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突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道刺眼的亮光从天空闪过,雷鸣声直震的人心中麻。  李存勖那狭长的眼睛里不停的在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李昪那在乱军中上下翻腾的身影在他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此人如不能为我所用,誓必除之!”  周德威此时心中大急,眼见李昪即将突破精锐步兵阵,如果伤到晋王或俘获了晋王自己难辞其咎,只有以死来谢已逝老晋王李克用的知遇之恩了。  “前进,活捉此人,赏千户。”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晋军顿时前进两步,而梁军则立刻又倒下数百人。  此时李存勖在坡上巍然而立,挺拔的身躯迎风不动,面对李昪的冲击面沉如水,手臂一挥:  “义儿军,上前列阵。”  ……  梁军阵营  李昇握刀的手已经在微微的颤,这是力竭的现象,晋军的强悍实在出乎他的意料,左冲右突之下只前进了不到二十步的距离,再不冲出一个缺口来整个梁军将被包了饺子。  “杀!”李昇手上青筋爆起,一拽缰绳纵马强行朝李存勖扑去,随行的几百骑迅速的集中到李昇的身边,后队的梁军不断涌上,晋军防御步兵阵的缺口越来越大,终于被梁军突破开来,不过两翼的晋军却是逼迫的越来越紧,为今之计,只有继续向前突破才能赢得一丝机会。  “随我来,活捉李存勖。”  梁军顿时气势大涨,反攻了回去,这也算是梁军也回敬了晋军一番,在李昇的带领下梁军迅速朝前突出,想一举俘获晋王李存勖以解被围之险。  却见一百步范围内一队锦衣银枪的卫士正矗立在阵前,李昪不由心中大急:“好个李存勖,这是存心把我们歼灭在阵中啊!”  这是景延广上前一个马身,附耳说道:“此阵不简单,前面这队锦衣银枪卫士可能是李存勖的精锐牙兵义儿军,我们换个方向突围如何?”  景延广见李昪陷入思绪之中慌忙催促道:“时不待我,兄长要速下决断啊!”  “冲!先冲正北,再折回来!”李昇眼中爆起一束精光大喝一声  “随我来!”  李昪猛拽缰绳,双腿有力一夹马腹,顿时狂躁的战马嘶吼着向前窜去,锋利的斩马刀夺去一条又一条晋军的生命,在李昪的带领下梁军硬生生的向前冲出十步距离。  “再给我十步的距离必能射李存勖于箭下。”景延广在李昇身后低声喝道。  李昇环顾四周,梁军在四围晋军的逼迫下挤成了一团,边缘的士兵在无力的反抗着,自己必须尽快冲出一条血路来,不然只有跪地投降了,而前面的锦衣明盔银枪队确实如此难缠,而且不断在变化,难道是传说中的古代阵形,这可真不懂啊!  只有再拼一把了,‘吼!’李昇把全身力气集中腿上,一夹马身,一拉缰绳,**战马顿时长嘶一声树立而起,硕大的马蹄朝前面的几个晋军脸上砸去,威势慑人…  畏惧于战马腾空的势态,靠近李昇的几个晋军开始后退,从而给了李昇一个缓冲加速的空间,李昇大喝一声:“上!”  晋军硬是被冲开一个缺口,梁军再次上前十步的距离,此时景延广正取下背后强弓,搭箭上弦,朝晋王李存勖射去…  ……  晋军大营  “主公,他们快不行了呢!”手下谋士谗言道。  “不出意外,一柱香之内可结束战斗。”站在高坡上的李存勖神采飞扬,此次围剿可谓志在必得。  “主公此次可再得一员猛将呢!”  “哈哈哈!”历年来多次大胜让李存勖的信心大涨,身上也渐渐的显现出为上的王气势来。  “传令下去,活捉李昪,余降可不杀!”  “得令!”  正在主仆两得意之际,一点星芒朝李存勖飞射而来,渐渐的扩大,再扩大。  “主公,小心。”身旁近卫飞身扑向箭芒,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强力的箭支带着近卫的身体撞向了李存勖,血染红了他的紫色长袍。  “保护主公!保护主公!”四围顿时慌乱起来。  “主公,你没事吧!”近卫虚弱的声音响起,此时李存勖才蓦然回神,后背已是冷汗淋漓。  李存勖扶起这濒临死亡的近卫轻声说到:“安心上路吧!