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特效

第一百九十一章 特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九十一章特效

    赵羽晨的一句话问出来。让宋思成几人是诧异不已,这怎么可能,他们根本听也没听到过,还有其他人生产出了这药品,一丁点的消息也没得到过。

    听到赵羽晨的话后,宋思成仔细的询问了一遍,这才知道这药果差不多在上半年就已经生产出来了,但是不对啊,无论如何,如果一种药品很好,那么部队里面肯定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的,宋思成看了看几位老领导,问了一声。

    几位老人中,一位身材略矮小一些,但是眼露精光的老人很是肯定的摇摇头,开口说道“我根本就没听说过,这次还是听樊老大的话跟着过来看的”

    老人是军区后勤部的一把手,叫如果他说没有那么肯定就是没有这回事情了,不过现在赵羽晨又说这药品早已生产出来,这互相之间不是有矛盾了吗。

    “那个源生制药厂在哪里?”樊将军开口问道,话里有那么一丝萧杀的味道。

    “哦。在碧云市”赵羽晨回答道。

    上次自己打电话给陶兴旺的时候,他说是卫生局已经全部内订了,所以没有产品出库,也正是因为如此,赵羽晨才会想自己生产这药品,要不然还不会动这脑筋,还好现在看来这一步是走对了。

    “思成,你马上着手人员调查此事,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樊将军听到后想了一想,便对站在一旁的宋思成下了命令。

    “是,保证完成任务”宋思成啪一声,立正敬礼。

    “去吧”樊将军手挥了一下,让宋思成赶紧的干活去,军队里的人从来都是风风火火的,不会把现在要做的事情拖到下一刻或者隔天才去办,效率也永远都是最高的。

    这个时候,车上的药品已经被士兵们搬的差不多了,老人们带着赵羽晨走进了堆放药品的仓库里面。

    仓库里洁净无比,没有一丝的气味,只有整整齐齐叠放着的各种药品,这是专门为药品而开放的一个仓库,不堆放别的东西。

    樊将军打开了一箱纸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小瓶,玻璃瓶没有标签,透明的玻璃瓶能看到里面的粉白相加的药粉,甚至连大小好像都是有一些不一样,看上去有些丑陋。

    “哈。这药真有那么灵验?”一位老人问道。

    樊将军看了看药瓶,把手指放到嘴边准备咬一个伤口出来,亲身试药,看看到底有没有夸大的成分。

    宋**看到了樊将军这一动作,忙站了出来,拦住了老领导的动作,不论这药品如何,要试药肯定是不能让老领导他们来试的。

    把食指放到了嘴边狠狠的咬了一口,仿佛一点痛觉都感觉不到,鲜血很快从咬破的地方涌了出来,滴答滴答的滴落到了干净的地上、樊将军看到宋**的这一动作后不由摇摇头,打开了药瓶。

    打开开瓶盖后,一股浓烈的香味扑鼻而来,香味很浓郁,让人闻了却感到极其舒服。

    樊将军点了点头,光闻这香味就不简单了。

    拿着药瓶把宋**的手抓了过来,食指还在流血,樊将军气也不喘敲了敲瓶子,药粉一点点的往外面跑了出来,边上几个老人气也不喘的看着。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药也不能光凭样子来决定药效,药粉倒在受伤的食指上后,很快和血凝固在了一起,刚刚还不停往外流血的手指,此刻看不到一点流血的迹象,只看到一团被血渍染红的块状物。

    “怎么样,有什么感觉?”樊将军看着宋**问道。

    “没有,好像有点冰凉,又有点痒麻”宋**仔细的感受着手上传到脑海里的反应说道。

    “好像也和现在在用的差不多吧,没好到哪里去”老人中有人开口说道,说话的是军区政治部丘部长。

    大家把目光看向了赵羽晨,大概是想听听赵羽晨是怎么解释的吧,这齐刷刷的动作,要是一般人非被吓得瘫倒在地上不可。

    赵羽晨嘴角笑了一笑,虽然这群老人的气势很强盛,目光看上去也都很锐利,但是对他无济于事,根本不会怯场。

    赵羽晨走上前去,抓起了舅舅的手,看了看上面的药粉已经成块后,轻轻的弹了一下,结块的药团掉落在了地上,让几位老人见了大感不解,不明白这动作是什么意思。

    看了看舅舅刚才受伤的部位,赵羽晨开心的笑了,然后退到了一旁,这药还真是神奇了,神奇的让自己每一次见到这个成果都要忍不住自豪起来。

    “咦,这?”宋**举起赵羽晨松开的手。拿到了眼前看了看,却发现了惊奇的一幕,饶是他经过锻炼的神经此刻也还是发出了声音。

    听到宋**的惊呼,旁边几位老人围了上来,想看看到底有什么不一样,樊将军抓过了宋**的手,放到了几人的面前观看着。

    不看不知道,看了之后,几位老人,久经沙场的老人,几乎不会失态的老人们也如同宋**一般发出了一声惊呼的声音,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却明明白白的出现在了眼前。

    如果不是刚才亲眼看着宋**把手弄破,流出血来,或许他们都会以为宋**是在表演了,这世上哪有这样的事情啊,但是现在却由不得他们不信。

    宋**的手指那个破开的伤口此时已经是看不见了,只看见已经愈合的伤口,上面淡淡的疤痕述说着刚刚的事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肯定是没人相信的。

    如果这要是用在战场上,那几乎等于拥有了两条命乃至更多啊,真的称得上是救命良药了,这一刻就这么真实的在眼前展现着。

    “**。你把这药品打包一份,我们马上回去面见主席”樊将军对宋**吩咐道,随后转过脑袋朝赵羽晨说道“羽晨,这药品你们暂时也不要买卖,等我回去之后再给你电话你看成不?”

