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十四章 俘虏

第十四章 俘虏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苍茫的平原上,一众如狼似虎刀枪眀晃的晋军士卒正不断驱赶着千众面黄肌瘦的梁兵俘虏,俘虏间彼此用绳索串成一条;隔远望去犹如几条泥鳅在地上滑行。  彦参军则骑在马上耷拉着脑袋毫无生气,时不时叱呵两句表示他还是个活物。  这从上次三原谷中被扒光绑石头上在以来,他忘不了李昪那鹰一般的眼神,甚至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见李昪用刀在自己的脖子上划啊划的;此刻李存漳明显是要自己作饵来引李昪上钩,可他只能照做而已。  “快点,你们这帮狗娘养的。”彦参军把怒火泄到了梁兵俘虏身上,手中马鞭狠狠朝几个俘虏抽去,望着俘虏疼痛得在地上不断翻滚的样子他仿佛找到了快感。  “参军,咱们这是要赶往何处啊?”旁边校尉问道。  “莫问,某不知!”  “是,参军!”。  转眼间又有队正来问校尉:“校尉,咱这是去那儿啊?”  校尉则立刻把火气到了这个队正头上:“问什么,只管走!”  队正灰溜溜的走了下去,底下士卒又来问队正:“头,咱现在往那儿赶呢?”  “问个屁,只管给老子走。”  底下士卒碰了个钉子,于是把火气都泄到这帮梁俘身上,顿时惨叫声不断,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风轻云淡,初春的阳光使人昏昏欲睡,正当彦参军等人情绪繁乱,一千多人的俘虏队伍毕竟不能一一‘照顾’到,暴躁不安时底下梁军俘虏中几人开始小心耳语起来;  “此刻正是咱们逃走的绝好机会,怎么样,兄弟干不干?”  “就咱们几个恐怕不行啊,得多召集几个人。”  “好,你我分头传开来,小心被现。”  瞬间,一场风暴在这群俘虏中酝酿开来,像初涨的潮水,逐步扩散,越来越大、越来越广、越来越猛烈;  长久以来积蓄怒火化作能量在瞬间爆开来,“兄弟们杀啊!”,随着一声怒吼,一个接一个的梁兵扑向靠近的晋军守卫,彦参军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手下士卒也慌乱楞在当场,霎那间,已经有几个梁兵夺得兵器割开绳索,眼见暴乱规模就要扩大,彦参军想起了临行前李存漳说的话:“如有贼俘反抗,杀之!”  “与我杀了!暴乱杀之!”此时晋兵也开始逐步回过神来,收中刀毫不留情的砍了下去,像砍稻草一样把没有武器的梁兵一个个砍翻在地,人命在这个时候连狗都不如。  片刻间立刻就有数十个俘虏倒在血泊之中,鲜血浸透了每一寸土地,形成了一大片暗红色泥沼,随着晋兵的不断反攻,除了开始的砍开绳索的百十人外,其余都逐步卷缩在地再不敢动弹,最初暴动的百余人见事不可为,相视大吼一声四散狂奔而去。  晋军校尉正要带人追返。  彦参军挥了挥手:“罢了,随他们去吧!今后有意图反抗,杀!”  ……  树林中,李昇站在高处凝视着远方,初升太阳的光辉不断扩散,照射在他身上泛起阵阵光辉晕环,此刻显得愈英武;  小乙小心翼翼的转身走向他处,招呼众人就食,生怕打扰了李昇的沉思,此前在从尸体上搜刮来的食物已经不足维持一天了,难道要杀马为食?李昪摇了摇头,尽快搞到粮草是当务之急。  李昇缓缓的转过身来,眉头紧锁,此时他思绪乱如麻,近千人的生存重担压在他一个人的身上,让他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再来一次三原谷之战?肯定不行,李存漳不会笨到再犯同一个错误;去抢老百姓的?他狠不下心,虽说这个月来他变得冷血残酷,但实际上内心还那个原来的他。再说现在那里还有百姓可抢”  现今之际只有一条路可走了,那就是断晋军的粮道、抢李存漳的粮草。  “航川。”  “到,将军”景延广脸上充满了崇敬。  “你速带人去打探晋军粮道。二个时辰内无论打探到与否都要回来,路上碰见晋军绝不予以纠缠,绕道而走。”  “得令!”“你们几个随我来!”景延广与二十人翻身上马奔驰而去。  