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给面子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给面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八十九章不给面子

    十一月最后一天早上。赵仁贵骑着自行车赶到了赵羽晨的苗圃,把自行车往边上一丢,拉开了赵羽晨的宝马车门坐了上去。

    赵羽晨很快启动车子,开着宝马往市区里赶。

    这些高价车的避震性能就是好,坐在那里,公路上一些坑坑洼洼的都不会感觉到,坐起来极为舒服。

    “羽晨,你说这次县里找我们过去是什么事情呢?”赵仁贵望着车前开口问道。

    一大早,刚到村委会的赵仁贵就接到了县委办公室的电话,通知他们说是去县委开会,赵仁贵接过电话后通知了赵羽晨,然后便随便骑了辆车子赶到了赵羽晨苗圃一起赶往县里。

    赵羽晨从晨羽公司门口路过的时候,发现大门口停着几辆新闻采访车,而且从短暂的一瞥之中发现那些车子都是外地的,不由嘴角一笑。

    原本的围追堵截变成了现在的热心采访,这些记者也和那些专家一样善变,坏的时候连你祖宗十八代都要挖出来,好的时候缺点也能让他们说成优点,也真服了他们。

    赵羽晨很快开车赶到了县委,和上次来的时候一样,门口的武警甚至没有检查就让车子开进去了。车子过去的时候,还能看到武警眼里闪过的羡慕之色。

    县委大院里停满了十几辆各种小轿车,以及几十辆摩托车,犹如一盆大杂烩一般,赵羽晨的崭新5停下来后,在车堆中显得是那么的耀眼,犹如鹤立鸡群一般。

    会议室依旧是上次的那个会议室,人员依旧是上次的那些人员,唯一不同的是上次熙熙攘攘的像是一个菜市场,这次却沉寂的有些可怕,坐在那里的那些人脸色或多或少的难看,如同死了爹娘一般,沉闷的抽着烟,这一刻可能就是一枚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让大家清晰的听见。

    赵羽晨和赵仁贵跟在县委一名工作人员的后面走进了会议室后,看到了这一场景,赵羽晨当场拉着赵仁贵掉头就走,懒得和他们在粘和在一起。

    “羽晨,来了啊,先进去坐下吧,不用等我们的”刚转过身子准备往外面走,迎面走来五个人,陈天禄看到赵羽晨有走的趋势忙笑着说道,

    “没,陈县长关书记,我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下,如果这个会议不是很重要的话我能不能先去处理事情?”赵羽晨淡淡问道,眼里闪出的神色冷漠。

    赵羽晨是真的不想待在这里。和那些人堆在一起,不用说,这次的事情多半又是算计到自己的,在这里还不如快点走掉的好。

    “你这支书是怎么当的,难道我们叫你们来开会时吃饱闲的没事干,肯定是有重要事情才让你们过来了,有什么事情比现在还要重要”宋天豪站在关浩边上训斥着说道,他认为很正常的话语,却让关浩和陈天禄皱了皱眉头,如果不是你弄出来的事情,我们现在需要这么麻烦吗,到现在了还分不清形势。

    “羽晨,事情很重要吗?要不这样吧,你先去办事情,我们在这边等你好了,你什么时候来,我们什么时候会议开始,你看怎么样?”陈天禄笑呵呵的对赵羽晨说道。

    赵羽晨听到陈天禄的话暗骂一声老狐狸,这话摆明了是要让自己留下来了,自己哪有那么大的架子敢让他们一堆人在这里等着啊。

    “呵呵,那我还是缓缓吧。先听你们开完会在说,你们可都是父母官呢,哪能让你们等我“赵羽晨笑笑说道,又重新走回了会议室,看到有两个空座位后就坐了上去。

    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只是心情而已。

    关浩等人都坐下来后看了一圈,开口说道:“好了,人都到齐了,羽晨仁贵两人我也给你们叫来了,你们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