    赵羽晨听了樊将军的话,仔细的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

    他心里很清楚,这样的药品国家肯定要掌控在自己的手里的,所以即使他不愿意也没有办法,说的好听,樊将军是跟你商量。说的不好听,即使真的采取强制措施自己也毫无办法,不过他也不会愿意就这样答应了,借机提出了几个要求,让老将军几人是连连用手指了指赵羽晨。

    老人们年纪虽然大了,但是行动起来却风风火火,没有半刻停息,当宋**包好药品后,几位老人很快上了停在军分区的直升飞机,螺旋桨一阵盘旋之后,消失在了远处。

    直到这个时候,宋**才转过脑袋看向赵羽晨。

    “舅舅,你看什么啊?”赵羽晨看着宋**望着自己眼都不眨很是奇怪的问道。

    “你小子行啊,不动声色弄出这么大动静”宋**狠狠的拍了拍赵羽晨的肩膀,走的时候,老首长们都说了,这次又是大功一件,等着领奖赏吧。

    “羽晨,走,咱们去上面坐,刚才老首长们在这都没有坐下来过”宋思成走了过来笑呵呵的说道。

    从楼前走过的时候,宋**望着赵羽晨开的宝马车皱了皱眉头,想问什么最终没有问出来。

    直到走到楼上办公室之后,宋**才看着赵羽晨问道“羽晨,你那辆皮卡呢,怎么没开了?”

    听到舅舅的问话,赵羽晨原本想瞒过去,但是看着舅舅那锐利的眼神,还是说道“刚前段时间出了车祸,车子报废了”

    果然如此,宋**知道之后反倒舒缓了皱起的眉头,让赵羽晨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问这个是什么意思,问过一句又不响了。

    宋思成听到赵羽晨有些不在乎的语气后,对赵羽晨说道“羽晨,你还不知道吧,你那车子被你舅舅开回来重新加固过。价值可能都够买好几辆皮卡车了,用的可全都是特种钢材”

    “宋叔叔,这是真的还是假的?”赵羽晨听到宋思成的话后问了一句,他不是在怀疑什么,而是在确定,如果是真的,那么当初的事情就可以解释的清楚了,不是自己运气好,而是自己的舅舅帮自己做了准备了。

    “你这什么话,我们还会骗你吗,驾驶座前后上下,可全部都用特种钢材加固过了,那些特种钢材一般的汽车上根本就不可能用到的,我们可算是谋私了一把咯”宋思成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赵羽晨说道,如同对牛弹琴一般,想来赵羽晨也不知道这特种钢材是什么意思了。

    “不是,我只是问下,呵呵,难怪整辆车子都报废了我驾驶坐还是好好的”赵羽晨忙说道,一切已经明了,与其说是自己命大,不如说是他们的功劳让自己捞回了一条命。

    “谢谢你,宋叔叔,舅舅”赵羽晨真诚的向两人说道。

    “好了,好了,跟我们客气什么”宋**挥挥手,然后向赵羽晨询问了车祸的经过,当听赵羽晨说完后差点一巴掌拍了过去,开车梦游不是找死忙,如果不是自己和宋司令对路,帮车子加固,这小子还不玩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场景可就要真实展现在自己眼前了,那几位老人还不伤心死。

    赵羽晨被舅舅狠狠了一顿之后,只是摸着鼻子,没有吭声,怨谁,只能怨自己,以后一定要注意。

    当得知那辆废车还在县里停着后,宋思成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虽然说车子他们违规给赵羽晨装了那些特种钢材,但这种材料还是要收回来的。

    非但如此,赵羽晨的宝马车钥匙也被宋思成拿了过去,继续谋私一把,准备把宝马车改装一下,因为现在,赵羽晨的安全尤为重要。

    晚上是在军区宿舍里吃的饭,宋思成一家人,加上赵羽晨舅妈表妹他们也赶了回来,刚好一圆桌,很普通的一些家常菜,吃的却是很热切。

    席间,赵羽晨舅妈和宋思成老婆得知赵羽晨还是单身一人后,不停的向赵羽晨打听着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好帮赵羽晨挑选两个,让一旁坐着的赵羽晨表妹,宋晓慧窃笑不已,捧着碗就差没把脑袋埋进碗里了。

