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十一章 主动出击

第十一章 主动出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夜幕即将落下,寒风依旧刺骨  晋军大营附近一小队晋军斥候在外巡荡着,营门前两个小卒慵懒的靠着木柱上闲聊。  “大牛,上次你在柏乡的时候是不是玩个娘们,还细皮嫩肉的?”  “嘿嘿,你咋知道的,是老王叫俺一起玩的,你还别说,那小娘皮还真够味。”  “看把你小子给乐的,老子是只顾着抢东西去了,不然还轮得到你?”  “是吗?抢到啥了,抢到啥了?”  “没抢到啥,就抢到一个镯子,那娘们起先死活不肯,老子一刀把她手砍了下来,可惜了那小的,多水嫩一个妞儿,让胡队正那***给抢去了。”  “跟着晋王打仗真好啊!”  “那是,跟着晋王打仗能不赢吗,就是洛阳那篡逆朱温亲来也照样把他打的屁滚尿流,我就盼着有一天随着晋王打到洛阳去,听老王说洛阳那地界遍地是黄金,连房檐都是金子做的,而且到处是水灵的娘们,到时候咱一人抢他十个八个的。”  “瞧你牛的,好像是你成了大将军似的。”  “咋的拉,俺可是老兵了,自老晋王的时候就跟随着打仗了,什么阵仗没见过,你个小屁娃知道什么啊!”  “我咋不知道了,我知道今天咱们将军吃了败仗呢,你知道吗?”  “吃了败仗?咋回事,快说给我听听。”  “嘿嘿!你也有不知道的时候吧,这可是我听将军的近侍老邢说的,就不告诉你。”  “嘿,你小子欠揍是吧,快说。”  “那你可不能告诉别人,不然传到将军耳朵里,我俩脑袋都没了;”  “放心,我是那号人吗?”  “听说,将军六百人被贼军残兵三百人给围歼了。”  “瞎扯,六百人能被三百人围歼?”  “真的,你没见今天将军回来的时候就数十骑,还带着伤吗?”  “还真是哦!”  “听说又是那天河滩上那人弄的,那人可真是条汉子,真英雄!”  “是啊!好像经那人这么一闹腾其余的梁兵脊梁骨都硬起来了,这帮俘虏到现在还没一个肯降的,和以往的梁兵完全不一样呢,这不昨天又杀了好几百了,如今放又放不得,只能留着做军粮了。”  “又做军粮?咱不是还有粮食吗,怎么还用那玩意做军粮,上次我吃那玩意差点没吐出来。”  “唉!谁知道啊,你以为谁想吃那玩意么?”  ……  冷风扑面,江水滔滔  李昇带着着他的三百骑朝晋军大营方向呼啸而去,既然无处可躲就干脆不躲,兵法有云‘袭而扰之,疲而击之’,要我不得安宁,干脆一起闹腾吧!  三三两两的晋军斥候在外游荡着,这几天他们很安逸,自击溃北岸梁军以来,大营附近就成了最安全的地带,这个地区已经没有能够对自己构成威胁的力量。  六百匹马像风一样掠过微露生机的大地,沉重的马蹄踏在地上搅起泥土纷飞。  一个晋军十人队的斥候在外游曳,初春的天气在外骑马观景不免为一乐事,河北已无战事,正是自在逍遥时。  远方传来一阵沉闷的马蹄声,震的人心一直往下沉。  “队正,那儿来的骑兵?难道是将军回来了。”  “去,上前看看。”  随着沉重的马蹄声逐渐推近,远处天空与地面之间出现出现一丝黑线,残阳反射在斩马刀上的光芒刺得眼睛疼;  黑线在队正眼中不断放大,与天空和茫茫大地构成了平行的三等份,逐渐的掩盖住天空和大地的光芒…  “敌袭!敌袭!快…”队正的话在嘴边咽了下去,一支羽箭穿透了他的喉咙,箭支上的羽毛还在不停的抖动,鲜血从口中迸出来,他重重的倒下了马匹。  “剩余的九人顿时惊慌失措,慌乱的扯动缰绳,想把马拉向营门的方向,却被狂躁的马匹差点摔了下去;惊慌失措、惴惴不安。  “嗖!嗖!”  “呃…啊!”随着两声箭支划破空气的声音,又有两名斥候到下马来,李昇所部带起的狂风把剩余的斥候瞬间湮灭,刀锋滑过那脆弱的脖颈,鲜血如喷泉般的灿烂,迸出惊人的血量,七具无头尸体倒在了马下。  