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4章 兔子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果然,在不远处的草丛里,那子兔子正奄奄一息的躺在那,张小波兴奋地跑了过去,提了起来,骂道:“你他娘的倒是跑啊,怎么不跑了?”

    “小波,小波,你跑哪里去了,害我担心死了!”张欣德这时不知从哪冒了出来,背上又多了几只兔子鸭子,一脸高兴地狂奔而来。

    “啊,大叔,我一直在追这只兔子啊!”张小波当然不会跟他提起山洞的事情,只得如此解释。

    “哦,你刚跑哪去了?”张欣德看了看张小波手中的兔子,问道。

    张小波往四周望了一眼,倒是有些分不清方向了,看了看地上的血迹才指向了东北方:“去了那个方向大约一里地吧!”张小波并不打算隐瞒山洞的方位,毕竟张欣德也不是外人。

    “那那那里?”张欣德一脸惊奇,简直有些不可思议地也指了指东北方,又问了张小波一遍。

    “那里怎么了?”张小波不以为意,他以为张欣德肯定知道了那个山洞了。

    “你个熊孩子,你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吗?”张欣德忽然暴怒,大叫道。

    这倒是把张小波吓了一跳,这好好的发什么脾气?不就一山洞么,至于这样么?为了配合张欣德,张小波只好姗姗地说道:“那那是什么地方?”

    “那可是山上最玄的地方,进去的人从来都没出来过,别说是你,就是我,也不敢靠近那里!”张欣德鄙夷地白了张小波一眼,道出实情。

    这么一说,张小波可就傻眼了,连心里也不禁害怕起来,想起那堆阴森森的白骨,鸡皮疙瘩再次出现在了铜黄色的皮肤上:“那那不就一山洞么?有什么玄的?”

    张欣德找了一块石头坐在那里,有些生闷气,他不知道张小波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至少他是没听说过有人进去从那里出来过,可万一张小波出了什么事,他可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大哥{张小波的父亲}?

    “我也不知道,听说那有什么很邪气的东西,很久以前那死过很多的人,所以没人去那,即使打猎,也没人去过!村里人都说,那里有冤死鬼,青面獠牙,凡是进去的人都会被他们生生咬死!”张欣德道。

    “啊?”张小波虽然从来不信什么鬼神之类的东西,可被张欣德这么一说,倒是更加害怕了,摸了摸口袋里的那个戒子,不禁想有了丢掉它的想法。

    张欣德站了起来,看了一下天色,大概要到晌午了,自己身上也挂满了猎物,也该回去了:“小波,别想了,快晌午了,咱们回去吧?”

    “恩!”张小波点了点头。

    虽然张小波现在看似没什么事,可张欣德还是不放心,在下山的时候砍了一条桃树枝,交给张小波道:“回家,削成木剑,挂在门口,避避邪,我那还有两只狗牙,你也拿去,带在手上!”

    农村人很封建,也就是很落后,至今还相信着某些无法用科学到底解释的事情就是一些邪魅的事情,所以一旦遇到这种事情,都要弄些桃树枝,狗牙,狗血之类的东西用来镇压邪气!甚至,大部分的农村里还有那些跳大神的,总是以驱鬼,祛邪等借口,榨取农民同志的血汗钱,不过农村人实在,即使是知道那是骗人的,也要去,不去心里不踏实!

    回到家后,张小波先是迅速把桃树枝削成了木剑,小时候自己可没少弄了这玩意,所以很快,一根长约二十厘米的木剑就被挂在了堂屋门口!然后张小波又找了两根红毛线,狗牙已经被张欣德穿了孔,一只戴在手腕上,一只挂在了脖子里,这下张小波才算放心了。

    至于那枚戒子嘛,张小波也没在意,扔在了桌子上,出去剥洗兔子去了。

    剥兔子,那可算是山里人,尤其是猎人的绝活,为了当个好猎人,张小波可没少看了张欣德剥兔子,今天,总算自己也可以亲自实践一下了。

    首先,张小波用刀在兔子的两个后腿离脚1-2寸处,各用刀转圈划开,然后又从开口处,分别沿大腿内侧向裆下划开,这东西说着简单,其实很难,没有一定的技巧和经验,是决然不行的。

    才一会,张小波已经热的满头大汗,只是精神非常集中,也顾不得上擦了。

    剥兔子的头部是最难的,因为兔子的头部除了皮基本没什么肉,所以皮比较脆弱,使劲大了就会撕破!张小波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用刀割着,此刻他就象是一名雕刻艺术家,正在精心地制作着。

    终于,张小波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兔子和肉终于分离了,只是他技艺实在不算是精湛,搞得兔子肉上粘了很多毛!其实,剥兔子最忌讳毛粘在肉上,一旦毛粘在了肉上,想清洗都有些麻烦!不过,对于猎人来说,有的是办法!

    张小波从屋里抓了一把面,然后和上了一些水,水要多放点,尽量让面团黏糊起来!和好面团好,只要用面团来粘毛,那毛就脱离肉的怀抱,投入面团的胸腔中。

    接下来就是要炒兔子肉了,先将兔肉切成长4厘米、宽1.7厘米的薄片。然后等油热了,先放材料,花椒什么的,再把兔子肉放进去,顺便磕个鸡蛋,放上盐。等炒个差不多了,放上酱油,葱花,辣椒,倒上点水,大火烧!

    大锅还是有好处的,熊熊的烈火能让肉里的香味全部飘出来,这样不论是炒,煎,炖,反正怎么弄都好吃!

    费了半天的劲,兔子肉终于炒好了,掀开锅盖,放上味精,再放上些十三香!顿时一股清香之气扑鼻而来,张小波一不小心,哈喇子还流在了锅台上。赶紧擦了擦嘴,盛上了一盘子,端进堂屋里。

    然后又从菜橱里拿出来一瓶二锅头,倒上了满满一杯,轻轻抿了一口,暗乎真爽!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夹了一块兔子肉放在嘴里,顿时,一股肥而不腻,香酥可口的肉香钻进了喉腔里。

    张小波大呼一声:“这他妈的才叫生活!”然后大吃大喝起来。

    这顿饭,吃的那叫一个爽啊,半多瓶酒不知不觉就下了肚,张小波满足地打着酒膈,拉着凉席又跑到了榆树下面,躺在树下直呼,这个世界真美好!这个山里更美好!

    种田,喝酒,绿色盎然,山村农夫,小泉流水,百鸟争鸣,山风袅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