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都市言情 > 农家新庄园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新征程(新起点)

第一百九十四章 新征程(新起点)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九十四章新征程(新)

    看着苗圃里那密密麻麻的药苗。赵羽晨发着呆,在他身旁不远处,穿着一身白大褂,带着副眼镜的庞龙教授正带着两个学生采集标本。

    庞龙教授是在总理离去后的第二天傍晚赶到青阳县的,本来正在进行着的项目,听到了总理的吩咐后也停了下来,把手头的一些活安排好之后便带着两个学生赶了过来。

    这几天,赵羽晨一直迷糊着,像是做梦一般,不单单是他,龚如海,黄刚阿玉,还有药厂的工人们也都是如此,从来不曾想到过总理会来到这个小县城,来到这家小厂里面和他们见面,如今干起活来是漏*点无限,像是不觉得累一般。

    庞龙的两个学生看了看种着的占地不广的药苗,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些玩意有什么好研究的,老师要如此全身心的投入研究,看了看一旁站在那里发着呆的和他们年纪相差无几的赵羽晨。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看起来普通,但是却远远比不上他一般,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小金,给我瓶子”庞龙开口说道,从药苗里面拿起了两株开着小花的药苗,准备拿回去进行试验。

    从来到这里已经两天了,庞龙已经采集了无数样本,现在就等着回去研究试验了。

    想起两天前总理对自己的嘱咐,庞龙就感觉到有些兴奋,这是史无前例的事情啊,如果真的成功了,那么自己流芳百世也说不定,即使不成功,也不能怪自己,毕竟自己努力了。

    抬头接过小金递来的玻璃瓶,庞龙小心的把药苗放了进去,站了起来,走到了赵羽晨的身边。

    “庞教授,都弄好了吗?”赵羽晨感觉到有人站在自己面前,回过神来,看着庞龙问道。

    “嗯,差不多了,该采集的也都采集了,现在就等着试验结果了,羽晨,我们下午就先赶回北京去”庞龙说道。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一脸敬佩,自己在他这个时候,别说和国家领导见面,就是大一些的官员都没见过吧,但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却和国家领导人搭上了关系,而且看总理说话的语气,像是对他也很欣赏似的,让他都有一些嫉妒。

    “那我下午给你们安排一辆车子”赵羽晨听到庞龙说下午要走后说道,自己的那辆宝马还在军分区里待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弄好,这两天都是骑着摩托车来回,要接人送人什么的都是让小刀或者黄刚他们把车子开过来。

    看来还得在买一辆车子,不然有时候还真不方便,赵羽晨说话的时候,心里想着。

    “行,那麻烦你了”庞龙没有客气。

    吃饭前,赵羽晨打了一个电话给黄刚,和他说了一声,没到半个小时,黄刚便开着自己的车子赶了过来。

    一赶到苗圃。黄刚便看着还在那整理着东西的庞龙,小声的问赵羽晨“晨哥,那人便是刀哥说的中科院院士吗?好像也没什么两样吧”

    听了黄刚的话,赵羽晨大汗,难不成要长得三头六臂才能说是中科院里面的人啊,这都什么见识。

    吃过饭后,赵羽晨和庞教授他们握了握手,目送他们坐上黄刚的车子走后,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虽然说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很有可能是一件利国利民的事情,但是赵羽晨的内心里倒是有些不希望能够大力推广,因为那样一来,自己就显得不那么重要,可以说可有可无了,没有人是不自私的,即使是总理也一样,只不过他是为大我,而自己是为了小我,意义有些不一样而已。

    仿佛是天意,也仿佛是赵羽晨的内心想法被上天所知道,半个月之后,赵羽晨得到了电话通知,那些药苗,因为地理因素以及天气因素等,只适合在青阳县,甚至是向阳村附近的地域才能培育。

    当赵羽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才依稀想起来,好像这些药苗自己当初从山洞里面移植到山上的时候,也曾干枯死了十多株药苗。那些好像是因为没有及时的浇过空间水的原因,难道说,也是因为有空间水浇灌的原因,这些药苗才能成长吗。

