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十二章 林中争斗

第十二章 林中争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凉风瑟瑟,暗夜无边  李昪和他的三百骑飞驰在墨夜平原,一天来的四处出击让李存漳疲于奔命,成功的打残了李存漳的耳目,同时也扰乱了李存漳的部署,自己三百骑成功的摆脱了晋军的围追计划。  “大哥,前方有片树林,今晚可以在林中歇息。”小乙欢呼的叫了起来,连日来的跟在大部队后厮杀让他稍显稚嫩的小脸上满泛疲惫。  “是啊!终于可以好好的歇息一下了!”李昇翻身下马重重的吐了口气,骑在马上连续砍杀几天让他大腿内侧疼痛不已,可能早已磨破皮了。  景延广道:“头,要不要先派人进去打探一番?”  “不必了,如果林中有伏兵的话咱们这几百骑马是跑不过人家的,招呼大伙衣不解带、马不卸鞍,入林歇息。”李昇经过数月的征伐逐渐展露为将的自信。  随着一声令下三百人悉数下马,跨刀入林,动作犹如训练般整齐划一,这三百骑经过连日来的厮杀已经由普通的民兵变成了一支精锐骑兵,并且马步皆能;最重要的是通过数日来的磨合李昪指挥起来如臂使指。  黑暗的丛林中显得万分幽暗、阴森,没有半点光线射入进来,而且是他们不能点火,万一让李存漳骑兵斥候现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借着一丝微弱的月光吵深处走去,不时有野兽出的嘶吼声慑得人心中寒,连景延广这样百战的老兵也感到有点害怕,众人的脚步不由的迟缓、犹豫起来。  其实李昇的心里也有点胆寒,只觉得手中冒出不少汗渍,兵刃有点握不稳。但他毕竟是现代人,脑中没有那些鬼神的概念,再加上身为众人之不能让底下人看到自己害怕的样子。  “大…大哥,不用再进去了吧,就在这里宿营算了,明天走的时候也好走。”小乙依在李昇身旁紧紧的拉着他的袖子。  李昇对小乙笑了笑,道:“别怕,咱们多少次生死都过来了,还怕着鬼神么,连死都不怕,其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说无心、听有意,这句话在周围士兵心里引起了滔天巨浪,“是啊!连生死大战都混过来了还怕什么!”顿时彻底恢复了以往征战沙场的那股冲天豪气。  “呔!”李昇一声低喝  顿时其余众人有如当头棒喝,并随之惊醒,不由的同时为自己的胆怯羞愧不已。  “今夜就在此宿营,衣不解带、马不卸鞍,随时准备转移。”  众将士答曰:“诺!”  林内一阵寒风吹来,李昇打了个激灵…  ……  在丛林深处史弘肇等数百残兵潜伏在幽暗处一动不动,望着远处数百骑带着月光走进树林,随即又回归黑暗。  朱宏斌低声道:“现在冲出去干一场吧!”  史弘肇当即低声叱呵道“胡闹,现敌我不明,冲出去做甚?况且吾见这队骑兵刀锋剑利,俱是良品,不像是一般的沙陀骑兵,极为可能是李存勖的黑衣鸦兵,我等身疲体乏,冲出去不一定讨得了好处,还是暂且观望为上。”  年长校尉孙良低声应和道:“史校尉所言极是,看样子此数百骑欲在此地过夜,待贼子们昏睡后在动手不迟。”  等待的时间往往是最难熬的,片刻之后,林外声息渐渐的了却,一阵酣睡之声入耳而来。  朱宏斌问道:“此刻可是动手之机?”  史弘肇道:“我观贼军头目是个行家,宿营成品字行摆布,四围有精兵巡卫,此次前去可能讨不得好。”  朱宏斌顿时反驳道:“哼!史弘肇我看你是被沙陀贼子打怕了!”  史弘肇眼中精光一闪,犀利的眼光想要刺透朱宏斌的胸膛,衬托着夜色史弘肇如地狱里的恶魔,冰冷的目光直接刺到朱宏斌心底,让他顿时打了个寒蝉。  孙良顿时低喝道:“是何时刻了,你们还窝里斗,都想死么?”  两人哼了一声互相别过脸去再没说话。  “如今是咱们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史校尉素有谋略,不知有何高见?”孙良询问道,史弘肇素有勇力,并且谋略非凡这在同僚中是公认的,只是脾性孤傲,不容于众,因此屡立战功均不得提升。  史弘肇道:“依某之见,如今最为妥善的办法是夺贼马匹,狂奔离去。”  