    宋晓慧穿着一身白色军衣,剪了一头短发,很是英姿煞爽,看上去巾帼不让须眉的样子。

    宋晓慧今年已是二十芳龄,虽然穿着一身军衣,但还是能看的出来,其长的白白净净的,该凸凸,该凹凹,是一个美人胚子,都不知道在部队里是怎么保养出来的,小时候还经常和赵羽晨玩闹的她,此刻现在却是矜持的很,只是在一旁傻笑,让赵羽晨习惯性的摸摸鼻子想说也说不出话来,因为他舅妈和宋思成老婆两人已经开始说起了自己手头几个姑娘的详细情况,看来做红娘是每个女人的天赋。

    “舅妈,宋阿姨,你们还是不要忙活了,我暂时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呢,我现在就像是早上刚出来的朝阳,怎么会舍得步入婚姻的坟墓啊”赵羽晨听到舅妈和宋思成老婆很有马上把人叫来的趋势后忙说道,在谈下去,说不定直接上门娶了人家姑娘了。

    “没事,没事,到时候你们先认识认识,说不定这一碰面啊就对眼了呢”宋思成老婆听到赵羽晨的话后,娇笑着说道,虽然已近四十的年龄,但可能保养的好吧,和三十来岁的那些妇人看起来没什么区别。

    “好了好了,你们还做上瘾了啊,不要帮羽晨瞎找了,他现在可是个大富翁,寻常姑娘看不上的”宋思成说道。

    宋思成这话一出口,让他老婆和赵羽晨舅妈表妹他们怀疑不已,看着只穿了件耐克t恤,看上去极为普通的一个人,怎么看怎么不像个大富翁。

    “哥,真的假的啊?”宋晓慧坐到了赵羽晨的边上,黏糊着问道,这一刻没有刚才那份矜持,睁大着两眼,看着赵羽晨。

    赵羽晨伸出筷子夹了夹桌上的菜,没有回答表妹的问话。

    “哥,到底是不是真的啊,我记得你前两年还在省城打工的吗,什么时候的事情啊?”宋晓慧只是好奇而已,不知道宋叔叔说的大富翁是怎样的一个概念,她只知道,前两年的时候,赵羽晨还在省城打工,根本就没听过他发财,看来从去年到现在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啊,只可惜自己没有看到,宋晓慧心里头想到。

    “呃,算是吧,也没多少,才不过,好像是两三个亿左右的资产吧”赵羽晨很是谦虚的说道,这些是明面上的资产,而且现金还占了多数,还有在空间里面的那些,则没有计算进去。

    “两三个亿”三人一同惊呼出声,和白天办公室的时候,宋思成和宋**两人的反应如出一辙。

    赵羽晨摸摸鼻子,这很多吗,好像才一点点吧,比起那些动耶几十亿上百亿资产的人可是天壤之别。

    一个普通的人,集一辈子的艰辛努力,可能还赚不到上百万的金钱,而赵羽晨不过才在短短的一年多点的时间赚到了两三个亿,别人不惊呼才怪,更何况是一直知道他情况的舅妈和表妹。

    “哥,你快和我说说你是怎么赚到这个钱的,我也要和你学”宋晓慧兴奋的扑到了赵羽晨的身上,胸前的高耸贴着赵羽晨的手臂,让赵羽晨好一阵发愣。

    “啊”看到赵羽晨发愣的表情,宋晓慧像是明白过来什么,马上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脸颊发红。

    “在部队里待这么长时间,都这么大姑娘了,还没大没小的,克制不住自己”赵羽晨舅妈说道。

    “妈,我这不是兴奋过头了吗,嘿嘿,好几亿呢,听了都吓人”宋晓慧朝母亲吐吐舌头。

    赵羽晨回过神后,便把刚不久前和宋思成和宋**二人说过的话都说了出来,听着平淡如水,但是当人入其中后,就会发现走的是步步维艰,其中如果不是运气够好,根本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也许这真的是上天对自己的眷顾吧,有时候赵羽晨也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如果不是得到那个奇怪的小鼎,如果不承包那几座村里人看都懒得看的荒山,还真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听着像是童话故事般的故事,东方夜谭般的话语,让人有些不可置信,如果不是面前的这人真实的存在,指不定被人当傻子看待。

    “那不是说,现在买不到的那个忘忧果也都是从你那开始种出来的?”宋思成老婆问道。

    “嗯,是啊,阿姨,就是我从山洞里面发现的,当时呵呵一起发现的还有很多苗子呢,我又从村苗圃买了些就有现在的规模了”赵羽晨点点头说道“今天我来的时候,带了两袋水果,就是那忘忧果”

    “唔,我不管了,明天,不后天我轮休我要去看爷爷奶奶去,不要再部队里待着了”宋晓慧趴在母亲的背上撒着娇说道。

    “你问你爸去”一句话,赵羽晨舅妈就把问题转到了宋**身上。

    “什么时候,大家放假了才放假,别想搞特殊”宋**一句话就让宋晓慧失望无比了。

    知道明后天就去无望后,宋晓慧眼睛开始瞄起了客厅,想看看赵羽晨说的水果在哪里放着。

    “不用找了,在厨房放着呢,去,洗几个拿出来,让大家尝尝”宋**看到女儿眼咕噜乱转后笑着说道

    (在过两天,可能会匆匆结尾,留下一大堆坑,勿怪勿怪)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