    这个问题,赵羽晨是解不开的,或许需要借助科学的仪器,以及繁复的实验才能证明的了了,只是赵羽晨会去做这种明显是傻子才去做的事情吗,那肯定是不会的。

    挂断电话后,赵羽晨走到了正在聊天的人群里。

    “羽晨,你可要好好感谢我啊,要不是我去找人帮着证明这个水果的价值,嘿嘿,说不定你早把这果树什么全砍完都不止了”刚走过去,正在和王铮亮他们聊天的郭成达便对赵羽晨说道。

    郭成达是早上过来的,来的时候,宋子坤宋子军堂兄弟二人也一同跟着过来了,按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国庆的时候我们都那么照顾你了,总要过来让你也表示表示一下吧,就这么赤lu裸的明着来打秋风了。

    “郭哥,你这话不对吧,我记得好像是我帮忙的吧。你都被你家老爷子敲了几棍动弹不得呢”宋子坤听到郭成达的话后不满意了,马上嚷嚷着说道。

    “你不说我还忘了呢,子军多谢你提起”郭成达听到宋子军的话后对宋子军说道,然后转过了脑袋看着赵羽晨说道:“羽晨,你听见了吧,我可是被老爷子狠敲了一顿呢,就是因为这个果子的事情,当时事情闹的那么大,可是把我连累的很啊,你说该怎么表示表示啊”

    赵羽晨无语,这三家伙。像是明摆着敲诈勒索一般,各种理由都用上来了。

    “哎,你别摇头啊,摇头是什么意思啊,我们不懂呢”看到赵羽晨摇晃着脑袋,郭成达说道。

    “行了,郭总,你呀别装了,该给你留着的一个没少呢,羽晨可是顶住了很大压力才留下了这么一批呢,要不然全部拿去制药去了”王铮亮说道。

    因为得到了国家的大力支持,三天的时间,各种相关仪器,人员就已经到位了,开始紧张有序的进行着各种工作,短短一个星期,第一支药剂就成功制出。

    而且提取了两种医用成分之后,忘忧果还是可以使用,只不过不是完整的罢了,有些难看,便索性制成了罐头饮料,眼下也已经堆上了各个店点的柜台之上,比起其他的饮料,价格贵的有些吓人,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不过买的人依旧不少。

    抛去了各种低价高价的言论之后,众人也慢慢的接受了这样的价格,因为人家中科院以及国外的几家科研机构都说了我安全当的起这个价格。

    现在只希望明年,种的人多了,价格往下降一点了,想想当初卖苗子时候的那个硬性规定就让一些城里人窝火,凭什么就农村户口的才能买,城市户口的不卖,这不是歧视吗,抱怨归抱怨却没有什么办法,不然很多人就会买去种在自家庭院之中,高楼之上了。

    赵羽晨也没想到自己恶搞似的行为让很多人怨恨不已。不过即使知道了也不在乎,因为农村里还不是有很多人骂他,卖的这么贵什么的,以致让他们掏干存款云云。

    没有付出哪有收获,没有掏钱就想得到,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王铮亮话一说出口,郭成达立马献上了笑脸“哈哈,真的啊,那羽晨,老王,感谢你们哈,呵呵,咱什么时候能装货呢”

    “羽晨,那我们呢,我们不会没有份了吧”宋子军和宋子坤两人急了,丫的,我们过来的时候可是拿了两箱烟酒过来呢,要是没有份,宁可拿回去被爷爷骂一顿也不留下。

    “有啊,等下你们自己拿好了,反正留下的那些都在仓库里,你们三人自己分”赵羽晨点点头说道。

    人敬我一分,我敬人三分,郭成达他们对自己的帮助,赵羽晨也很清楚的记得,不会做出什么薄情寡义之事,虽说没他们帮助,也最多就差一两天的功夫。

    听到赵羽晨这话出口后,宋子坤和宋子军不在问了,只有有就行,其他的并无所谓。

    几人在山上转悠了一圈,期间眼尖的宋子坤还从茂密的树丛中摘得了两个遗漏下的水果,金黄金黄的外皮,让人看了直流口水。

    很是仗义的宋子坤把另一个水果塞到了宋子军手中,说了句“你们分吧”之后便洗也不洗的把手里的另一个水果塞到了嘴里,狠狠的咬着了。

    “算你狠”宋子军看了堂哥一眼,又看了看众人,最后咬咬牙,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拿起手上的水果就往自己的嘴里塞。