朱宏斌忿然道:“如此可是大丈夫所为,莫说我等兵力两倍于贼军,纵然是少于沙陀贼,此等行为吾不屑为之;要去你便自去,恕不奉陪。”  “你…愚蠢!”史弘肇此刻胸中一股怒气直往上上涌,几乎欲不顾敌军就在卧榻之侧的情况下搏杀此人,在片刻的激烈思想斗争后他忍了下来,窝里斗的结果最终将会是全军覆灭。  众人沉默,孙良毕竟年长,遂话道:  “眼下诸位既然无有定论,鄙人就倚老卖老充一回大了,由某来下决断,各位可有意见?”  “好,只要不是那厮的意见便好。”朱宏斌道。  史弘肇长叹了一口气道:“随意吧,就依老兄的,相信老兄不会过于莽撞了。”  ……  丛林的晚上还是有点凉,虫儿在不知疲倦的吱吱叫唤着。  李昇被一阵狼嗥声惊醒,天空泛现一丝亮光,正是黎明前的最后一刻。  他现在一个树下做岗位之责,几天来他都坚持亲自为士卒守夜,虽然对这个世界的一些规则还不是太适应但基本的笼络人心还是会的,麾下三百骑望着他的眼神也由以前的佩服逐步变成现在的崇敬,令他心中颇感欣慰。  惊醒之下睡意全无,眼睛逐步已经适应了丛林里的黑暗,清晨毫无污染的空气呼吸起来让人全身舒泰,马儿在林边吃着嫩草,有句俗语道:马无夜草不肥,新长出来的嫩草是马儿最喜欢的食物,升了个懒腰,站了起来信步走去。  望着手下士卒酣睡的样子李昇的心里感到了一丝温暖,身处此地以来没有一日不是在奔驰、搏杀之中,只有在此刻李昇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有感情的人。  李昇此刻回想自己到这个世界后的经历可谓丰富多彩,自河滩突围以来,李昇在不断在实验自己的游击战理念,取得不小的效果,看来玩游戏也和打战一样嘛!只要掌握正确的战略战术,往往都可以化被动为主动赢得战斗。  摸了摸小乙的脑袋重新回到了巡岗之位,望了一眼身旁的参天大树心中一动爬了上去。树上果然看的更远、更清晰,找了个靠背的地方舒服的趟了下来,蓦然间一束光芒反射而来,随即消失不见。  李昇顿然警惕起来,他敢肯定这是兵器射的光芒,自从第一次从战场死里逃生的那刻起都就忘不了这该死的光芒。  嗦嗦之声不断传来,并且数量越来越大,这次他敢肯定这绝对是敌袭了,当下不再犹豫,“嗷…!”长啸一声,麾下数百人全部惊醒。  “敌袭!敌袭!”另外两个方向的岗哨也开始出警报;顿时兵器交击之声不绝于耳。  漆黑的树林中,喊杀声在瞬间爆,寂静的树林变得嘈杂异常,血腥味顿时充斥于空气之中。  “就地驻守,不得慌乱,向中央靠拢!”  随着李昇迅速出指令,在片刻的慌乱之后,李昇麾下迅速回复到平时的精炼状态,开始稳固阵脚,逐步靠拢,短时间内形成一个小型的防御阵营。  李昇迅速跳下树来,朝防御阵中奔去。  “嗖——”蓦然间,一股尖锐的破风之声从身后响起,一支钢枪如毒蛇般的从背后刺来,李昇避无可避,只好就地一滚,随即抽出刀向后奋力一劈;  只听“噌!”的一声,和那人毫无花巧的碰了一下,双臂麻,此人好生勇力,这是在这个世界来碰到的第一个高手,李昇不由的正色起来。  “你是何…人?”正当李昇开口之际,那人的钢枪再次向毒蛇一般刺了过来,枪尖吞吐闪烁不定,忽然抖成一朵钢花,捅向前胸而来。钢枪还未到,激起的风压象巨石一样撞过来,李昇此时的胸腔被压迫的极度难受!  屏住呼吸,反手一刀劈在敌枪尖上,身体微微左倾,企图将这一枪化解。岂料钢枪竟然不为所动,少许下沉之后依然向小腹扎来!  李昇不由的惊出一声冷汗,再次就地一滚姿势极为难看,但毕竟躲过去了!  李昇此时不在于此人纠缠!转身奔向中自己人而去!此人武艺之高是他见到的最为厉害的!如果在硬抗下去,最后死的绝对是自己!  两人相交在电光火石之间,瞬间已有很多敌军围拢了上来,李昇知道此刻不能再迟疑,迅速回到己方阵中。  “头回来了!”见到李昇来到,众人仿佛找到了主心骨,士气顿时大涨。  李昇此时脑中急速运转,他实在想不明白敌方是何方势力,乌漆墨黑的夜里又看不清对方军号、服饰之类的;自己在此地宿营不是事先定好的,李存漳那厮应该没有这么厉害想到在此设伏。  于是朝对方喊道:“对方何人,某乃大梁都招讨使王景仁大将军麾下李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