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其他类型 > 混在五代当军阀 > 第二十八章 邢州论势

第二十八章 邢州论势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中原大地形势生了巨大的变化,一连数场大战使得中原不在是梁帝朱温一霸天下的局面,晋王李存勖得赵王镕的支持下已在河北站稳脚跟,隐隐有成两强争霸之势。  大军浩浩荡荡的前往刑州,路上的情景让李昪心寒,伏尸遍野、千里荒芜,苟且生存下来的的百姓亦然是惨不忍睹,几个瘦弱的孩子在缝隙中寻找着一点点的食物,老人则拔草而食,看不到青壮,因为都被拉壮丁去打仗了,要不就是做了土匪,到处流窜,乱世无情!  这残酷的使得李昪的心变得更为坚毅,在这个时代一切以后活下去为目的,其他一切都是狗屁;有军队在手才是硬道理!  在行军的同时李昪不断打磨着他的‘獠牙’,他一心要把这支骑兵锻炼成一支既能取人性命于千里之外又能斩杀敌人于阵前的犀利武器。  以史弘肇为骑兵统领,先从骑术开始,要求士兵除了睡觉之外不得离鞍,以培养与战马的默契和熟悉程度;再接着锻炼各种冲锋阵形,以及马上劈砍招数,战场厮杀讲究的是一击致命,稍微多一点花样都不行,卖弄功夫在战场上纯粹是找死;景延广则责负责锻炼他们的射术,要求能够在急速奔驰当中射中百步之外的目标;  王景仁同李昪在马上审视着这支正在操练的新的獠牙营不由感叹道:  “正伦可谓天生带兵奇才,这只骑兵放眼天下亦属精锐,就算李存勖的黑衣鸦兵来亦不过如此矣!”  李昇微笑道:“将军言重了,李存勖的黑衣鸦兵乃天下少有精锐,并且是重骑兵,‘獠牙’还不能比的。”  王景仁道:“正伦不必谦虚,某征战几十年,这点眼光还是有的,这支骑兵但论精气来言已是天下少有,再此营骑兵是经历过数次恶战中脱颖而出,其意志已非一般人可比,再加上其统领亦是猛将,气势滔天,如今只需加以阵形的操练即可成虎狼之师。”  李昪老脸一红,道:“将军老练,属下不如矣!”  王景仁哈哈大笑:“某老矣!正伦乃真大将之才也!那骑兵统领史弘肇可谓猛士,正伦当好好珍惜啊?”  “某省得!”  “吾有一疑问,吾观正伦骑兵操练颇有心得,为何步军却毫无动静?”  李昪道:“其实我有一志愿,此生必建成一支像三国大将高顺麾下那支陷阵营般的步军。”  王景仁惊讶道:“既如此正伦为何毫无动静?”  李昇微微一笑道:“此时条件尚不足矣!”  王景仁疑虑道:“此是为何?虽然我军兵械、甲猬具不足,此并不影响操练啊!”  李昇脸色闪过一丝狡谲的笑容道:“将军可知陷阵营口号?冲锋之势!有进无退!陷阵之志!有死无生!真正的陷阵营是在数次大战中留存下来的精锐,并且是经过无数次胜利才建立起来,现在他们还不够格!”  王景仁沉吟半晌,若有所思。  前锋来报:“将军,前面已到邢州(今河北邢台市),询问大将军可否率大军入城?”  王景仁大手一挥:“入城。”  近两万人马浩浩荡荡入城而去。  邢州本乃重镇,位临梁晋交战最前沿,经过多年的战乱的骚扰之后亦是满目沧痍,城中人口十不存五,剩下的亦老弱妇孺居多;  与原帅守王檀接管了城中防卫后,李昇开始与王景仁在城中四处走动观察起来,城中各官吏相随身后。  王景仁问:“城中是何光景?”  小吏道:“城中历数次大战已不如往昔,不过设施还算完整。”  王景仁副将道:“城中设施破旧,城墙亦只有两丈高,如果一旦李存勖强攻邢州下铭州再到魏州,则河北之地尽归晋矣!  “将军,此城如此败落,叫我等如何守卫?”  王景仁笑了笑道:“尽人事尔!何况我们不是还有二千精骑么!”  “报!魏州使人来报!李存勖军攻魏州不克,连夜退往赵州,往将军途中袭扰之!”  王景仁抚了抚胡须沉声道:“魏州、铭州、邢州三州成品字建造,李存勖大军连夜败退,必定经过此地,不过贼军势大,不可强袭!”  李昇抱拳道:“将军,就让属下率二千骑去‘探查’一番如何?”  王景仁挥了挥手道:“无需大军出动,二千轻骑去碰李存勖三万大军无疑于以卵击石!派小部骑兵斥候打探即可!”  “将军所言即是!”李昇眼中闪过一丝精芒,他知道王景仁是有私心的,现在他兵力总共不到二万,其中李昇的二千精骑是他立足的资本,一旦这点兵力打完了,他就什么都没有了,王景仁已经隐隐的把李昇带回来的近万梁兵当作了自己的私产。  不过李昇倒是不担心这个,经过河滩到三原谷数次大战,自己的在那近万梁兵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自己一声令下,敢肯定绝大部分会跟自己走,手下的二千精骑是自己亲手挑出来的忠诚是绝对没有问题。  “正伦,你可知当年为何把你从越州带在身边?”  “属下不知!”  王景仁此时神情黯然下去,缓缓道:“你与我那孩儿何其相似,非相貌,而是脾性,吾观察已久,你与他心中同样有一股不屈之气,同样志向远大,同样桀骜不驯,此乱世大忌也!不过你强他甚多,亦强吾甚多,吾希望你以后能够走的更远!”  李昇好奇道:“将军过奖了,将军之子现在何处?”  王景仁道:“已亡!”  李昇惊道:“丧于何人之手?某定要手刃仇人为将军报仇!”  王景仁叹了一口气道,脸上满是沧桑:“过去了,不用再提了,正伦,你要记住,柔则不破、刚则易折,可刚可柔方为大道也!”  李昇躬身道:“某受教了!”  王景仁用力的吸了口气,吐出胸中闷气抬手指向远处城墙问道:“如让你来攻这座城,你如何攻破?需多久时间可攻破?”  李昇挺胸道:“此城太过破旧!四处漏洞,如全力攻击只需半日。所以需防守反击!”  王景仁眼中一亮道:“何谓防守反击?”  “即以有效的防卫措施吸引敌军大部,集中我精锐力量,待其气势下降给予其致命一击。”  “如敌军强我十倍,防卫不住,该如何应对?”  李昇铿锵道:“移动防御!敌人如一庞然大物,吾方可尽用声东击西、调虎离山、瞒天过海之计并用,最大限度调动其行动,疲其筋骨,再断其粮道,逐一攻破之!”  “嗯!正伦所言尚需再商讨!不过城防还需完善起来,即刻下令开始完善城中防御设施,加固城墙;另外,操练之事你今后需多多监督!”  “遵命!”  谈完正事王景仁心怀大开,微笑着拉着李昪的手道:“走,进城许久,肚子也饿了,咱爷俩去喝一盅!”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