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9章 答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此时,张小波的心情好了很多,背负着李佳亭,看着河面。

    “怎么了,小波?”李佳亭感觉到张小波的压抑,不禁问道,那只双也握住张小波宽大而温暖的手。

    张小波转过头来,也紧紧抓住李佳亭的手,一副很认真的模样道:“你爱我吗?”

    李佳亭一下子就被张小波的话打乱了分寸,脸颊上立刻飘上了两团红晕,不过她并没有转过头去,依旧看着张小波,看着他的那双眼睛。她看到了眼睛里有她想知道的东西,也有她想要得到的东西。

    张小波又道:“这本是个很简单的问题,你在思考吗?”这句话有些矛盾,可张小波觉得必须要那么说,就好像沁心在问自己一样,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问,但他知道,他应该要那么问,应该要知道自己该知道,想知道的东西。

    李佳亭有点不明白张小波的意思,不过她还是重重地说了一个字:“爱。”

    这次的答案里并没有“很”字,也许他们之间并不需要“很”字来衬托,可张小波还是感觉有些别扭,就好像是这句话本来就不完整一样,始终缺少一个字。

    张小波转过头去,又看向河面,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要思考?”

    李佳亭咬了咬粉唇,这次没有犹豫:“因为我想在心里再次确认一次,你是不是占有绝对的位置。”

    张小波饶有兴趣地转过头来:“什么位置?我对这个位置很有兴趣。”

    李佳亭忽然笑了,似乎明白了张小波到底在想什么,想知道什么,然后她用手指着心窝处,道:“你知道吗?每个女人这里都有一条路,一条通往心里最深处的路,但是,能打开的人太少太少了,有的是一个,有的是两个,有的甚至是十个,还有的一个没有。”

    张小波点点头,有点明白了,道:“就象我跟窜子一样,我有钥匙,那儿就好像是一扇大门,我只要想进去,我就能进去,而对窜子来说那就是死胡同,永远都不可能通过?”

    李佳亭把手轻轻放在张小波的脸上,然后又轻轻地摩挲着,反问道:“这难道就是你想要的答案?”

    张小波松开李佳亭的手,模样有点不耐烦,道:“我不知道我想知道什么,或许这是答案,也或许这只是答案的一部分,我现在太乱了,乱得我有点不知道我自己是谁了!”

    李佳亭道:“我知道!”

    张小波有点惊讶,问道:“你知道什么?”

    李佳亭:“我知道为什么你会乱!”

    “哦”

    李佳亭:“因为她。”

    张小波知道她说的那个“她”是谁,或许李佳亭什么都知道,就是她不愿意说罢了。不过,既然今天都说清楚了,那也不用隔着窗户纸说话了。张小波问道:“那,我该怎么办呢?”

    李佳亭并没有回答张小波的问题,反而问道:“为什么会想到来找我?”

    张小波道:“因为我想找你!”张小波忽然觉得这是一个很无聊的答案,准确的是这并不是一个答案,而是一个流氓性的回答。

    “很好,这是一个很好的答案。”李佳亭却点头同意了。

    张小波道:“就算这是答案,可我该怎么做呢?我现在很乱,乱的根本无法思考。”

    李佳亭道:“其实答案就在你心里,该怎么做只有你自己知道,就象你说的每一句话一样,那是本能的,你早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只是你怕,怕某些不好的事情发生。”

    张小波眉头微皱,他在思考李佳亭的话,好一会,他的眼神才从灰暗变得闪亮起来。

    张小波有些兴奋,道:“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呵呵,你早就知道该怎么做,不用谢我。”李佳亭心里有点期待,期待张小波的想法,更期待的是他的做法。现在两人已经快要结婚了,现在才理清这个问题虽然有点晚,可亡羊补牢还是能救的。

    “你想知道我的答案?”张小波看着李佳亭,坏笑着问道。

    “不!”李佳亭摇头,道:“你的答案只有做出来才是答案,所以我想知道的,是你以后怎么做才对!”

    张小波赶紧的笑了笑,然后把李佳亭轻轻地拥入了怀中:“这就是我的答案!”

    李佳亭浑身一颤,把头埋得更深了远处,一个苗条的身影轻轻地晃动着,轻微的哽咽声没入了空气,看着远处相拥的两人,那个身影转身离去了剩下的,只有少女的心酸和苦楚。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