    “你们两个”赵羽晨和其他几人顿时晕厥,这种事情都做的出来,不愧是从京城出来的啊。

    “嘿嘿,咱憋了好久了,一路过来,都是没货,到地头了,又直接听老爷子的吩咐过来看看几位老人家,虽然在屋里尝了两个,但是还没吃够呢”宋子坤一边吃着一边说道,嘴里不停咬动着,还好话音尚还清晰,众人也听得明白。

    极品,真是极品,刚才吃饭的时候就像几百年没吃饭一般,吃了很多,吃好后又吃了两个水果,这才多少时间啊,怎么也吃的下去,如果不是知道这两家伙的家世,指不定认为是从哪个疙瘩蹦出来的呢,哪这么能吃的啊。

    咔嚓咔嚓几口了结后,宋子军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角,这水果就是好啊,能让自己想起以前的开心事情,很多都快忘完了呢。

    在山上看了看风景,逛了逛山洞之后,几人下了山,和在山脚的赵羽晨爷爷奶奶他们聊过几句话后告辞离去。

    六个人两辆车,一辆奥迪,一辆宝马,从已经修缮过的土路上开过,沿途看到村民,无不用羡慕眼神看着前头的那辆宝马车,恨不得自己就是坐在其中的人。

    “羽晨,我来的时候,我爸说了,要是有什么困难,你就打电话给他”宝马车上只坐着宋子坤宋子军二人,郭成达因为要谈一些事情和黄刚一起坐着王铮亮的奥迪车。

    “哦,那谢谢宋伯伯了,呵呵,我可没什么事情要帮忙的呢,你看我一农民有那个需要吗”赵羽晨听到宋子坤的话后笑笑说了一句。

    “你丫就装吧,你要是农民,那那些人该称什么了”宋子坤听到赵羽晨的话后说道,指着窗外正在地里忙活的村民们说道。

    如果你是农民,那么我爸肯定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要知道即使是我们这些后辈,即使在政坛上,商业上有什么事情,我爸也不会说这种话,让自己有困难找他就行了,又怎么可能对一个农民送出这样的承诺,宋子坤心里想着。

    前段时间,去总理家里吃过晚宴回来的时候,父亲就不知道为什么对赵羽晨很是感兴趣,坐在爷爷身边,问了无数赵羽晨的事情,那个关心程度,自己以前一直都没见到过。

    “呃,我是农民啊,不信等下回家,我拿户口本给你看”赵羽晨很坦诚的说道,就差没停下车子证明了。

    也许,赵羽晨的户口本上是农村户口的字样,但他已经根本不能算农民了,宋子坤这样想着。

    农民的潜意词是什么,那就是穷人,乡巴佬,是一个国家最底层的人员,但是现在赵羽晨还是吗,他已经算得上是个大富豪了吧,他的身家,只要有心人一算就能算的出来,大概有多少资产了,别的不用说,就光前段时间卖掉的苗子钱,那可就是一笔巨款了啊,哪个农民有那么厉害,能在短短的时间内赚到这个钱。

    “算了,算了,和你说不清,农民就农民吧,就算是农民,你也是变态的农民”宋子军有些泄气的说道。

    “那是,我是个开宝马,赚大钱的农民,肯定不一样了,嘿嘿,羡慕吧,要不要跟我混?”赵羽晨听到宋子军的话后笑着说道。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苗圃,通过一排常年驻守在这里的士兵,开到了苗圃的大门口。

