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十七章 洛阳梁帝

第二十七章 洛阳梁帝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骄阳初升,红霞漫天,一座浮桥一夜间陡然升起,漳河两岸爆出震天的欢呼声,人在这一刻才会真正体会到高兴的滋味。  王景仁率麾下十数将大步踏上浮桥朝同样正往对方赶来的李昪等人迎去,  “正伦…哈哈哈!”  李昇躬身抱拳道:“拜见大将军,李昪幸不辱命!”  “好!好!好!”王景仁从上到下打量了李昇一番道:“正伦与往日颇有变化,隐隐已有霸气矣!”  李昇心里一咯噔,心想他不会是看出什么来了吧,对这个大将军他可是一无所知,如果一不小心得罪了他可不妙,遂躬身道:  “都是大将军栽培之功!”  王景仁上前紧握住李昪的手,极为热情的说道:“当年从越州把你带过来时就知汝有朝一日必成大器,果不其然今日就立此大功,凭一己之力翻云覆雨好不威风啊!”  李昪心中了然,历史上他应该是在吴国给徐温当养子,原来是王景仁把自己带到朱温军中,真不知该谢他还是骂他。  “正伦,此次立此大功,吾颇为欢喜啊!吾欲当着诸位将士之面收你为子,你意下如何啊!”王景仁微笑着对李昪说道。  此时收义子成风,他在这个世界毫无倚靠,想靠自己拳头去打个地盘的话非常困难,如果有人提拔他的话可能要轻松的多,拜他做干爹也无不可,如果是以前的他会毫不犹豫的跪下拜他做干爹,可现在的他经过几十场惨烈的搏杀后骨子里充满了一股傲气,天下有谁配让我下跪!  李昪抱拳躬身道:“此事且容属下好好思量一番,只是这帮弟兄已有多日未食,还请将军先安顿好士卒。”  王景仁颇为尴尬,挥手朝副将道:“好生安顿士卒,不可怠慢了。”  “遵命!”  随着各种物资的运送,近万士卒再次爆出雷鸣般的欢呼声,王景仁仿佛也受到了感染,刚才稍有阴郁的气氛随之飘散;  “士气可用,军心可用啊!”王景仁感慨道,  “正伦,走,与某详细说说如何破李存漳之事!”王景仁拉着李昇的手往大营走去…  ……  洛阳梁帝寝宫  莺莺绕绕,熏香迷人,梁帝朱晃袒胸半卧睡在锦绣大床上,数个衣衫浅薄的少女倚靠着朱晃小心伺候,那浅薄衣衫的缝隙中不时露出大片春光,旖旎景色弥漫在这座寝宫中。  “陛下,你可要在来吃块糖?”  一个白皙女子娇媚的对朱晃说道  朱晃哈哈一笑,一把搂过女子,一双大手穿过那几片丝质衣衫在那白皙丰满的身子上上下抚摸了起来;  “美人,你可是又想要了?”  “陛下…”女子在朱晃的一双怪手动作下脸色绯红,气息逐渐加快,话语也随着断断续续起来。  “请陛下怜惜!”女子双目欲滴,红霞透过脸颊直下脖颈,那动人的喘息声把朱晃看的血脉喷涨,一把撩开女子身上那仅有的一片丝缕,就欲提枪上马。  “报,陛下!”  “何事,想死么?”暴怒的朱晃如一头怒熊般,在这个时候被人打扰是个男人都会暴怒的。  “陛下!是前线军报!”外面小黄门抖抖瑟瑟的说道  朱晃强压下腹内火气,吼道:“说!”  “柏乡、高邑、野河我军大败,大军损伤五万余,辎重、粮草丢失无数!”  “什么!”朱晃一拳重重的砸在锦床上,一声闷响,旁边的几个少女吓得面无血色  “更衣,去大殿,召集众位将军议事,朕要见令使问个明白!”  大殿上,梁帝朱晃巍然而座,气势不凡的龙椅,令人心生敬仰的阶梯,朱晃憬然一尊天子帝王之像;  传令之人跪在殿下,等待着梁帝的垂询;  “前沿战况如何,快与朕细细道来!”  传令之人不敢有误,细细的把柏乡、高邑、野河之战的情况详细的对朱晃说明,  “现今监军率大部兵马到何处了?”  “李存勖已西下攻魏州,其大将周德威攻贝州,遂大都督令韩勍将军与监军西向援魏州。”  朱晃不由的再次长叹一声:“生子当如李亚子!李克用生了个好儿子啊!如果我朱晃也有一个儿子能像李亚子那样就好了。”  身旁近侍谄媚道:“陛下英武之主,寿于天齐,那李亚子比陛下差得远呢!”  朱晃也不理他,振声道:“传令于杨师厚,令其为北面招讨使,节制北部兵马,以抗逆贼李存勖。”  驸马都尉赵岩受朱有珪之重礼,一心要给朱有珪洗脱罪责,上前道:“此次大败,王景仁罪责难逃,陛下不可轻饶此人!”  朱晃沉吟半晌,了然于心,以朱晃的枭雄之资和他多年的征战生涯猜到这次败仗定是由于朱有珪不谙军事,贪功冒进之过;但他却仍然要追究统帅之过;  心中暗叹道:“茂章,此次朕也保不得你了。”  “王景仁罢北面招讨使,暂定为平章事”  殿下众人顿时议论纷纷,一场大败让上层一众大员也不禁惶惶。  “捷报!陛下,王景仁将军有令使到!野河大捷!”由于朱有珪等延迟上报,而王景仁提前上报,两方的使令竟然几乎同时到达。  “哦!快传!”  不一会,风尘滚滚全身疲惫的令使被带到殿下,跪倒在地,殿下有大臣皱眉避之,朱晃军旅出身多年征战反到是毫不在意;  “快说,是何大捷!”  “报陛下,野河之败后王景仁将军令麾下将校李昪潜入敌腹,以一己之力于李存漳部游击,后逐步反击,救回我军万余被俘士卒,并将李存漳逼回野河以北,数日前王景仁将军率大军渡河与李昇回师,随时北上!”  “好好好,想不到茂章军中还有此等勇武之士,定要好好封赏!茂章此次将功补过,大尉朕心啊!”  “昪此次功过主将,理应大大封赏,本欲招其还都,奈战事正急,正当用人之时,且升其为壮武将军,正四品衔,暂由王景仁将军节制!迁王景仁将军为保义节度使,率本部兵马北上河阳,守邢、铭二州,以御晋贼。”  殿下众人齐呼万岁!  “退朝!”  侍卫簇拥着朱晃转身离去,殿下众人齐齐散去。  殿外两人在在凑头细细交耳,正是为武将系所憎恨的两人赵岩及张汉杰;  赵岩道:“此番朱有珪可太过不争气,亏我两在朝中帮他好生活动!”  张汉杰道:“再与次人一次机会,如再让我等失望,就别怪我们不顾往日情义!”两人相视一笑,眼中同时冒出一丝寒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