    看来还真是如此啊,又算计到自己头上来了,赵羽晨抬头看着关浩,却发现关浩和陈天禄歉疚的眼神看了看自己,想了一想也就明白了,多数是两人也被缠的没有办法,想骂却不好骂,只能出这样的招了,最后的压力最终还是落到自己的身上来了,果然都是老狐狸啊,能当上一县之长的肚子里都是有料的。

    “好吧,我先说”坐在椅子上的花后村村支书花满天站了起来“关书记,谢谢你帮把羽晨支书叫来听我们废话”

    “要说就赶紧说,别磨磨唧唧的,谢我干什么,要不是你们成天往县委县政府跑,我才懒得管你们的事情,自己把那么好的机会给断送了,还能怪谁”关浩看到花满天,听着花满天的话直接说道。

    “是是。关书记,是我们不对”花满天讪讪笑了两声,然后朝赵羽晨说道“羽晨支书,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忙,所以也不好意思上门打扰,才让关书记他们叫你来县里的,希望你不要介意啊”

    “介意,我怎么会呢,哈哈,花支书,你直接说是什么事情吧”赵羽晨听到花满天的话后说道,对他的意思差不多已经明了,肯定是又把脑子动到那个果苗上去了。

    “是这样的,我们思来想去,觉得当初退回果苗实在是一个不智之举,所以我们想着能不能在把果苗回购过来呢,大家都是一个县城的,我想你也不会和我们见外是吧”花满天说出的话让关浩和陈天禄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有些脸红了,果然不愧是村支书啊。

    “对对,花支书说的不错,羽晨支书,您看能不能让我们重新购回苗子呢。我们付现钱”陆续有其他几个村子的村支书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赵羽晨听了很想哈哈大笑,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这些人的脑子都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当别人都是傻子么?

    “哈,花支书,党支书,不好意思啊,我们知道你们村子财政紧张所以就不卖给你们了,那个钱你们还是拿去做别的比较好”赵仁贵笑了一声说道。

    当初闹的最凶的也是你们,现在拌孙子的也是你们,这世界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真当我们向阳村全是傻子了不成。

    “这”花满天听到赵仁贵说的话后有些说不出话来,毕竟是刚发生没几天的事情,他自己也是还记忆犹新的。

    “都是一个县城的,不用那么斤斤计较吧,应该互帮互助才是,不能因为一点点小事情就彼此闹的不愉快,让大家都不痛快是不,仁贵你也应该体谅体谅他们,我们县城毕竟是个贫困县,各村子也都是穷的响叮当的村,碰到这样的情况肯定是要打退堂鼓的,这也是人之常情可以谅解的”宋天豪敲着桌子说道。

    “嘿嘿,是啊是啊,我们应该互帮互助才是,宋县长你讲的真有道理,这话我们听了舒服”花满天赞叹着说道,只要宋县长他们支持,希望还是很大的,这社会也到底是怎么了,变天比变脸还要快。

    “屁个道理”赵仁贵嘴里嘀咕道,只是这声音有些响了,响到隔了好几个座位的关浩他们都听到了。

    关浩和陈天禄听力苦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宋天豪的脸色放了下来,用眼睛看了看赵仁贵,想发火却又像是强自忍了下来。

    赵羽晨听到赵仁贵的话呵呵嘴角笑了笑,仁贵叔这是力挺自己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落宋天豪面子,怕是现在宋天豪的心里火气很大了。

    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解决,赵羽晨不想因为自己让赵仁贵得罪一大批人,那不是他所想的。

    赵羽晨看了看依旧站着的花满天他们,站了起来,幔步走到了办公室的门口,身后关浩和陈天禄奇怪的看着赵羽晨,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走到门口后,赵羽晨停了下来,在会议室坐着的那些人错愕的眼神中回过头来望着依旧坐着的那些人。淡淡的说道“这世上不是只有你们聪明,有些事情一次就够了,我又不是什么伟人,凭什么要对你们如此照顾,一个县城的又怎么样,一个县城我就要照顾你们了吗,你们可有照顾过我,话我撩在这,谁要果苗可以,一万五一株,要的自己掏钱来买,别说我不照顾你们啊,我委托晨羽集团卖出去的价格是两万五到两万八的价格,对你们是已经很照顾了”