    “这里就是你家?”下了车后,宋子军望着周围狐疑的问道,这也太那个啥了吧,这种树都种门口来了,在他身后,奥迪车才刚刚开进拐弯处,露出半个车头。

    “不要羡慕,不要嫉妒,这是羡慕不来,嫉妒不来的”赵羽晨一边说着,一边推开了苗圃大门,领着他们两人走进苗圃,苗圃里,散放没栓的三只狗听到响声很快跑了过来,围着宋子军和宋子坤两人打转,差点没把二人给吓倒,这狗也太大了吧。

    “一边去”赵羽晨喝道。

    憨憨豆豆它们听到赵羽晨的喝声老实的走到了一边,趴在地上,挣着铜铃般大眼看着宋子坤宋子军以及后面跟着走进来的王铮亮和黄刚等人。

    “走,咱们先去看那水果”一进苗圃,郭成达就说道,很有些迫不及待般,宋子坤和宋子军二人也赞同着说道“不错,先去看水果,这边房子也没啥好看的”

    赵羽晨领着几人走进了第二个仓库,这里是一把大铁将军把门,开了锁后,走了进去,里面的地上整整齐齐的堆了很多竹篓,里面装着忘忧果。

    郭成达和宋子军宋子坤三人从赵羽晨打开门后就往里面走了进去,仔细的看着这些竹篓里的水果,神情十分专注。

    “哈哈,发了,发了”片刻后,仓库里面突然传来几声大吼,苗圃后面的农田里几只啄食的小鸟被吓得一扇翅膀马上飞上高空之中。

    赵羽晨和王铮亮几人看着疯疯痴痴的三人颇感无奈,用的着这样吗,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找到金矿了呢。

    赵羽晨不知道的是,现在的市场上,可以说一果难求的地步了,根本见不到什么忘忧果的踪迹了,要吃只能吃吃刚推出的罐头装,但是吃那个味道和吃水果的味道是不一样的,而且价格算起来还比水果贵多了,吃着都不划算。

    如果知道谁有的卖,绝对是蜂拥而上,不惜血本大肆抢购了,看着面前这些水果,郭成达他们绝对能够想象的到到时候那些京城公子群跑上门的场景,这可是一种极好纽带啊,这种情景郭成达想想都会笑了出来。

    不单单是郭成达高兴,宋子军宋子坤两人也是高兴不已,他们虽然不卖水果,但是也要吃啊,更何况,他们已经在跟人保证了,回去的时候保证带回大堆忘忧果让她们吃个够,这保证眼看着就实现了,一想起到时候拿回去得到的回报,嘴角口水都要出来了。

    看着这堆水果,三人眼里冒出金星,如同看到一堆如山高的财富一般,那垂涎之色让人忍俊不禁。

    “我说你们不用这样吧,东西都在这,又没人和你们抢了”赵羽晨和王铮亮他们看着郭成达几人的神情暗自发笑,赵羽晨打趣着说道。

    “嘿,他们这样子,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吃这水果的时候,那个时候,天是那么的蓝,风景是那么的美,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啊”黄刚在一旁夸张说道,回想起了当初自己尝第一个水果的时候。

    王铮亮是其中最深有体会的人,当初就是这一个水果把他从深渊拉了回来,让他有了一个新的开始,这样的结果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过的,但偏偏就发生了。

    冬去春又来,转瞬间两年时间已经从指缝间悄悄的流逝,在这两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让很多人喜,很多人悲,很多人发大财,很多人破了财,酸甜苦辣,百味人生,个中滋味,各有体会。

    丽山市青阳县是一个漩涡点,自从两年前这里发生的几件事情以来,各地的记者有意无意的会注意到这里,看看又会发生什么大新闻。

    青阳县因为有一个晨羽集团,所以成为了丽山市的重心关注点,不但是市里关注,省里,国家也有许多人在关注着。

    这两年里面,晨羽集团发展的极为高调,资产更是曾几何倍数增加,现在已经没有人能说的清楚具体的资产是多少了。

    抗流感药剂的面世,治艾滋病药剂的发行,晨羽集团如同挖到金矿一般,大把的捞起了金子。

    这一天,赵羽晨从来没想到过。

    “来,羽晨,坐”首都中南海,一办公室里,总理温和的对赵羽晨说道。

    赵羽晨坐了下来,看着这间比较简朴的办公室,内心感慨不已,想自己一个平民百姓竟然能够踏入中南海,坐在总理的办公室里,简直就是奇迹,让人都不敢相信。

    对于多数人来说,尽其一辈子努力也进不了中南海半步,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特别是像赵羽晨这样的,不到三十岁的弱冠之龄进入这里,更是少之又少,更何况还受到了总理的亲自接待。

