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九十章 奇药

第一百九十章 奇药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九十章奇药

    “羽晨,你这车子开起来就是爽啊。不但动力足,他**的还威风,等我有钱也去弄辆来耍耍”说好事情之后,赵羽晨打了个电话给罗晓,让他把车子开回来。

    如果是别人,罗晓车子开走后,没个一天两天的那是肯定不会还的,但是赵羽晨的嘛,马上就驱车赶了回来,下了车之后还大声的称赞起车子来。

    赵羽晨听了罗晓的话笑笑,很给罗晓面子的说道“罗哥,我事情弄完了,捎你回去还是你自己回去?”

    “这么快就弄好了”罗晓听到赵羽晨的话想了想,也不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了,会议肯定散了,回去和关书记说一下,赵羽晨确实是有事情,自己都跟着他到了这边看他办事情了,所以怨不得自己拉不回他来。

    赵羽晨把车子开到县委政府门口让罗晓下车后,没有停下来径直就开了回家,罗晓看了看远去的车子。回过神来往县委大院的门口走了进去,门口两警卫看到罗晓后一个立正站的笔直才朝他敬了个礼。

    走进大院之后,正如自己所猜测的那般,会议早已结束,只是在大院子里,三三两两的蹲着正在抽闷烟的村支书们,看样子很有一番事情不解决好就不回去的架势。

    上了楼走到了关浩的办公室前,门敞开着,不时传来几句交谈声,罗晓迈步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坐着三个人,除了关浩外,还有陈天禄和宋天豪两人,坐在沙发上。

    “怎么样”关浩不淡不咸的问了一句,结果早已是知道的,如果真能拉回来,早就回来了,不会让他们在会议室里等了足足二十多分钟。

    “没能劝回来,不过他是真的有事情,而且我看好像很急的样子,不然肯定是不敢不来的”罗晓说道。

    不敢不来,关浩听到这四个字和陈天禄对视了一眼,没那个胆子才怪,敢在会议室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撂下一句话直接走人的人有什么不敢的,看来人真的是不能小看啊。

    “这件事情一定要严肃处理才行,这么无组织无纪律以后还了得”宋天豪恨恨的说道。

    “事情都是你引出来的。那么你来处理吧”关浩说道。

    “我”宋天豪听到关浩的话顿时傻眼,自己处理,怎么处理啊,他赵羽晨都和自己有八辈子仇似的很不待见他,能处理的好才怪了。

    想想也是,当初为什么要好端端的多话呢,又不关自己的事情,说来说去还是花满天他们自找的,又不是自己要种关自己什么事情。

    “你什么你啊,老宋,看来这个任务非你莫属了,呵呵,现在大院里还待着很多人呢,怕是不等事情处理好都不愿走了”罗晓看到宋天豪吃瘪的样子格外的舒爽,心里是说不出的舒服。

    宋天豪听到罗晓的话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罗晓,没有说话,只不过脸色比较难看,或许是罗晓的落井下石般的动作让他感到有些恼怒吧。

    关浩看了两人一眼,低下头看了看桌上的报纸,报纸上的整篇篇幅都是说着忘忧果的事情,并且上面指出了国外研究的艾滋病疫苗所用的正是忘忧果这一果实。

    这一次不单单是国内都在关注忘忧果了。连同国外的目光也纷纷投向了中国,据说很多国外记者也纷纷涌入中国境内,寻求这一水果的来龙去脉,相信不用一天半天的功夫,就都知道了青阳县这个小县城了吧。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处理吧,和那些人说一下,要买苗子就掏钱,不然我们县委县政府是帮不上了,现在不是古代社会,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就算我们说话也不管用的”关浩想了想后对罗晓和宋天豪说道。

    两人听到关浩的话点点头,一把手发话了。

    “头疼啊!”宋天豪和罗晓走出去后,关浩揉了揉自己的脑袋,露出疲惫之色。

    前段时间都是负面报道时,承受的压力很重很重,上要面对上级的问话,下要面对那些村支书的牢骚,最后更是发生了集体退苗的事情,按照关浩自己想的是不会让他们退的,就算卖便宜了,比起桔子那些玩意还是贵了很多倍,虽说短时间看不到什么收获,但是以后呢。

    “是啊,还真是头疼,这世界真是变化多端”陈天禄笑了一下,从袋里掏出香烟扔了一根给关浩。

    按说县一把手二把手之间肯定是矛盾重重,最多只是面和而已,但是陈天禄和关浩二人却是配合的极好的搭档。大大出乎外人意料,也可能正是因为如此,才能努力干一番实事吧。

    赵羽晨回了家之后,和赵仁贵分别,拿起忘在家里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三言两语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赵羽晨挂断了电话后,掏了掏耳朵,还好挂的早,不然非接受舅舅那激动的咆哮不可。

    一个星期之后,赵羽晨跟随着从部队里面来的两个军医一起,领着一辆货车赶往了在丽山市附近的军分区驻扎地。

    隔天,赵羽晨家里就开来了一辆军车,下来五个人,经过一番交谈之后,赵羽晨就带着他们急匆匆的赶往了县里,此后几天一直没有回过家里,让很多守候在苗圃门口,他家门口等着要采购法的记者们苦苦等待着。

