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总理的到来

第一百九十二章 总理的到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九十二章总理的到来

    樊将军他们带去的药品一回去之后便送到了军事委员会。随后原本正在忙碌的几位国家领导人很快赶到会议室会聚到一起。

    会议室的大门紧闭,直到两个多小时之后门才被打开,进去的时候,一个个脸色沉重,出来之后,一个个却是喜笑颜开,让在门口站岗的士兵都有些奇怪。

    最后一个穿着一身少将军衔制服的少将捧着箱子在两个士兵的护卫下,上了停在楼下的军车,急速的赶往中科院,按刚才主席的吩咐,进一步测验看会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

    这一天,风和日丽,看上去天气极好,抬头望上空,难得的出现了万里蓝天。

    主席是一个看上很和蔼的人,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文儒雅,站在楼前,俯视着远处,眼里有一丝欣慰之色闪露了出来。

    “主席”樊将军走到了主席的边上,小声的叫了一声。

    “哦。老樊啊,走,你跟我去办公室坐一下”主席回过神来,不容拒绝的带头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一边走,还把站在边上正笑着聊天的两位总理和另外一位将军叫道了一起,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在快要进入办公室时,主席叫过跟随在边上的一名工作人员,低声吩咐了几句之后,工作人员急匆匆的离去,主席随后才进入办公室。

    进入办公室之后,主席挥了挥手,坐在了棕色真皮沙发上,几位总理和上将们也都坐了下来,平时他们其中随便一个人走出去,到一个地方都是跺跺脚,地要震三震的人物,但是坐到一起后,却是显得极为融洽,互相之间有说有笑着。

    片刻之后,主席在门口说过几句话的工作人员敲了敲门,得到里面的允许之后走了进来,手上抱着一个文件档案袋。

    主席接过了文件袋后打了开来,里面有十多张才刚刚复印出来的文件,还散发着油墨的味道。

    低头看了一眼之后,主席伸手拿起了两张,然后拿给了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让他把其余的分给了坐在他下首的总理,和其他人等。

    如果赵羽晨看到这薄薄的两张纸怕是要呆傻了,这两张薄薄的纸,竟然记载着他从小到大所有重要的事情,包括这两年的事情,除了那个神秘的小鼎只有父母知晓外,其余的可就如同是赤lu的婴孩一般,全被砍光。

    “这小子,还真是运气好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情场失意,农场得意”看了几分钟后,坐在主席下方的樊将军笑呵呵的说道。

    “老樊你,哪有这话啊”主席无语的指了指樊将军。

    “这么宝贵的财富,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说不定还要深埋几百年上千年啊,这可都是上苍给我们的财富啊,所以我们一定要因势利导,好好的想想该如何做才行”主席看着文件上写着的一行行字说道,心里也有些感叹,这样的事情竟然真的存在,这世界还真有这样神奇的药材。

    “是啊,这样的利器必须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行啊。老樊,你让宋**和宋思成联系一下赵羽晨这人,无论如何这药材只能由国家统一收购,不能流通出去”坐在主席右下方的副总理开口说道。

    任何一个朝代,总是会把好的重要的抓在自己手里,这是谁都避免不了的,特别是这样的一种药品,更加不用说了,有这样的药品等于是多给士兵们一条生命啊。

    “我早就吩咐下去了,不过我想肯定没问题的,因为如果是为钱的话,赵羽晨这孩子也不可能把药品送到军分区去了”樊将军说道,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主席他们说道“哦,对了,据赵羽晨这孩子说,这药材应该是上半年就应该制成药品出来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有听说过,我现在已经让宋思成着人调查了”

    “什么?”听到樊将军的话,主席和总理他们皆发出问号来,这事情如果不是樊将军现在说起,他们还根本就不知晓,听也没听过。

    这样的一件事情,如果是真的,那么问题可就严重了,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了。

    主席很严肃的看着樊将军“老樊,这事情是不是真的,有没有确切的证据?”

    “当然是真的了。是羽晨那孩子和我说的,哦好像是碧云市的那啥哦,叫源生制药的公司生产的,原材料就是从赵羽晨那购得的,我已经让思成去查了,相信不用多久就会有答案了”还真是难为自己这个老头子了,还想的起来前两天说过的话,要是换个记性差点的不是想不起来了。

    “这样吧,那边思成继续查,我这边也让人下去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情,这个事情不弄清楚,放不下心”主席听到樊将军的

    话后沉思了一下说道,不知道无所谓,知道之后,无论如何要弄一个明白的,部队里面的人出来调查就是那两招,不一定能查的出什么,还是让专业的人下去查好了,这么大的事情半年过去没有半点风声,肯定是有点不寻常。

    “对了,那个赵羽晨也要让人保护好,不要出什么事情。接下去我们可能要和他进行一系列的合作”副总理说道。

    做领导的,特别是高层领导的总是要考虑许多许多,而不是光凭个人喜好去做事情,下命令。

    “不错,等下我就安排人下去,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对于为什么半年以来没有出现这个药品的消息有些奇怪,但有些事情我们还是要先去做了才行”主席点点头说道。

