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五章 擒贼先擒王

第五章 擒贼先擒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此时彪悍黑衣鸦兵展现出强大的杀伤力,无论是冲刺还还是劈砍,大量的梁兵被锐利的长矛戳穿,被锋快的马刀辟为两截,被奔蹄的铁蹄踏碎了头颅,他们流尽的鲜血染红了整个野河滩,但沙陀铁骑始终没能冲垮梁兵临时组织起来的阵形,因为这个地方阵形太密集了。  看那腾起的漫天黄尘,遮蔽了那无力的残阳,惊回,身后的梁军阵营中正翻腾不息、杀声震天,凶狠的沙陀铁骑就像一千只急速飞行的鸟儿,却已然被淹没在的溃兵的海洋中……  李昪满身奋力的站了起来,鲜血顺着手臂流到刀上上,再滴到了地下,扫视了一下四周,身边的士兵十不存五。又回头望了一眼,小乙还在,紧张的心不由的放了下来。  景延广此时左臂耷拉无力、鲜血直流,显然是受了不小的伤。  寒冷的风越吹越急,天上的阳光仿佛已被战场的肃杀之气给掩盖,大地一片苍茫。  十三太保之一的李嗣源在部下的保护下,灰头土脸的从这群‘蝼蚁’中杀出一条血路,身旁仅余二百骑。  ……  晋军大营,晋王李存勖眉头紧锁,脸色铁青,这股残兵让他损失惨重,就像割肉般的心疼。  暗道:“此人竟然凭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好生可怕,如不能为我所用,将来必是一大劲敌。”  参军郭崇韬进言道:“主公,敌军气势已成,不宜再攻,可围而困之,待其势消弭后再攻不迟。”  “嗯,就如公言。传我令,大军就地休整,围而不攻。”  “得令”营门小校正欲返身传令去。  “回来,方才喊话之人姓甚名谁?何方人氏?给我传下去,活捉此人。”  “遵命!”  ……  野河南岸,梁军大营  经过一番混乱之后,梁军终于回到正轨,只是此番损失可谓惨重,骑兵全军覆没,粮草辎重皆毁,跌落河中不计其数,还有近两万人被困河滩,现只余五万余人马,大多疲惫不堪。  “大都督,对岸好像生了什么事,沙陀人好像停止了进攻,我方士气大涨。”前门小校上前禀报道。  “哦!有这回事?走出去看看”  “前面那人,汝识乎?”王景仁问身旁韩勍道;  “太远,看不真切,好似前锋营校尉李昪,李正伦。”  “哦,原来是他,真不愧为我**来的人啊!”王景仁连声大赞。  “大都督,趁形势大好,我等是否修筑浮桥,前去接应?”  “荒谬,如何接应?你认为李亚子会让汝等如愿吗?如果现在去接应,到时候怕连这五万军都保不住了,唉!只有看那人创造奇迹了!”王景仁长叹一声!  ……  连绵的号角声中晋军逐步交叉后退,丝毫不乱,双方又再次回到初始状态,仿佛一切都没生过,只有空中飘散的血腥味和满地残骸在记录着刚才生的激烈战斗。  “喔噢!”眼见晋军一步步退却,残余的梁兵齐声欢呼起来,士气在这一刻达到了*。  李昪此时却心沉如水,此刻绝不是高兴的时刻,晋军围而不攻,明显是想等己方耗尽锐气之后再一举而破。而浮桥以垮塌,己方再无救兵,唯一的办法就是寻找一点强行突围。  拉住就近的一匹无主战马翻身而上,手中刀朝天一举,河滩上顿时静了下来  “兄弟们,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沙陀贼子把我们包围了,想逐步蚕食我们,所以我们必须尽快突围出去;晋军势大,要想突围出去,必须找一个突破点,我欲以李存勖为突破点,如若运气好的话还可以大伙赢的个好出路,谁敢与某同去?”刚好一股残阳斜射在李昪身上,李昪如战神般的身影在这群梁兵的心里深深的刻画了下来。  “某去!”景延广和紧随其身后的几个老军旅齐齐翻身上马。”  “我去!”  转眼间,所有的马匹有人骑上,都逐步汇拢到李昪身边而来,溃兵中原本骑兵就不少,再加上晋军遗失在阵中的马匹足有八百余骑;李昪回望身后这些骑兵,此时每个人身上都散着不屈的斗志和无边的杀气,这些士卒原本就是历年征战的老兵,只是没有一个好的指挥和领导,这一刻在李昪的带领下重新成为一支精锐骑兵。  “嗷”  李昪仰天长嚎,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再次集中到李昪身上;  “我等前去掠营,我以长啸为号,一齐朝那正南方突围!”