李昪望一眼正一旁休息的几个后进校尉,以他在现在那个复杂的社会里尔虞我诈的经验明显知道这几个人是完全不服他的,现在只是迫于压力不得不服从李昇的领导;  以孙良为的旧派士官隐隐的聚拢一团,而史弘肇则是另外一种不服,形单影只的站在树林角落,孤傲的表情目空一切,而旧派士官中只有朱宏斌显得和李李昪很为接近,也许可能是真心佩服他吧!  他现在还没有什么很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其他是在想到底是用现代人的方法解决问题还是古代人的方法解决问题,用现代的方法解决问题就是通过分解、拉拢、打压等手段来收服他们,用古代人的方法就是直接找个理由把他们给杀了,这两种方法都不是李昇所喜欢的。  “唉!随他去吧,也许过不了多久他们会认同自己的。”  小乙这时候轻巧的走了过来,小声说到:“大哥,你一天没吃东西,我这儿还有点肉干,你吃点吧。”  李昇摸了摸小乙的脑袋冰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只有对着小乙的时候他有温暖的感觉,小乙是他在这个时代唯一的亲人,李昇笑了笑,道:“大哥不饿,你吃,你正在长身体。”  小乙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只是渴求的望着李昪,满眼期待,李昇苦笑着摇了摇头接过肉干啃了下去。  “大哥,你先坐下来歇息下吧,这几天你都没睡好,外面巡卫就交给我和弟兄们好了。  望着小乙渴求的眼神李昇无奈的坐了下来,这几天确实没有好好休息,连日的奔驰、杀伐让他的精神十分之劳累,这一刻坐下不到片刻间就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外奔驰而来,李昇骤然惊醒,长身而起,抽刀在手,三百老兵也都随即快速抽刀聚拢于李昇身旁,其余六百新兵则明显反应滞后,这让一众老校尉羞愧不已。  外围斥候飞身来到李昇身前。  “报,景校尉回来了。”众人顿时放松了下来。  景延广飞身下马抱拳道:“将军,我回来了!”  “航川,辛苦了,可曾打探到晋军粮道?”  “不曾,不过,在路上遇到百十兄弟,据说是半道砍翻晋兵逃出来的,我怕把他们都带回来了。要不要问他们一下。”  “是吗,快带一个机灵点的过来,我问问他。”  片刻间,一个面容饥黄的小个梁兵被带了过来  李昇道:“你是怎么逃出来的,细细的说与我听。”  “报…报将…军,”小兵见到对面一排‘大官’顿时紧张的结巴起来。  “不要急,慢点说,唉!让你们在俘营中受苦了。”  小兵一听眼睛一红眼泪滚落下来,从来就没有人这么关心过这些小兵的命运,而自己的英雄竟然如此和蔼的对自己说话让他无比感动:“将军,情况是这样的…”  “沙陀贼要把你们驱往何处?”  “不知。”  李昇陷入了沉思,正在李昇神游之际,前面的小兵突然跪了下来,抱住李昇的大腿泣声道:“将军仁慈,请救救其他人吧,还有九百余人在途中,我的弟弟也在其中,求求将军把他们一起救出来吧。”  身旁的孙良上前道:“李校…将军,那也是我营弟兄,干脆一并救了吧!”  “是也!是也!千余士卒足矣与李存漳争斗一番了。”其余几个旧派校尉亦随声附和起来。  此时李昇想的更多,本来多了六百步卒已经是累赘了,自己的移动防御无从施展,如果在多了千余毫无战斗力的步卒的话,那可能更加麻烦,倒是不但这帮人走不出去,连自己这三百精锐都要葬身李存漳手下。  “将军,快下令吧,迟则有变啊!”一众旧派校尉齐声催促道,在他们的想法里只要人多了他们旧派的势力就可以大起来,就可以再不用低李昪一等了。  李昇望了孙良一眼,鹰一般的眼神像一把剑刺了过来,孙良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刚才李昇的眼神仿佛把把他看穿。  “你们底下士卒可会骑马?”  孙良道:“会的,有不少曾在骑兵营混过。”  “好!孙良听命,命你率部下三百人骑马去营救被俘士卒。”  “得令!”一众旧派校尉纷纷上马,精神都为之一振。  “史弘肇你负责安顿士卒归队事宜。”  “遵…命!”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