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十章 渡河报信

第二十章 渡河报信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  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  ……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夜间空寂的平原上传来阵阵豪气冲天的‘嗥叫’声。  这正是李昇等数百骑,此次袭营可谓大获全胜,除了不幸跌落下马被践踏而死的几个士兵其他几乎没有伤亡。一支铁军是建立在无数次大胜的基础上,大胜才能培养战士的信心。  “驾!”八百骑在平原上奔驰所带起的阵阵轰鸣声惊醒了许多地下的生物,纷纷躲避不及,铁流碾过过后留下一片吱吱嗡鸣声。  “这回可真长脸了,从来都是晋军压着咱们打,还从来没有咱们打的他们如此狼狈的。”一个新兵忍不住的说道。  一个从开始就跟随李昪的老兵立即接话道:“瞧你那点出息,想当年咱们跟着将军打过多少胜仗,三原谷之战、平原之战那一会不是全歼李存漳的,你小子现在有福咯,跟了将军准打胜仗。”  “是啊,河滩之战的时候就对将军仰慕不已了,今天有幸跟了将军打战真是爽快,这才是男人干的事情,这才是真正的打战,以前跟着张将军打战就光站队列了。”  “对,好好跟着将军干,你小子才会有出息。”  新兵有点回过味来:“诶!对了!你也才比我多打两战你凭什么这么牛啊!我也是老兵了!”  “多打两战也是老兵,当初要不为了救你们我们三百多弟兄能只剩下七十人么?”说了这里老兵的神色黯然了下去。  李昪不经意间听到这俩人的对话也感慨万分,乱世人命如草芥,必须要有力量才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望了望身旁的小乙,冰冷的目光立即柔和了起来。  一股豪情自胸中而,朝身后放声喊道:“乱世由我不由人,是男儿的闯出一条活路来,我李昪保证大家都有花不完的钱、吃不完的粮食、享受不尽的漂亮娘们。”  “呜…喔!”八百人齐声高呼。  ……  漳河南岸  河滩上一个混身湿透的人爬在河滩上一动不动,凉风偶尔吹起那杂乱的头在空中飞舞着,此人正是史中南。  那天向李昪请求到南岸来联络大军求援,在没有渡河工具的情况下强行的游过漳河,耗尽了力气,此刻不知是死是活。  一条两指粗的水蛇从水里游了出来,在河滩上慢慢的滑行,蛇芯不断的在口中突进突出,在不断搜寻着什么,一阵血腥味从左边飘来,蛇滑向史中南而去。  冰冷的蛇越过史中南的皮肤,爬到了脖子上,蛇芯在不断的舔着他的皮肤,水蛇张口向他的鼻子咬去;  眼见史中南就要被咬一个窟窿,那早已死去闭合的眼睛突然睁开,眼神锐利无比,张开大嘴把蛇连头吞进了嘴巴生嚼了起来。  满口的腥味让史中南反胃,但全身能量消耗过大让他把口中的碎肉硬生生的吞了下去,蛇血冰冷,吃完后他却觉得全身热,起身试着活动了下身体现都正常让安定不少。  要不是昨晚差点被晋军斥候现,他也不会冒险强渡漳河,耗尽体力不说,几次都差点葬身河底。  当务之急是向王景仁将军禀报军情,率大军渡江里应外合一举消灭李存漳部晋军,解救被俘梁兵。  甩掉手上剩余的蛇肉,大步向前走去。  旷野空寂,坐落在垮塌的浮桥不远处的梁军大营没了往日的肃杀之气,史中南心中稍安,能够尽早的引大军渡河李昇他们就多一分希望。  “站住,你是何人,想死么?此乃军营重地?”  “这位军士,我是前锋营李昪校尉麾下队正史中南,有重要军情向大将军禀报,劳烦帮我通传下。”  “前锋营?前锋营悉数落于敌手,那来的前锋营,不会是晋军细作吧,来人,把此人给我抓起来。”  迅速有俩人把史中南双臂架了起来,史中南猛力挣扎,双目欲裂大声道:“军士莫要误了军机大事,是与不是待将军自行分解。”  “哼!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与我军棍伺候。  “将军!我要见将军!我是李昪部下信使!”史中南大声朝营内叫了起来。  此时正好有王景仁的参军从门前经过,听到李昪两字不由的一愣神:“此名好生熟悉!似乎是将军经常提起之人。”  于是朝营门校尉喊道:“把那人带过来。”  望了一眼满身脏污的史中南,懒懒道:“你刚才提及李昪?”  “是的,大人,某乃前锋营李昪校尉麾下信使,昨夜渡河特来向将军请援!”  “嗯,把它带到大帐来。”  中军大帐,王景仁巍然而座。  参军右旁静候,史中南迎面而立  “李昪?你指的可是前锋营校尉李昪?那么说来那日河滩之战他可是冲出去了?”王景仁面露欣喜之色,对这个李昪可是他以前的亲手提拔于乱卒之间,十分之欣赏;河滩之战两万大军陷落重围,河滩之战见李昪挺身雄起,但却没有给予援助令他懊悔不已。  “正是,大人,李校尉带领吾等在河北连战连捷,只待将军率大军渡河,可一举破灭李存漳部。”  “哦!连战连捷?快与我细细道来。”  于是史中南把河滩之战后如何流窜逃跑,如何在三原谷伏击李存漳成功,有如何在平原营救俘虏并绝地反击成功都详细的道与王景仁知。  “哈哈哈,好个李正伦,不枉某看重他一番,此次如能一举破灭李存漳部,李昇功不可没啊!”王景仁大笑起来。  参军见王景仁大笑不由的凑过来轻声耳语了一番,王景仁点了点头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史中南则心中大急,以为王景仁是不相信他所说的话,慌忙道:“将军,我说说句句属实,决无谎言啊!”  王景仁挥了挥手道:“莫荒,和此事无关,何况李昪是某一手提拔起来,不会见死不救,何况有此等好机会可以一举破灭李存漳部,此也是大功一件啊!某所虑之事是此刻大军已随监军及韩勍将军援魏州,本部兵马只余五千矣!”  史中南眼睛一转,说道:“将军无须顾虑,李昇校尉已率部打残贼军骑兵,只要将军能在一夜之间搭起一座浮桥,与李校尉会师。则贼军可不功自退。”  王景仁转过身肃然而立,沉吟半晌缓缓说道:“此事容我好好思量一番,史军士可先下去歇息,待一切安排妥当再来告知与你!”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