    无论是这个药品,还是忘忧果,现在可以说都和国家的一些利益息息相关,如果他们在不重视。那只能说明他们不是合格的领导人了。

    只是在重视,赵羽晨回收过来的两三万株苗子已经全部卖完,正如同在县政府开会时候所说的那样,以平均每株两万三千多的价格卖了出去,这些苗子都被赵羽晨用空间水浇灌过,到时候结出的果实肯定就是带有那种奇特效果的果实了,这点毋庸置疑。

    三天时间,三天时间就如同是卖疯了一般,原本还以为可能很难卖出去,但是刚刚运抵各个店点,开门打出广告,客人就蜂拥了进来,这个时候在傻的人也知道了,这些水果很值钱,不是像电视上那些一日一变的专家说的那样,不值这个价钱。

    甚至有人在人群中还发现了,几个常在电视上报纸上吹嘘这个忘忧果不值钱的专家也混迹在拥堵的人群中带着顶鸭舌帽走进店里买那个水果。

    “疯了,疯了,疯了”黄刚看到赵羽晨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三个疯了的话。

    赵羽晨是坐军车回来的,宝马车还在军分区里停着,据说还要一个多星期才能改装完,主要是因为宝马车和皮卡车不一样,里面的一些零件什么有些麻烦,所以时间稍稍多了一些。

    赵羽晨站在公司大门口,看着军车以及后面的一辆卡车继续往县里开去,他知道,他们是准备去交警大队把已经报废的皮开车给拉回去,把里面的特种钢材取出来。

    “你才疯了呢,那么激动干什么”阿玉听到黄刚有些疯狂的话语,有些不满的说道,不就是几块钱么,用的着那样吗。

    赵羽晨笑笑,没有说话。

    “晨哥,你知道不,你不在的这几天,这些苗子卖疯了,除去给公司的利润抽成。你净赚三亿多啊,是三亿多啊”黄刚有些羊癫疯发作一般,浑身兴奋的很,像是他自己有三亿多一样。

    赵羽晨其实从得知这忘忧果里面蕴含的那些成分后,就知道这次肯定能卖出一个高价钱。

    因为在现在,艾滋病几乎就是一个不治之症,但患者人数却不在少数,很多人都是在痛苦的煎熬中死去,或者自杀,因为看不到希望的曙光,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知道有对症药剂后,无论是谁都舍得花那个钱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才造成了如今的大卖,更何况这忘忧果中还蕴含有另外的抗流感成分,制成药品后,也是能够赚大钱的。

    两万多一株的价格并没有夸大,相反其实买的人很值,只要短短的一年或者半年的时间,说不定就能收回成本了。

    “只可惜,这苗子少了些啊,要不然,咱们可以卖个几十亿,上百亿了”黄刚有些惋惜的说道。

    “你就得了吧,真有那么多,那也不值钱了”阿玉说道。

    九号,国务院总理突然带领大队人品从京城出发,坐了两个小时到省城之后,上了早已安排好的汽车来到了青阳县。

    这一趟行程,只有省里的一二把手知道,在省城机场和他们会聚之后就一同赶了过来。

    青阳县还是那个青阳县,没有多大变化,看起来依旧贫困的很,不过街上行走的人脸上,没有木讷的神情,反倒是充满了喜悦之色。

    总理坐在车上,望着车窗外的街景像是着迷了一般,没有说一句话,被叫到一起坐着的省一二把手看到总理如此表情,不知道总理总理为什么会突然来到这里,想来想去,只能是最近一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忘忧果事件吧,对于不知为何当出头鸟,到了最后结果是个大乌龙的省物价局,两位省一二把手也很是气恼,甚至当着大家的面就严厉的批评过物价局的局长。

    “我们去晨羽制药,余秘书你打电话通知赵羽晨过来到那里和我们会合”坐在车里看着一路的风景,大概过了半条商业街之后,总理突然发话对坐在前面副驾驶的秘书说道。

    青阳县唯一的一条商业街,人来人往,一如既往的热闹,虽然大家都注意到了开在路上的几辆看上去极为不普通的车子,光看那些牌照就能够猜到里面坐着的是什么高官了。但是,没有人能够想的到,国务院总理,省长省委书记就在这几辆车之中坐着,看着窗外的他们。

    车子很快开上了有些萧条的县北工业区的道路,准备前往晨羽制药公司。

    赵羽晨此时正在晨羽集团里面和黄刚他们打着屁,压根就不知道,此时此刻,许多人一辈子也不能见到的人来到了青阳县。

    放在袋里的电话响了,铃声依旧是哪首熟悉的凡人歌,黄刚和阿玉他们听到这个歌声后,马上跟着调子哼了起来,看样子是极为熟悉这首歌了。

    赵羽晨看了看号码,不认识,直接按掉了,这段时间太多不认识的人电话打来了,所以现在不认识的号码一般是不会去接的。

    余秘书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音差点傻掉,这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看了看输入手机里的信息,不会错啊,余秘书很肯定自己输入的信息不会有误,不然也当不了一个国家领导人的助手秘书。

