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七章 狼狈窜逃

第七章 狼狈窜逃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金甲连营,肃杀之气冲天,悠长的号角声在营中相互交错着,响彻原野,一队队精悍的晋兵在营中来回穿梭,这才是精兵,李存勖治军确实有一套。  中军营帐中,***通明,当中正座之人相貌堂堂,上唇两撇胡须使其显得英武不凡,此人正是晋王李存勖。右手座位上是一员黑脸大汉,正是他手下头号大将周德威,左手一人乃十三太保之一李存漳,堂下一众将领分座两旁,可谓阵容鼎盛。  众人坐定,李存勖朗声道:“此次大破梁军可谓大胜,当犒赏三军,与众将士齐乐;”  众将士齐声答曰:“晋王英明!”  李存勖随之脸上又一沉:“但要牢记骄兵必败,况且此次不可谓全胜,梁军还保有实力,诸君还需齐心协力!”  众将士齐声答曰:“诺!”  李存勖脸色逐渐缓了下来,微笑望向周德威道:“此次破梁镇远公立功最甚,汝等当以之为效。”  众人勉勉,李存勖犀利的目光锁定李存漳,冷声道:“此次河滩围猎险些为敌所破,李存漳为众责之,该如何处罚?”  李存漳一听不由彷徨失措,脸色显得极为苍白;  周德威那黝黑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忍的神色,上前一步说道:“主公,此次失误也不全是李将军之过,究其责乃贼酋李昇之过,其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让人不可小觑啊,此人留不得。”  李存勖点点头“嗯,此次过失就不予追究,李昇务必擒拿归来。”  李存漳赶忙上前抱拳道:“遵令,某愿立下军令状,不擒拿李昇归来誓不为人。”  李存勖挥了挥手,狭长的丹凤眼中闪出一丝精光:“军令状就不必了,但是千万不能让此人活着回到河南去。”  “遵令!”  “此战过后量梁军不敢过河,本王率大军攻魏州,奋力一心,诸公共勉之”  众将齐声道:“诺!”  ……  漳河北百里处  月儿在寒风中悄悄的露出了她那妩媚的脸,但在李昇和他的数百兄弟看来却是那么的狰狞。  李昪这一队残兵在黑暗旷野中亡命奔驰,他庆幸老天给了他这副身体;几天来,李昪昼伏夜出,不断转移,像野狗一样被李存漳碾得四处窜逃没有让他感到疲惫,奈何漳河北到野河这段地域被晋军层层设防,牢如囚笼。  他也想过投降,可是一想到投降后晋军给他的各种‘待遇’,后脊梁骨就凉,再加上这帮弟兄大多都是汴州兵,抵死不愿降河东李氏。  在一个隐蔽的山谷中,这队残兵停了下来,几日连来的奔袭让他们疲惫不堪。但这一营数百士兵没有散乱,几天以来的扶携战斗,让士兵们对这名勇猛无畏而有平易近人的校尉产生了无比的信任,几百双眼睛在刷刷的盯着他,等待着他的下一步指示,李昇成了他们唯一的依靠。  “大哥,今天晚上咱们就在这里歇息了吧?”身旁小乙问道,河滩大战他竟然也跟着冲了出来,让李昇很是惊讶。  “头,就在这儿过一夜吧,兄弟们实在太累了。”在李昇的强烈要求下,士兵终于把对自己的称呼从将军改为了‘头’。  李昇抚了抚小乙的头,柔声道:“歇息,大伙就地歇息,这个地方那些狼崽子们应该一时半会找不到才是。”  众人安顿好马匹后分散就地歇息,不一会鼾声大起,望着士兵酣睡的样子李昇笑了,只有在这个时刻他才能感受到人间还有感情的存在。  李昪独自坐在高崖上,享受着夜间那冰冷的风,来到这个世界后每个晚上都是他难熬的时刻,只能借缥缈的月光来慰藉自己,随便为这帮‘兄弟’们担当巡卫之责。  手指轻轻的滑过手中的横刀刀锋,冰冷的气息直透心底,美丽的弧度似在讥讽着生命的脆弱,据说这把刀是梁帝‘赐’给他的,准确的说是赐给了这个身体的主人,那次他第一个冲上了城墙。  记得有个名人说过:“朋友,不需要太多解释。敌人,再多的解释也没用。”