    “快点装上,小心点,不要磕着碰着了”宽大的大院子里,吆喝声此起彼伏,如同菜市场一般。

    赵羽晨抱着方方正正的纸箱子走到了停在院子里的货车边上。把纸箱子放在了货车上,站在货车上堆放箱子的人很快把箱子叠了起来。

    整整一车,是药厂忙了一个多星期的所有成果。

    整整一个星期,大家都累坏了,看起来疲惫不堪,特别是被赵羽晨拉上贼船的陆涛和顾若盼几人更是连很眼圈都很明显的露了出来。

    “羽晨同志,非常非常感谢你们所作的一切,虽然我们是商业往来,但我们还是由衷的感谢你们,我代表军分区所有同志向你致敬”和赵羽晨并排站着的一个大校和赵羽晨握了握手,随后又松开了手。笔直的向赵羽晨以及所有在场的员工们敬了一个礼。

    这一刻没有人说话,场面很是隆重。

    “方大校,你客气了,这一切不过都是我们该做的而已,你们不怪我们大肆骗钱财就行了啊,呵呵”赵羽晨看到穿着军装的大校如此举动后,脸上动色说道。

    也只有他们这些人,才是真正保卫这个国家,人民的脊梁柱,才是民族的希望,自己所做的和他们比起来,相距太远了,如果不是因为在电话里和舅舅提起来,如果不是舅舅知道了后让人找过来询问,自己可能都不会想起来,真正需要这些药品的是部队,是人民的守护者。

    “呵呵,羽晨同志,你就不要谦虚了,赚钱,现在都是一样的赚,我们部队年年在外面也采购不少的药品,说实话,全部加起来的价值都没有这一批的药品值钱,所以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反正两位首长也说过了,要你一块过去的,到时候我想他们肯定会好好感谢你的”穿着军装的大笑笑着说道,脸上的表情极为高兴。

    虽然他也知道,这批药品的价值肯定不低,而且可能价值很昂贵,但是一切都值得的,只要有这样的药品,在部队里面,那么受伤的子弟兵们就能第一时间得到医护,说不定转眼间又能爬起来训练,杀敌了。

    只要有这样的药品。那么部队的伤残人员将会大幅度减少,这都是以前想也不敢想的。

    想起一个星期前,两位首长把自己叫道办公室时候郑重的交代神情,当时自己还有些不以为然,认为这世上不可能有这样的药品,就连美国强生公司也做不到,但是没想到,就在眼前,发生了,而且是肯定的,没有半点虚假的。

    “羽晨同志,你这边的守卫力量太薄弱了,现在可能还行,但是以后,如果大家都知道了,说不定会有不测”大校看了看晨羽制药公司,尽自己的善意提醒着。

    “嗯,谢谢你的提醒,我马上就招呼人去安排,还要麻烦你稍微等我几分钟了”赵羽晨听到大校的话后说道。

    这药品他是知道的,制作流程其实也很简单,甚至都不用加别的什么成分,只不过为了保密,并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些药品的最主要成分就是赵羽晨承包的山上长着的成堆成堆的红色果子,如果让大家知道,怕是有人为此疯了也有可能。

    看来大自然的神秘还真是不可小窥啊,赵羽晨很清楚,这些果子和自己的空间搭不上一点关系,不过是在山洞里深埋了几百年,乃至几千年的大自然的产物,但是却带着神鬼莫测般的效果,如同东方夜谭一般的成为了一种疗伤圣品。

    大校点了点头,原本准备站在那里等着,但随后又改变了主意,跟在赵羽晨的身后,指点赵羽晨要注意的一些角落等,让听着赵羽晨安排的杜锋他们是敬佩不已,专业的果然就是专业的,铁军也不过才做到这个份上吧,但这人随便一指就指出了一些缺陷比起铁军来,专业知识肯定是只上不下了。

    经过大校的指点,重新安排之后,晨羽集团虽说不上固若金汤,但是绝对能称得上铁桶了,陌生的人几乎很难走入厂区里面来。

    “谢谢你了,方大校你这一指点,可是牢固了好几倍啊,相信现在一般人看到都不敢进来了”龚如海跟在一旁感激的说道,这个厂子虽说已经卖给了晨羽集团,但也是他的心血啊,特别是从自己一手造出来的厂里生产出了让人不敢置信的药品让他很是自豪万分。

    “你客气了,我可不想因为怀璧其罪而让厂子遭受不必要的损失,等回去后我会后首长们汇报,必要时派我们的士兵过来保护”大校淡淡说道,这换绝对是他自己的心里话,这样的药品绝对是各国都重视的物品,首长们肯定也会重视的。

    四辆车子,最前面一辆是军用吉普,坐着三个士兵,跟着军用吉普的是货车看上去很普通,但是你靠近去看的话怕是要吓死你,不但前面驾驶舱里有两个士兵,后面还有五六个坐那里呢,全部都荷枪实弹。