    说完之后,赵羽晨没废二话摆手就走,坐在会议室的赵仁贵也跟了出去,妈了个巴子,大不了这鸟官不当了。

    “砰”赵羽晨和赵仁贵走后,会议室传来一声巨响,听声音像是谁在猛力的拍桌子一般。

    “太没有样子了,关书记,你发话吧,这样的支书主任留着有什么用,撤了他们职,重新选过吧”宋天豪脸色铁青,看着关浩和陈天禄说道,就如同和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

    被上面的人落面子,还说的过去,但如今被一个和他相比差了十多级的村支书狠狠的摞面子,就如同是被人狠狠的抽一巴掌一般,宋天豪本身就不是什么好鸟,哪还会憋得住气。

    撤职,那小子根本就没在乎过这屁职位,照他说的那样,一株两株苗子就够他一年的工资了,你撤去吧,更何况这事情本身就是你引起的,本来他自己和陈天禄跟赵羽晨他的关系都很和谐的,要不是你自作主张,问也不问就直接答应花满天他们去退苗子,哪来这么多事情。

    最主要的是,关浩和陈天禄都已经都知道了赵羽晨就是现如今县里最热门的企业晨羽集团的幕后老板,想尽办法修复彼此关系都来不及,哪还会去得罪他。

    “关书记,羽晨支书两人也太过分了吧,就这样走掉了,这可是在开会啊,要不我去叫他们回来”罗晓坐在一旁说道。

    “嗯,也好,你去吧,说话注意方式,可别闹的更翻”关浩沉吟一番后点头吩咐道。

    罗晓很快走出门口,追了出去。

    “羽晨,等等”赶到楼下后,罗晓看到赵羽晨和赵仁贵二人正往门外走,赶忙大声叫道,在一楼走动的人纷纷抬头望着说话的罗晓和在门边停下来的两人赶到惊讶。

    “罗哥,你怎么下来了?”赵羽晨等到罗晓走近后问道。

    “呵呵,你可是有多长时间没和我见面了?走,咱们喝酒去”罗晓笑呵呵的说道。

    刚才出来的借口就是个幌子而已,关自己屁事情,看到宋天豪吃瘪都不要太过高兴,每次都在自己面前摆官架子,不就是头上的帽子好听了一点吗,也比自己高不到哪去吧。

    幸好当初的选择对了,没想到连中科院和军区医院都会出面来帮赵羽晨来证明这个水果的价值,由此可见上面大佬多重视赵羽晨啊,要不然,那些地方时普通人能招呼的到的吗?

    “不了,我真的有事情,改天吧,改天你去向阳村,我让仁贵叔一起作陪”赵羽晨说道。

    “羽晨,你可不要唬我啊,你一向是最闲的人,不管了,你有什么事情我都跟着你,要不然我回去关书记非问我不可”罗晓听到赵羽晨的话后说道,自己可不想上去面对那些苦瓜脸。

    “和关书记有什么关系啊?”赵羽晨听到罗晓的话,奇怪的问道。

    “嘿,我不想在那里待着,我直接说出来拉你们进去,你们不进去,我自己进去那不是找不自在吗”罗晓笑呵呵的的说道,也不怕被赵羽晨他们嘲笑。

    哈哈,赵羽晨和赵仁贵听了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公安局副局长当了可真是绝了。

    赵羽晨是真的有事情,罗晓这样说了,他也不好在说什么,索性就带着他一起坐上了车子赶往晨羽制药厂。

    一路上罗晓不停的开口问赵羽晨宝马车的价格等问题,就差没自己动手开车了。

    车子赶到制药厂的时候,罗晓不下车了,从赵羽晨手里抢过车钥匙,一定要过过手瘾在说,这年头,车子随处可见,但不过是普通车子,这上百万的宝马5还是少见的,不开一下肯定是对不起自己的。,而且那些人一般身家丰厚,和他也没有多大关系,也不好意思开口说过过手瘾,但是现在是赵羽晨的车子,他可是不客气了。