    “羽晨啊,我真的该好好代表国家感谢你啊,虽然价格是高了点说”总理笑眯眯的说道。

    刚开始那一年,还只能内销自用罢了,但是去年,特别是今年,就用这药品和抗流感治艾滋的几种药剂打出了一个良好的局面,就算是西方国家,现在也无不是和我们巴结着的说,这种局面是多少年没有过了。

    想我们泱泱天朝,自古以来皆是四方来朝拜,却在近代**落魄到被其他国家随意欺辱,打压的地步,就算这些年来,经过了全国上下的努力,虽然发展迅速,但也没有全回复过来,国际上还是有不少国家指手画脚,没事找事,这早已成了主席和自己等人的心病了。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现在不但自己国家的军事实力强盛,更主要的是,自己的国家竟然出现了如此奇药,这简直让别人眼红,如果不是现在国家强盛,还是以前清朝末期那般时候,怕是早已被人瓜分一空了,一想到这些,总理的内心就充满感慨,这一些都是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带来的啊,如果不是他发现了自己承包地里的山洞,那么就算在过百年,千年,说不定也有可能不会被人发现。

    “总理你客气了,我是国家干部,当然要为国家考虑”赵羽晨说道。

    这两年来,从国家手里赚到的钱多的吓人,那批药材的价格赵羽晨也想不到会有这么贵,看来和国家做生意,并不像外面传说的那般,最少自己是没碰到过,想想也是,堂堂一个国家的总理,会坑自己这个小老百姓吗?

    “哟,你不说我还真忘了,你还是个村支书呢”总理听到赵羽晨的回答打趣着说道。

    “羽晨,有没对以后的生活规划过”随意的聊过几句后,总理突然正色问道,看其表情,很郑重。

    我还用规划以后的生活吗,钱已经多的花也花不完了,眼下除了一个婚姻问题老是让父母,爷爷奶奶他们操心不已外,其他的好像根本无需担在想什么了,如同造钱机器一样,一年生两季的忘忧果,以及同时种在山上的那些药苗,足以让财源滚滚而来了。

    “迷糊了吧”总理看到赵羽晨的神色后,笑着说道,他很清楚一些人到这个地步后,有了这样富可敌国的财富后都会陷入迷糊状态,不知道前面的路该怎么走了。

    “嗯,还真有点想不出来以后的生活”赵羽晨回答道。

    “好,既然你回答不出来,那么就让我帮你规划一条路吧,你看怎么样?”总理看着赵羽晨问道,这个问题关系重大,谁让赵羽晨莫名其妙的掏出了据说是从某山沟沟里得到的苗子让庞龙教授研究,这些苗子经过试验分析,足以改变世界格局,足以让能源危机不在。

    一发现这个情况,庞龙便马上把消息告诉了和他直接联系的总理,眼下,总理把赵羽晨叫过来就是为了此事。

    那些苗子,总理安排人去寻找过,不过终无所获。

    这么好,赵羽晨听到总理的话想了半响,有些想不通,不过不知道这总理安排的路子会是怎样的一条路呢,赵羽晨有些期待,有些彷徨。

    “总理,我听你的,你指哪我打哪”赵羽晨说道。

    “呵呵,行,只要你这样说,我心里也有数了,绝对会给你安排一个属于你的路子的,你就看着吧!”总理听到赵羽晨的话后高兴的笑道,心情极为高兴。

    (写到这里,这本书就算是勉强完本了,留下一堆悬念,一堆坑,匆匆完本,勿怪,勿怪,勿怪!)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