家中眷属本王会给他们安排好的!”望着年轻侍卫静静的闭上眼睛,李存勖那冰冷的脸上冒出了一丝不可察觉的冷酷。  “给我杀,不论生死!”  李存勖的脸此刻变得铁青,军令迅速传达到各个营区,李存漳不由的豪气大:“好,就让我生擒此子为晋王献礼,骑兵随我来。”  ……  梁军阵营  “好箭法!”随着这一点星芒如流星般急速朝李存勖射去,李昪不由为景延广这精妙的箭法所叹服;  眼见着李存勖就要葬身于箭下,最后却为身旁侍卫所救,景延广叹息道:“差之毫厘啊!”  “为今之计只有另寻找突破点了。”李昇故伎重施,一夹马腹,战马树立而起,再又狠狠的砸地开来,为战马冲刺腾出一个缓冲空间,李昇一声大喝:“随我来!”梁军向西南方掠去。  李昇这一小队骑兵像一个箭头般凿穿、撕裂了晋军的防线,眼见正要正要摆脱锦衣队之际,西南方一队骑兵奔驰而来,正是李存漳。  李昇知道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了,大喝一声:  “狭路相逢勇胜,杀!”  “小贼,休得猖狂,今日就擒了你与晋王献礼,哼哼!”李存漳怒目圆睁,挥舞着手中重铁枪朝李昇扑去。  两道锋矢闪电般的撞在了一起,只有更为坚硬有力的一方才能获胜,只听一阵剧烈的金铁交鸣之声,再加一阵惨呼,李昪在李存漳的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疤痕;  “死去!”  随行在后的老兵们亦为李昪勇猛的形象所感染,纷纷爆而起,喊杀声冲天,李存漳着等迅速败退,在随行将士的紧紧护卫下狼狈的败阵而去。  在付出上百骑的情况下李昇终于突破了最为艰苦的这道防线,放眼望去前面只有一队步兵阵。  “杀!”  一声嘶吼,李昇的数百骑兵飞身向外扑去。  “合围,合围。”周德威眼见李昇即将突围而去,不由焦急的指挥着晋军方阵的移动。  李存勖一挥令棋,义儿军随即补上了李昇留下的缺口,万余梁军被割断在包围圈内,只余李昇数百骑。  “降不杀!降不杀!”正待李昇左右不决时晋军阵营中响起了雷鸣般的喊降声,只因  被围困的梁军那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微弱的自信心迅速的消散开去,在这个混乱的年代只要给人一丝活下去的希望什么荣誉什么气节都是空话。  梁军的阵营开始萎缩,直至崩溃…  景延广急道:“兄长,不能再犹豫了,我们突围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李昇的脸上阴晴不定,四周蚂蚁一样的晋兵围攻而来  “再往回冲一阵!不能只顾自己!杀!”  已经缩拢包围圈的晋军没有料到李昇还敢往回冲,不由的一阵慌乱,严密的包围圈出现一丝慌乱的松动,随着一阵暴喝,包围圈打开了一个缺口,大量的梁军往外涌去,李昇随即大喝一声:“随我来!”  仿佛大堤决了口般,一道怒龙朝外奔腾而去…  ……  晋军大营  “禀殿下,让贼军跑了一部分,余皆降!”  王李存勖俊伟的脸上不露丝毫表情,冷冷问道:“跑了多少?”  门前小校答道“骑兵三百余,步卒五百余。”  谋士郭崇滔在身后轻声道:“贺喜大王,此次可谓全胜!”  李存勖微微一笑道没有说话,抬头望向远方,远方的天空升起一抹红霞,李存勖冰冷的脸上闪过一丝不为人所察觉的笑容  “也许明年的今天就可以完成父亲的三箭之誓了吧。”李存勖心中暗暗说道。  ————————————————————————————————————————————  李存勖父亲李克用临终时还交给李存勖三支箭:“一支箭先讨伐刘仁恭,你如果不先攻占幽州,那么河南地区也难夺取。一支箭北击契丹,当初阿保机和我盟誓结为兄弟,相约兴复唐朝社稷,后来他却背信弃义,你一定要讨伐他。最后一支箭去灭朱温,你如能完成我这三项未实现的心愿,我死而无憾了。”李存勖将三支箭藏在李克用的太庙中,到讨伐刘仁恭时,便请出一支,放在锦囊中,命亲将背着追随自己左右,凯旋之日,随同战俘一同献于李克用太庙,后来伐契丹灭后梁都是如此。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