望了一眼地上杂乱的殷红一片,李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几个月来见惯了生死,人命贱如狗,四处见到残破的村庄,袅无人烟,他本不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但在这乱世要想活下去就必须残忍。  “杀!”随着李昇的一声长啸,三百骑迅速转战他方  “啊!呃!”惨叫声在大营的附近不断响起,转眼间晋军斥候已有近百人被杀。  ……  李存漳带着一脸怒气率军回到大营。  名斥候背负一支羽箭滚落在李存漳马前,强忍着痛楚回答道。  “什么?李昇贼子敢来我大营撒野?你看看清楚了?”  “将军,我等现贼酋李昇,并惨遭偷袭,十人仅余小人一人生还。”又一名‘侥幸’逃脱的斥候上前禀报,同样是狼狈不堪。  “报,遭逆贼残兵偷袭,余一人。”  “报,遭遇贼兵大众,余一人。”  不断有斥候翻身落马,李存漳的脸由铁青变得灰白。终于,只听“卟”的一声,一口鲜血从李存漳口中喷出;  “啊…!李昇贼子,欺人太甚,吾誓要啖汝肉、喝汝血。”  一把抓过一个斥候,脑门青筋暴起,“李昇贼子现在何方?速速领路。众将士上马。”  片刻后,李存漳二千骑扫过两河间平原,留给他们的却是几具残肢断骸和狼藉一片的破碎银泥。  李昇及其三百众不知所向。  “将军,据河东斥候急报,李昇贼子出现在东南方向.”  “好,大军起行.”  然而等待他们的又是一地荒芜.  “报,将军,李昇贼子出现西北方向.”  “啊!”怒火上涌胸口,李存漳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摇摇欲倒,平生以来还没有一人让他如此受辱.  片刻之后李存漳终于平静了下来,只剩苍白的脸预示着他那内心愤怒,冷面寒声道  “与某继续搜寻,不将贼酋李昇剥皮挫骨吾誓不为人…”  ……  夜色如幕,微风渐起  一片不起眼的树林中,一众衣甲凌乱的步卒们正随意的靠树歇息,衣甲兵器随意散落在四周,憔悴、焦黄的面容显示他们的处境艰难。  林中深处,围坐着几个校尉模样的汉子,左边一位长脸脸髭须之人话道:  “早知就随李校尉一起冲出去了,现在前有大河,后有追兵,如何是好!”  中间端坐的浓眉大汉冷哼了一声:“哼!随他出去如何,定能逃脱么?”  这些正是河滩之战中跟在李昪骑兵队一起冲出来的那五百多梁军残兵。  校尉朱宏斌忿道:“哼!史弘肇,当初要不是你怂恿我们随你一道的,老子早随李校尉快活去了,说不定现在已经到汴州了。”  这名叫史弘肇的汉子闪猛的站起,眼睛爆出一股精光,狠盯着那人,面目凶恶,作势欲扑。  长脸校尉吓得连退两步,强做镇定道:“史弘肇,你…你想干什么,你我平级,你…你敢!”  “你道我不敢杀你吗?”史弘肇此时仿佛凶神恶煞般。  “我…我知道你武艺高强,但别…别以为我怕了你。”  “噌!”史弘肇拔出随身佩刀,作势欲扑,旁边几个校尉见形势不对慌忙起身劝阻,一场风波始终消弭于无形。  “大伙现在都冷静下来,还是商量下接下来该如何才是。”年长的校尉孙良开始出来主持大局。  旁边一校尉道:“还能怎么办,大不了就跟沙陀贼给拼了。反正也不想活了,妈的这三天真不是人过的日子,看兄弟们都成什么样了。”  顿时一片寂静,众人心中沉然:“是啊!如果再这样下去,不等晋军来围剿,自己就先倒下了,如果就这样死了还真是窝囊,倒不如出去和沙陀贼拼了反倒像个爷们!”  “报,有骑兵朝这边而来,足有数百骑…”  众人顿时大惊失色:“什么?难道是沙陀贼子现咱们了?”  史弘肇腾身而起:“全数熄灭篝火,告诉弟兄们,准备厮杀,骑兵…凉他们也不敢入林,哼哼!这是送上门来的野物啊,这回咱们可以不用饿肚子了.”危急时刻史弘肇展露出大将之风,毫不慌乱.  “对,大家都做好准备,抢他几匹马,也好填填肚子.”众校尉此时达成了一致.  “如此大伙先去准备,统领好各自部众,能不能活着回去在此一举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