。

    这话一出口,顿时引来一群记者的笑声。

    确实,他们很多人,县委市委的那些头头脑脑的办公室也经常进去采访,但是都没人像赵仁贵这样说话,他们最多就是说暂时不方便接受采访,要另外安排时间什么的,而眼下却在一个村委会办公室里被一个小小的村主任训话心里肯定不舒服了。

    “仁贵叔我来吧”赵羽晨对赵仁贵说了一句,然后便转过头多那些记者说道“各位这里空间狭小,我们出去说吧,我就是赵羽晨向阳村的村支书”

    听到赵羽晨的话后,记者们相互看了看便一个个退了出去,赵羽晨跟在他们的后面也走出了办公室,赵仁贵看到这幅景象后也跟着赵羽晨的步伐走出了办公室。

    “赵支书,我想问下,现在市场上都在抵制这个忘忧果,那么请问你对此有什么感想呢,是不是这水果确实像省物价局颁布那个价格一样只要十块二十块的成本就够了吗,你卖出了那么高的价格对此有什么感想,能不能对我们说说?”一记者举着话筒问道。

    “赵书记,我想问下,你这水果是怎么种出来的呢,是不是像现在外面网上所说的那样全部都是转基因植物?”

    “赵书记,据我所了解的,好像你曾和县里签订一个合同,用五千一株果苗的价格卖出了一千多株,赚得将近五百来万是真的吗?为什么当初卖给别人的时候才不过三五十块钱一株果苗的价钱呢,请问这是不是有什么内幕呢?”

    赵羽晨才刚刚走出来,那些先退出来的记者马上围了上来,各种问题是层出不穷,放佛不把赵羽晨给掏空都不行。

    赵羽晨根本没有面对这样场合的经验,不过也没有怯场。嘴角微微挂着笑容有些玩味的表情,仔细的听着那些记者的问题,看还会不会说出什么。

    记者们问了半天才发现,赵羽晨没有开口说一个字,只是静静的带着一丝很奇怪的笑容看着他们。

    “林支书,我是都市新闻的记者卢静,请问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在记者们渐渐安静下来的时候,一个绑着长发,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女记者站了出来,朝赵羽晨问道。

    也是是大家都明白了,如果在闹哄哄的乱问一通,可能还是得不到任何答案吧所以也没有在乱问一通了,而是看着赵羽晨,听着赵羽晨的回答。

    “你问吧”赵羽晨点点头说道。

    “那好,赵支书我想问一下,现在大家都在关心的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忘忧果的实际成本你能和我们说说吗?这个问题大家都一直很关注呢”卢静听到赵羽晨的回答后犀利的问道,一针见血,她后面的那个摄影师以及其他的摄影师纷纷把摄像头对准了赵羽晨。

    赵羽晨看了看卢静,卢静的脸上不是很光滑,长着很多雀斑,在加上带着一幅很丑的黑框眼镜,如果看了她的脸,怕是也不能引起别人的兴趣,不过还好她的身材比较修长,如果不看她的脸,倒是能引起很多人的兴趣吧。

    “成本问题,我知道大家现在都在关注,不过我想知道的是你觉得我卖多少才合适呢,是不是我卖五块十块的你们就不会觉得我贵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算过,现在进口过来的国外一些水果价格,比起那些我倒是觉得我卖的也不怎么贵了,而且说实话,比起那些进口的水果,我觉得我种出来的比他们的好的不止是一倍两倍,而是十倍百倍,不信我觉得你们应该自己去尝尝”赵羽晨淡淡说道。

    “那是不是说这个水果卖给别人一百多块两百多块钱的价格就是正常的呢,你不觉得有欺骗消费者的嫌疑吗,现在省物价局都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了呢”卢静继续问道。

    “是啊,这个价格还不正常吗?一克毒品刚出来的时候可能还不到二十块十块钱,但是你现在去北京上海杭州那些地方去看一下,可能一克都要五六百上千了吧,那么你能告诉我这正常吗?”赵羽晨略带嘲笑的语气说道。

    这个话一出,顿时女记者哑言无语,这是能比的吗,根本是不同性质啊,那个国家年年打压,而且抓到基本上都是重刑,而你这个最少国家没说什么吧,除了省物价局对这个价格的虚高表示关注外,几乎听不到其他声音了。

