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章 野河之战

第二章 野河之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果不其然,柏乡之战、高邑之战,梁军均为晋军大败,梁军溃退千里,直退到野河南岸。  他曾经想过去跟梁军高层去提建议,但他只是个小小的校尉,在大军中像他这样的人有上千,先不说梁军的高层会不会听从他的建议,事实上他也提不出什么好的建议来,他只知道此战的结果而已。  难道叫他去拿游戏中的那可笑的防守反击理论去建议?他自己想想都绝对可笑。  一路上他真正的见识到所谓乱世的真正面貌,处处村庄破败,千里袅无人烟,路上处处都有死亡平民的骸骨,惨不忍睹。  军营内,士气低落、哀嚎一片。  受了轻伤的士兵们三三两两地挤靠在一起,双目无神,表情呆滞,重伤的士兵则被遗弃在军营角落,除了等死他们别无选择,事实上以当时的医疗水平也根本无法救活他们。更多的士兵则表情冷漠,对这一切视而不见,乱世人命如草芥啊,谁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再见到明天的太阳,哪还有心情去关心别人?  现在这副身体比以前那副好的太多,流线型的肌肉充满了力感,每个细胞都充满了爆炸性的能量,每次都能在乱军中冲出一条血路,并且护着小乙一起离开;一个月来,虽然经过多次厮杀了;但身上的伤口都奇迹般的没有感染,而且恢复速度比别人快上许多,这让李昪在这个乱世活下去的信心大增。  李昪将剩下的一点麦饼递给小乙,柔声道:“吃吧。”  小乙咽了咽口水,最终摇了摇头。  李昪叹了口气,把手中麦饼塞进小乙了手里,由于连续以来的大败,梁军丢失大部分辎重和粮草,到这里只有校尉一级的士官才能领到一点麦饼,而像小乙这样的小兵则只能饿着肚子了。  李昪摸了摸小乙的头,在心里他早把这可怜的孩子当作了自己的弟弟,自打来到这个乱世,是小乙一直陪伴在自己的身边,而小乙也无形中把李昪当作了自己的亲人。  此时梁军虽然败了,但还保有大部分实力,妄图依野河之险与晋军决一死战;在野河南岸梁军构筑了强大的防御工事,依托野河之险浮桥上安置了大量易燃之物,只要晋军胆敢冲过桥来就难免覆灭的结果。  为保险起见王景仁还野河南岸大营周围重兵布置了一个强大的防御圈,只要晋军过桥马上就落入梁军布置的包围圈里;  李昪对于王景仁的所谓的‘坚壁铁营’嗤之以鼻,王景仁现在布置的防守阵形在李昪看来就是小儿科,他认为防御的入门境界是主动防御,被动防御只能是处处受制于人,让别人牵着鼻子走,主动防御则是让敌人跟着自己的节奏来动,花三分力气来做让敌人浪费十分力气的事情。  防守的高级境界是移动防御,把自身变为一个整体,团队的力量是巨大的,把自己变成一个钢铁刺猬,试问孰敢进攻乎?历史上三国时期高顺的无敌陷阵营其实就是一个防御的高级阶段,那才是真正的艺术…  防守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呢?李昪还在思考中…  当然了此次依托野河之险,对于现在阶段的防御晋军来说应该足足有余了,只要不主动出击,料想以大都督张归厚之能应该不会败的太快,再加上晋军兵力虽精但去总归较少,相持阶段应该会很长,这段日子可以稍微的轻松一点了。  夜幕笼罩,远处不时的传来几声狼嚎,李昪蓦然惊醒,眼睛紧盯着远方闪过的几把火把的光芒,习惯了危险的他现在连睡觉都充满了警觉。  再无睡意,借着月光坐了起来打量了下四周环境:一个四处漏风帐篷,旁边小乙在轻声的打着小鼾,身上粗布贴身衣服已经没了最初的颜色,刀和牛皮甲挂在旁边支架上;  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熟悉,李昪现在还是有如在梦中一般;  还一个时辰天就快亮了,只要号角声响起他就得披挂上阵;晋军这两天开始频频骚扰,连带着像他这种小校也不得安宁,带着手下几十个士兵四处应对;他开始有点担心起来,他不记得历史上野河之战具体生在什么时候,如果是这几天就爆了的话,他的好日子又要到头了,他得看情形早做逃跑的准备。  凄厉的号角声响彻连营,天已大亮,晋军小部队开始了每天的例行骚扰,李昪带着他的一众士卒在大部队中严阵以待;  晋军派出的是这支骚扰部队是支轻骑兵,狡猾如狐,每次稍一接触立马绕走,梁军又不敢出主力追击,多次的惨败让他们极度谨慎;    中军大帐中  大都督王景仁、监军朱友圭端坐正位,一众将领分座两旁,气氛肃然  王景仁洪声道:“沙陀贼子此番连日袭扰而又不见真章,是何道理,各位可有高见?”  大将李思安道:“料想是贼军疲军之策而已。”众人纷纷点头。  王景仁道:“嗯!将军言之有理,但我军不可毫无反应,诸位可由应对之策?”  副将徐怀玉道:“依某之见需对晋军还以颜色。”  王景仁道:“如何还以颜色,徐将军可细细道来。”  徐怀玉道:“我军红白马阵不输于沙陀黑衣鸦兵,待晋军轻骑袭扰我军之时猛然出击,定可杀他个措手不及。”  “报,贼酋李存勖门前挑衅,要于我军决一死战。”  “哦!有此等事,众将随我前去探查。”  野河南,晋王李存勖亲率千余轻骑在梁军大营门前不断游曳,麾下士卒口中不断的口吐脏话,什么“缩头乌龟、茅坑耗子啊,最后越骂越连狗娘养的之类的话都出来了。”  韩勍及一众将士听得火气直冒,王景仁亦是心中冒火。  “李思安”  “在,速与我点齐二千精骑擒了此贼。”  “遵令!”  李思安率部而出,两条怒龙冲出营门朝那数百散兵扑去,眼见就就要兵戈相交,却见李存勖调转马头落荒而逃,朱有珪顿时对王景仁道:  “大都督,此番可速派人马全线出击,擒的李存勖则贼军无,不攻自破矣!”  王景仁迟疑了一下,道:“还是小心为上。”  朱友圭不悦道:“都督可不识兵法否?兵法有云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此刻贼酋李存勖就在眼前为何不速速擒杀?”  “只怕是贼军诱敌之计!”  “都督可要延误战机否?”朱有珪脸色变得冰冷。  “唉!”王景仁长叹一声,对于这个监军他可无可奈何,不能得罪还要听他的‘兵法’  “罢了,罢了,来人点齐一万人马随我过桥擒杀逆贼李存勖。”  朱有珪认为他的机会到了,他仿佛看到了大胜的情景,把王景仁调开大胜后的功劳就全部是他的了,有了这次大胜,他立储的几率就大大的增加了,朱有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可见的笑容。  “韩将军,速速整军,大军全线出击,过桥剿灭沙陀贼子。”  ―――――――――――――――――――――――――――――――――――――――  沙陀:我国古代部族名。西突厥别部,即沙陀突厥。唐贞观间居金莎山(今尼赤金山)之南,蒲类海(今新疆巴里坤湖)之东。其境内有大碛(今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因以为名。五代李克用﹑李存勖、石敬瑭﹑刘知远均为沙陀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