如果不是身旁这些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兄弟’支撑着自己,恐怕早就成了沙陀兵的刀下亡魂了。  一夜无话,阳光透过云层斜斜的刺到山谷中,李昪蓦然惊醒,天已是大亮。  环顾四周,众将士已各自整装齐备,等待着李昇的下一步行动指示  “头,接下来我们该何去何从?”从众多双眼睛里他看到了他们对自己的依赖,望着这些稍显稚嫩而又苍老的脸,林峰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此刻自己是他们的主心骨啊!他们之所以此刻还显得异常坚强,完全是因为自己啊!哦!不,应该是是因为这个身体的主人。  该振作起来了,不仅仅为了这帮军士,也为了自己,找条活路吧!接下来该仔细考虑下该如何逃出敌人包围圈了,“过河?没有必备的器械,过不去。绕道?路程太远,途中有晋军设卡,不行。何况还有李存漳这只疯狗在后面跟着咬,连日来已经交战过不下十次。所幸自己全是骑兵,靠着骑兵的高机动性屡次摆脱对方。  是时候来试验自己的的移动防御理念了,所谓移动防御是李昇头脑中一直在考虑的问题,他从来不崇尚进攻,因为每一次进攻他都以惨败告终,每一次都损兵折将,比如说这次河滩之战,他是豁出去了拼了命号召了一次大反攻,却不料不仅没有扭转局势,反倒差点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论兵员素质,这帮前锋营的弟兄可谓是身经百战,个个骁勇无比,在个人杀伤力上来说没有任何问题;并且令行禁止,即使是自己这个假‘李昇’的指挥上都没有阻碍,可谓是如臂使指,这也没有任何问题;那么问题就只有在战术上了。  眼下之际是怎样保住自己同这帮兄弟的小命,和找到生存的机会,在这荒郊野外的唯一获取食物的地方就是敌人身上了。  李昇所说的移动防御是防守的高级阶段,现阶段在没有强有力的后勤补助的情况下,只有通过不断的移动中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占据有力的地形,集中优势兵力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并且保存自己,只有通过不断调动敌军的驻防,自己这三百骑才有机会冲出重围。  李昇开始试着改造、培养手下所剩三百骑的移动战斗能力和灌输他们移动防御的‘先进’思想。  “小乙,把大伙都叫过来,从今天起我们要改变战术了。”  “战术?”小乙摸着后脑勺开始去招呼其余的人,这对与他来说确实有点难以理解。  片刻之后,众人围拢在李昇周围,充满期待的眼神齐望着他,在这一刻他们就像离家的孩子,而李昇就是他们的父母,无论在那儿都逃不脱对父母和家的依赖。  “自从跟随我冲出沙陀人包围圈的那刻起,你们就是男人中的男人了,我既然把你们**来,也要把你们**去,而且还要让你们喝酒吃肉,决不食言。”  “跟随将军,将军说怎样便怎样。”景延广先振臂嚷道  “对,将军说怎样便怎样”余下梁兵都附和道。  “好,今后我等齐心协力,打破沙陀贼子禁锢圈。”李昇豪气冲天。  在众志成城之下,李昇开始安排众人布置防御阵地,他准备打一场伏击战,一来振奋一下几天来低落的士气,二来可以获得敌军身上的物资,三来可以吸引敌军的注意力。  他们此刻落身的山谷是个天然的伏击场所,内宽外窄,如一个口袋般,只要把入口堵住了,入内的敌军只有任人宰割了。  “明皓,你速带150人在谷中砍伐毛竹,设下陷阱,准备好滚石檑木;”  “航川,你集齐所有箭支,带五十箭术高超之人上高处埋伏。”  “小乙,你速带十人做斥候,四周围打探,以防沙陀兵偷袭。”  众将士齐声应道:“诺!”  “其余人上马,随我去引沙陀贼子上钩。”  “咴律律驾”  李昇随行四十余骑绝尘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