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十三章 立威

第十三章 立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啊!住手!都住手,是自己人,前方可是李昪李正伦校尉?”孙良喊道。  “正是,前方是何人!”  “某韩勍将军麾下校尉孙良是也!”  听到是自己人,双方士兵都同时松了口气,方才的一番接触已经伤亡了十几个士卒,还好李昪叫的及时,避免了惨死在自己人手里的命运。  众人围拢了上来,纷纷抱拳问候,众人见面,不胜唏嘘。  李昇问道:“方才林中于某交手之人是何人?好生勇武!”  “你可是方才与某硬拼两刀之人?”左侧传来一个粗矿的声音;  “这位是?”由于史弘肇个性孤傲,在加上李昇来到这世界月余时间大部分只在征伐之中,彼此竟然不识。  “某史弘肇是也!”  李昪心中一惊,史弘肇可是这个时代的猛将之一,更难道的是此人颇有智计,可堪比三国高顺,是个难得的将才。  随即抬手抱拳道:“幸会,幸会,将军勇武,某不如矣!”  史弘肇那刻板的脸没有丝毫表情,抱拳冷冷的回道:“某不如李校尉,当日河滩之战,校尉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可谓英雄!”  “是啊,是啊!李校尉可谓天生英雄啊!”众人齐声道;  在众人互相恭维之时,史弘肇那冰冷的声音响起:“还是想想接下来该如何吧,什么时候了还在此惺惺作态!”  众人闻言颇为尴尬,朱宏斌于其素来不合,大怒道:“史弘肇,你别不识抬举!”  李昪不明就里见形势不对马上出来劝阻道,振声道:“各位,吾等历经生死冲出重围,可不要自毁了城墙;”  两人冷哼了一声转过脸去各互不相视;  李昪微皱眉头,看来又多了一披累赘,如今只有六百匹马,现在多了这五百多残兵不但限制了自己的强机动性,而且会补给成了一个大问题,最主要的是这些个骄兵悍将还不听指挥;  “必须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不然自己和这三百老兄弟将会被他们拖死!”顿了一顿后朗声对几个校尉朗声说道:  “史校尉说的没错,如今我们是要考虑如何保存性命的问题了,如今我们处在李存漳的三面包围之中,还有一面是大河,飞鸟难逃,诸位说该如何是好啊!”  众人默然,孙良一扫旁边几个校尉及身后残兵狼狈不堪的模样顿时没了底气,诺诺道:河滩之中吾等皆见识到李校尉的英武,相信李校尉能够带领吾等谋得一条生路的,大伙说是不是!”  众人诺诺;  李昪脸色一沉,大声道:“好,从现在开始,我就带领你们创出一条生路来,不过从现在开始你们通通要听从我的领导!”  朱宏斌疑惑道:“你真能带我们冲出一条生路来?”  李昪大笑:“哈哈哈某三百骑在晋军营中三进三出,沙陀贼都奈我不何,何况现在咱们有近千人。我等定可再突破李存漳的封锁的。”  李昇不容置疑的语气里透着强大的自信,诸人闻之心胸激荡,特别是景延广与三百老部众,在这段时期内任何困难到了李昪那里似乎都能迎刃而解,再凶险的局势,只要有李昇在,就仍有绝处逢生的希望。  “将军说的对,只要有将军在,任何困难可以迎刃而解,吾等奉将军为上,一切听从将军指令。”景延广与三百老部下齐声吼道,声势震天。  “将军?李校尉何时成了将军了?”有人质疑道  景延广上前一步目光如炬,扫视四周,  “自河滩之战以来,大家有目共睹,将军德才勇武兼备,我等皆拜服于李将军之能,尔等可是不服,须问问下面弟兄,李将军威武,是不是兄弟们!”景延广朝身后士卒中喊道  身后三百士卒大声应和道:“李将军威武。”  