    赵羽晨的宝马车跟在第三位置上,看到如此隆重的队形,赵羽晨只是笑了笑,其实如同他自己来根本就不需要那么麻烦,直接扔进空间里面就可以了,不过眼下也好,享受一下这种寻常百姓,乃至普通官员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和赵羽晨同车的还有那个方大校,因为两位领导在他来的时候曾经交代过,如果一切属实,那么就是押也要把赵羽晨给押到军分区来,这是一项任务,虽然不懂为什么两位领导会如此吩咐,但是方大校还是严格的执行着命令。

    车子疾行四十五分钟后就赶到了军分区所在地,从宽敞的公路拐进了一条看去有几公里长的岔路上笔直往前开着,前面不远处是一片绿林,军分区就是在绿林的包围之中。

    “一,一二一”还没从关着的大门开车进去,敞开的玻璃窗外就传来了嘹亮的训练声音,让人心里自然而然的热血沸腾,希望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一般。

    本来赵羽晨的宝马车是开不进去的,军队不比别的地方,你开着昂过车子就给你面子,让你可以横行无阻,在军队里是行不通的,所以赵羽晨的宝马车自然而然的就被拦了下来,即使方大校坐在车上也不行,直到方大校站在岗亭上打了一个电话让岗亭接过之后才被允许放行。

    “他祖母的,这些家伙太不给我面子了,非的上面开口才放行,害我被宋司令训了一顿,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弄不好,等我逮到机会一定要整回来”上了车后,方大校嘀咕着说道,像是说给赵羽晨听,又像是自言自语。

    赵羽晨听了方大校的话嘴角动了下,想笑没笑出来,和方大校待了一个星期之长,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说粗口。

    军分区办公楼前,接到岗亭电话的宋思成几人站在那里,和他们站在一起的还有几位白发苍苍,看上去是迟暮之年的老人,但是浑身上下透露出的气势却显示出他们的不简单,单凭穿着一身军装,而且那军装上面最少的也有一颗金星就足以说明了他们的身份。

    宋思成和宋**两人站在边上甚至都没有开**谈的份。

    不远处,汽车声音传了过来。

    “来了”宋思成嘴里吐露出两字。

    “到了”宋**的嘴里也蹦出了两字,却是差不多的意思。

    他们也没想到,上面的老领导会对此事如此看重,在接到他们的报告后第二天就赶了过来。原本他们都想直接杀到青阳县的,但是想到影响太大还是作罢,在这里已经等了足足两天了,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这么多老领导哪次过来不是急匆匆来,急匆匆走的,但是这次。,偏偏就在这里扎了下来。

    车子很快开到了他们的面前,陆续停了下来。

    在车上的士兵快速的从车上跑了下来,沿着车边站好,像几位将军首长敬礼。

    坐在赵羽晨宝马车上的方大校在赵羽晨车子还没停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拉开车门跑了下去,赵羽晨下车的时候,只听到。

    “报告首长,方剑平完成任务归来,请首长指示”

    循声忘了过去,赵羽晨只看到方大校站的笔直,敬礼的动作没有丝毫变化,脸色却是涨的通红,犹如吃了兴奋剂一般,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激动。

    赵羽晨走了过去,看到了舅舅,看到了见过一次面的宋思成司令,看到了几位白发苍苍却穿着军装的老人,比对了一下他们和舅舅还有宋司令他们的军装,好像有些不一样。

    赵羽晨对于部队里的分级不是很清楚,所以也不了解面前站着的这几位老人可以说是跺一跺角,都要让地颤抖三分的人物,正因为不知,所以无惧。

    “舅舅,宋司令”赵羽晨走了过去,朝宋**和宋思成打了个招呼,却不懂为什么舅舅和宋司令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是要说些什么似的。

    “好了,你们两个不用做小动作了,我们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几位老人中,其中一位身材略高一些老人开口,虽然是很平静的语气,但是还是让人感觉到有股气势。

    “小伙子,不错,有血性,像个真男人”老人说完后,又朝赵羽晨说了一句,边上几个老人也赞许的点了点头。

    在这个商业化的社会,如此重要的药品却第一时间先提供给了部队,不说他和宋**的关系,单这个举动就是了不起的举动了,现在社会,又有几人能做到。

    赵羽晨听了老人的夸奖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一旁的宋**听了却是高兴地差点跳起来,自从当兵以来,何曾听到过樊将军的如此称赞话语。

    “羽晨,还不快谢谢樊将军的夸奖”宋**朝赵羽晨说道,语态因为有些激动而显得有些变调。

    “谢我做什么,我还要谢他呢”老人说道。

    赵羽晨还是有些模糊,直到宋思成拉着他到一边和他介绍了几位老人的身份后才大吃一惊,随后又觉得有些不对。

    “宋司令,这药物应该早已经出来了啊,怎么你们都不知道吗?”赵羽晨终于想起来哪里不对头了,奇怪的问道。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