    “赵支书,我觉得这话不对,要知道你这个只是普通的水果而已却卖出了那么高的价钱,你不会觉得惭愧吗?要知道老百姓一个月的收入也不过才一两千块钱而已”另一男记者见女记者被问无语,站出来帮着说道。

    “是啊,普通水果有那种效果吗,你去种给我看看”赵羽晨看了看男记者反问了一句。

    在场的这些记者虽说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是也曾吃过这个水果的,这个水果确实是有那种奇特的功能,只是这个价格他们都觉得有些偏高了一些。

    “赵支书我想问下,现在很多村民都在说你当初曾和县里一起高价卖给青阳县的各个村子过是吗?请问你是怎么会卖出这个价格的呢?”男记者见讨不到好马上抛出了另一个官官相护的话题,也可能是百姓们最感兴趣的话题。

    “你们懂什么,前段时间省物价局没出面乱说什么的时候,这些苗子别人都已经开价开到一万二了,羽晨卖给他们都可以说是在做亏本买卖了,要不是县委关书记和陈县长他们发话,羽晨根本就不会卖出这个苗子,那些白眼狼有什么好的”赵仁贵听到那个记者的话后忍不住站出来说道。

    “可是据我们所知,这种果苗的并不是花费什么大力气培植出来的,好像是放在山洞里面放个三五天就行了吧,对于这种用国家资源培育出来的果苗还高价卖给那些村民,请问你不觉得羞愧吗?”男记者辩道。

    这些天以来,他们这些记者没事瞎转悠,乱采访,倒是让他们知道了一些事情,比如这些过果苗都是从赵羽晨承包的山那边山洞里面发现出来的什么,他们也曾去现场看过,不过这个时候的山洞里面早已空荡荡,看不到一株果苗的踪迹了。

    “孰是孰非谁也说不清楚,我想问的是,如果你在你家承包的山上长出了野人参什么的,你会上交给国家?”赵羽晨说道。

    “当然,肯定会的,因为那是属于国家的,我承包的只是山而已,不包括里面的东西”男记者一口肯定的说道。

    “狗屁,你要有那么大方就见鬼了,当你是孔子,是圣人啊,说的比唱的都要好听”赵仁贵听了不由嘲笑着说道。

    在现在这个时代,除非傻子才会像以前那样,自己的地里或者山里长出什么稀罕的或者出现什么稀奇的会上交上去,所以男记者这么说,任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真要有这回事情出现,不要藏的太好。

    男记者听到赵仁贵嘲讽的话语讪讪一笑,也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有些不对,没有辩解反而转向赵羽晨看着赵羽晨“赵支书,那么请问县里出面又是怎么一回事情呢,是不是这里面有什么内幕存在,能不能和我们说说?”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想我说什么,刚才我仁贵叔都说了,如果不是县里出面和我商量,就那些村子,说实话,我一株苗子也不会卖,更不用说还因此亏了接近千万,你说还要我怎么样做才能满意”赵羽晨看着男记者说道。

    “可是你才卖给那些村子果苗不到十天半个月,就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又是怎么回事情呢,是不是你已经提前知道了点什么?”另一记者手握话筒站出来说道。

    “是啊,我知道的,知道这水果马上就要卖不出去了,怎么样,我就承认了,现在我直接一句,谁要是对这个水果不满意,买去果苗的人可以直接退回来,我当场给钱,好了,我还有事情”赵羽晨说道,随后便推开那些记者从人群中挤了出去,上了自己的宝马车匆匆而去,那些摄影师对着离去的宝马5又是一阵猛拍。

    当天晚上,白天采访的一些新闻画面就在各电视台都放了出来,画面中,一些记者用很是夸张的言辞做了开头,揭露了这根本就是一出闹剧,那些忘忧果根本就是吹嘘起来的泡沫,有心人的炒作,提醒广大市民们千万要注意小心芸芸。

    电视一放,很多人都看见了,原本市场上就已经不多的忘忧果一类果子顿时再次遭到了大家的唾弃,就连一些有钱人也不愿意在花那个价钱去买来品尝了。

    从省物价局发布公告说明那忘忧果的大概价格之后,到现在,可以说忘忧果这个果子是很出名了,出名的烫手,几乎全国各地都知道了这玩意,青阳县这个名字也频繁的出现在各大报纸电视上面,不过多是不好的名声罢了,让关浩他们这一届管理层很是头疼,对此却无可奈何。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