其他的六百余残兵在河滩之战中就对李昇有着相当的威信,那光辉巨大的影子还深深的印在他们的脑海中,此刻见到李昇及三百众刀甲铮亮、精神抖擞,更加坚定了李昇是他们的救世主的形象,不由的同声应和起来:“李将军威武!”  朱宏斌躬身道:“某原奉将军为上。”  孙良犹豫了一下,见大势不可扭转虽心有不甘也上前躬身道:“原奉将军为上。”  史弘肇冷哼了一声微抱拳道:“某与众同!”  正是从这一刻开始,李昇在这数百残兵当中建立起了绝对的威信;虽然还有数个校尉级的士官还心存异志,但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让他们心服的。  李昇当真如此自信吗?当然不是!他不过是在冒险,是在赌博罢了。这几天来连续亡命厮杀李昇改变了很多,以前那种逆来顺受的性情消失不见,他现在开始笃信一条真理,人生就是赌博,生逢乱世,只有赌一把才能闯出活路,赌输了,反正贱命一条,无所谓,赌赢了,就赢得一切,仅此而已。  天色已开始放亮,除了留下必要的人放哨警戒,其余的大部士卒已经就地休息,自己的老部下分了一点干粮给一直被困在树林中的梁军残兵,多一点休息就多恢复一分体力,突围就多一份希望。李昪虽然说的轻松,可他知道,情况只怕不那么乐观。  李昇此时没有汇合到这批残兵之前,他有信心凭借长久以来创造的优势脱离而去,目标小机动性强是他的优势,现在一多了近六百人疲刀损的残兵,目标就一下子扩大了三倍,想不引起敌人注意都不行,最让他伤脑筋的是马匹只有六百余匹,再也构不成强机动性队伍,一旦让李存漳的亲骑黏上绝对又是死战之局。  当务之急是要再抢三百匹战马来,没有马的自己的移动防御的游击战是万万实现不了的。  ……  晋军大营内  李存漳脸色白的躺在大帐中咳嗽连声,贼酋李昇狡猾如狐,几次都其戏耍于阵前,三原谷一战更是丢尽了脸面,差点连性命都留在哪里,这李昇端的是厉害,原本懦弱不堪的梁兵在他的手里竟然如脱胎换骨般,变成了一支神鬼莫测的诡道之兵。  但是这口气实在是难以咽下,想他李存漳自从老晋王李克用以来从来就是遇敌杀敌,何曾遭过如此败仗,他也意识到自己正在被李昇牵着鼻子走,但却想不出什么制敌之策来。  “来人,与我唤彦参军来。”  片刻间彦参军颤巍巍的立在李存漳的面前,颤声道:“将军,您有何吩咐?”  李存漳鄙夷的望了他一眼毫无表情的说道:“你见过贼酋李昇,其相貌、脾性如何?”  “回将军,此人身体健壮、双目如鹰,心狠手辣,卑鄙无耻…”彦参军想到那天李昇把他绑到树桩上折磨的情景就咬牙切齿起来。  “够了,”李存漳见他口无遮拦立马打断了他。  “贼酋狡猾如狐,你可有何破贼之策?”  “呃…这个。”彦参军顿时无语了起来。  李存漳站起身来一挥袖袍怒道:“哼!关键时刻不能出谋划策,要你何用!”  彦参军顿时脸色惨白,跪倒在地求饶不已。  李存漳眼中精光一闪,一条毒计由脑中生出,一个令李昇永远翻不了身的毒计…  “彦参军,你可愿随本将军去灭了李昇那贼子。”  “但凭将军吩咐!”  “好,彦参军你速调二百步卒,驱赶俘虏一千众入平原,可放些许逃脱,但不可让其靠近两河界,你可明白?”李存漳那阴狠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恨。  彦参军眼神无意中与李存漳交集了一下,不由的打了个冷颤,低声道:  “遵命,但是,将军,两百人是不是少了点,贼俘虽说无兵器在手,但足有千余众,再加上贼酋李昇在暗中窥视,此去恐为敌所趁啊!”  “如有贼俘反抗,杀之!”李存漳此刻的脸色变得和蔼起来,抚其背曰:“彦参军放心,本将军会派精锐骑兵护卫。”  彦参军在忧心重重中离帐而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