    赵羽晨看着宝马车离去无奈摇摇头和赵仁贵一起走进了药厂,守在厂门口的除了赵羽晨上次来见过面的老伯以为,多了三个年轻壮小伙,看到赵羽晨和赵仁贵走过来后,其中一个年轻人马上跑过来把门打开,让赵羽晨两人进来。

    “晨哥”等到赵羽晨两人走进来后,那开门的年轻人叫了一声,站在了一边。

    “你是?”赵羽晨听到后疑惑的看着那开门年轻人。

    “哦,我是跟杜哥的,晨哥,这次这边人手不够,跟着杜哥一起过来的”那年轻人知道赵羽晨不认得自己,忙自我解释了起来。

    赵羽晨听了明白了过来,自从这中科院和军区医院的联合声明一发布,这青阳县比前不久前还是要热闹了,各路记者纷纷赶来,希望能采访到第一条新闻,比起前不久前的那个新闻,和这次一比简直是天地之分,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省电视台等无一不纷纷聚集在这里,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赵羽晨曾吩咐小刀安排些人手进入两家公司做保安。

    “好,不错,辛苦了”赵羽晨拍了拍比自己年轻不了几岁的年轻人的肩膀说道,又和那个守门的老伯其他两个兄弟招呼了一下后。便带着赵仁贵往龚如海的办公楼走了过去。

    还没到楼里,龚如海就急匆匆的从办公楼里走了出来,满脸兴奋不已的表情。

    “羽晨”走近赵羽晨身边后,龚如海看了看跟着赵羽晨一同来的赵仁贵没有在说什么。

    “没事,他是我叔”赵羽晨说道。

    龚如海听到赵羽晨的话后朝赵仁贵笑了一笑,便转过脑袋和赵羽晨交谈了起来。

    “羽晨,那药真神了,你看我这手,刚开始我还不信,直接划了个伤口,你看现在一点伤疤都没了,比什么都好用”龚如海伸出手指着看不出什么结疤的手笑着说道。

    赵羽晨今天来正是为药果的事情,早在前两天这药果就已经被研制成药剂和药粉两种样品,现如今已经开始大批量生产,赵羽晨过来正是商量销售的一些事情。

    和陶兴旺不同,赵羽晨是不会和卫生局签订什么合约的,这些药给了他们也不过是成为他们手上捞钱的利器而已,而且自己弄出来的凭什么要低价卖给他们。

    “这是什么羽晨?”赵仁贵看着龚如海手上拿着的一小瓶玻璃瓶问道,他站一旁听得迷迷糊糊的,都不知道是在说什么。

    “这啊,是一种神药,哈哈,比那云南白药还要灵验几十倍上百倍呢”龚如海呵呵笑着说道,看着赵羽晨的眼神充满敬佩,虽然自己的年纪比赵羽晨大了一截,但这不妨碍他的内心崇拜,就是一个五岁小孩子研制出这玩意来,他都会低下头来叫声老师,这无关年龄之事,而是个人贡献。

    “真的假的”赵仁贵看着药瓶怀疑的说了句,哪有可能,云南白药已经算好了,他自己家里就备着好几瓶呢。

    赵羽晨没有说话,走到一旁,拿起手机打了一个出去,过了一会后,很平静的走了回来对龚如海吩咐了几句。

    “啊,行不行啊羽晨,这要是万一出点什么事,可是不好处理啊?”龚如海听到赵羽晨的话后吃惊的说道。

    “没事,我都说好了,这些药你让他们在仔细的筛理一遍,只要没问题就按我说的发货就行了,价格暂时不用说,等以后另一批投入市场后在定价”赵羽晨看到龚如海吃惊的表情后说道。

    “行,那我就照你说的做”龚如海点点头,不在劝阻。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