李昪手中长刀指向了晋王李存勖的大帐所在。  李昪的之所以选择晋王李存勖为突破点其实无奈之举,他现李存勖的防卫虽然是很严,兵精但却不多,而己方虽多却不精,如果往晋军密集的地方突围的话,可能一个也跑不出去,利用自己的人数优势集中冲李存勖的局部防卫的话,己方可以突围的几率大增,而且如果侥幸能够杀掉或活捉李存勖的话那更好了。  他的眼神开始凝视着远方,到这个世界以来生的一切仿佛都不是那么的真实,他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中。  梦中无敌的自己何曾被别人逼到如此地步,竟然逼得自己破釜沉舟,他崇尚的是防守,但无敌防守是建立在完备的后勤之上的,此刻却是置身与死地,难道我不能采用防守反击么?  不能,天时地利都不在自己一方,拖下去只有等死,冲一把也许还有机会。  ……  晋军大营  “报千岁,有小卒前来汇报,说识得河滩之人。”  “哦!快传。”李存勖大悦  “那人姓甚名谁,是何出身,快通通告诉本王。”  “是…是,千岁,”这名小兵从来没有和晋王如此近的说过话,显得格外紧张。  “此人姓李名昪字正伦,在枣强守卫战的时候第一个攻上墙头,杀了我们不少弟兄,乃梁军王景仁前锋营一校尉。”  “李正伦.李正伦。”  “报千岁,河滩梁军有异动,似要突围。”  来越有意思了啊,看看他选择的是那个方向,如果他选的是本王这个方向的话,还真不能在留他了。”李存勖俊伟的脸上挂出一丝冰冷笑容。  “传我令,全军合围,务必要活捉李昪,我到要看看此人的是不是三头六臂。  “千岁可是动了招贤之心?”手下谋士会意道。  李存勖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  随着李昪的一声长啸,河滩梁兵开始动了,在李昪为的八百骑兵的带领下像潮水一般的朝正南方涌去,喊杀声冲天而起。  而此时晋军也开始动了,步兵阵朝中央移动,两侧骑兵则开始来回骑射骚扰,把梁兵死死的控制在河滩方圆两里的范围之内,呼喊声同样震天。  随着悠长的号角声和呐喊声,洪流重重的撞在了晋军坚盾铁枪构筑的钢铁壁垒上;  李昪带领的八百骑像一把锋利的剑瞬间刺破了晋军的前队,直插了进去,就像**了一块败革;  李昪奋力的挥舞着手中斩马刀,一个又一个的晋兵在自己的刀下化作一缕冤魂,锋利的刀锋沾满了晋军的鲜血,但自己这队骑兵的速度却慢了下来,被死死的阻隔在离晋王李存勖还有几百步的距离的晋军隔离带中,而两边的晋军此时开始慢慢的合拢,自己和这些剩余的梁兵将万劫不复…  “有进无退,跟我冲!”随着后面梁军如潮水般的连续冲击,晋军的步兵阵开始逐步松动,李昪知道如果这一刻不一鼓作气冲垮晋军防守阵的话,将再无机会,自己和身后两万将士将死无葬身之地。  李昪一拉缰绳,举刀朝天,大吼一声:“骑兵,随我来!”纵身朝敌人最薄弱的地方奔去,身旁七百余骑紧紧相随势若猛虎,宛若一个握紧的拳头猛然击出,带起的风声让人胆寒。  ……  晋军大营  李存勖站在高处凝望着下面正在厮杀的战场,嘴角上翘,透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右手一挥  “传我令,义儿军上前,设*阵,我要活捉了此子。”  号令一下,李存勖的亲兵卫队开始向前摆阵,这只牙兵是李存勖的王牌,自其父李克用时设立,共一千人,选凶恶勇武之士入内,认之为儿,故号称义儿军,历经大小百余战而不败,许多次李存勖正是靠着这只亲兵卫队转败为胜,扭转局势,是李存勖的秘密武器。  ……  “给我破!”  阵前,随着李昪的一声虎吼,他们终于突破了晋军这道防守阵形,前面百步处就是李存勖的大营所在地,李昪几乎可以看清晋王李存勖的胡须。  “挡我死!”  “噗!”李昪的长枪重重的刺进又一名晋军的身体里,“喝!”猛力挑起,“砰!”尸体重重摔在地上,没了声息;  前面豁然开朗,晋军步兵也确实强悍,正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身后能够相随的骑兵只余五百骑。  “嗷!”李昪一声长啸,胸中豪气直冲云霄;  却殊不知前面一个张开了一张大网在等着他…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