    余秘书又拨出了早已输入手机的号码,很快从听筒里传来了一首凡人歌的炫铃声音。

    “晨哥,谁啊”黄刚指着赵羽晨的手机问道。

    赵羽晨看了看好码还是那个,想也不想的准备按掉,手刚刚碰到按键的时候停了下来,算了,说不定是哪个熟人换了号码了呢,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别的不认识的电话打来过,别真是自己朋友的电话就不好了。

    “喂,请问你是赵羽晨同志吗?”听到电话接通后,余秘书马上就开口问道,声音很平静,没有一丝波澜起伏的感觉。

    听着这像是官场上的腔调,赵羽晨奇怪了,谁找自己啊“我是,请问你是哪位,找我什么事?”

    “我是北京秘书处秘书余阳,是这样的,我们这有几位领导准备去参观你的晨羽制药公司,所以请你做一下准备,到时候,可能领导要和你谈话”余秘书听到赵羽晨的话后忙和赵羽晨说道。

    北京秘书处,领导,赵羽晨听了有些奇怪,这关自己什么事情啊,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一个小公司吗,有这个必要吗“什么时候,不是现在吧,我现在有事情啊?”

    想归想,客套的话,还是要问一下的,不能让别人说没礼貌。

    “就是现在,我们车子已经开上了通往工业区的道路,你看能不能马上赶过来呢?”余秘书听到赵羽晨好像有些不情愿的语气不由感到好笑,别人是想见都见不到,你丫的,竟然还说自己有事情,就是一省之长都放下了手上的事情跑来了,你总不可能比一省之长还要忙吧。

    这个时候,坐在后座的总理拍了拍副驾驶的座位,示意余秘书把电话给他,这个赵羽晨还真和老宋说的差不多,在交谈下去,说不定都能马上挂了电话了“喂,你是羽晨吗,你认识宋文天宋部长吧?”

    “我认识,请问您是?”听到电话里头的声音好像有些耳熟,不过赵羽晨也想不起来是谁,宋文天三个字却是记得很牢的,那是除了前几天樊将军他们除外,认识的数一数二的高官。

    “我啊,呵呵,是他老朋友,这样吧,我们马上就到你那家制药公司了,咱们见面在谈吧,你看怎么样”总理笑笑,很和气的在电话里说道。

    你是他老朋友,来这边我敢不接待吗,赵羽晨听到电话里的话后嘀咕两声,答应了下来。

    “好吧,那就这样吧,我在公司里等你”总理听到赵羽晨答应了后说了一句就把电话给挂掉了,然后递给了坐在前面的余秘书。

    “晨哥,怎么了,要去哪里?”看到赵羽晨挂断了电话,看着电话发怔,黄刚开口问道。

    “没事,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好像是宋伯伯的朋友从京城过来了,叫我去咱们的药厂见个面”赵羽晨回答道,有些搞不明白怎么回事情。

    “你说是”听到赵羽晨话,黄刚和阿玉一同问道,他们都知道宋文天的官职,作为他的老朋友,想来也不会差到哪去了,不过他们去药厂干什么啊?

    赵羽晨点点头,突然笑着说道“走吧,咱们一起去看看,到时候好好的招待下人家,虽然和京城不能比,不过也是咱们的心意不是”

    三人很快坐上了车子,赶往晨羽制药公司,比总理他们晚了十多分钟赶到。

    “咦,今天这门口怎么多了些人了”赵羽晨他们来到制药公司门口的时候,黄刚看着外面三三两两站立的人群有些奇怪的问道。

    “不知道,可能这附近哪在招工吧”看了看车窗外,赵羽晨说道。

    有些奇怪,往常应该打开的大门,还一直关着,从这里往门卫室看,竟然看不到门外的身影,无论是那个守门老伯的,还是杜锋的手下的身影,倒是从厂区里好像不时传来几声欢呼声,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在黄刚再用一次按响喇叭的时候,从小门里跑出一个人,跑到了赵羽晨他们车子跟前“你们好,我是余阳秘书,你是赵羽晨吧,还有你们,应该是黄刚和严玉,我说的没错吧,你们跟我来吧,这车子要放外面了”

    看着前面带头的余秘书,赵羽晨他们有些奇怪,这明显是第一次相见,他是怎么叫的出来自己这些人的名字的呢。

    “总理,刘省长,韩书记”三人一进入厂区,望着在厂区里和员工在交谈的几人,嘴里异口同声的蹦出了几个字,真的有些让人不敢置信,谁也想不到,日理万机的总理会跑到这个山疙瘩来,会跑到自己这个小药厂来。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