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十九章 夜袭晋营

第十九章 夜袭晋营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暗夜无边,雾蒙双眼  夜间的风像刀锋般锋利,李昇等八百骑披着月色朝晋军大营飞驰而去,月光洒在盔甲上反射而来的银色光芒犹如地狱之光惨淡异常,让李昇这队骑兵看起来更像是一道银色幽冥刮过这空旷大地。  晋军大营十里处一个骑兵斥候正在四处游曳着,凉风习习,令他们昏昏欲睡,巡夜的差事是最辛苦的,他是最受排挤之人。  只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如炸雷般轰鸣而来,他浑身掠过一阵凉意,就象寒风钻入骨髓一样,直接凉到心里。这丝凉意直冲他的脑门,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  恐惧,带着浓浓死亡气息的恐惧。  “敌…”  “嗖!”一支狼牙箭带着破风声疾速的射穿了他的咽喉,他还没来得及喊出那个‘袭’字就被无情的箭支结束了生命,鲜血从伤口、口中喷出像落在干涸的泥土上形成一个红色的疙瘩,犹如牡丹花在绽放时一样的灿烂。  “好箭法,航川,你可真是神射啊!如此高速之下还能正中咽喉。”李昇赞叹道。  众人都为景延广的神射所惊叹,连史弘肇这个平常不认输的汉子都佩服不已;  景延广得意的一笑,大声道:“哈哈,汝等可羡慕否?那可是近二十年的苦练的结果,你们要想达到我这种境界,多多练练再说吧。”  李昇见他得意忘形不由道:“哈哈哈,万事皆是熟能生巧,大家都是人,凭什么你会我们就不会啊,只要大家用心勤练,早晚会超过你,大家说对不对啊!”  “对,对,对,凭什么小看人啊!”史中南头一个带头起哄。  众人相视大笑,呼啸奔驰而去,一个时辰内李昇一路上干掉晋军九个斥候,断了敌人的耳目才好慢慢的**敌人。  在隔晋军大营两里处,李昇一挥手,众人肃然而立,李昇凝望着晋军营中那忽明忽暗的篝火冷声道:“兄弟们,看见晋军大营没,现在我们要冲进去杀了李存漳,你们怕不怕?”  非常事行非常手段,李昇采取了这种直捣黄龙来打造这只未来的精锐骑兵,先从胆气上彻底改变这些人。  史弘肇朗声说道:“都是站着撒尿的,谁怕过谁啊,是不是,兄弟们,是不是?杀他娘的!”  众人轰然应道:“杀他娘的!”  李昇手臂一挥:“好,此刻我要你们露出獠牙,用那锋利的獠牙把敌人通通撕碎!杀!”  “獠牙!獠牙!杀!”  八百余骑像一把银色利锥向晋军大营狠狠的扎了过去,锋芒毕露,大地在近千骑兵的马蹄蹂躏下不住呻吟,空气逐渐变得炙热,整个骑兵队仿佛燃烧了起来,这是内心的燃烧,内心的狂热让士兵们爆出强大无比的能量。  挟携着踏碎一切的威势,视天地如无物,如怒涛拍岸向着晋军营门席卷而去。  “取弓,仰射!”  “嗖!嗖!嗖!”  近千只夺命狼羽箭向晋军大营疾射而去,只听‘呃…啊!’惨叫声不断响起,蝗虫般的一轮齐射瞬间将营门附近数十晋兵淹没;  “敌袭!敌袭!”晋军大营开始慌乱一片,人马嘶昂。  “打开营门,取了李存漳的狗头!”  滚滚铁流开始重新加速,炸雷般的马蹄声响彻平原,骑兵队挟裹着破碎大地的威势狠狠的朝营门内晋兵撞去。  无畏铁骑数千只硕大的马蹄碾过大地,碾过无数晋军营帐,许多晋兵在睡梦中被踏压而死,甚至还没来得及叫一声,那些幸运的逃过马蹄践踏的也被锋利的斩马刀砍成两半。  ……  晋军大营此时开始乱成一片,呼喊声、惨叫声、集合号角声响成一片,奈何此时在李昇八百骑来回冲杀下,晋军已兵不知将,将不知兵,号令不行。  此刻李存漳正拥着那个狐媚女子酣然大睡,昨夜的过度操劳让他耗尽了精力,侍卫破门而入。  “将军,将军,大事不好!”  李存漳大怒“嗯!谁让你进来的?何事如此惊慌?”只听外面嘈杂声一片回过神来道:“外面何事如此嘈杂?”  “将军,梁军袭营,将军快逃吧!”  李存漳怒目圆睁,叱呵道:“何来梁军,休得霍乱军心。”  “确有其事,贼军势大,不可挡啊!将军还是先暂避为上啊!”  李存漳眼中闪过一丝疑虑,问道:“贼军何人领兵?多少人马?你可曾看清楚?”  “夜太黑,营中大乱,看不清楚。”  “与我披甲!召集亲卫随我一同杀出去!”  “将军这个女子怎么办?”  李存漳疑虑半刻脸上露出不忍之色,缓缓道:“杀了吧!”  ……  锐利的长枪在晋军的身上扎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血洞,锋利的长刀取走了一颗又一颗好大头颅,血液染红了李昇的衣甲,八百骑紧随身后。  狂暴的骑兵在晋军大营中冲出一条死亡之道,残肢断骸铺满营地,此时晋军开始有小部分开始集合起来,欲图各自就地防御抵抗。  “不予纠缠,直捣中军营帐,取了李存漳的脑袋,杀!”  “杀!”炸雷般的喊叫声让晋军更加慌乱。  八百骑开始逐步加速,滚滚铁蹄碾踏着大地出阵阵悲鸣,锋利的獠牙刺进晋军的中心心脏,整个万人大营顿时失去了生机,士兵开始往外溃逃,兵器衣甲散落满地。  “将军快看,有个大家伙,好似李存漳。”景延广兴奋的嚷了起来。  “那里跑!杀!”  李昇一拉缰绳,取出长枪,人马合一,箭一般朝李存漳射去…  “将军,小心”李存漳两旁亲卫飞身来救。  一道寒芒朝李存漳飚射而来,正是李昇的钢枪,冰冷的枪尖的那一点仿佛刺在他的心里,  “哇…呔!”这个时刻李存漳显示出了他的真正实力,手中环大刀反手猛力一挥,一刀一矛来一个毫无花巧的死磕,俩人同时一震,李存漳顿时倒退三步,李昇则只晃了晃身子;  李昪不由对这个死对头重视了起来,借助马的冲力尚只能令其倒退三步而已,可见李存漳确实是颇有勇力。  “嚯…荷!”李昇在一个冲刺,欲图一举取掉李存漳性命,数把长枪锋利的长枪闪着寒芒朝李昇刺来。  李昇大喝一身扭转马身堪堪躲过,李存漳已被亲卫围拢着逐步后退。一击不中,再无机会;  “将军在此,众将士就地阻抗贼军。”随着李存漳的将令不断出,晋军大营开始逐步恢复了正常,亲卫迅速围拢了过来,开始形成势力,足有数百人。  此刻李昇知道已经失去最好的机会,如再战下去败亡的必定是自己,这次练兵的目的已经达到,没必要再纠缠下去;  “景延广,快射杀李存漳!”  “是,将军!”景延广取下背上强弓,搭上三只狼羽箭,三箭连是他的绝技,此刻不用更待何时。  “嗖!嗖!嗖!”三点箭芒流星般朝李存漳射去,直取眉心、喉头、心脏三点。  “将军小心。”  死亡的阴影在笼罩着李存漳,夜空中的一丝阴冷之气从李存漳的尾椎骨升起,直侵入他的心房,让他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飞箭如流星,一箭快过一箭,夺命而来,危急时刻,李存漳显示出他多年征伐的战场稳定心理,环大刀横面朝那三点寒芒挡去,  ‘噔!噌!”  “呃…啊!”李存漳始终只挡住了两支狼牙箭,第三支穿透了他的肩膀,强大的力量带起李存漳向后飞去,重重的撞在身后侍卫身上。  李昇暗叹一口气,此刻没能要了李存漳的命,以后可能就再难有机会了。  见目的已达到,朗声道:  “李存漳,今日留你狗命,他日某再来取,你可要好生保管。”  “兄弟们,走!”  李昇调转马头,呼啸着狂奔离去,八百骑紧紧相随,只留下一地残骸和灰烟,此刻李昇和他的八百骑才刚刚露出他锋利的獠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